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三百八十二章赵戎染指,青黛吮指——世间最风流的一首南山品(上)

第三百八十二章赵戎染指,青黛吮指——世间最风流的一首南山品(上)


  这饭没法吃了。

  雪蚕等人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儒生,此时的脑海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她们的眼神有些不可思议之色,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什么?你前两件事叫我们别送礼了,说这顿饭你请,大伙各走各的阳光道,你们回头也公事公办,不走后门。

  结果现在到头来,你却是还要把咱们送来的两位极品美人儿占为己有?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公事公办,不过这两个美人儿我又舍不得,所以勉为其难的收下了,但是回头咱们还是各论各的,劝你们不要不识抬举。

  雪蚕等人无语的看着赵戎。

  然而,还没等场上众人来得及完全消化赵戎这不讲道理的‘白嫖宣言’,所有人视野焦点的这个年轻儒生,便又面色恍然的开口了。

  “哦,对了,不好意思,这句话不是对你们说的,她们是主动上来了,哪里和你们有关系,我说的对不对。”

  赵戎朝木槿和李明义歉意一笑,后两者与他对视,然后点了点头。

  赵戎同样满意的颔首,“所以,应该对两位仙子说。”

  他转过头,朝苏青黛和罗袖,语气认真:“苏仙子,罗仙子。”

  年轻儒生顿了顿,笑容自信:“我养你们。”

  二女闻言,表情不一。

  罗袖抬目看了赵戎一眼,瞳孔微缩,没有回话。

  苏青黛,黛眉微蹙,放下酒杯,欲要起身说些什么。

  “啪————!”

  又是一声清澈饱满的脆响,一楼大厅内众人光是听这声音都能感觉到那丰腴之处颤动的剧烈程度。

  心脏都抖了两抖。

  好家伙,你这是毫不怜惜留情,掌掌到肉啊……不少人睁大眼看着赵戎,他又一掌拍在了‘原处’的,此时正微笑看着苏青黛。

  “又不听话了?倒酒。”

  苏青黛满脸羞红,动作僵在了原地,保持着弯着腰、微撅玉股的起身动作。

  又在众目睽睽下被这真命天子打屁股……

  苏青黛涂抹血红胭脂的两瓣朱唇,张张合合,杏目的眼角泛起些晶莹的泪光,反射着大厅内的红色烛火。

  她哀怨嗔视着赵戎,最后红白分明的唇齿之间,羞愤欲绝的挤出了一句话来:

  “你你……你,赵子瑜,你混蛋,你以后就这样养我的?我……我不钟意你了!”

  赵戎如剑似的眉头一扬,哟,触底反弹了?

  不过这个时候,得要化身拽狂炫酷霸公子……他暗道。

  只见,赵戎面色平静,慢吞吞道:

  “回去拿小本子记着,我老赵家的第一条家规,女子不乖,就要打……”

  后面两个字他没有说出口,不过却是轻瞥了眼身前这个黑裙绝美的冰山仙子某处饱经摧残的部位。

  众人秒懂,好家伙,这规矩,一听就是有讲究的名门大户。

  只是某个鼓嘴的小丫头歪头,食指点唇,唔,咱们家还要这规矩?我怎么不知道?

  赵戎当然不可能告诉大伙特别是小芊儿这个规矩是第一次执行,以前都只是嘴上说说,毕竟现在的老赵家加他一起,就青君、小小、芊儿,四人,打谁屁股,赵戎都心里疼,哪里舍得打。

  不过嘛,规矩都是慢慢竖立起来的,特别是从零到有,今日这两巴掌,就打得很响亮,很舒爽,算是在这位苏仙子身上来个的‘开门红’。

  赵戎觉得很有纪念意义。

  他面色如常,语气霸道:“不准哭。”

  被赵戎逮着死往死里欺负的苏青黛,别过俏脸,侧着眼,直直的怒视着他,“我就不!”

  她绝美的脸上,柳叶眉倒竖,泪眼婆娑,却撅着嘴不屈,额间的几缕秀发滑落,给其面容平添了些惹人怜的倔强。

  哟,有点烈性……那就更有意思了。

  赵戎顿时精神了点,不过面上还是保持高深莫测的轻笑表情,突然抬手。

  苏青黛欲要后退一步。

  “不准动。”赵戎剑眸眯起。

  气质天然冰冷的冰山美人似的苏青黛,睫毛一颤,娇躯下意识的一顿。

  赵戎的手掌捧住了她的右脸颊,不过却并没有抚摸安慰或是给她抹泪垂怜。

  他探出了一根食指,在众人疑惑好奇的目光中,按压在了苏青黛的烈焰红唇的右嘴角。

  然后从右抹到了左,划过了她的粉.嫩湿亮的朱唇。

  染指。

  赵戎的食指指肚上,满是鲜艳迷人、味道未知的赤红胭脂。

  在苏青黛婆娑泪眼的目光中。

  在所有人不解的视线下。

  赵戎轻描淡写的擒住了苏青黛的玉手,牵起展开了她左手上宽大的黑裙衣袖,用那根沾满胭脂的食指,在的漆黑裙袖上,笔走龙蛇的写出了一排排满是胭脂味的湿漉字句。

  这是一副让人不禁侧目欣赏的飘逸草书,遒美健秀,神俊至极。

  然而,与这一手让场上弦月离女们觉得人不可貌相的俊美书法相比,让她们更加难以挪开眼的,是某人那根沾染胭脂的食指,渐渐‘画’出的一首……词?

  他在写什么?

