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影帝的懒散人生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鸡飞蛋打

第二百六十四章 鸡飞蛋打


  只见万年浑身颤抖的瘫倒在一人的脚下,双手撑在满是污水跟血液的地板上,身体扭曲,颤抖。汗水浸湿了头发,整整齐齐梳起的油头此时已经散乱,凌乱中带着种残酷而又脆弱的美。

  王志闻站在昏黄的灯光之下,一字一句的说着台词,每个字之间好像都带着血腥味,“扒了他的裤子!”

  声音平静里带着快意,王田香早就看白小年不爽了。

  之前的问讯里,白小年仗着自己的关系给金生火泼脏水,还拿着黑料威胁王田香。阶下囚一个,还敢在牢里威胁看守,你不死谁死?

  老鬼谨慎无比,隐藏在司令部里多年都未曾暴露。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猜不到他们借着笔迹对比来调查的计划。

  老鬼或许是将计就计,抑或是早有准备,在传出情报之时,用的就是白小年的字迹!

  王田香干了多年的间谍工作,会想不到这一层?

  也许,他就是借着这件事来报复白小年!

  身后,锉刀打磨着长钉,几下过后,本就锋利的长钉闪烁着寒光,铁屑横飞,在刑讯室里飞舞着,带起一阵血腥味。

  看着眼前人的尖叫,王志闻低沉的笑了笑,脸上的快意更浓。

  万年的裤子耷拉在大腿上,两个壮汉过来,架起他就往身后的钉板上放。

  陈国福紧盯着监视器,刚才两人的表现都称得上毫无瑕疵,而重头戏现在才开始。

  镜头下,两个壮汉控制住万年的双手,另外两个则架起他,举在钉板上空就要下落。

  陈国福等着,等着,等待着肉体下落,等待着尖叫声响起。

  等了许久,刑讯室里依旧安静,静悄悄的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

  他探出头,望了望场景中央的一堆人,“怎么回事?”

  一个演员转过头来,满脸的汗水在灯光下反射着光,“导演,我们按不下去啊!”

  “为什么?你们这么多人,还按不下去?”

  陈国福走了过来,只见人群中,两个壮汉托举着万年的身体,即将下落。而万年的两条长腿踩着地面,摆出了马步一样的姿势,死活就是不肯坐下。

  两帮人就这么僵持了起来,群演不敢使劲往下压,万一真鸡飞蛋打了,他们就完蛋了。万年这边则死命撑着,两条腿支撑着地面,就是不肯下落,仿佛屁股底下就是蛇窟,往下一坐就是个死。

  “咔。”

  陈国福哭笑不得,你哭也好,叫也好,我总归还是有办法。这你扎着马步死活不下去,我很难办啊。

  虽然难办,还是得办,谁让他是导演呢?

  咔声喊出,几个壮汉纷纷起身擦汗,失去束缚的万年蹭的一下远离了那把满是长钉的椅子,活像是在躲瘟神。

  王志闻摇摇头,年轻人终究还是年轻人,心理建设还是没做好。

  要是换了他,那必然是如何如何的演,肯定不能跟万年似的扎着马步不下去。

  不过,说实话,他看着那块钉板也有点发怵。不光是他,剧组的男性同胞都挺害怕,鸡飞蛋打嘛,都理解那种痛苦。

  “说吧,怎么回事?”

  万年看着陈国福过来,长出了一口气,“您害怕打针吗?”

  “不怕,你害怕啊?”陈国福挺意外。

  “是啊,特别害怕,尤其是害怕屁股上打针。”

  万年笑了笑,拿起水喝了一口,“从小就害怕屁股上扎针。宁愿输液俩小时,我也不想扎针!”

  陈国福挠挠头,“那怎么办?要不删了这场戏?”

  说实话,他不太愿意跳过这场戏。

  按照咖位跟影响力来看,万年跟小明都差不了多少,比张翰予还要高。

  有奖项有票房,还有人气跟粉丝。这样的演员,不在电影里折磨一下,不给他来一场重头戏简直是浪费!

  “别了,下一场,您让群演把我的脚也抬起来,就那么往下落。”

  “没问题吗?”

  万年笑了笑,“慢慢来呗,夜还长着呢!”

