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六百四十章 怎么能少了卡牌

作者:比那茗居团子 书名:高魔地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所谓的失败。。可能并非是失败。

  虽然这个卡牌目前看上去只能一个人用,与易嚣最初的定义并不相同,但也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它毫无用处。

  换一个角度来说,只有一个人能够使用的卡牌,显然更加特殊,也更加稀有,或许可以增加一定的趣味性。

  并且对于象征。。卡牌代表着一个人,如果每个人都有一张不同的卡牌,或许这种象征意义,还会更大一些。

  略微停顿,易嚣暂时停止思考这个问题,实验肯定是要改进的,现有的实验过程并不符合他的最终期望,很多地方都不符合。

  比如说对于实验本身而言的风险与可控性,很多预想中卡牌特性的塑造,这些都根本没有达到预期结果。

  还有对于参与者来说,那十分不友好的体验回忆。

  卡牌最终是要面向所有人的,并不仅仅只是说找个方法将卡牌量产,复印出去,然后让每个人都可以购买到手。

  这其中还包括卡牌的诞生,也就是需要人,来映射卡牌,创造卡牌。

  当然,易嚣不可能随便在街上拽一个人就问他,我需要制作一张卡牌,需要你作为魔法的一部分才能制作出来,来帮我印卡吧,放心,不是灵魂,只是象征。

  但鬼知道象征是什么东西。

  这种手段无疑要比最低劣的魔鬼在引诱迷茫的灵魂时更加简陋和愚蠢,毫无疑问,在整个魔法成功之后,易嚣会进行商业包装。

  但仅仅只是商业包装肯定不够,就看现在侯塞特三人的样子。。别说有一个死了,就算是没死他们也是在整个过程中疼得死去活来。

  除非易嚣就没打算遵守规则,直接掀桌子来,否则就不可能使用这样的方式,到时候别说什么人权了。。恐怕警察就直接上门了。

  而易嚣显然不打算直接掀桌子,毕竟这是一个需要数量的实验。。自己动手,不仅麻烦还非常迟缓,那些实验素材们自愿来的更加容易。

  所以这个地方肯定要修正,否则根本不可能进行下去。

  这些都需要改,但不是现在。

  修改实验需要细细的思索和认真的修改,易嚣会找个时间去做这件事情,毕竟他驻留在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补全和完善实验。

  而现在。。

  易嚣将目光落到了面前的卡牌上。

  “兴奋剂”

  “一刀,两刀,三刀。。复仇像是火焰,如尼罗河上的倒影,永远不会熄灭,无论是日升还是月落。复仇像是火焰,流淌进喉咙,却可以缓解内心的干涸。兴奋剂,那是什么东西,抱歉,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喝下它,你的复仇之火将会在心中燃烧沸腾与疯狂,薪火烧尽之前,你将无所畏惧。”

  “注:指定一位人类贵族,在你觉得自己可以杀死对方的情况下喝下它,你将会绝对能够杀死对方。。在你死亡之前。”

  紫色,卡牌的边缘渗透着淡紫色,不是光泽,而像是某种染色,就仿佛卡牌掉进一大盆紫色的染料缸里,但只有四个边缘刚刚被浸染,还没有全部染透,然后就被快速打捞起来了一样。

  卡牌的边缘仍然光滑,就像是工业剪裁机截出来的,但在画面上的边缘处则是渲染的那种不规则的紫色波澜,有的地方凸出来一些,有的地方则是凹陷。

  它的左上角与另外两张卡牌不同,并不再是光秃秃的了,而是画着一个内嵌五边形的六芒星标志,整个标志准确的分解开,是一个五边形,环绕着六个三角。

  标志很小,大约只占据了卡牌二十分之一的高度,标志的下方是图案。。兴奋剂。

  那似乎是一种蓝绿色的药剂,装在一个肚子圆的夸张的圆底烧瓶化学烧瓶中,没错,就是那种经常出现在疯狂科学家的实验室,用来承载最终邪恶,一般是可以毁灭掉整个世界的化学毒药或者病毒之类的透明烧瓶。