  苏青黛本以为赵戎又要用她唇上的胭脂做出什么轻贱她的事情,然而让苏青黛意想不到的是,他突然变得正经起来了。

  嗯,他用偷了她胭脂的食指,在她裙袖上写字的时候,突然消瘦脸庞上的所有表情都全部收敛了,气质也浑然一变,就像多年培养的本能一样,一旦低头写字就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

  整个人彻底安静了下来。

  同事场上也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苏青黛咬唇,看着这个年轻儒生写字时专注至极的侧脸,他鼻梁英挺,垂目凝视她的袖子,目不斜视。哪里还有半点刚刚的轻佻气质与侵略眼神。

  包括苏青黛在内的场上女子们,大都心思细腻敏感,这种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反差,让她们一时之间有些怔神,忍不住细瞧着赵戎。

  苏青黛轻轻低头,表情微愣,“你……你在干嘛?”

  “青玉……案?”

  一袭黑裙的她顿时凝眸,和周围上前围观的众人一样,全部的目光被袖子上一排排正在成型的句子所吸引。

  苏青黛下意识的嘴里轻念:“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她顿了顿,声调渐低:“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苏青黛话语听住,因为赵戎写到这儿,停下了笔。

  顾抑武微微皱眉,“子瑜这是作词?下阙可还有?”

  他嘴里这么说着,可是目视这首词,却也已经摇了摇头,其他学子们亦是如此,面色有些不解之意,因为眼下这大半首词,确实是没有什么让顾抑武等人有眼前一亮的地方。

  只是在描写一副某个繁华节日的热闹之景罢了。

  而周围凑近围观的众人中,有懂诗词的弦月离女松开眉头后,更是直接摇了摇头,不客气道:

  “一夜鱼龙舞?倒是用词挺美,花千树,星雨……烟火,想象丰富,不过这上阕除了渲染一片热闹的盛况外,可有什么别的东西?到底在写什么,随意在女子的裙袖上乱抹。”

  慑于某个年轻儒生的‘淫’威,她虽然声音很小,可是却也溜进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耳朵里。

  雪蚕与木槿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里的无奈之色,今夜这场闹剧……这位赵先生怎么还不停歇,

  苏青黛又看了眼赵戎专注安静的侧脸,他左手依旧抓着她的袖子,但是写字的右手却停了下来,正伸进一只酒杯里洗着手指。

  苏青黛轻轻一叹,微微用力抽了抽手,却没有挣开,她抿了抿唇,“赵公子,你画够了吗,妾身今夜真的乏了……”

  只是下一秒,他的声音又传来。

  “再借点。”

  说完,也不等她反应,赵戎抬手,那只沾了酒水的食指,又‘偷’了点胭脂,继续平静低头。

  还有?

  场上众人的目光有些无奈,苏青黛堪堪反应过来,她刚感觉到了唇上的酒味在味蕾绽放。

  就见赵戎食指勾勒了最后一笔,收手抬头,安静的看着她们,

  空气似乎凝固了片刻。

  下一秒。

  众人被黑暗吞没。

  一切的一切失去了光,漆黑一片。

  所有人一惊,纷纷起身,然而所有的声响都被静默吞噬了。

  木槿与李明义的平静面色,也忍不住凝重起来。

  正在众人震惊之时,一阵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东风,拂过了窗扉紧闭的漆黑的醉仙楼大厅。

  无尽的黑暗中,头顶浮现出数不清的花灯,被东风吹的晃动着。

  仿佛催开了千树花。

  焰火纷乱,往下坠落。

  又像是空中的繁星被吹落了,宛若阵阵星雨。

  顾抑武、雪蚕、陈尔,还有十八位弦月离女等人愣在了原地。

  只觉得漆黑的四周,刹那间便被点亮了,那是一颗颗坠落的星辰,浮动在众人周围,形成了一条人间的银河。

  而这片银河的中心是……一个气质冰冷、身穿黑裙的绝色女子,她的左袖上此时装满了夜空中最璀璨的星辰。

  她微呆的绝色面容,被星光照耀的明亮生辉。

  无比闪耀,瞩目万分。

  顾抑武、雪蚕等人眼睛睁大,而之前那个点评诗词直来直去的弦月离女身子彻底僵住,声音忍不住有些颤音。

  “虚实颠倒,乾坤逆转,自行生成一方小世界……这……这是……”她深呼吸几口气,缓缓道出了只在书上看见过描述的场景,“这是……南山品!”

  “赵先生这首词是南山品!”

  此言宛若平地惊雷,响彻在所有人耳畔。

  一楼大厅的空气陡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苏青黛此时只自觉身处在了另一方世界,周围所有人的消失了。

  她似乎扶摇而起,遨游在九天之上,左手袖子上的星光倾泻而出,所有从袖子中漏下来的星辰都围绕着她旋转。

  香车宝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各式各样的醉人香气弥漫鼻息之间,而那凤萧般悦耳的声音四处回荡。鱼、龙形的彩灯在翻腾。

  这一片繁华热闹里,无尽的光华在流转。

  苏青黛怔怔的看着周遭这突兀而来的一幕。

  她的目光缓缓下移,落在了左袖上那一行行流转的胭脂色飘逸草书上,只见,刚刚那个轻笑着欺负她的儒生,几息前,借她唇上血红的胭脂,在上面添上了最后一行文字补全了下阙。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个平日里如万年冰山似的高冷仙子朱唇呢喃,缓缓抬起了螓首,她点漆似的清澈瞳孔里,此时被前方繁华璀璨的星辰美景填满。

  身前,是世间第一等的繁华热闹,令人目不暇接,就像这首崭新南山品《青玉案》的前半阙。

  而后半阙,却是峰回路转,特别是最后一句,宛若画龙点睛之笔……

  “我……我的真命天子……众里寻他……千百度……”双眸迷失在满眼繁华喧嚣之中的苏青黛,瞳孔一缩,长睫骤颤。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有一个剑仙娘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