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当娶则撩 > 或有目的

  顾夕朝也不清楚她看的是哪边,遥远的距离让她无法分辨出她看过去的那个方向对不对。她只是……只是觉得她应该是对的,而且即便错了,也不会影响什么。

  山还是那座山,景也是从前的那幅景,只是山上的冤魂不知还在不在,又有没有人依然记得他们。

  顾夕朝手上紧紧攥着的那张照片,除去黑白没有其他颜色,也不知道拍下来的那个人是怎么想的。如果不是这照片毫无修图的价值,没必要故意去调色,顾夕朝都要以为这人是不是对营地有什么意见了。

  “你们找这个地方干什么?这儿可和你们没多大的关系。”顾夕朝不答反问。

  一个西北一个国都,不上南海北的距离,可是无缘故的有牵扯也是不太可能。

  顾夕朝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她久久不曾见过的后山,更没想到能在后山这张图片的角落里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

  她看见了张匀笛,那个在三区和她关系很好、也很信任于她的人。其实那只是黑与白的交界处的一道影子,可顾夕朝就是知道,那是张匀笛。

  曾经的相处也不是白浪费时间的,顾夕朝不会连这点信心都没樱

  “嗯?怎么,都不能是吗?那就算了吧,我也是一样的答案。”顾夕朝摆出我知道但我就是不的架势。

  没办法,双方都有不想的理由,这时候就只能看谁更加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了。而顾夕朝,很明显不是那个迫切的存在。

  关彬很少会在这种事上先一步失去耐心,只是这次面对的人还有身边一直走动的人让他无法把这个局面僵持下去,无奈却也只能先开口示弱。

  “朝朝,这个地方很重要,这座山上埋零东西,是我们现在需要的。”关彬好声道。

  “埋了东西?你是那些血肉早就已经消失聊白骨吗?除了这些,应该也没什么别的了吧。”

  顾夕朝没有把他们当时在后山上发现的告诉潘信,也不准备那些。

  对于营地里的一切,顾夕朝能感受得出来潘信并不知道多少。不过来也是,一个人如果什么都知道了,那得是多强大才能做到。

  顾夕朝不知道能不能有人真的做到,毕竟在她看来就算是百事通也未必可以尽知所有事,就更不用关彬了。

  “你要那些骨头做什么?做项链吗?还是……要做什么其他首饰之类的?”顾夕朝又故意如此问道,装出无知模样,出来的蠢话还真就有人信了。

  那姑娘在一边听他们,可又不知道他们在什么也不能看他们手上的文件,只能从他们的三言两语里去猜。

  听见顾夕朝用骨头做东西,姑娘连具体都没弄清楚,就在一旁开始没头没脑的接上话,这类的首饰会有多受众人喜欢、能卖出多高的价钱……

  关彬心里清楚那些骨头是什么,他试图从顾夕朝的脸上看出些许异样,可却什么都没发现。一股失望从脚底透上心头,潘信本以为自己会很高兴,可却一点兴奋的念头都寻不出。

  是为了顾夕朝这份无所谓的态度吗?还是为了她不念旧,或许以后对他也会如此?潘信自己也不清楚了。

  他对顾夕朝的期盼太多,总觉得顾夕朝会是一个完美的人,可这份期待值越高,就越容易让他在失望的时候格外失落。

  “你要是想做这生意啊,那就要和你身边这位好好研究研究了。这处理尸体可得干净利落点,你一个姑娘家想要靠自己去做这些还是弱了些。”顾夕朝道。

  她不愿再和这个没脑子的姑娘在一个屋檐下再继续待下去,总觉着和这种人一起坐的时间久了,自己的智商也会被影响到。

  “老潘,一起?”顾夕朝临走还得捎带上一个。

  “走着。”

  一回到房间,顾夕朝就把门一锁,倒在床上把头埋进床褥中去。

  “心里不舒服?不舒服就出来,何必忍着呢?你明知道关彬对你是什么态度,只要你,那姑娘也不至于现在都还在这里在楼里来回晃荡,碍咱们的眼。”

  关彬没能看到的另一面,在这一刻完全暴露给了潘信。顾夕朝怎么可能对那姑娘的话一点情绪都没有,即便是无心之失,那也根本无法让她原谅其这话的罪过。

  那是活生生的人长年累月之后变成的白骨,她可以故作玩笑以此来讽刺关彬,可并不代表别人可以肆意拿这些去有的没的。

  尽管那些白骨是谁顾夕朝一个都不认识,但并不影响她为他们而怒。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当娶则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