天意文学网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50 妖盟危机

50 妖盟危机


  凌光刚说完,手机又响了。

  他一看手机,果断关机。

  过了片刻,凌月的手机响了。

  “如果是爸,就说我不在。”

  凌光就如老鼠见了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凌光这次,闹出来的动静不小。

  帝豪里出了几起人命案,警方正在全力调查。

  神仙水的事,并非全无痕迹可追查,怀疑到在场宾客身上,是早晚的事。

  凌北溟很可能也得到了消息。

  从小到大,都是这个德行。

  作为长姐,凌月很是无奈,只能帮忙背锅。

  她接起电话。

  “爸,你放心,我们都没事,阿光他在我这里。”

  凌光郁闷不已,姐怎么就不帮他呢。

  “这事和凌光有些关系,不过,风谷武馆的人一定提早也服用过神仙水,他们身体有妖化的迹象,哪怕是凌光不下手,他们早晚也会出事,很可能会祸及无辜。”

  叶凌月说了一半,停顿了片刻。

  又过了几分钟,叶凌月挂了电话。

  “爸怎么说?不会要赶我出家门吧?姐,你一定要收容我。”

  凌光立马蹿到凌月身旁,可怜巴巴望着凌月。

  “爸答应不追究你了。不过,事情有点麻烦。就在早上,风谷武馆起火了,楚家父女被发现死在了风谷武馆里。”

  风谷武馆的这场大火,烧了足足一个上午。

  说来也是邪门,那火,消防车怎么扑杀都扑不掉,一直到了中午,才自己熄灭了。

  里面的尸体,早已烧成了焦炭。

  两具尸体,经证明,是楚家父女俩。

  “烧死了?不可能吧,那个楚楚,才刚觉醒,他们可是妖,哪能那么容易死。”

  凌光第一个不相信。

  “我也觉得不大可信,会不会是故意的?”

  辛霖也纳闷着。

  “死亡书已经开具了,也许是他们想要借着这个机会离开东南市。”

  叶凌月也不认为,楚楚父女俩是那么好解决的。

  “另外,爸要出去一趟,找妈。妈妈她,已经失联了快一个月了。”

  叶凌月心情有些沉重。

  尽管凌北溟在电话里说的很轻松,说是很快就会找到云笙。

  可若是情况正常,凌北溟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东南市。

  “妈不会有事吧?”

  凌光也脸色难看了起来。

  他有些懊恼锤了下沙发。

  “我真该死,以前还老和她作对。”

  凌光兄弟俩对于云笙都不是很友好,都认为她是后妈,从云笙进门以来,从未叫过她一声妈。

  如今想来,云笙对他们兄弟俩真的是视如己出,比凌北溟还要上心,可他们却一直没有察觉到。

  “放心,妈不会放在心上。爸是下午的飞机,我们一起去机场送送他。”

  凌月叹了一声。

  云笙出事,凌日也下落不明。

  楚风谷捅出那么大的篓子,警方一定会全市进行整顿。

  妖盟的压力可想而知。

  “我下午也去警局一趟,探探风声。你们也不要太担心,云伯母可是九尾狐前族长,那些人不会是她的对手。”

  一旁的辛霖见姐弟俩都心情不好,开导两人。

  下午,叶凌月和凌光一起到了机场。

  贵宾候机室里,凌北溟看着一双子女,笑道。

  “怎么愁眉苦脸的,放心,我就去两个月,最多两个月,一定会回来。我不在的时间里,你们有事就找鸿蒙叔叔,他一定会帮你们解决。不过,最近他事很多,你们没事不要麻烦他,尤其是你,凌光。”

  凌北溟警告意味十足,扫了眼凌光。

  “爸,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凌光一本正经道。

  “就你小子爱贫嘴,对了,下月中,你们就要去盐边了。那里也有妖盟,我有一个老朋友在那,到时候,鸿蒙会把他的联络方式告诉你们,你们到了那,就联系对方。”

  凌北溟叮嘱道。

  “爸,你放心,我们一定注意。”

  叶凌月承诺道。

  “那就好”

  凌北溟还想说些什么,忽的,他话音一顿。

  “凌总,久违了。”

  一个略有些清冷的声音,打断了父女几人的对话。

  “薄老板,好久不见。”

  凌北溟也有些诧异,叶凌月和凌光齐齐看去,就见男人走了进来。

  贵宾候机室外,不断有尖叫声传来。

  “是薄情。”

  “真是他,他好帅!”

