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 第七十八章 他的人生用不着一条忍犬来操心!(4000字!求票票啊!)

第七十八章 他的人生用不着一条忍犬来操心!(4000字!求票票啊!)


  一叠起爆符被拍在墙上。

  这里的结界虽说是结界班的高手布置,不过到底不是‘四紫炎阵’那样的强力防御结界,这只是防止人使用土遁术潜入内部的防御兼预警用的多功能性结界而已,自然是扛不住十余张起爆符叠加起来的破坏力!

  “轰!!”

  伴随着爆炸的巨响,结界理所当然的被破坏掉了。

  入侵者没有急着跃过那被炸开的大洞,而是站在原地,不慌不忙的双手结印,五具水分身出现在身边,无需多余的言语,水分身们自发使用变身术,然后从本体手中接过来早已准备好的起爆符,奔赴向不同的方向,他们会在不同的地方制造动静,以此来分散守卫们的注意力。

  接着,

  入侵者转头看向趴在脚边的忍犬。

  “帕克!拜托你了。”

  “卡卡西,你真的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样做是在玩火自焚!”帕克抬头看着眼前已经不再是少年的卡卡西,询问的话语中满是担忧。

  入侵者······卡卡西轻轻点了点头,声音平静而自然,“我知道!这是复仇!虽然它来的有点迟······不过我想父亲他大概不会责怪我的愚钝和迟缓,说不定他还会责怪我冒不必要的风险,帕克,父亲他是那么温柔,为什么那些人要逼着他去死呢?”

  帕克沉默了。

  这个问题它无从回答。

  哪怕它们忍犬有着不输于人类的智力,但它们终究不是人类,它不明白人类的道德,也不清楚人类的感情,因此,人类之间的爱恨情仇、矛盾纠纷也不是它们能够理解的。

  它所能做的,

  就是帮助卡卡西实现他的愿望。

  这是忍者和通灵兽之间订立下来的契约。

  “跟我来!”

  帕克不是战斗型的通灵兽,身材娇小的它最擅长的是感知,它的‘嗅觉追踪术’哪怕是在泥土中都能追踪到敌人的行踪,它使用土遁潜行之术一头扎进了地下,引领着紧随着身后的卡卡西在地下穿行,巧妙的避开了从不同方位赶来的守卫,哪怕是刻意绕了长路,但也的确是成功的甩脱了围追堵截的守卫。

  等到水分身们在不同的地方闹出来响动,将守卫们吸引过去的时候,

  卡卡西的正身已经悄然来到了关押志村团藏的牢房外。

  门口有人把守。

  不过很奇怪,没有宇智波,没有日向,只有两个普通的暗部站在门口,这是卡卡西用写轮眼观察到的结果,他不认为有什么手段能欺骗过三勾玉写轮眼的洞察力。

  “帕克,有什么发现吗?”

  “不,这里的确只有三个人的气息,当然前提是没有结界之类的玩意阻隔气味的流通。”

  藏身暗中的卡卡西思考了两秒钟,坚定了决心。

  不管是不是陷阱,他都只能硬着头皮冲上去,都到这里了,没有退缩的道理。

  “土遁·心中斩首之术!”

  袭击发自于地下。

  猝不及防的暗部们被深埋于土中,仅仅是脑袋暴露在地上,而且不等他们尝试着挣扎反抗,一颗猩红的写轮眼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心中暗暗叫糟的同时意识不由自主地沉沦向黑暗中去。

  解决了两名暗部。

  自此再无阻碍。

  卡卡西使用土遁术穿入到牢房之内,看到了那个躺在木板床上,瘦骨嶙峋,像极了快要被晒干了的尸体的志村团藏,虽然这么看上去像极了尸体,但卡卡西用写轮眼的确是看到了那干尸般的身体中尚且没有熄灭消失的查克拉。

  志村团藏还活着,

  哪怕看这个状态随时都可能死去!

  但是他现在的的确确还活着,他的身体还有气息,他的查克拉也在流动······虽然他也的确是快死了!

  “卡卡西,他快死了!”

  帕克的嗅觉是如此的优秀,很轻松就嗅到了团藏身上那浓浓的腐朽死气。

  “就算不用你动手,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志村团藏已经被判了死刑,哪怕是不用我出手,他也是死定了!”卡卡西拔出来了特别携带来的小太刀,这是父亲在他六岁晋升中忍的时候送给他的礼物,可惜父亲的短刀在三战的时候折断遗失了。

  否则,用那把刀要更合适。

  他擦拭着许久不曾使用过的小太刀的刀锋,这是旗木朔茂特别定制的上等品,哪怕是多年未用,也依旧是光洁如新,看不到哪怕一点锈迹,寒光烁烁的刀刃甚至能照出来卡卡西眼眸中那深沉的憎恨和愤怒!!!

  “我很清楚志村团藏死定了,甚至于我还可以想办法去申请成为那个行刑人,只不过······那是村子对于志村团藏施加的处决,而我要的只是复仇,为父亲的死亡而复仇!!!”

  “而且,只是一个团藏是不够的!”

  卡卡西微微眯起眼睛,脑海中有新鲜的回忆泛起波澜,他作为暗部奉命搜查根的基地的时候从团藏办公室的隐秘隔间中找到的一些文件,上面记载了许多闻所未闻的事情,其中恰好就有关于他的父亲的记载。

  他的父亲的确是自杀身亡,但是那却并非是出自于任务失败的愧疚,他的父亲是被人恶意操纵流言逼死的!

