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大疫大医 > 第六十章 耽误的婚礼(大结局)

第六十章 耽误的婚礼(大结局)


  十四天的隔离很快过去。

  四川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全都顺利的完成了隔离,通过了核酸检测,可以离开隔离点,返回家中,与家人团聚。

  “再见了!”

  “以后见!”

  拖着行李走出隔离点,医疗救援队的小伙伴们相互道别,依依不舍。

  他们来自不同的医院,却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一同奔赴武汉,在那里并肩作战了两个多月,相互之间,早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与感情。不少人甚至还约定,等到疫情彻底控制,生活回归正常后,就一定要约着出来聚聚。

  吃吃火锅,打打麻将。

  袁志叫了一辆出租车,把京墨送到了她家小区外,本来他还想要一路将京墨送回家的,但京墨考虑到他也离家多日,没有答应,而是说:“你也快回家吧,叔叔阿姨肯定在等着你了,别让他们久等。至于我们俩,以后有的是时间。”

  “好。”袁志点头,乖乖听了京墨的话,在帮着她从后备箱里拿出了行李后,重新坐回到了出租车上。不过,在走的时候,他又探出头,对京墨说:“过段时间,你带上户口本,我们去把证领了吧?”

  京墨愣了一下,看着他,问:“你这算是在求婚吗?”

  “当然。”袁志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京墨笑了,虽然戴着口罩,看不见她脸上的笑容,但袁志就是知道她笑了。

  出租车很快启动,驶离了京墨家所在的小区,而袁志一直通过后车窗,目送京墨进了小区大门,这才收回目光,转过身来坐好。

  而出租车师傅也终于是找到了机会,对袁志说:“小伙子可以哟,没用钻戒就把婚求成功了。我给你说,这样子的女娃儿,才是真心想要跟你两个过日子的,你要好好珍惜。”

  袁志笑了,点头应道:“你说得对,我确实应该要好好珍惜她。”

  这次的‘求婚’,虽然有些突然,有些草率和简陋,缺少了钻戒、鲜花等仪式感……但是,他们一同奔赴‘战场’,又一同凯旋,经历了同生共死……这,何尝不是最大、最浪漫的仪式呢?

  袁志笑的愈发开心。

  而京墨,则在这个时候,拖着她的行礼,一路回到了家。

  当她打开家门时,果然不出她的预料,父母都请了假,专门在家里面,等着她的归来。

  看到京墨拖着行李走进家门,京父京母齐齐起身,但都没有讲话,直到过去了两三秒,他们才好似从震惊中恢复,又哭又笑的迎了上来。京母一把抱住了京墨,上下打量,眼带泪花的笑着说:“回来了,好啊,真好……就是人好像瘦了点,在武汉一线吃苦了吧?”

  京父则不吭声的接过了行李,把它推到了屋里放好,等到京母拉着京墨坐在客厅里面问长问短时,他又走进到了厨房里,片刻过后,端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来。

  别说是京墨,就连京母,也有点儿懵。

  京母眉头一挑,质问道:“京大爷,你这是在做什么?还没到饭点呢,你给女儿煮面条做什么?再说了,她在武汉辛苦了两个多月,人都饿瘦了,今天回来,你不弄点儿拿手好菜给她补补,就煮一碗面条?我让你买的菜呢?你要放在哪儿给谁吃?”

  “不是。”京父赶紧解释,“俗话说,出门的饺子回家的面……我煮这碗面条,是想要给闺女接风洗尘,讨个好兆头……你们要是觉得不合适,那我端回厨房去。”说着,他转身就要把面条端走。

  京墨叫住了他:“别,给我吧,我正好饿了……谢谢爸。”

  京父大喜,将面条交到了京墨的手里,又怕她吃太多,忙说道:“不用谢,你少吃点儿,留着肚子,爸给你做大餐。”

  京墨笑着,应道:“好啊爸,我馋你做的菜,已经好多天了。”

  另外一边,袁志在回到了家中后,也看到了请假在家等他的父母。和京墨一样,他也被父母拉着问长问短。虽然只是分开了短短的两个多月,却好像是有数年没有见,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问题。

  不仅如此,袁父还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瓶珍藏的好酒和两个杯子,嚷嚷着要跟袁志好好的喝上几杯。

  不过,在说这话的时候,袁父的目光,却一直在往袁母身上瞄。

  袁母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看我做什么?你们爷俩想喝就喝,今天是个大好的日子,我不管你们。”

  讲完这句话后,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袁志和父亲对视了一眼,也跟着笑了起来。

  在这之后,袁志和京墨又回到了各自的医院,回到了各自的岗位。

  袁志的改变,让医院里面的同事大为惊讶,也让许多他的‘老病人’啧啧称奇,感觉他去了武汉一趟,回来后,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而京墨的成长,同样也让他们医院里的领导非常欣慰。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国内的疫情,得到了强有力的控制,反观国外,却是一塌糊涂。

