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 大主宰(九)

作者:臻善 书名:元帅拯救攻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雕鸮一句里边请,让母树里的扁毛们差点忍不住飞出来啄他个秃头。

  他们躲避西部的半兽人还来不及,竟还有鸟傻缺的把他们请进家门,这不是方便他们大杀四方么?这是要族灭的节奏啊!

  扁毛们全都炸毛了,然而,他们根本没有勇气,将已经走进母树的一人一兽请出去。

  只能继续炸毛着窥探着动静。

  宁熹光对这一切只是一笑而过,并没有投入太多心思。

  他们跟着雕鸮一路往里走,在一幢黑色的木房子外停下。

  这是雕鸮的住所。

  这里距离母树主杆很近,显见雕鸮的地位不低。但是,恐怕雕鸮之前说的,他可以做这里的主这句话并不太贴切。

  毕竟,只从这住所的位置,就可以很好的反应出来,雕鸮虽然在扁毛族群中有些地位,却也没有大到可以统领全局的地步。

  与其相信他是一族领导人,宁熹光更愿意相信,他是个高层领导。

  且是高层领导中的一个面瓜,也就是实力和武力不太高,比较好欺负,关键时刻会被人推出来顶缸的人物。

  不过,无所谓啊。只要是个代表人物就行,反正他们又不是来找一族主宰的,他们是来通过他们找母树的。

  时间紧迫,宁熹光也不卖关子,上来就问,“怎么能见到母树的化身?”

  雕鸮吓得直接就从凳子上摔下来了,“什么?你们要抢母树?”

  宁熹光都没来得及吐槽“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么?”“你是不是智障?”“要见母树和要抢母树有毛的关系?”就听见外边传来极速的羽翅震动声。

  再然后,关着的门窗随着砰砰几声响,被猛地推开,一只只扁毛落地后化作原形,一个接一个焦急说,“母树是我们的家,谁都不能抢走。”

  “不可以的,母树扎根太深了,要是把母树带走,我们族地就毁了。”

  “要带走母树不可能,不过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个特权,以后随时可在母树上居住,房子也会给你们安排一幢最大最好的。”

  这年头房子在哪里都是大问题。

  即便母树已经足够大了,上边也建了足够多的房子,可还是不能保证所有的扁毛都住进去。

  也正是因为这样,办一张母树的房产证也是非常困难的。这也就导致了,还有许多扁毛没办法居住在母树上,只能在外边任意一株树上扎根,也就不能享受母树的庇佑了。

  这些扁毛显然把宁熹光来的目的弄错了,他们以为她是来抢母树居住的,可惜并不是。

  “对对,只要不把母树挖走,其余一切好商量。”

  “是啊是啊,一切都好说,条件咱们可以慢慢谈。”

  “……”

  此时绝不仅是一个“卧艹”,可以形容宁熹光无语崩溃的心情了。

  这些扁毛,怎么说呢,看到他们丧权辱国的模样,可真是让她哭笑不得,越发怒其不争。

  这么不争气,活该被欺负啊。

  索性大事要紧,宁熹光懒得和他们诡辩,直接开口说,“不要母树,不要居住权,只是想问母树几个问题。”

  几个高层扁毛狐疑的对视一眼,“真的,不骗我们?”

  他们看看宁熹光,又看看她身边做保镖状的黑豹,似乎在斟酌,这一人一兽他们到底应该听谁的,宁熹光的话到底作数不作数。

  黑豹喉咙中发出威胁的吼吼声,扁毛们瞬间吓得腿软,立马答应,“好好,知道了,我们这就去请母树。你们稍等、稍等。”

  “若是有困难,我们可以直接找过去,不必请过来。”

  “没困难,也不,不麻烦。”

  去请人的扁毛很快离开了,不过片刻功夫,就又回来了。

  而他身后跟着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头。老头头发花白花白,头顶还长着一圈树叶,让人不难想象他的身份。

  宁熹光早就想过,身为活了几十上百万年的母树,肯定是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的,果然,她猜中了。

  眼前的母树就很神奇,他可以化成半兽人的模样,但与此同时,他的本体和化形后的身体是可以分开的。也就是说,他化成人形后,本体并不会消失,这也在宁熹光的猜测中。

  不然,若是母树一变成半兽人离开,本体消失,那依靠母树而活的扁毛们可怎么过呢?