  于是,拍摄再度开始。

  一次一次的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尖叫。嘶哑的,高亢的,恐惧的,愤怒的,各种情绪都试了个遍。

  小半夜就这么过去了。

  渐渐的,万年似乎感觉到了那一丝奇异的感觉,那种莫名的恐惧似乎刻在了身体内部,只待他随时调用。

  陈国福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

  大半夜的摄影棚里,人人精神充沛,演员们互相分析着刚才的得失,摄影师不断调整着机位,一切工作进行的分外丝滑。

  “第十二次,开始!”

  如提前演练过一样,几个壮汉过来,将万年架起,连同双腿一并抬起,不再给他撑着的机会。

  这种感觉很奇妙,万年如此想到。架起在半空中,好像一切都不再是由自己所掌控。

  远处,王志闻脸上带着残酷的笑容。

  近处,尖锐的钉子闪烁着寒光,有种寒意沿着脊椎向上,一寸一寸的攀升。像是有蜈蚣在后背上爬动着,一股子麻痒感涌来,力量从脊椎上跟肌肉里缓缓泄出,再无半分的余力去挣扎跟死撑。

  身体缓缓落下,尖锐的钢铁似乎在延长,化作了利爪,在皮肤上轻轻的划过。

  万年疯狂的挣扎着,似要从众人的束缚中脱离出来。身体扭动着,颤抖着,一声声哀嚎从喉咙里挤压而出,在寂静阴暗的房间里回响。

  身体抬起。

  利爪在肉体中留下了深深的伤痕,鲜血淋漓。

  万年的身体立时松快了下来,大汗淋漓,气力外泄,两条腿像是被抽掉了骨头一样,在半空中耷拉着。

  口中的痛呼低沉了下来,伴随着剧烈的喘息声。杂乱的头发披落,遮住了半张脸。

  发丝之间,一双似乎燃烧着火焰的双眼望着王志闻,粗重的喘息声再度响起,牙齿咬合,似有恼怒的野兽磨砺着尖牙利爪。

  痛到极致,便是怒。

  白小年傲气无比,王田香在他的眼里,就是司令的一条狗。

  此时,他便把身上的痛苦,迁怒到了王田香的身上,一双眼睛像是利刃,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王志闻也看到了万年的眼神,见猎心喜之间,也做出了反应。

  一张老谋深算的脸一扭,嘴角扯起一丝嘲讽的笑。

  自身都难保了,还想着靠司令来威胁我?找死!

  他轻轻挥挥手,“白副官,看来是还想再来几下。”

  声音温柔,但话语里却带着抹不掉的血腥味,残忍冷血。

  于是,身体便再度坠落而下。

  万年死死咬着牙,痛呼声嘶哑且低沉,并不是高亢的痛呼,而是忍耐与愤怒。

  陈国福看着监视器画面,皱了皱眉。

  白小年可不是什么硬骨头,受刑了还这么能隐忍,搞得跟烈士似的。

  绝对不行!

  刚要喊一声“咔”,他的话却被突然响起的一声尖叫给打断了。

  尖叫高亢且婉转,若是在戏院中,想必吟唱此声的一定是梨园高手。

  但是,此处是地狱一般的刑讯室,尖叫的也并非是满面油彩的花旦,而是一个正在受刑的小丑。

  画面顿时变得十分诡异。

  万年无意把白小年塑造成一个有毅力去撑过刑罚的硬骨头,他在电影里的作用就是作为一个信号,为众人开启裘庄的地狱模式。

  忍耐了片刻便露出原形,无疑十分的滑稽可笑。

  起起落落之间,叫声逐渐嘶哑,逐渐颤抖起来。痛呼慢慢变成了哭泣,伴随着身体的颤抖,尖叫被缓缓压下,缩回了骨头深处,露出了高傲伪装之下那个一无所有,也一无所傲的可怜人。

  痛苦的呻吟声与哭泣声被从喉咙里用力的挤出,疼痛里带着疲惫与压抑,像是棘鸟临死之前的哀鸣声,要与最后一口呼吸一并吐出。

  来回几次,王志闻似乎也对这折磨失去了兴趣。

  他一挥手,壮汉们便抬着烂泥一般蜷缩在一起的万年,一把将他丢进了水池中。

  暗绿色的水波颤抖,污水之中,渐有红色的血液浮起。

  “咔!”

  片场乱成一团,剧务们拿着热水跟毛巾,七手八脚的把万年从水池里头捞了上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影帝的懒散人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