  转眼来到了九月。

  在过去的日子里,袁志买了婚介,正式的向京墨求了婚,两人还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而京墨医院的领导,在听说了这个事情后,找到京墨,告诉了她一件事——医院要在九月二十号这一天,为医院里面,因为疫情耽误了婚事的医护人员,举办一场集体婚礼,问京墨和袁志要不要参加。

  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京墨当然想要参加,在和袁志商量过后,他们报了名。与他们一起报名的,还有京墨的好闺蜜雍琴及其男友。他们也打算要结婚,和袁志京墨一样,也都领取了结婚证,就差摆酒走仪式了。

  九月二十号这一天,很快到来。

  在集体婚礼的举办现场,雍琴和她的男友……不对,现在应该称呼为新郎了,两人手挽手站在翠绿的草坪上,一个穿着洁白的婚纱,一个穿着笔挺的西装。

  不过,与旁边其他新人高兴、激动的模样不同,在雍琴的脸上,却是挂着着急与担心,一只手还拿着手机,不停地拨打电话。

  只因为,集体婚礼马上要开始了,袁志和京墨却还没有赶到现场。

  “怎么样,联系上京墨了吗?”医院领导来到雍琴身边,问她道。

  “联系不上。”雍琴摇头,“京墨的电话打了没人接,袁志的也一样……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搞什么。”

  医院领导也很着急:“仪式马上要开始了,如果他们还不能够赶到,就只能错过这次的集体婚礼了。”

  这时候,京墨的电话终于打通了,听见手机里面传出来的京墨的声音,雍琴在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语速飞快的质问道:“大姐,你和袁志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还没到呢?你们两不会是一路开车,开到马尔代夫了吧?那你们可就别想回来了……”

  她的话还未讲完,就听京墨说:“我和袁志赶不上集体婚礼了,你们就别管我们了。”

  雍琴惊讶的问:“不是,怎么就赶不上了呢?你们在哪儿啊?”

  京墨解释道:“我们在来的路上,看到了一起车祸,伤者很严重,便停下来对他们进行了抢救。直到刚刚救护车赶来,我们帮着把伤者抬上车,才有功夫接你的电话。但是,我们现在要赶到集体婚礼现场,肯定是来不及的了……”

  “太可惜了。”雍琴为自己的好闺蜜感到遗憾。

  而在另外一边,看到京墨打完电话,袁志也在问她:“遗憾吗?”

  京墨摇了摇头:“有点儿遗憾,但是不后悔。婚礼错过了,还可以再办,但人的生命,却只有一次。”顿了顿,她反问:“你呢?”

  “我?”袁志笑了起来,“我和你的想法一样。”

  错过了集体婚礼的两人,准备在过年的时候,正式摆酒办婚礼。

  两人算好了日子,定下了酒席,还给亲朋好友发去了请柬,并在12月7号这一天,去影楼拍摄婚纱照。

  其实他们早就想要拍摄婚纱照了,只是一直没有对好时间——不是袁志在值班,就是京墨在加班。两人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么一天两人都休息的时间。

  影楼里,京墨穿上了洁白的婚纱,而袁志也换上了帅气的西服。

  两人看着对方,都感觉对方是那么的迷人……

  婚纱照的摄影师,向两人介绍道:“我们现在影棚里面拍几张,然后再去拍外景……”

  袁志和京墨齐齐点头,都对这个安排没有异议。

  可是,就在拍摄即将开始时,两人的手机,齐齐响了起来。

  两人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收到的,都是同一个群里的同一条消息:“成都市郫都区,新增1例****确诊病例!”

  两人的心,齐齐咯噔了一下。

  他们可不希望新冠疫情卷土重来,必须要将这个疫情,尽早扑灭。

  放下手机,两人对视了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旋即齐齐转身,走向了更衣室。

  摄影师有点懵逼:“你们干什么去?”

  “换衣服!”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换什么衣服?你们不拍婚纱照了吗?”摄影师惊讶的问道。

  “换成白大褂!”

  “白……白大褂?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重上战场了!”

  【后记】

  又是几个月过去,彻底恢复了的武汉街头,出现了一对外地游客。

  他们去武大看了樱花,去黄鹤楼看了天下绝景,然后在导航的指引下,来到了一家在武汉当地颇有名气的鸭脖店。

  “就是这家了。”男人站在店门前,对女人说。

  鸭脖店的老板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一眼,用武汉话问道:“吃点儿什么?”

  “呃……”两人勉强听懂了他的话,说:“您这儿什么好吃?”

  “外地人?来武汉玩的?”老板换成了不太普通的普通话。

  “对。”两人点头。

  “那我给你们安排了,能吃辣吗?”老板说。

  “能。”两人应道。

  老板一边替两人选吃的,一边跟他们聊天:“你们是第一次来武汉?”

  男人笑着说:“也不算是第一次,只是上次我们来的时候,您这儿没有开门。我们看网上说,您这里味道很正宗,就想要来试试。”

  老板一边宰着鸭脖,一边说:“不是我吹,我这里的味道,绝对是最正宗,最好吃的。不过,你们说上次来的时候我没有开门?不可能呀,我这个店,天天都开,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年三十,从来都没有中断过,只有去年因为疫情,才关门了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他宰鸭脖的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心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大疫大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