  哪怕是退圈数年,薄情在炎黄国的人气一直高居不下。

  叶凌月看到薄情,也不禁怔了怔。

  她还是有些不适应,看到如今的薄情。

  薄情的目光,很直接忽略过凌光和凌月,仿佛他完全不认识两人。

  事实上,他也不认识凌月。

  凌北溟伸出手,哪知薄情却是双手插兜,没有半点要握手的意思。

  “薄情,你不要太过分了。”

  凌光不服气道。

  薄情这家伙,还真是欠揍啊。

  “不碍事,薄老板也要外出?”

  凌北溟和薄情对视了一眼,这位年轻的狼王,脾气桀骜不驯,早前,凌北溟和他打过几次照面,都是不欢而散。

  “我是来送人的。”

  薄情淡淡道。

  “哦?什么人这么有面子,能请得动薄老板这尊大佛?”

  凌北溟收回了手,调侃道。

  作为妖盟盟主,他对于薄情这样的喜怒无常的妖,也是习以为常。

  “你。”

  薄情吐出一个字。

  凌北溟更加意外。

  他和薄情的交情,显然没到这种地步。

  “你这一趟,有去无回,我不来送送,以后就没机会了。”

  薄情薄唇一动,吐出的话,让凌北溟面上的笑挂不住了。

  嘭

  薄情眼皮子一动,一把抓住了那只偷袭的手。

  “我屮艸芔茻,薄情,闭上你的乌鸦嘴。”

  凌光怒气冲冲。

  “我说的是实话。”

  薄情似笑非笑,眼神里满是挑衅的意味,睨了眼凌北溟。

  凌北溟的眼中怒色翻涌,可不等他动怒。

  一声哗然。

  贵宾候机室里,众人侧目。

  薄情的脸上,泼了一脸的水。

  他嘴角的肌肉,僵了僵。

  好一会儿,他才动作缓慢,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然后他才看向了罪魁祸首。

  “姐,干得好!”

  凌光在一旁,不禁吹了声口哨。

  叶凌月的手中,还拿着一杯茶水,空的。

  贵宾候机室的茶水。

  红色的茶液,从薄情俊朗的脸上,滑落。

  他那双桃花眼,第一次定格在叶凌月的身上。

  那是个长得很养眼的小姑娘。

  她正在生气。

  皮肤白皙,一双美眸里因为怒火熠熠生辉,她的身材很是纤细,却不失窈窕,整个人都透着青春活力。

  “道歉。”

  对方的唇,动了动,声音清脆悦耳。

  叶凌月也的确是怒了。

  薄情这家伙,到底是受了哪门子刺激,说话阴阳怪气的。

  妖盟显然要招揽他,可他的态度却像是带刺的刺猬。

  他这分明是在诅咒凌北溟和云笙。

  哪怕是薄情,也不能这么冒犯她的家人。

  “你,又是什么东西?”

  薄情眼神阴沉,不断变化。

  他已经很久没有动怒了。

  什么兰苍,什么楚风谷,那些对他而言,都是毛毛雨,不值得他动怒。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用水泼他。

  “那你听清楚了,我叫凌月,凌北溟的女儿。”

  叶凌月盯着薄情。

  凌月,凌北溟的女儿,好像,凌北溟的确有个女儿。

  “月儿,不得失礼。”

  凌北溟看到张牙舞爪的女儿,怒气倒是消了一半。

  他的语意虽然是责备,可那语气,却毫无怪罪的意思,反倒有些宠溺。

  “爸,我只是请他喝了杯茶。”

