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三百九十九章苏小小:妾本浅棠山上住(上)

第三百九十九章苏小小:妾本浅棠山上住(上)


  苏小小又一次在凌晨时分醒来。

  自然而然的睁眼。

  抱着小被子,看着头顶黑暗中摇摆的幔帘。

  她刚刚做了一个有点羞于启齿的梦。

  苏小小梦见了和赵郎在小孤山的那个清晨,她一大早拉他起床,扮演红袖添香的佳人伴睡眼朦胧的赵郎读书,满足她才子佳人一段佳话的心愿。

  黑暗中,狐眼清媚的小狐妖微嘟粉嫩的脸蛋微红。

  明明说好了是红袖添香读书的,结果当时的赵郎读了一会儿书后,却要使坏。

  大清早读着读着,就把窗户们关上了,美其名曰教她一门新的名‘箫’的乐器。

  他……他怎么这么坏呀……苏小小把微醺晕红的小脸埋了埋被子,黑暗之中耳根有点通红。

  当时她还以为是真的乐器呢,结果哪知道还是那欺负人的玩意儿,竟……竟还变着花样的用……

  只是当时的苏小小,和每回被赵郎搂着软言哄着时一样,热热晕晕、迷迷糊糊的,狐商一下就跌倒了谷底,依他从他了……

  然后事后每回悄悄想起,小狐妖就热的用小手扇风,银牙轻咬,百般的嗔他,同时自艾自怨不争气,活该现在被他不在意,就像忘了似的。然而若是下一次赵郎又‘故技重施’,牛皮膏药似的粘她亲她,小狐妖便又再次‘热热晕晕迷迷糊糊的狐商一下就跌倒了谷底依他从他了’……

  苏小小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那张不知被多少族内小姐妹悄悄细瞅的脸蛋,在小被子里忸扭捏捏的埋了好一会儿,她才静了下来。

  小被子她今天抱到屋顶去晒过,上面有阳光的味道,嗯,和他的味道相似。

  这是小狐妖前些日子的惊喜发现,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后来每回晴天一有爽朗阳光,她喜滋滋抱着小被子出去晒,狐族小姐妹们都好奇的看着她。

  不过苏小小以前在浅棠山时,就是同伴中的异类,行为古怪,做些傻乎乎的奇怪事情,众女们倒也见怪不怪。

  苏小小没有解释什么,并且拍了拍手后,叉腰抬头,娇憨的轻哼几声,狭长狐眼轻眯看着温暖的太阳,心中默默决定着,以后不要臭情郎赵戎辣,有太阳公公的小被子陪着就行了,晚上抱着它们睡觉。

  不过,让苏小小意想不到的是,赵郎竟然这么狡猾,比她这些冰雪聪明机制无比的小狐妖都狡猾,每一夜都偷偷溜进她的梦里,变着花样的惹她。

  抱着储存阳光的小被子的苏小小,一到梦里,小脑袋瓜子里哪里还有小被子的存在,全是某人的影子。

  她十个梦里有九个都笑容灿烂的他,还有一个是贼兮兮的他假扮的,故意吓唬她,在梦里追着她满世界的跑,然后在把她逼到角落绝望挣扎后,突然温柔喊出一句二人间曾经亲密无比称呼过的‘宝宝’,让梨花带雨憔悴可怜的她,呆呆愣愣,背过身子不去理他……

  但是大多数时候,苏小小梦见他时,睡颜上都是忍不住的翘唇,有时候欢喜的呢喃梦话,偶尔蹙眉也会很快被他的笑容融化……

  苏小小为何知道?

  有些是夜起的小伙伴发现的,白天干活时和她提起,问她是不是悄悄找了个汉子在思春,苏小小起初是支支吾吾的转开话题,后来有经验了,就笑眯眯的歪头,点着小脑袋,说是呀是呀,梦到一个傻傻的书生,学负五车……

  有些则是她像今夜这样凌晨夜醒,小手摸了摸脸蛋或是照照床头镜时发现的。

  因为有时候的梦,苏小小醒来后会慢慢记不清楚,就像春梦了无痕。

  所有小狐妖为了知道赵郎是在梦里欺负他了,还是疼她爱她逗她开心了,便会起来时,照照镜子,或摸摸脸蛋。

  看看她是微翘的嘴角,还是微皱的眉眼,抑或是……被清泪打湿的枕巾、被子。

  他眼下虽是为了读书,而不在她身边,但是关于他的所有事情与痕迹,苏小小都深深记得的,这个改变了她未来的全部生活、喜欢欺负她的冤家,可不准赖账!