  这点宁熹光猜中了,可她没想到,活了几十上百万年的母树,竟然不能化成完美的人形,他竟然还是一个头上顶着树叶的半兽人。

  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母树这个小老头似乎胆子非常小,神情还有些猥琐。

  似乎是想到了早先对宁熹光的不义之举,又见宁熹光眯眼打量他,母树就瑟缩起来。

  再看向旁边的黑豹,老头浑身抖如筛糠,恐惧的更厉害了。

  黑豹是如何“教训”老鳄鱼的,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想想老鳄鱼的尾巴被黑豹轻轻一甩尾就斩断了,那情景至今想起都让老头夜不能寐。

  “九节紫心竹我知道长在哪里,就是那地方距离这里有些远,你们过去怕是要两,两三天时间。”母树惶恐说、

  宁熹光皱眉,“这么远?”

  老头吓的都快站不住脚了,“我,我可以替你们采回来,很,很快的。”

  宁熹光挑眉,“你怎么采?”

  老头边抹汗边说,“我的根须可以延伸到那里,要摘取很容易的。你稍等,稍等一会儿,我这就去采。”

  都没见老头儿怎么动作,过了约有半盏茶功夫,就见地下冒出一根长长的根须,那根须上还顶着一个陶瓮。

  宁熹光拿过陶瓮,打开一看,就见里边是一捆存放完好的九节紫心竹。

  这么多,数量足有几百株,够用了。眼下就剩下最后一种药材寒潭花了。

  寒潭花顾名思义只在寒潭中可以找到。

  说是花,其实是一种以天材地宝为食的,极地寒虫的虫子尸。因寒虫死后躯体变得透明,尸体变成霜花,漂浮在寒潭上,才取名寒潭花。

  这种药材在修真界的极北冰原上到处都是,但在这个世界,怕是不易得。

  因为寒潭花至少要在零下百摄氏度以后才能形成,而这个世界哪怕是在蓝太阳落下后的夜晚,最低温也不过零下七、八十摄氏度。

  没有达到寒潭花生长的条件,可想而知寒潭花根本不可能寻到。

  屋内的扁毛们像是一群智障一样,完全听不懂宁熹光和母树的谈话。

  他们对生长在自己地盘上的九节紫心竹,都只是觉得眼熟,并不知晓有什么作用。对于寒潭花,更是听都没听过,见也没见过。

  母树也说,“没听说过,也没见过。但我知道越往北越天气越冷,兴许那里会有。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测,做不得数的。”

  宁熹光失望。

  只剩下最后一种药草了,偏偏不好找,真愁人。

  而能替代寒潭花的药草,大部分也只能生长在极地严寒的气候中,并不会比寻找寒潭花容易多少。

  这就麻烦了。

  正在苦恼的宁熹光,猛然瞥见母树心虚的目光。

  这老头不老实啊,怕是还藏着什么没说。

  宁熹光哼了一声,冷冷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

  “没,没有。”母树额头的冷汗样哗哗的往下流,这让宁熹光更确信,这小老头儿肯定知道点别的什么,或者是,他有办法找到寒潭花的替代药材。

  面对宁熹光的威胁,小老头硬着头皮顶住了,可是当黑豹慑人的双眸携着犀利的光扫过来时,小老头一屁股坐在地上,眼泪唰一下下来了,“我说,我说。”