  叶凌月不急不慢,将手中的空杯随手一丢。

  这时,广播开始提示,头等舱的客人该登机了。

  “薄老板,有什么事,你可以等我回来后再商量。还请你不要为难我的孩子和妖盟的人。”

  凌北溟临行前,冲着薄情微微颔首。

  薄情却是冷嗤一声,不置可否。

  目送着凌北溟上了飞机,凌光就瞅瞅薄情,在薄情动怒前,他得快点带姐姐离开。

  “慢着。”

  就当凌光拉着凌月猪呢比开溜时,薄情忽开了口。

  “薄老板,不带你这样的,好男不跟女斗。”

  凌光老母鸡似的,护在凌月身前。

  “凌光,让开。”

  叶凌月倒是想看看薄情想要如何。

  薄情个头比凌月高足足大半个头,他凝视着凌月,忽的,嘴角一扬,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竟是有了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你的母亲,是云笙?”

  叶凌月和凌光都一愣。

  见姐弟俩不说话,薄情眯起了眼。

  “不用隐瞒了,我小时候,见过你。”

  薄情指了指凌月。

  虽然,那时候的小姑娘和眼前这个俏丽明媚的少女有些出入。

  当时的凌月,嚣张跋扈,看着让人生厌。

  眼前的凌月,虽然也同样看着很是霸道,却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是又怎么样?”

  叶凌月不知薄情的具体用意。

  凌北溟离开前说得清楚,妖盟最近会遇到很大的挑战,这时候,其实不适合和薄情交恶。

  薄情,也就是狼王,本身就是一非常强大的妖。

  “有趣。”

  薄情忽的一笑,他这一笑,让凌光觉得很是不妙。

  “薄情,你要动手,冲着我来,姐,你快跑。”

  太可怕了。

  凌光认识薄情那么久,就没见这家伙笑过。

  他不会是想要杀凌月泄愤吧!

  “我们还会见面的。”

  哪知薄情却是丢下了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吓死了,这家伙,一定有毛病。哎,我要是早点觉醒就好了,就不用避讳这家伙了。”

  凌光摸了摸胸口,不无懊恼道。

  凌光看着虽然是个没心没肺的,实则很是机敏。

  他听出了凌北溟话外之音。

  云笙一定是遇到了危险,妖盟必定是有了大麻烦。

  而他,作为如今凌家唯一在东南的儿子,却无能为力。

  就因为,他还没有觉醒。

  明明男凌日和凌月都觉醒了,自己却是毫无动静,这不得不让凌光感到郁闷。

  “阿光,你不用太在意,我倒是觉得,薄情只是嘴坏,其实是个心软的。他刚才来送机,更像是警告爸爸。”

  凌月回想着薄情的举动。

  “那家伙,会那么好心?不过,我倒是知道,他为什么那么讨厌妖盟。”

  凌光叹了一声。

  “你知道?”

  叶凌月有些意外。

  “其实,那个薄情是我以前的学长,我以前都男校的,最近才转回华岳。我听说,薄情的父母当年都死于一场意外,当然,这是对外的说辞。具体的原因,我用秘钥搜查了新闻,应该是和妖盟有关。当时的妖盟见死不救,才导致了薄情的父母和狼族的覆灭。”

  凌光挠挠头说道。

  “你的神仙水,也是通过薄情买的吧?”

  叶凌月反问道。

  凌光轻咳了两声。

  “我们还是期望,爸妈都平安无恙,快点回来。”

  叶凌月叹了一声。

  妖族内部的矛盾,比起当时的古九洲来,似乎还要复杂得多。

  姐弟俩回到了公寓,刚出电梯,就听到一阵脚步声。

  公寓的对门,许久没有现身的帝莘刚打开门。

  “哎,帝教官。”

  凌光很是热情的打招呼。

  帝莘了眼凌光,那眼神

  “我最近住在我姐这。”

  凌光忙解释道。

  帝莘一言不发,碰得一声关上了门。

  “???”

  凌光一脸的郁闷。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