  她虽然是一只刚化为人形修为低微的小狐妖,但是就算他以后成了圣人一样的大修士,若是负她,他跑到了天涯海角她也要找到他,和当初义无反顾傻乎乎的跑下浅棠山一样。

  而且,她……她只是一只小小的小狐妖,乖巧又懂得疼情郎,而且还像现在这样能忍住不去打扰他在书院专心读书,小小可是憋了三个多月了呀,这么听话的小狐妖,他带着身边哪里会碍事了,可不准不要了她……

  此时此刻,这间雅致的楼阁内,一张装饰可爱的床榻上。

  夜起的苏小小,可爱的小模样重带着些慵懒与娇憨气,她松散的髻鬟垂而欲解,好看的眉黛淡淡,拂而能轻。

  她正歪着小脑袋,怔怔的看着窗旁被大风吹拂的粉色幔帘,某一刻,她桃腮带笑,明眸善睐,也不知道是想到了哪些有趣的事情,或者是刚刚梦里的羞事?

  “你……你怎么还不来找我……我乖巧听话,不去找你,打扰你读书,但是……但是你就不知道来找我吗?主动找我呀……还是说,很忙很忙?唔,小小不能去打扰你……”

  有一双清媚无比的狐狸眼的可爱少女,眼帘低垂,粉腮微鼓。

  “……可……可我真的很想你呀,存了好多好多话想和你说,这些日子发生的好玩事情都想告诉你。”

  某只痴痴傻傻、才子佳人书看多了的小狐妖胡思乱想着,终于渐渐的回过了神来。

  今夜的月色似乎暗了暗,风也大了些,似乎……要下雨了。

  黑暗且安静的房内,一道道有节奏的呼吸,此起彼伏。

  似乎有不少人都睡觉,隐隐约约之间,屋内有一张张带着各种闺趣的床榻。

  而靠近角落处的这张可爱床榻上,苏小小穿着某人眼熟且手熟、鼻子更熟的粉白色小肚兜儿,用纤细右臂慵懒的支起身子。

  她一手抱着胸前的小被子捂酥胸,一双大大的狐狸眼灵动的眨了眨,左右瞧了瞧宽敞的屋内。

  这不是苏小小一个人的房间。

  还有很多族内小姐妹呢。

  若说苏小小是以前浅棠山狐族内贪玩、看奇怪书的‘学渣’,那么这些被祖奶奶带到独幽城见世面且历练的狐女们,则是无比看重学业的‘学霸’了。

  不过嘛,她们这些娇媚滴滴的小狐妖,主要精力不仅放在修行学业上,嗯,讨祖奶奶欢心也算一项,除此之外还有一项‘学业’是她们狐妖们的重中之重,那就是炫耀虚荣凡尔赛,呸呸呸,是恋爱学业。

  这也还算是狐族的种族天赋与特殊族情了。

  这些来自浅棠山有苏氏族的狐女们都想要找一个优秀强大的情郎,越帅气越厉害越妖孽的越好,不仅特有面子,还可以成为修行的强大助力,道侣双修。

  当然,不是说没有那种有志向的强大狐女,连苏小小这样傻乎乎的小狐妖都有,有差异的异类在狐族肯定是存在的。

  但是攀附强者一直是天下各地的狐族内的教育必修课了,从小耳濡目染,在她们听到的族老们的故事里,大都是某某厉害的祖先前辈,姓甚名何,是人族历史上某位大修士大人物的红颜知己,是某位人族天骄的娘亲,咳咳,或者后娘。

  抑或是某支狐族攀附到了某个人族的荣耀家族主脉,长期联姻,休戚与共,那段岁月如何如何荣耀,连人族太宗都要给三分薄面……

  其实简而言之,每个群体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则,狐族在‘婚恋市场’上深耕的确实可以。

  因此每一支狐族的人脉与香火情都不简单。

  另外要说的一句是,因为攀附强者而站队的缘故,所以狐族都是赌狗!

