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天源令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大战!起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大战!起


  | |  -> ->  

  最新网址:www.ddxsku.com   葬源之地。

  这片苍凉之地,云空上方都是血红茫茫的湿云,几座骨峰上,停足着几只恶鹫,透明犀利锐利的眼神,正在这片血色大地上,寻找腐烂的血肉。

  连泥土都散发着一股尸臭,腥气逼人的味道,没有人会愿意久留此地,即使是那般洁净的天地源力,都夹杂着一股破败废弃的气息,在此地修炼,不会修为倒退,也会被这里的血气侵蚀,走火入魔。

  血雾弥漫在葬源之地中,心智不坚者,稍有不慎,便会被亡灵存在的残源力吞噬入体,活生生的变成一个活动傀儡。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经历大战了,虽是武者禁地,但不可否认,这里还是一处值得探险的宝地,在这里很容易就能遇见价值不菲的源兵,甚至连地兵也能轻易见到,一些保存完好的丹药,也许就藏在某个不起眼的玉瓶当中。

  只不过来这里寻宝的武者,大部分都留在了这里,血肉喂养着此地的恶鹫黑乌。

  又是一位迷路的探险者,摇摇欲坠的身体终于还是没能抗住这里的血气,面色干瘪,如似饿鬼,眼球爆鼓,血丝弥漫,脑海中最后一丝意志被彻底磨灭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那些只紧盯许久的恶鹫见状,扑哒着两翼,争先恐后的落在探险者身上,明明此人只剩下皮包骨了,一番粗暴的撕啄后,还是能品尝到美味的内.脏。

  可惜了,今天的恶鹫觅食可没有选好时间,在它们肆无忌惮的享用美食时,两股异常恐怖的源力气波,浩浩荡荡的从两侧袭来。

  这些恶鹫吓得不轻,顾不上当下的美食,嘶吼着凄厉的叫声,唰唰唰的逃离了此地。

  “七国大军来了……”

  国域这方的军营中,啸魔国君睁开双目,起身那刻,铸银玄甲便凝聚在身躯之上,几步来到营外,目光沉凝着葬源之地远深处,手掌一招,重刃落地。

  “三军,进军葬源之地!”

  两侧的凸山之上,一双双深冷发寒的眸子展开,金属铿锵声十分撩耳,就像是寂静的天地得到唤醒一般,朝着葬源之地不急不慢的前行去之。

  放眼凸山之后,是一望无际的银光身影,多么恐怖的军队数量,在这片血色弥漫的地域中,这般刺眼的银光,似乎将天地间的血气都尽数压制了下去,一只顽虫出现在军队前方,被银甲战士一脚碾压,然后是无数的银甲战士从其尸身上踏过。

  “踏、踏、踏……”

  只是一眼,根本看不见尽头,除了驻扎在最后方待令的星阳军团未动,从两方行军进入葬源之地的,是落阳一千万地尊战士,以及开阳一千五百万地尊战士,军队还未完全涌入葬源之地,前方的血色大地,就已荡出震芒。

  数百位将军屹立半空,目宇如此的宁静,静静的等待下方军团朝葬源之地行军过去。

  军队从啸魔国君身旁行去,啸魔国君老眼一沉,神识告诉他,七重楼的楼君们已经进入了葬源之地,前者紧握重刃,唰的一声身形如贯射出,直至半空,直接撕开虚空爆行而迎。

  灵翼国君佝偻的老身迈出军营,沧桑残梭的眼神将目光定格在葬源之地那端,一步步跟着军而行,几步迈出,那苟延的身体像是得到生命力一样,腰背渐渐挺直了起来。

  这双无时不刻都在绽发异色的眼瞳,一抹抹杀机暴露的狠气集聚锐现。紧绷绷的皮肤好似一瞬鲜明,头顶的发簪松动,直接掉落。

  一头银白玉色的发丝是如此的温凌,整个身体宛如时光倒流,重回青春般的演化,不过穿过一道银玉光印,暗衣被鲜艳图染,鎏金色的衣裙束裹在娇躯之上,这位年迈的老妇人,已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娇冷美人。

  应该会知道蝴蝶破茧,那六只十分华丽而奢弥的鎏金宝翼从其后背展开,周遭数十丈内,皆被鎏金圣光充斥,驱散银光的同时,无数人只看见一只六翼女神拔地而起,妙曼菱寞的身姿从军队中滑翔而去,只留下六道欲要消散的鎏金光影残存在军队上方。

  “等待了五千年的战争,注定会结果在我辈时代!”

