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 第三十六章 全市统考

第三十六章 全市统考


  学校里的生活,只要不出幺蛾子,就永远都能按部就班地过下去。周一胡海伟他妈闹事和郑红旷课的小风波过去后,到了第二天,高一五班就恢复了常态。如果非要说有什么意外,那就是郑红在消失了两天后,等到星期三,居然又像没事儿人一样地回来了。

  但显然学校也确实没什么办法。

  毕竟到了期末,其他教理科的老师也都很忙,就算来代课,能代个一两节,可总不能一整个月代到底,光说精力也吃不消;就算轮流来代,换人来代,但每个老师的教课节奏都不一样,而且一人一节课,也不见得能用心,那和让郑红这个废物继续来教,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程展鹏做人还是有气量,干脆就捏着鼻子,让郑红先混完这一个月再说。至于往后怎么处置,那大可以等以后再考虑。等放了假,他有的是时间来搞这些人事操作。

  不过这回,闯了祸又回来的郑红,上课态度总算比之前端正了许多。

  什么“我曾经也跟你们一样热爱自由、喜欢奔跑在蓝天下”这类的废话说得少了,上课就规规矩矩讲题,底下的渣渣们听不懂就再讲一次,不过唯独,就是尽可能地避免跟江森有直接交流——当然这不仅仅只是因为她对自己的过错感到羞愧,并且受到了校长的处分,更因为江森化学考了满分,让她彻底无法再去质疑江森的智商。

  不然如果同样的事情她敢再来一次,程展鹏很可能就不止开除她那么简单了。

  说不定还要给精神病院打电话……

  郑红不主动招惹江森,江森当然也不会去麻烦她。

  整整一个星期,江森每到物理课,基本就是个自学状态,遇上有什么难懂的题,宁可自己翻教辅书,也坚决不找外援。当然,就算他想找,现在也找不到了——林少旭一整个星期都明显在绕着他走,就连在宿舍水房里遇到,都连头都不点一下。

  抢夺年级第一的深仇大恨,简直都刻到脑袋上了。

  江森当然很能体会林少旭的感受,毕竟全国上下各行各业,每天都在发生无数差不多的事情。他有心想买点东西送给林少旭,就当做是上次请教他的报酬。可奈何兜里的孔方兄又不答应,实在囊中羞涩,也就只能先在心里欠他一笔学费,打算过些日子富余了,再找个借口请他下个馆子、吃顿饭,甚至连地方都看好了——振瓯路尽头就有间小馆子,江森上学期沿街要饭的时候有注意过,饭菜闻起来很香,价格也公道,非常适合没收入的学生小朋友去消费。

  至于到时林少旭肯不肯赏脸,那就和江森没关系了。

  反正江森很是确定,自己已经做了应该做的。

  然后除了郑红之外,这周还有另外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就是当高一的地理和历史两门课程结束后,每周空出来的足足六个课时,就需要其他老师来瓜分。

  学校方面一合计,政治课没资格抢课,语文课没必要抢课,物理、化学明年才会考,而且占分比重也不高,不着急。于是就一拍脑袋,干脆就把这六节课平均分配给了数学和英语。

  因为是加班补课而不是代课,所以每节课另外补贴老师30块钱的加班费。

  消息下来后,年轻力壮的张嘉佳直接就乐得嘿嘿嘿,因为连同隔壁班的课,她一周就能多上6节,多拿180块,一个月下来,就是足足720块钱的巨款!

  但反过来,这对于教江森他们班英语课的大妈而言,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了。

  首先大妈只带一个班,一个月下来,补贴也就360块而已,作为一个工龄很高的老人家,她压根儿就不缺这点钱,更犯不着为这点钱搭上她宝贵的劳动力。

  然后其次就是,也是更关键的,她老人家最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的——

  水平问题。

  按理说,期末临近,高一五班的英语课早该和其他科目一样,每节课的内容,以考试和讲解试卷为主。但大妈为了能不讲题,一直就拖着课程进度,别的科目教材早就搞完了,就她还剩了足足一个半单元。因为她自己也知道,以她的真实水平,根本就讲解不了高一的卷子。

  自打江森他们班的正牌英语老师养胎去了之后,江森他们班到目前为止,拢共就只进行了一次英语考试,考完后大妈也就只是把答案一发,说让大家自己检查。

  之后一直到现在,英语课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英语试卷这种东西……

  而原本按照大妈的计算,最起码,她也应该能拖到最后两周再搞所谓的学年总复习。

  然而千算万算,她居然算漏了会考这件事。

  周二上学学校的临时决定一下来,大妈整个人就不好了。

  可她终归不是郑红那种不知死活的愣头青,绝不会跟单位的正式决定对着干。所以最终还是认了栽,硬着头皮,哼哧哼哧地给江森他们班多上了三节课。

  这三节课,大妈上得艰难,江森他们听得痛苦。

  而神奇的却是,三节课上完,教材的进度表,却依然牢牢地掌握在她的手中。

  依然还剩一个单元!

  周五下午第二课后,当大妈离开教室,立马就有沙雕疯狂敲桌,发出痛苦的悲鸣:“我日啊!怎么还有三个星期?来张期末试卷弄死我吧!我不想再读下去了!”

  然后沙雕话音刚落,张嘉佳就欠抽的节奏不改走进来,让满屋子人笑都笑不出来地放下一叠试卷,无脑喊道:“不想读的可以跳楼解脱,想读的咱们先考个试!周末辛苦一下,郑红老师下午请假了,这节数学考试啊,考到五点半结束!”

