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我家爷总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 > 第11章 清穿日子(11)

第11章 清穿日子(11)


  第二日一早,荿英正打算把头发包起来再‘舞’上一段,前面就禀报来说八福晋到了。

  荿英翻了个白眼,把布巾子往桌上一拍,示意香枝梳妆,现在这衣裳也不成,就那位那张嘴,她要是这么一身去见郭络罗氏,郭络罗氏能不分场合打着‘直爽’的大旗说的满京里皆知,说不准还能牵扯到原身最不愿意被连上的董鄂妃身上!

  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虽说两府算是邻居,但也没有帖子都不递就直接上门的说法啊!

  “叫人领去花厅,点心、茶水一并上了,对了,茶水点心多备些,见着少了立刻添,别让人觉得九爷府慢待了八福晋。”荿英慢悠悠地比划着手上的白玉簪和青玉簪。

  既然想看笑话,那就慢慢等着吧!

  过了小半个时辰,觉得花厅那位差不多喝茶喝饱了,荿英对着镜子看着暗淡了不少的皮肤,笑着点了点鼓着脸的香枝,才姗姗起身。

  “呦,九弟妹来了,我还以为我得在这儿用个晚膳九弟妹才会出现呢~”郭络罗氏一身正红地凤穿牡丹的旗装,小两把字头上插得满满当当的珠玉钗环,耷拉着眼皮听见来人了头也不抬就先讽上一句。

  “八嫂这是等急了?怪我,手头事儿忙,八嫂下次来之前记得先往府里递张贴子,若是赶着我忙直接回了,也就不用在这儿等着不是!”荿英就静静地立在大厅中间,转过头对一旁的香檀道:“你去往前院跑一趟,跟爷说去请八爷过府一叙,我这个做弟妹事忙分不开身,冷落了八嫂,合该罚酒赔礼的。”

  郭络罗氏听了立马挂上一幅亲热的笑脸迎了上来,一手拉住荿英的手,一手拦住打算往外走的香檀:“我们爷和九爷是什么关系?那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这点小事儿哪里值得扰他们爷们清净?”瞧见荿英依旧是一副淡笑不言语的模样,郭络罗氏咬了咬牙继续笑道:“咱们说是妯娌处的与自家姐妹也不差什么了,嫂子还能为这么点小事儿恼了你不成嘛!”

  “八嫂不怪弟妹?”

  “不怪,不怪。”

  “不怪就好,这般弟妹也就安心了,毕竟诸位阿哥爷们兄弟情深,若是因为咱们妯娌之间闹得兄弟失和,我这心中啊实在难安得很。”荿英笑着拍了拍郭络罗氏的手。

  听到没有,你闲了想找乐子我不管,别跟我这儿玩点心眼,否则到时候闹得你家爷成了孤家寡人,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瞧弟妹这话说的,他们爷们是打小的交情,哪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儿就生了嫌隙?”郭络罗氏淡笑着抽出了自己的手,轻轻拍了两下董鄂荿英的肩膀,眸中带着清晰可见的讽意。

  你在老九心里芝麻大点位置都没占住心里没点数啊!就凭你,还想挑拨我家爷和老九之间的关系,简直痴心妄想,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说的是呢。”荿英笑呵呵地往主位上一坐:“都是打小的交情,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也就是我们家爷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分身乏术,否则少不了去八爷府扰八爷的清净。”

  郭络罗氏脸色一顿,她今儿跑这一趟,除了来笑话董鄂氏后院又将要喜添四丁之外,就是来打听老九突然不往他们府里跑了是个什么由头的,往日里老九隔三差五就和老十一道在她们府里是一待就是半天,可是自从上次满月宴结束,老九就再没来过她们府里,要不是偶尔还能收到些老九送来的物什,她家爷怕是要就忍不住亲自来了!

  “说到这儿,我们爷昨儿还说呢,九爷最近忙什么呢?他们兄弟好久都没聚聚了?”

  “还不是那摊子生意的事儿嘛,我们家爷不像八爷有好兄弟直郡王帮忙谋划差事,这都上书房结业好久了,总不能就这么闲着吧!一府的女人要养不说,眼瞅着府里又要添四个孩子,在算一算就是八个啊!这日后的彩礼嫁妆可不得好好攒着,不衬现在赚孩子她娘都不算完的。”荿英眯着眼看着郭络罗氏,九爷出宫时宜妃可是把攒的大半体己钱都给了九爷的,还有郭络罗家时有的‘帮衬孝敬’,再加上原身的嫁妆也极为丰厚,董鄂氏一脉但凡沾点关系家里还有姑娘的人家都在原身大婚前给原身添了嫁妆,所以出宫建府时这九爷可以说是所有阿哥中手头上最为宽松的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家爷总在作死边缘疯狂试探》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