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元武记 > 第二百三十九章·佛门圣器

第二百三十九章·佛门圣器


  只见,佛尊驾驭金云来到修罗山上空。

  他对着漫天的镇魔印仔细观望了一番,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师叔,这镇魔印有何不妥吗?”站在佛尊身后的玄池大师见佛尊迟迟不出手,只是定定地看着镇魔印,于是疑惑地问道。

  佛尊神色一正,回道,“据传,我佛门的封印之法都是根据古时候的镇魔印演化而来,如今虽已独树一帜,但仍是同根同源,若能将镇魔印的布置之法掌握,对我佛门必定大有益处。”

  “这...如今我们已经和修罗殿彻底对立,刀皇怎么可能愿意对我们分享此法?”玄池大师摇头说道。

  佛尊悠悠然说道:“拓跋千锋原本不过一介草根,他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的镇魔印,既然是机缘,那我等也可得之。所以,欲得镇魔印,还是要追寻源头。”

  “源头...莫非,那扇门真的在枯骨荒原?”玄池大师若有所思地说道。

  佛尊轻笑一声,没有作答。

  随后,只见他右手轻抬,嘴中念念有词。

  突然金光乍现,一朵金色莲花从佛尊掌中绽放。

  从最初的拳头大小,最终变得有人头般大小。

  花瓣错落有致,分布均匀,一共有十二片。

  金莲一经现世,顿时异彩漫天,天空洒落七彩光芒照落在佛尊身上,使其看起来十分神圣。

  就连‘伏天戮神阵’引来的赤红雷霆都瞬间停止了,躲在云层中不敢冒头。

  此时,剑仙和刀皇也默契地停下手来,暂时罢战。

  刀皇被异象吸引,远远看见佛尊掌中悬浮的金色莲花,顿时面沉如水,“功德金莲!无恨和尚还真下得了血本,居然连佛门圣器都拿出来了!”

  剑仙则是露出欣喜之色,对着刀皇说道:“你先前不是说佛尊不是真心助我道门吗?如今事实胜于雄辩,你的挑拨离间之计没有丝毫作用。”

  “哼!”刀皇闻言冷哼一声,“就算你们破去‘伏天戮神阵’又能如何?反正这次我修罗殿的损伤必定远低于你们道门。”

  “是吗?到时候你连老巢都没了,看你们修罗殿还能撑多久!”剑仙淡淡地说道。

  刀皇不屑地瞥了剑仙一眼,说道:“区区一座修罗山而已,整个枯骨荒原才是我修罗殿的根基!除非你们能把整个枯骨荒原搅得天翻地覆,否则,想灭我修罗殿?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剑仙闻言渐渐皱起了眉头。

  眼看剑仙被说动,刀皇趁热打铁说道:“凌道虚,本座再次跟你说一遍,先前你所说的那三件事都不是本座所为,定是有人暗中捣鬼,目的就是引发大乱。”

  “你我双方若再这么火拼下去,到时候定是两败俱伤,最终只会让那幕后黑手称心如意,你是个聪明人,事到如今也该察觉到异样了吧!”

  剑仙闻言一阵思索,刀皇也没有打扰,只是一边等待着剑仙的回答,一边留意着佛尊的举动。

  只见佛尊将掌中的金莲抛出。

  金莲缓缓转动,朝着‘伏天戮神阵’的屏障飘去。

  沿途的镇魔印纷纷避开了道路,面对金莲就如同面对君王一般,根本不敢阻拦。

  最终,金莲和黑红屏障相接触,屏障顿时发起了激烈地反击。

  无数条黑线从屏障中溢出,朝着金莲缠绕而来,一瞬间就将金莲覆盖住了。

  原本金光闪闪的金莲顿时黯淡了下来,由一朵圣洁的金莲变成了罪恶的黑莲。

  玄池大师见状顿时大惊,“糟糕,功德金莲被污染了!师叔,该怎么办?”

  佛尊面不改色,平静地说道:“稍安勿躁,功德金莲岂能被区区邪阵污染,不过,此阵法好歹也是顶级阵法之一,想要破去也没那么简单。阵中迟迟没有动静,看来萧莫言是指望不上了。”

  只见佛尊双手捏了个印决,随后伸出右手,中指蜷曲与大拇指相合,其余三指伸直,对着金莲一指。

  金莲顿时再次金光四溢,附着在其表面的黑线顿时如同初雪遇暖阳一般瞬间融化,消失无踪。

  黑线消失后,金光依然没有收敛,反而越来越亮,让人睁不开双眼。

  随后,佛尊高念一声,“阿弥陀佛!”