  “啊,五点半……”渣渣们立马开始造反。

  但张嘉佳已经很习惯这场面,自顾自道:“这是咱们这学期的成绩测评,要算进期末总评里的。虽然没什么用啊,不过还是要走个过场。这个卷子,楼上一班的同学早上已经考过了,他们班林少旭考了一百二十八分。麻子,你有没有信心超过人家啊?”

  “没有。”江森很直白道,“数学这块,我今年给自己立的目标是一百二十五分。今年一一五到一二五之间,明年一百三到一百四之间。”

  “啊?这算什么鬼计划?”张嘉佳有点傻眼,又接了句,“那我估计你期末要完蛋啊。”

  江森顿时面露不解,问道:“为什么?”

  张嘉佳却没马上回答,而是抬起头来,对全班大声道:“那我再跟大家宣布一个消息好了,在我们程校长的努力之下,我们学校今年的高一同学呢,很幸运地搭上了这学期全市高一统考的车。往年这个统考,是只有全市最好的几所学校才能参加的,相当于是他们自己搞的一次高一摸底测试。那今年因为我们校长的努力,市里就让那几所学校,把我们也捎上了。

  另外还带上了市区里的几所兄弟学校。

  也就是说呢,今年期末考,我们会和东瓯中学、东瓯二高、瓯南一中、瓯北二高、瓯阳中学、瓯成一高这六所全市最牛逼的学校一起考,除了这些学校,还有咱们瓯城区这边的三中、四中、七中、八中……反正全部加起来,一共就是十五所学校吧,两万来人。

  现在这个东西一弄出来,市里也挺重视的,今天早上有几所学校的退休老师,已经被关进宾馆去出题了,不考完不放出来,就跟高考一样。

  也就是说,这次全市各校的高一是个什么成绩、什么排名,等两年后这个时候高考,很可能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情况。就算个别同学有成绩上的变化,但是整体上,应该区别不会太大的。

  所以我就这么跟你们说啊,这次考试啊,你们真的稍微用点心。接下来那都不是你们考完后拿个成绩单回家要不要挨打的事情,这已经上升到学校的脸面问题了!要是都像麻子这样出工不出力,程校长要是知道他有这个什么鬼计划,直接乱棍打死他,你们信不信?”

  张嘉佳叽里呱啦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结尾还自以为幽默了一下。

  然后一看底下,一群学渣听完,却几乎没任何反应。

  除了少数几个人配合地笑了笑,其他顶多就是——

  “啊……”

  “哦……”

  “哇……”

  很敷衍,完全没什么劲头,更谈不上什么激动。

  坐在后排的胡江志心里其实没底,但还故意假装不在乎地扯蛋道:“考就考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反正只要高考能上个二本就行了。”

  边上的同学听到,则纷纷露出听不懂的表情。

  “二本是什么意思?”张宇博不明白地问黄煌。

  黄煌疯狂摇头:“唔唔唔……不知道!”

  显然对压根儿就没觉得自己能考上大学的学渣而言,跟东瓯中学拼实力这种画面,确实有点太过于玄幻了。不过实际上,程展鹏争取来的这次机会,也确实压根儿就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十八中高一年级的全段前50名乃至前30名的学生,才是程展鹏真正的观察对象。

  ——这回全市15所学校,参考人数加起来刚过两万,基本也就是东瓯市这一届将要报名参加高考的人数的一半。并且这2万人,还基本可视为那“两半”中的“前一半”。

  而以东瓯市牛逼到飞起的教育质量,全市排名能到25%的学生,在省内的排名,最起码也不会低于前20%。这差不多,也就是曲江省二本线和三本线交汇的位置。

  因此这显然也就意味着,如果十八中的某个学生,能在这些市内名校的围剿下,在这次考试中挤进全市前一万名,那么最起码,这孩子也该是个本科的料!

  要再能重点培养的话,二本基本就应该逃不了——而十八中要是真能出个二本子,那无疑,就是校长英明的最佳佐证了。所以眼下,程展鹏和学校的高一老师们,确实是满心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今年期末考,十八中到底能有多少个学生可以“勇闯全市前一万名”。

  听起来很可悲,但现实就是如此……

  “胡江志,你个王八蛋,给我好好考知道吧!”张嘉佳听到胡江志的“豪言壮语”,装作生气的样子,拿着手里的卷子挥舞了一下,又补充道,“这次考试没有地理和历史,差不多就是理科生的天下了,你们这些理科好的同学,真的要稍微用点心啊。江森,听到了吗?”

  江森不由立马坐直身子,正色纠正道:“张老师,众所周知,我是个文科生。”

  “文科生!文科生!文科生化学考满分!”张嘉佳拿着试卷,又笑又咬牙切齿朝江森挥着,“你要敢报文科,校长直接把你的饭卡都收回来!”

  张瑶瑶看着张嘉佳的卷子在她眼前飞来飞去,也跟着一起嘀咕:“就是!男的报什么文科,下学期赶紧滚到理科班去,看到你的脸我就受不了!跟你个蛤蟆精同桌,天天晚上都做噩梦!”

  这说话的声音有点大,坐在不远处的朱杰伦听到,突然抖了个机灵,哈哈笑道:“你每天晚上做噩梦,可江森每天晚上都梦到你啊!”

  “哈哈哈哈……”全班哄堂大笑。

  张瑶瑶简直不能忍,直接拍案而起,大声骂娘:“朱杰伦!你妈逼啊!别恶心人好吧!”

  不想话音刚落,一个粗壮的身影,就在教室门外停住了脚步。

  郑海云对着张瑶瑶一瞪眼,顿时怒不可遏:“那个骂脏话的女的,给我出来!”

  叮铃铃铃~~

  这时上课铃声响起,张瑶瑶在铃声中小脸惨白,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但郑海云哪管那么多,二话不说就走进教室,无视张嘉佳的存在,快步走到了江森身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