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三百九十一章让娘娘来对付他

第三百九十一章让娘娘来对付他


  星子湖畔,某处灯火阑珊处的凉亭内,有两道修长的女子身影静立。

  亭外不远处,有约莫十八位白衣女子把风等候。

  美艳丰腴的雪蚕,抬目看了眼远处湖中心的画舫。

  她忍不住朝背身欣赏湖色的木槿开口,“大司乐,这个赵子瑜未免也太贪婪了些,咱们满怀诚意而来,他却轻佻傲慢。咱们真要和这种人合作?”

  木槿美艳回答后面的问题,而是平静道:“傲慢又如何,我们能拿他怎样?”

  雪蚕仍有些气不过,心直口快:“哪里能让他白白占了便宜,真以为咱们弦月离女是他家奴婢,可以随意甩脸色?既然不合作,那就别收礼,咱们去让蝉女回来,一首落花品诗词,就想带走咱们一个姐妹?”

  木槿没摇了摇头,“你看看李明义,他说什么了吗。”

  雪蚕起伏的胸脯渐渐平缓,随后轻轻一叹,也知道刚刚只是气话,哪里能这么干。

  她们被太后娘娘派来,此行除了代替她与赵子瑜这一行儒生先见一面外,隐隐还有防范这摄政王李明义的意思。

  娘娘对于已经是盟友的李明义,终究还是没有放下全部警惕。

  而眼下她们乐坊司和李明义都送礼给了那个赵姓儒生,后者不只是白嫖了她们的,如果现在去把‘仙子’讨回来,这不是直接得罪了人,并且把赵子瑜往李明义那儿推吗。

  雪蚕轻轻点头,“大司乐,我只是觉得很不值。蝉女是娘娘看中的人,又是血脉纯粹的纯白寒宫,你之前一直是把她当接班人来培养,结果现在……而且这对她来说太残忍……”

  木槿忽然打断道:“这是她自己选的路。”

  丰腴美艳的乐坊司礼教司仪顿时闭嘴了,无话可说。

  其实当初娘娘的意思,是在普通的弦月女官中之选的,所以百分百是不会选到身为下一任大司乐继承人的蝉女头上去的,但是当时在其他等待宣判的弦月离女们面色或不安或恐惧之时,她直接走出来了,十分平静。

  雪蚕相信当时的大司乐应该是想阻拦或劝说的,她记得那时大司乐与这个亲传弟子目光对视好一会儿,然后,便没有再说什么了,熟悉蝉女的大司乐,应该是从那一双平静眸子中看出了什么来。

  雪蚕不禁看向星子镇方向藏在黑暗里的某间客栈的位置,叹息一声,她那一刻……是不是很失望?

  这个丰腴妇人也有些许的沮丧,一直被弦月离女们视为家的乐坊司,终究还是为了某些不得已的事情妥协了……

  “雪蚕。”姿容端庄大气的木槿忽道:“你可忘了我们的教义了?”

  雪蚕面色一肃,面朝夜空中的明月,恭敬的两指微曲并拢,依次轻点眉心、右肩、左侧腰三处位置,垂眸,“二分明月,离去归兮。”

  木槿眯眼,开口一字一句道;“这次封禅大典,娘娘不能输。”

  雪蚕深呼吸一口,认真道:“大司乐,我知道了,不会再胡思乱想,我们绝对……遵从娘娘的决定。”

  二人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安静。

  雪蚕想了想,凝眉道:“只不过,我现在是有些担心蝉女的性子。”

  木槿淡然道:“她知道怎么做,从来都知道,从不用我去教什么。另外,雪蚕,以后再也不要提那蝉女两个字了。”

  她顿了顿,垂眸道:“从今往后,我们乐坊司不再有这个人。”

  雪蚕安静片刻,点了点头。

  “大司乐,这个赵子瑜和咱们之前想的不一样。

  “之前林麓书院那位孟先生不是和娘娘说,会派她的一位得意弟子过来主持封禅吗?

  “中途通知我们换人了也就算了,怎么最终却派了这样一位有才无德的儒生带队封禅?和那位孟先生公正无私的风格完全不同。眼下咱们无法按照娘娘吩咐的把这个赵子瑜一起带回寒京去,如何向娘娘交差……下一步咱们该怎么办?”

  嘴角有淡痣的宫装女子转头,看向星子镇某间客栈的方向,轻声道:

  “其实,来大离的这些儒生不像那位铁面无私的孟先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咱们不必画蛇添足,明日就直接乘船返回寒京,将今夜之事如实告诉娘娘即可,这个赵子瑜。”

  她微微停顿后,声音幽幽:

  “等到了寒京,让娘娘来对付他。”

  ……

  赵灵妃和赵芊儿其实并不怎么反对其他女子主动接近赵戎。

  优秀的男子,难免会有各式各样的女子怀着各异的心思靠近。

  这并不是说赵灵妃和赵芊儿对于自己此事抱着堵不如疏的心理,而是因为……那些主动靠近赵戎的女子大多对她们而言没有威胁。

  就像太一府的柳空依一样,赵灵妃几乎都没有正眼去看过她,顶多是以前和赵戎闹小别扭时,下意识的升起了女儿家感性不讲理的性子,酸酸的提一句柳空依一字之师的事情去哀怨赵戎。

