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 第九十一章 枸橘矢仓身上的黑箱(感谢清河月_打赏的盟主!)

第九十一章 枸橘矢仓身上的黑箱(感谢清河月_打赏的盟主!)


  这是个陷阱。

  靠着脑海中的记忆以及对于现状的综合判断,宗弦断定黑潮山是一个陷阱,说不定在他救下来宇智波秋房等人的时候,黑潮山的指挥中枢已经被宇智波带土给连窝端了。

  如果不能破解‘神威’这一万花筒写轮眼的瞳术。

  就目前忍界而言,在宗弦看来宇智波带土与人单挑的话是近乎于无敌,最起码是立于不败之地。

  只靠国境守备部队在黑潮山指挥中心的那点人手,宗弦怀疑他们就算是倾尽全力也未必能划破宇智波带土哪怕是一片衣袖。

  不过——

  “还是来了啊!”

  站在黑潮山城堡的正门前,

  宗弦仰头望着这座迄今为止已经有了近百年历史的,据说是战国时代某个小国的大名倾尽一国之力修筑的古老城堡,城堡的那些个原本的主人们在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这哥俩联手扫平忍界,终结战国乱世的时候,被猿飞佐助连同为这个小国效力的三个忍族和国家一起覆灭。

  说实话在文献中看到猿飞佐助的名字,让宗弦颇感奇妙,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这好哥俩的光芒实在是太过于耀眼,让与他们身处于同一个时代的强者们都为之黯然失色。

  等到后来火之国和木叶村诞生,二代火影时期,这座废弃的城堡也被木叶的忍者再次利用,当作是东方国境守备部队的据点之一。

  然后,

  它在今天又一次被人攻陷。

  堆积在门口的尸体的鲜血汇聚成了一条小小的赤红河流,染红了正门前的土地,然后沿着那平缓的斜坡蜿蜒下行。

  “啧!果然来迟了。”

  这般凄惨的景象······宗弦在山脚下看到那盘旋于天顶的秃鹫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不过等到亲眼看到这么个情况,心中到底还是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望,东部国境守备部队的指挥中枢被人给一锅烩了,接下来估计光是整顿那以漫长海岸线为依托的防线就够他喝一壶的。

  「真会给人找麻烦!」

  宗弦心情十分不快,目光的焦点移向了出现在视野中的四代目水影,枸橘矢仓。

  这位,

  不是什么陌生人。

  三战的时候还不是四代目水影的枸橘矢仓在当时就已经是雾忍前线的高层指挥官之一,那时候的枸橘矢仓同样还不是人柱力,不过那并影响他的强大,仗着一身高卓绝妙的水遁术和名为‘珊瑚掌’这一源自于雾隐村对三尾的研究开发出来的绝技,让木叶的忍者们吃足了苦头。

  枸橘失仓是当时木叶最头痛的雾忍强者,

  没有之一。

  当时获得【炎魔】之名不久的宗弦与同样刚刚声名鹊起的【瞬身】止水联手和枸橘矢仓恶斗过一次,最终的结果是宗弦和止水全身而退。

  联手没打赢,就等于是输了!

  那小孩子般清秀可爱的外表之下,藏着的是一颗不折不扣的强者之心。

  “好久不见啊!枸橘矢仓,还是说该叫你水影?”

  “宇智波······宗弦?”

  四代目水影枸橘矢仓看着赤甲黑衣的宗弦,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目光发生了极其细微的变动。

  这自然不是说宗弦和枸橘矢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过去!