  并且这种蓝绿色药水本身也非常符合邪恶药剂的定义,药剂的量不多,大约刚刚可以装满化学烧瓶的大肚子,卡在烧瓶的瓶颈处,它不断的咕噜噜着,向上升腾和翻滚的气泡看上去就仿佛煮开了锅的浓汤。

  这东西简直比魔药还要像魔药。。易嚣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

  虽然说大部分童话故事中的插图上都会画着熬煮魔药的女巫,在佝偻的崎岖的仿佛树影的年迈女巫面前摆放着一口近乎一人高的大缸,缸中就熬煮着那些不断咕噜噜着气泡,颜色诡异的魔药。

  但这仅仅只是故事中的配图而已。

  说真的,易嚣配过的魔药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了,毕竟在得到银舌前,魔药也是他手里一种不可代替的必须消耗品,但从没有一种魔药真的会达成这种效果。

  尤其是对于高级魔药而言,越是高级的魔药,看上去就越愈加的迷人魔幻,比如说福灵剂,那是一种黄澄澄的,仿佛流动的金沙一般的迷人颜色,吞下去的时候也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流淌在喉咙间的那种粗糙沙哑感。

  只有那些低级的药剂。。才会仿佛劣质工业废料一样,表面冒着气泡,还散发着诡异的颜色与气味。

  高级的魔药中,只有一个回忆起来非常令人不愉快的存在。。沉睡药剂符合这种形象的描述。

  它是银色的,表面如流淌的汞,会经常爆开气泡,但也不像这支蓝绿色药剂一样拥有那么诡异的颜色。

  能够制造出这种诡异药剂的,要么就是比魔法更加疯狂的化学领域,要么就是纯粹存在于人类的臆想当中。。比如说这张卡牌。

  卡牌的上半部分画着圆底烧瓶,几乎占据了整张卡牌三分之二的大小,图案中除了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圆底烧瓶外,还有着一幅天蓝色的背景,背景之中似乎是某间实验室,因为还有一只不修边幅的手狠狠的握在烧瓶的瓶颈处。

  这只手。。很夸张,很抽象,很卡通,也很卡牌。

  总而言之,这是一种与现实世界也就是真实事迹完全不同的画风的存在,当然这也很正常,因为这只是一个卡牌上的图案,风格有些夸张卡通化的那种,甚至正因为太过夸张的缘故,它看起来都有些像是扭曲的写实了。

  图案的下方则是一大段说明文字,不过比其他两张卡牌多了一段,似乎是背景与作用说明被分开了。

  虽然它的构成同样简陋,但易嚣仍然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张卡牌,就是这种卡牌的完整版,它就是完整的,如果卡牌足够多的话,或许知道了规则,就可以直接开始玩了。

  但肯定很无趣。

  规则完整。。并不代表着有趣,易嚣凝视着手中的卡牌,符号,图案,说明,这种简陋的画面无一不表示着,即便规则完整,恐怕也无法吸引到足够的人,因为并不适合娱乐。

  要改,还是要改。

  慢慢的一边想着,易嚣一边再次仔细观察着这张卡牌。

  卡牌左上角的那个符号,其余说是与六个三角形拼接在一起的正五边形,不如说是两个三角形颠倒交叉拼接在一起而形成的六芒星。

  大卫之星。

  易嚣自然见过这个东西。。不是通过什么魔法书,而是在现实中对于神秘学了解和累积的时候。

  这应该算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古老符号了,又叫做大卫盾,所罗门的封印之类的,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只是常被用来作为护身符使用。

  不过在现世,它倒是经常出现在那些根本不可能成功的假魔法阵里,似乎所有人都坚信六芒星会有神奇的魔力。

  虽然它长得和大卫之星很像,甚至完全就是一模一样,但易嚣很确定,这东西并不是大卫之星。

  不能说每一个六芒星就一定是大卫之星。

  因为与其将它认定成大卫之星,不如将它看做。。标记。

  是的,这个图案的另一个名字就叫标记,含义也是顾名思义,就是作标记用,但这并非是大卫之星的另一个名字,准确的来说,它是来自奥兹国的,对于六芒星图案的另外一种解读。

  用来标记猎物的标记。

  至于为什么奥兹国会出现同样的六芒星图案,这根本没有什么好怀疑的,毕竟图案的组合看似很多,其实也就那么几种,作为一种非常特殊的符号,正六芒星在另外一个世界同样得到注重。。这很正常。