  又半刻钟后,宁熹光和黑豹在扁毛们的热烈欢送中,离开了母树。

  天色漆黑冰冷,宁熹光一颗心却炽热滚烫。

  她抱紧怀里的两个陶罐,像是抱了两个宝贝一般。

  其中一个陶罐中放着九节紫心竹,另外一个陶罐中,则是一些乳白色液体。

  这些液体状似牛乳,乃是母树的髓液。

  母树称这些液体是最近几年,才开始在他的树心处凝结出来的,他不知道如何称呼他,却知道这是好东西,可以增加他的实力,让他早些化成人形。

  母树不清楚这乳液的来历,经历过修真界的宁熹光却知道,这乃灵液。

  又因为母树本体乃是木属性,这灵液就被称为木灵液。

  木灵液生机非常浓郁,可以替代寒潭花入药。

  在修真界中,炼丹途中常碰到某种丹方中,某种药草灭绝的情况。这时,若是能寻到替代药草更好,若是不能,则往往用一些高等级的灵液、灵乳、玉髓代替,效果有过之而无不及。

  眼下这灵液就可替代寒潭花。

  宁熹光心头火热,和黑豹一道回了水帘洞后,就迫不及待拿出早先备好的药草,做起了准备工作。

  她埋头忙起来就不看时间,都到了后半夜了,还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结果,几次三番催促不见她休息的黑豹怒了,直接叼起她的后颈,提溜着睡觉去了。

  “唉,放开我,让我再忙一会儿,很快就好。”

  黑豹冷哼一声,一下将她束缚在四肢中。

  宁熹光直觉敏锐,晓得这次真是把黑豹惹毛了,她心虚的摸摸鼻子,钻到黑豹怀里假寐起来。

  第二日天方亮,宁熹光就猛一下睁开眼。

  她昨晚是想假寐的,谁知黑豹的怀抱太暖和,她慢慢培养出睡意,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索性心神一直紧绷着,天一亮她就醒了。

  从这一天起,宁熹光越发忙碌了。

  因为没有炼丹炉的缘故,想要炼出化形丹就别想了。

  现在就只剩下一个笨办法,那就是熬药。

  ——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将几种药草配在一起,三碗水煎成一碗让黑豹喝下。

  这样一来,药效自然没有丹丸显著,但这已经是宁熹光能想到的最靠谱的办法了。

  因为煎药要注意火候,宁熹光就在火炉子边上扎根了。

  喝药的第一天,黑豹没有化形。

  第三天,没有化形。

  第五天,还是没有。

  第七天,……

  宁熹光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很沉得住气。她还安慰陪在身侧的黑豹,和他说,“别急,慢慢来。我们之前采摘的药材还有好些份,肯定能撑到你化形的。”

  是的,宁熹光早先就打好了煎药的主意,在采药时,自然每样都采了好些,凑齐了上百份。

  可以说,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

  若是十副药不能让黑豹化形,那就二十副,三十副,四十副,……最多不会超过八十副,这是极限。

  也就在宁熹光忙忙碌碌的为黑豹煎药的时候,蓝太阳在某一日落下去后,再也没有升起来。

  宁熹光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情况,可到晚上气温骤降,越来越冷,而后,外边的瀑布竟也结冰了,宁熹光才忍不住感叹一声,“严冬来临了。”

  感叹完瑟瑟发抖几下,火速钻进黑豹怀中,紧紧的贴在黑豹身上。

  黑豹皮毛厚实,身上自然暖和的不行,宁熹光觉得,就是旁边的火堆,也比不上黑豹身上的热度。

  蹭一下,再蹭一下,宁熹光没有察觉黑豹紧绷的身体,和看向她时,愈发深邃火热的目光。

  她满足的打着小呼噜,睡着了。

  蓝太阳落山了,夜晚更冷,白天炙热,宁熹光越发不想出水帘洞了。

  好在有黑豹在,宁熹光万事不用操心,只安心煎药。

  这可比上一次蓝太阳落下时,景况好多了。

  那时她初到异地,心里不是不忐忑,不是不畏惧。可她还有任务在身,还要寻找元帅大人,所以那些忐忑畏惧,全都被寻找元帅的紧迫感压下,只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偷偷从心底浮出。

  而如今,元帅大人就在身边。虽然他还没有化形,但人在就好,宁熹光无比安心。

  宁熹光在山洞呆的烦闷了,才会在下午气温正好的时候,随黑豹出去转转,采些蘑菇和木耳之类没被冻死烤化的食材,而后回洞继续煎药。

  终于,第五十副药煎完后,某一日黑豹在晚上准备入睡时,砰一下化成了人形。

  化,化形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元帅拯救攻略》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元帅拯救攻略280 大主宰(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元帅拯救攻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元帅拯救攻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