  而是战斗已然于无声无息中开始了,

  宗弦的双眸变得猩红,三颗漆黑的勾玉转动,就在说话的时候,他就发动了幻术,将瞳力投射到了枸橘失仓的身上,结果不出意料地遭遇到了黑箱,他那试探性的瞳力被深深的看不到根底的深渊泥沼所吞没。

  「厉害!!!」

  宗弦发自内心的称赞了一声。

  暂时将人品之类的东西放到一边,只说天赋一事,宗弦也不得不承认宇智波带土这家伙是真的变态,十多岁的时候操纵九尾就像是捉弄自家宠物般轻松,堂堂四代目水影更是变成其手中的大号傀儡。

  这一手幻术造诣,着实是达到了堪称是恐怖的境界。

  不等宗弦改换手段,

  他察觉到了脚下土地的细微颤动,习惯性的挪动脚步,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那直刺向腹部脏器的攻击,来自地下的锋利刀光擦着他的右肋滑过,赤红的叠甲扛住了擦滑而过的缠绕着风刃的刀刃,甚至都没能在宗弦的甲胄上留下来痕迹,坚固的程度让出刀的雾忍面具下的脸上露出来些许困惑之色。

  作为四代目水影大人的影卫队诸人中刀术第一的他,曾经一刀劈开过同僚的水龙弹之术,就算是巨大的山岩也被他一刀两断,可现在却被那还没有拇指厚的甲胄却挡住了他的刀锋。

  这让他感受到了深深的不解。

  不过,

  他也并未长久的沉溺于这份困惑当中,他可没忘记这会儿还在战斗中呢!

  右手中的长刀用力已老,收刀再攻太过于浪费时间,于是左臂一晃苦无从袖中滑落,握在手中,缠绕上了一圈风刃之后便朝着宗弦的面部投掷了出去,右手攻击的失败让他意识到了宗弦身上的甲胄似乎是有着惊人的防御力。

  为此,

  他放弃了面积更大的胸膛,选择了攻击缺少保护的面部。

  而且,他也不是孤身作战。

  “土遁·岩柱枪。”

  宗弦身后的地面如毯子似的轻柔的上下摆动,一根根拔地而起的岩石枪朝着宗弦的双脚刺去,与此同时,有攻击不约而同的从左右发动,这一次总算不是风遁、土遁之类的遁术。

  而是雾忍们最拿手的水遁术,

  “水遁·水流鞭。”

  两名雾忍挥舞着手中的那足以抽裂岩石的长鞭,朝着宗弦抽打了过来。

  对付一个开了眼的宇智波,最少需要差不多水准的两个人联手——这是通行于雾隐村、砂隐村、云隐村和岩隐村的一个铁则,身经百战,实战经验极其丰富的影卫队的成员们自然是谨记在心。

  所以,

  为了尽可能稳妥的拿下宇智波宗弦,

  他们甚至是选择了四个人同时动手。

  事实证明,

  他们的谨慎和小心是十分有必要的。

  虽然从结果而言,他们的谨小慎微并没有该变他们最终的落幕,那巨大的差距不是靠着谨慎就能够轻易抹平的。

  宗弦低头看着那投掷而来的苦无,左手单手结了一个‘寅’印,张口轻轻一吐。

  【火遁·豪火球之术】

  近距离一发豪火球,不仅仅撞飞、烧红了那柄苦无,巨大的火球落在地上连人带着这一片染血的土地都给焚烧掉了,在地上留下来一个深深的不标准的圆形深坑。

  “第一个。”

  宗弦轻声计数。

  解决掉了身前这还想要给自己找麻烦的雾忍,然后双脚猛地跺地,飞身跃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来自身后那蔓延生长的岩石枪柱的攻击,在空中侧目看了一眼那使用土遁术的雾忍。

  当然,

  他的麻烦还没有结束。

  来自左右的水流鞭只看那在挥舞中掀起的凌厉啸声就知道威力不俗,水流鞭虽然只是C级忍术,但是忍术的等级并不完全和威力挂钩,它的评判标准参考了不少东西,颇为复杂,不过可以确认的一点是同样的忍术在不同人手中发挥出来的威力有着天壤之别。

  眼下这两名雾忍所用的水流鞭之术就是一个例子,它们的威力已然是超出了寻常规格。

  这要是被打中了,骨断筋折,四分五裂······这是不可能的,他身上的这套甲胄可是有着‘D级宝具’的防御力,纵然不可能全部防御住他所遭受的攻击,却也能帮他削弱伤害。

  顶多就是被抽飞出去,让身上多少一些青肿瘀痕。

  “宇智波流·豪火之剑。”

  面对水遁术的攻击,让宗弦总算是回忆起来了曾经在战场上放火烧雾忍的美好时光,于是他拔刀出鞘,炽热火流缠绕在刀锋之上,迎着那从左右两个方向抽落下来的水流鞭,在半空中挥刀画出来了一个漂亮的半弧形!