  更何况,第二世界本身就与现实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所相似的存在,一点也不令人意外。

  六芒星在奥兹国的意义是标记,最初的作用在出现在上下级的工作之中,利用魔法打上特殊的六芒星印记,意味着这个文件的得到了批准,但后来六芒星的意义就被逐渐延伸了出去,变得越来越广泛。

  不过整体的概念,仍然没有脱离打标记这个核心,一旦被打上了六芒星印记,往往就代表着被标记了,选中了,合格了,成功了,盯上了等等的概念。

  奥兹国中还有很多拥有这样特殊意义的符号,有的在现世也是被人熟知的,只不过含义不同,有的不是。

  事实上,易嚣认定这个六芒星是标记的含义,正是因为他在创造时选择的便是奥兹国魔法文明中的特殊符号来使用,所以他这才一眼就可以认出来。

  而这个含义为标记的六芒星图案出现在这个看似兴奋剂,实则为复仇者的卡牌上也很好理解。

  毕竟复仇么,肯定是要有针对性的。。打上标记,不死不休。

  至于卡牌边缘紫色且不规则的渗透颜色,可能是代表卡牌的强弱,比如说珍惜的程度什么的,应该是一种对非洲人非常不友好的机制。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真正的重点。。是下方的说明。

  易嚣从这些文字的叙述中嗅到了某种非常危险的味道。

  那是一种。。绝对的特性。

  。。。

  神殿边缘的某个角落,洛基的身影浮现出来,她似乎已经重新回归成了那个优雅的狡诈之神,恶作剧之神,仿佛之前被惊吓的吱哇乱叫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

  毕竟作为阿斯加德场面人,洛基也是一个要面子的。。等等,她似乎真的不在意。

  “啪!啪啪!”

  轻轻一跺权杖,随着地面与权杖触碰而发出沉闷的声响,洛基的周身,尤其是肩膀部位顿时绽放出屡屡的电光,细小的闪电如霹雳般在空中炸响,似乎都能够隐约闻到烧焦的味道。

  好吧,看来她并非是不在意。。这种程度的清理,都要比易嚣的魔法更加干净了吧。

  不过在轻舒了一口气之后,洛基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多少变化,平静的目光落到神殿角落的一处墙壁上,仿佛能够穿破层层的墙壁,看到相隔了四五个房间的易嚣一般。

  然后洛基缓缓抬起她白皙的右手,食指与拇指缓缓拉开,而伴随着她的动作,一抹银白色的光芒顿时浮现出来,并且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刺眼。

  这颜色,似乎正和塑造卡牌时的那种魔法光泽一样。

  “这种创造力。。”

  洛基呢喃着。

  “还真是可怕。”

  。。。

  绝对的特性。

  听上去似乎很简单,如果仔细思考的话,这其实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特性,也让易嚣联想到了一些。。不太美妙的东西。

  带着审视的目光,易嚣反复阅读着这几行短暂的文字,除去上面那毫无意义,甚至有些恶意的说明,整个文字的重点内容就在最后几行。

  指定,一位,人类,贵族,觉得可以,绝对杀死。

  文字虽然延续着一贯模糊的风格,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一个严谨的卡牌游戏,倒更像是魔药的配方之类的,但仍然给出了最为关键的几个核心词汇。

  就是上面那些。

  通过它们,虽然还没有进行实验测试,但易嚣仍然有一定的把握,猜测出这张卡牌能够达到的效果。

  从最前面的两个关键字开始,指定,与一位。

  指定一位,这句话的含义毋庸置疑的,意思是只能选择一个人。。或者一只,一棵,一匹之类的。

  至于为什么易嚣会联想到不同的数量单位,那是因为后面跟着的那两个词,人类,以及贵族。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高魔地球》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高魔地球一千六百四十章 怎么能少了卡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高魔地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高魔地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