  真正会让赵灵妃与赵芊儿难过并警惕的是,赵戎主动去接近别的女子,这才是让她们此时难以接受的变心。

  简而言之,赵灵妃与赵芊儿最在意的是赵戎心里最深处的位置,必须只装着她们。

  这是她们不可被侵犯的领土,坚决杜绝其他女子染指。

  除此之外,像今夜这样,苏青黛和罗袖主动倒贴之事,若赵戎只是控制不住男子色心,对于两位美人有新鲜感,眼馋美色,而不是动情动心。

  便不算侵犯二女的底线。

  只是心底忍不住的酸意哀怨与嗔几句‘负心郎’‘臭戎儿哥’‘大猪蹄子’是少不了的。

  就像小芊儿之前心中低语的那样:你精力旺盛,作为儒生风流倜傥,会玩、喜欢玩都可以的,甚至芊儿也能帮你,相信小姐也不会说什么的,不过,戎儿哥,你也要知道对你真正好的人是谁,真正重要的人是谁,真正能陪伴余生一起过日子的人是谁,不能太贪玩……最重要的是……一定一定不能去玩把你视为太阳般最重要的两个青梅……

  此时此刻,客栈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道上,一扇关起的窗扉下。

  一高一矮的一对男女相拥,却无言。

  眼下的赵戎,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额,芊儿这是要给我养妾的意思?

  他忍不住伸手,把怀里一直瞅着他的小丫头的小脸捧起,左右歪头细细瞧了瞧,嘟囔着:

  “咦,好像没抱错人啊,就是咱家的小芊儿。”

  赵戎顿了顿,低头,鼻子凑上去嗅了嗅她的秀丝,点头,“唔,味道也没错,全是醋味,家里的小醋坛子无疑了。”

  原本严肃的小芊儿,忍不住瞪他一眼,‘嗷’的一声张嘴去咬他英挺的鼻子。

  赵戎憋笑的脑袋一缩,眨眼瞧着小丫头尖利的两粒小虎牙,暗道……这要是被咬到了,留了牙印,怎么出去见人啊,红鼻子的赵先生?本公子的帅气英武的形象要毁去一半啊。

  “臭丫头。”赵戎笑骂一句,便又伸手去揉她小香股,嗯,两个小面团又尽数掌握在了他的五指间。

  小芊儿忍不住点起脚尖,往他怀里缩了缩,只是哪里逃得掉,不还是在他的怀里?

  不过这一次,她却也是没有反抗,被揉面团后,而是安静乖巧的搂紧赵戎,俊美动人的侧颜贴着他的宽广胸膛,悄悄的偷听他的心跳。

  小芊儿刚刚发现自己错怪了戎儿哥,此时她的一颗芳心间,全是对他的愧意与柔情,恨不得藏进戎儿哥的心里,与他日日夜夜倾诉情肠。

  “轻……轻点。”小芊儿弱弱细语道。

  “咳咳。”赵戎手上力道连忙松了些,面色也有些不好意思,刚刚想要吓唬她,就有些没轻没重,只是没想到小芊儿压根就不反抗,此时就像一小团软软的糯米糍粑,让他随意揉捏欺负着。

  小芊儿一边数着他的心跳,一边桃花眼微微上翻,眼巴巴的仰视着他的侧脸,声音软软糯糯的,让赵戎心弦微颤。

  “戎儿哥,轻点,你……你想揉……揉……都行,那……那里也行,只是别弄疼了芊儿。”

  她一双大大的桃花眼水汪汪的,呢喃,“芊……芊儿怕饿,怕疼。”

  赵戎哪里还舍得揉,手掌轻抚安慰着。

  小芊儿放开身心,趴在他胸膛上,轻睐星眸,眼睛弯弯的享受着,宛若一只受主人爱抚的小奶猫。

  舒服享受着‘爱意’的小芊儿,嗓音细细软软,就像说着家常:

  “戎儿哥,没有开玩笑,你喜欢,那么咱们家就先养着。小姐那儿你不用担心,她的性子我知道,我去与她说清楚。

  “这个罗袖,正好拥有纯白寒宫,对你有大用,算是留一道后手。至于那个苏青黛,唔唔,也行吧,先带回去,不过与罗袖不同,她我可说不准,要小姐看心情决定,你要是真想要,那就花心思哄哄小姐。”

  赵戎突然打断道:

  “额,其实我对这两位仙子,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想法,嗯,好看是好看,但我更多的只是欣赏,当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不想美人在怀,这种幻想是有一点的,但是我已经有你和青君了。”他话语顿了顿,嗯还有小小了。

  赵戎在心里补充了句,然后继续如实道:“所以已经知足了。芊儿,你和我实话,是不是对此事难受,若是让你们难受丝毫,那这种忍不住去看美色的心思,我绝不再有,你不用为了我憋住心里的难受,刻意大方。”

  小芊儿身子微微后倾,眯眼瞅了会儿他。

  赵戎吐了口气,与她对视,不偏不移。

  小芊儿心里微暖,面色却是微微瞥嘴,剐了眼他:

  “唔,大猪蹄子,还说我是败家娘们,你都说咱们老赵家的家风是能白嫖就白嫖了,你今夜倒是大方,送了一首南山品一首落花品出去。

  “现在是把这个苏青黛和罗袖白嫖了回来倒还好说,但如果咱们现在不要了,岂不是亏大了,两首诗都便宜了她们。唔,你回头肯定又要说我败家。”

  小芊儿鼓嘴。

  赵戎无奈摇头,“怎么会,白嫖归白嫖,但是让你无半点难过才是最重要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