  嗯,精明的赌狗,但还是赌狗。

  瞧瞧浅棠山有苏氏狐族现在被流放的处境,被束缚在望阙洲,被天涯剑阁看押。

  不过苏小小并不知道这些,也不在意这些,因为她才不是赌狗。

  这个不合群的小狐妖其实觉得浅棠山挺好的,望阙洲也挺好的,如今情郎与祖奶奶都在的独幽城更好。

  苏小小眼下最期盼的事情,是赵郎来接她,然后一起昂首挺胸的去见祖奶奶,让祖奶奶知道,她才不是胡闹着下山瞎逛,而是找到了托付一生的良人,嗯,她喜欢的良人。

  关于赵郎之事,苏小小按照当初和赵戎商量好的,一直没有告诉祖奶奶与小姐妹们。

  这些日子,和小姐妹们一起居住,她很少往外跑,用赵郎以前的话说,就算很‘宅’。

  不过苏小小也不是来度假的,祖奶奶虽然喜欢她这个小火狐后辈,却也在很多事情上一视同仁,所有苏小小和其他姐妹们一样,也被分配了一些事情做。

  每日她做完分内的事情后,便回到住所,并不到处乱跑,嗯,也可能是当初那万里迢迢的赶路,把小狐妖的好动精力给用完了。

  连周围环境里的一些人或事情,她都不怎么接触和在意。

  和在浅棠山时一样,过着自己小小的日子。

  在住所里,苏小小或是刺绣女红,或是安静的看看才子佳人书,只是大多数时间,都是干着前面两样事情时,干着干着就出神发呆了,有时候她能一个人撑着下巴,看着手上未完工的香囊发呆一下午,不时的扑哧傻笑,或是神采奕奕的丢下手中活计,去取出赵戎给她埋的小书箱,取出纸笔墨写写画画……

  苏小小的日子过得简洁单调,只是偶尔会去一趟独幽城,添置些物件,每次出去都会找那位卢姑娘,问问有没有赵郎的消息,然后她便会鬼使神差去到摘星楼外,当初她和赵戎分开的地方转悠一下。

  这两三个月的日子便这样慢悠悠的过去了,嗯,苏小小觉得很慢很慢,恨不得天上的太阳和月亮换班时能请快些,怎么能和她一样干活的时候摸鱼呀!

  至于平日里,祖奶奶带其他小姐妹去参加的一些热闹聚会,小狐妖都找了些蹩脚的借口婉拒了,不想出去。

  她要等赵郎。

  毕竟这里不是浅棠山,而是一个叫太清四府的奇怪地方,奇怪陌生的人也很多,原本活泼好动的苏小小觉得还是少出去为妙,不和那些小姐妹们一样。

  根据苏小小看过的书里,她认真总结的经验。

  一般书生与狐妖在一起后,幸福生活个一段时间,没多久便会有可恶的坏人登场,棒打鸳鸯。

  或是迷恋上了小狐妖的美色,和书生争夺。

  或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个正道的老道士或降妖除魔的豪侠,见面直接一句“呔!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然后把她抓走,在山下面或塔下面镇压个几百年,然后赵郎要跋山涉水千辛万苦的才能救到她,嗯,也说不定,可能是她的孩子来救母。

  反正就是很惨,就算最后二人相聚在一起了,估计也要开始化蝶了……下辈子再修个同船渡吧。

  欸~

  生活不易,狐妖叹气。

  外面简直太危险了,苏小小觉得还是少接触为好,干脆就宅着不出去了。

  不过,她这些日子干活摸鱼时,还是认识了几个同样在太清府内干活的小精魅,比如小豆芽、绿珠等……偶尔也会来找她玩,叽叽喳喳说些有趣的事情。

  只不过最近临近中秋祭月节,府内聚会渐多,她们所在的府都很忙,没怎么来过了……

  另外最近苏小小也挺忙的,嗯,有很多鱼要摸。

  因为一些狐女姐妹们经常请假出去玩,一些是找她们情郎,一些是正在抓紧找情郎的路上。

  整日里她们喜欢讨论这太清府里或者隔壁林麓书院内的年轻俊杰们——其实苏小小有时候也竖着耳朵听了会儿,主要是听隔壁林麓书院的是儒生名字,后来她便十分满意的点头,嗯,很好,没有他的名字,赵郎在平平无奇这一块果然没让我失望,这才是好赵郎呀,坚持住,千万别让别人发现啦~

  某只小狐妖像偷鸡似的开心着,只是却无人知道。

  苏小小住的这间屋内,有一十八只小狐妖共住,都有各自的床榻与梳妆台等空,这是一处宽敞的阁楼。

  眼下,‘学霸’姐妹们纷纷请假,为了恋爱学业,于是乎‘学渣’苏小小这个众女眼里专业摸鱼一百年的宅女,便成了铁打的‘好姐妹’,帮她们替班摸鱼。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