  最让他愤怒和绝望的是,

  上面还有猿飞日斩的签字。

  他当作长辈来尊敬崇信的三代目火影大人同意并默认了了志村团藏对于他的父亲的迫害。

  至于说文件的真假性,他在暗部干了已经快六年时间了,不至于说连真货和假货都分辨不出来。

  帕克闭上了嘴巴。

  最后的劝说也没有任何的效果,

  它只能安静的蹲在旁边,看着卡卡西一步步走上前,站在了那木板床前,缓缓举起手中的小太刀,朝着下方挥落。

  冷厉的寒光一闪而逝。

  细小轻快的断骨声中,

  团藏的人头翻滚着从床上跌落,苍老衰败的脸上残留着看不到尽头的麻木,以及一抹无法化解的不甘。

  旋即,

  鲜血如泉水喷涌,不过出血量实际上并不大,那干瘪衰败的身体中压榨不出来多少血液,点点鲜血飞溅到了卡卡西的额头和面罩上,为他双眸中的杀意镀上了一层决然的赤色。

  他用袖子擦干净了小太刀上的血污。

  “帕克,走吧!这只是一个开胃小菜!真正的主菜还在后面呢!”

  帕克无奈的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再无回头的机会,只能尽最大的努力让卡卡西达成他的目标,至于说这么做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局······那不是他可以干涉的了!

  卡卡西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不点般的孩子了!

  他的人生用不着一条忍犬来操心!

  ————

  秋道取风来的很快,只是终究是迟到了一步,在他踏入秘密监狱之前,就有最新的情报传来说志村团藏被人斩首。

  “团藏死了吗?”

  听到这个消息,

  秋道取风眼皮都不带多抬一下的,他只是伸手挠了挠眉心,“这么说的话这个入侵者是来为了杀人?他难道不知道团藏已经被判了死刑吗?”从团藏的死亡中可以推断出来不少的情报,入侵者不是来救人的,这么说他应该就不是根的余孽,很大可能是来自于那些个想要团藏去死的家族或者个人。

  “鹿久,你觉得呢?”

  “可能是······私仇吧!”

  奈良鹿久给了一个答案,然后目光紧盯着在场的来自于日向一族的守卫队长,问道:“还没有确定入侵者的身份吗?”

  “抱歉,火影大人,对方使用了水分身和变身术,扰乱了白眼的视线,我无法确定他的真面目,还有入侵者的查克拉气息,也不是我认识的人。”来自日向一族的守卫队长冲着秋道取风恭声解释着其中缘由。

  负责看守秘密监狱的守卫以宇智波、日向、油女三族为主,碍于和猿飞一族的牵扯,猪鹿蝶三家并未派人加入其中,秋道取风只是抽调了一批身份清白的暗部新人从旁辅佐。

  因此,

  当日向和油女选择性的眼瞎之后,秋道取风是真的不知道入侵者的身份。

  就在这时,

  在场的感知忍者们都下意识的转过头将目光投向东方和东南方,有两群强大的查克拉在极速的接近。

  “是宇智波族长和日向族长。”

  山中亥一凑到秋道取风身边小声汇报。

  “来的挺快!”

  秋道取风眉毛轻轻抖动一下。

  也就是三四秒钟的时间,宇智波宗弦和日向日足的身影先后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赶过来的不只是两位族长,他们的身后还有数量不少的随行者,作为一族之长,没有孤身一人到处乱跑的道理。

  “火影大人!您今天气色看上去很不错!”

  赶来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和秋道取风打着招呼,送上祝福。

  “少恭维我了,耳朵都快给你们哄的听不进去坏话了。”秋道取风笑呵呵的与两人开着玩笑,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大家又拉扯了两句闲话,

  在这时候油女志微也赶了过来。

  至此,

  木叶村历经大洗牌后的新的高层核心小圈子算是凑齐了人数。

  猪鹿蝶三家,宇智波、日向、油女,他们差不多代表了木叶如今最强的一股力量,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木叶的新的高层,秋道取风没有像猿飞日斩那样将宇智波排除在权力中枢之外。

  至于他是不想,还是不能,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宇智波如今的确是进入了木叶村的权力中枢,有资格在木叶这个棋盘上落子,而不是作为棋子被人肆意的驱使。

  “好了!闲话到此为止。”

  眼见值得他等待的人全部到齐,秋道取风拍掌制止了琐碎的闲话,步入正题道:“诸位,志村团藏已经被入侵者杀掉了,目前正朝着关押猿飞日斩的监狱而去······都有什么看法?”

  站在奈良鹿久旁边的山中亥一眨了眨眼睛。

  有点儿茫然,

  他不明白取风老爷子为什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现在当务之急不应该是先把入侵者给抓起来吗?

  “入侵者的身份呢?还没有搞清楚吗?”

  宗弦开口询问。

  宇智波家的写轮眼洞察力在精细度上不比白眼差多少,但是大范围、远距离的侦察能力却是远远不如日向家的白眼,也比不上油女家的虫子灵活机动,所以他现在和秋道取风一样是完全不清楚入侵者的底细。

  “还没有。”

  秋道取风摇头。

  “······团藏都被杀了,还没有查清楚入侵者的身份?”宗弦眼神变得古怪了起来,好家伙!看这样子不是他一个人准备搞事情啊!难不成这个入侵者是日向或者油女搞出来的?

  不过,

  可能性应该不大!

  日向、油女两家和猿飞日斩等一群老人们的矛盾可没有严重到需要他们亲自出手来斩草除根的地步,再者还有宇智波一族这么大个挡箭牌站在最前面,最想猿飞日斩再也不能死灰复燃的绝对是宇智波一族,他们犯不着冒险帮宇智波分担风险。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