  一尊金色大佛出现在其身后,就如同万神教的神魔法相一般。

  大佛面目慈悲,宝相庄严。

  同时,一阵梵音响起,便随着圣洁的佛光,让人瞬间沉迷其中。

  相信,即使是是大奸大恶,嗜杀成性之人,在这一刻也将心怀慈悲,叩首忏悔。

  万神教大部分人也受到了影响,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一些往事。

  往日的遗憾也纷纷涌上心头。

  此时,易归尘双目无神,神情惊愕,双手颤抖,似乎想抓住什么。

  夜无归则是双目圆睁,面容惊恐,双腿不断后撤,似乎回忆起了一段惊魂的往事。

  黑梧面容扭曲,露出疯狂的神色,双拳紧握,似乎想要与人拼命。

  司空北则是抱住脑袋蹲在地上,嘴中喃喃自语,“我不是野种...我不是...我不是...”

  慕容紫荆面容悲戚,泪如雨下,嘴巴微张,“父亲......”

  顾辰则是捂着脑袋闷哼了一声,他没有回忆起什么,但是他感觉脑袋快炸开了,在他识海中一颗透明的心脏中的黑影仿佛跳动了一下。

  夏妍儿却是在梵音入耳的一瞬间就本能地燃起了朱雀神火,瞬间变成了一个火人,但她似乎并未受到佛像的影响。

  另外,沈殇也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只见他眼中冒着蓝光,背后出现了一头狮身羊首,全身雪白的异兽身影,正是白泽法相。

  看着众人的异状,沈殇急忙操控白泽法相腾空,在众人头顶洒下一片湛蓝的光芒。

  被湛蓝色光芒映照后,众人顿时如梦初醒,皆露出后怕的神色。

  “这佛像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影响他人的内心?连老夫从圣境修为都不知不觉着了道。”易归尘一脸震惊地说道。

  其他人都是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

  “夫君!你怎么了?”此时,慕容紫荆发现顾辰抚着额头,双目紧闭,一脸痛苦之色,不由担心地问道。

  顾辰狠狠地甩了甩脑袋,逐渐恢复正常,回道:“我没事了。”

  慕容紫荆见顾辰满头大汗,于是拿出一方手帕,温柔地帮顾辰擦去头上的汗水。

  “谢谢娘子!”顾辰抓住慕容紫荆的小手,微笑着对她道谢。

  见顾辰当着众人的面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慕容紫荆不由俏脸一红,连忙将手抽了回来。

  随后继续问道:“夫君,你刚刚怎么了?也是记起了痛苦的往事吗?”

  顾辰闻言一脸疑惑,看着众人反问道:“你们刚刚难道都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痛苦的往事?”

  除了沈殇和夏妍儿之外,其他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顾辰闻言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宝相庄严的佛像,心中十分疑惑,佛门自诩以慈悲为怀,普度众生。

  若是佛光能使人忏悔心中的罪过,那倒不奇怪。

  但为何,万神教众人都被勾起了心中痛苦的回忆?

  这不是往他人伤口上撒盐吗?

  如此行径岂不是与佛门法则背道而驰?

  而且,传闻佛门的佛光对于心魔有着强大的克制能力。

  但刚才,顾辰被佛光照射梵音入耳之时,却险些唤醒了沉睡中的心魔。

  若不是沈殇及时出手,以白泽之力化解阻挡了佛光,顾辰的心魔可能会被彻底唤醒。

  而当初在天元大会时,顾辰也曾见识过玄池大师出手,却没有给顾辰刚才那种感觉。

  佛尊的力量...似乎与其他佛门高手不同!

  难道是因为圣境强者力量有了蜕变的缘故?

  ......

  佛像终于有了变化,只见它伸出右掌,狠狠地拍在“伏天戮神阵”的屏障之上。

  顿时一阵地动山摇,整座修罗山都开始颤动,山壁顿时出现了无数道裂痕。

  屏障虽然未被击破,但似乎也是受到了剧烈的影响。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元武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