  以攻对攻,以强碰强!

  当年在战场上,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用火遁术正面压倒那些个雾忍的水遁术!

  从对方最强、最擅长的领域将敌人击溃,

  正是宗弦这一份恶劣的性格和行为,他才会得到【炎魔】这一名号,‘炎’之一字说明了他的火遁术的强大,‘魔’这个称呼则是用来形容他那恶劣的行为。

  刀锋和水流鞭在空中交错,伴随着内敛到极致的高温火焰的爆发,水流鞭被蒸发殆尽,半空中有好似云雾般的水蒸气弥漫,看那两名雾忍急急忙忙抽离手掌的举动,大概率是被温度极高的水蒸气烫伤了手掌。

  然后——

  还没有落下地的宗弦将目光投向了远处。

  “你是第二个。”

  使用土遁术攻击宗弦的那名雾忍听到来自脑后的声音,心中顿时一惊,他的视野中明明看到宇智波宗弦挡住了他那总是自诩众人中刀术第一高明的同伴的攻击,并且后退着试图拉开距离,他正琢磨着该用什么术来配合同伴······

  怎么宇智波宗弦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了?

  是瞬身术?影分身?还是其他什么他所不知道的手段?

  思绪如电光飞转,在这极短时间内没有能看破宇智波宗弦的手段,他立刻就结束了思考,没有选择坐以待毙,依靠着身体的本能动了起来,转过身就朝着声音的来处狠狠的一拳挥出,这是使用土遁硬化术加持过的拳头,若是打中了,那滋味绝对够宇智波宗弦喝一壶的。

  哪怕他也可能会被宗弦的攻击夺走性命,但他还是选择了攻击而不是防御或者逃跑,雾忍性格里的狠辣绝决由此可见一斑。

  只是这倾尽全身力气的一拳却落在了空处。

  他的身后看到的只有他自己那茕茕孑立的影子。

  等到飞来的手里剑重重的击碎他的脊椎骨并挟裹着碎骨刺入他的身体内部当中的时候,剧烈的疼痛刺激着他从幻境中清醒了过来,在临死前终于是明白了宇智波宗弦究竟是使用了怎么样的手段,原来······是幻术啊!

  不愧是宇智波,

  他已经变得有些迟钝的大脑完全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中的幻术?

  怀揣着这最后的困惑,他猛地咳出来夹杂着内脏碎片的鲜血,然后直挺挺的扑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息,渐渐失去温度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真够麻烦的!”

  宗弦放下了投掷出手里剑的左手,眉头微微蹙起,这些个雾忍的身手很不错,杀起来颇费手脚,手掌被烫伤的两名雾忍此刻退回到了城堡门后,影卫队有掌握医疗忍术的忍者出手帮他们治疗手上的烫伤······

  这一番交手下来,四个袭击者只干掉了一半。

  他必须承认,

  这些雾忍的确是精锐,战力强悍,挺不好对付的。

  而且这还是枸橘矢仓没有出手,连带着剩余的十名影卫队的雾忍也选择了旁观的情况,若是枸橘矢仓回过神来出手,只靠他现在这些手段,应付起来可不会太轻松。

  还有,不能忘了枸橘矢仓如今可是人柱力,如果将尾兽这一战力释放出来,来上两发【尾兽玉】,到时候宗弦要么选择逃走,要么就只能动用万花筒写轮眼的力量,逃走的话······恐怕不是那么容易,枸橘矢仓还有十二名部下可以用来牵绊住宗弦不让他逃走。

  所以,

  动用万花筒写轮眼看上去似乎是他唯一的选择!

  「是准备消耗我的瞳力?还是想要窥探我的瞳术?」

  宗弦转动猩红的眼眸。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