  落阳大帅逐士昇老手一挥,一只褐色大雁便从虚空中穿梭而来,逐士昇两脚在地上一沉,冲天而起,直接落在大雁之上,一道褐色霞光呼啸而过,只在空气中留下一股十分压抑的骇色大气。

  在逐士昇冲向葬源之地后,上百位将军大臣,皆是爆发出恐怖气势,寻射而出,上百道异色光影穿梭在天地间,霎时间,周天源力都与银甲大军一同前往,滚滚涌向葬源之地。

  唰唰唰!

  葬源之地中心区域,潮湿腐败的大地,空间一阵波动传开,梁超手握天机盘,昝目而至,对着前方的虚空便是淡淡开口道,“啸魔国君,这还是你我初次见面吧……”

  轰!

  一道黑色天柱降落在梁超前方,黑光散去,啸魔国君缓缓起身,毫无波澜的眼神,还是无法压抑愤怒的气息,“老夫相信,这会是最后一次”

  咻咻咻!

  在梁超身旁,虚空再度被人撕开,策梦殓在内的几人纷纷现身,然后是数十位楼使,虽不是七重楼全部顶峰,但这也是七重楼如今能展现出来的不弱阵容。

  七重楼现身,大南国域自然不会示弱,只是天君军团可不足以对七重楼形成压制力,在啸魔国君身后出现的,是超天君军团的特殊堂口。

  大南圣堂,就如七十七楼使一般,圣堂可是坐镇着百位超武,能被称之为超武,这还不是一个两个,数十位圣堂者降临时,一股无形之中的爆戾之气便扑向七重楼一方,赤裸裸的对峙压迫,毫无收敛。

  两方高层尽出,身后方的银甲大军与七国联军也才初临对面,铠甲特殊金属的行动声,黑耀与洁银几乎将这片血色大地一分为二,整齐又震耳,直到停步那刻,声音仍在天地中回响。

  两军相隔百丈,可对方的杀气与战意,实实在在的被对方所感受到,今日之战,根本无法受任何干预,这场战争根源来自于五千年前的战争,总会在某一个时代时间爆发,而这一次的规模,乃是举国之力,更是五千年来,第一次背负国运而战。

  北国封国,选择沉默,那么七国与大南国的战斗,也再不会有任何外在因素影响,歼灭敌军,将之最后一兵一卒灭杀的干干净净,才肯罢休,败了,那就亡国了。

  啸魔国君的目光在楼使之中搜寻了许久,刚准备开口询问,一道净白人形虚影就在五位楼君身前凝聚。

  此时的啸魔国君,瞳孔都忍不住在颤抖,虽然还未见到本尊,可这如此磅礴的净化之力,不就是孔清标志性的证明吗。

  嘶……

  “孔清恶徒……”啸魔国君握着的重刃都在瑟瑟发彻,这四个字从牙缝中蹦出来,杀意是从身体内部渗透而出。

  孔清的眼神很是平静,比起以往高傲广目的姿态,如今的孔清,褪下了几多浮躁,而是淡定若然,目光落在啸魔国君身上,这分明是看一个陌生人的眼神。

  “啸魔国君对晚辈的仇恨很深呢,怎么会连看着我,脑海中都有了无数种折磨晚辈的方式了呢”孔清淡淡的问道。

  “嘭!”

  啸魔国君提着重刃直直都插在泥土中,生冷的道,“孔清恶徒,少在这里给老夫装疯卖傻,你孔清阴险狡诈,卑鄙无耻,不敌我国域吞噬国君,竟使得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将其斩杀,嘴上说的是富丽堂皇,说的是正词义言,心狠手辣的恶徒,成天嚷嚷我国域的不是,小辈你就不知脸红吗”

  “嗤……”

  孔清不屑一笑,面对啸魔国君的讽刺言语,也只是风轻云淡的回道,“我可真是奇了怪,在我斩杀逐竹荐之前,你们国域不也提前做好了准备吗”

  啸魔国君为了确保逐竹荐在宿命之日能够必杀孔清,同样也调动了大南圣堂,只不过啸魔国君想不到,逐竹荐居然会在宿命前日独自赴约。

  逐竹荐是正人君子,国域却不是,孔清同样不是,逐竹荐在历练之际,孔清对逐竹荐的性格,比国域对其更加了解。

  “啸魔国君何必与这恶徒废话,既然这恶徒如此急着要求死,那就成全他!”

  逐士晟气势一震,身形直接从啸魔国君身旁掠过,单手结印,一掌就朝孔清袭杀而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源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