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破念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计划,那即便是长歌也没折。

  “即便是看在他是云儿生父的面份上,你也莫要太过分了。”长歌将手里的小云儿递给他,“云儿,小宝贝,让你阿念哥哥抱一抱!对他笑笑……”

  “师父,你这也太吝啬了些。只凭这小家伙的笑,就想让我改变谋划?”

  “这天下生灵,不该为你的谋划失去生命!”

  “我只灭该灭之人……”谁让他们不识时务,要挡我的路。破念若无其事的说,“不过是忍一时之痛,这六界就会翻天覆地,引来新气象,有何不好?师父,我心中有度,你不必担心。”

  天界一片祥和安定,政清人和。

  长歌所提的三项举措改革,已提上日程。

  天帝执掌得英殿,培育选拔德才兼备的辅官,安派辅助诸仙诸殿。辅官的奏表至达天听,由五位主政辅官共同先表意处理,然后备案。大事,军务或有争议的才呈交天帝表决。

  而御史监,则由长歌直管。天界众仙对这御史们,也不了解,只道是些神神秘秘的。除了大朝会,时不时有御史大夫出来喷人,检举某些仙家行为失当,处事不周之外,日常也并不干涉他们。不过也确实让一些放浪形骸的仙家,收敛了许多。

  天界还有一项改变,那就是拈花惹草,纳妾养小的仙家锐减。天帝天后情深意笃,上行下效。有人羡慕帝后夫妻之情,改邪归正。也有人为效仿讨好帝王,刻意模仿。

  小云流长得很快,已长出整齐的小乳牙,还会满地爬。长歌不得不在冰冷的地面上,铺上厚厚的地毯和垫子。

  他第一个学会的词是‘娘娘’,因为周围人都称呼长歌为娘娘。长歌每日教他,他学会叫润玉伯伯。念念和娘娘差不多,所以他很快也会学了。他现在可是天界的团宠,到哪里都有一群人围着宠着。因为父母本就长得好看,他那小模样别提有多招人疼了,

  现在是天大地大,唯他最大的小霸王。就是天帝他也敢上手呼一巴掌……

  最黏的是长歌,几乎就是她的小尾巴,一会不见还可以。要是离了半天,就嘤嘤嘤要找‘娘娘’。

  最怕的是斩妄,每每见到他,一呲溜就爬远了。

  而与天界祥和相对应,魔尊为统一魔界掀起血雨腥风。

  不服从天界堕神统领的魔界小城主,部落,揭竿而起纷纷反叛。魔尊旭凤犹如烈焰狂潮,席卷之处只剩一片血迹焦土。

  他的事纪在魔界广为流传,加上他六界第一美男的名号,吸引了不少女子倾心。

  不过传闻魔尊已有意中人,只是这意中人行为不检。和天帝有婚约,又勾引魔尊。不但将花界恭手送给了天界,更与天帝谋划害死魔尊之母,魔尊之父,谋逆篡位。更过分的是为天帝生下私生子。不过报应不爽,这人自己也没能登上天后之位。还被现任天后害得,昏睡不醒,命悬一线。

  如此,云云……

  不用说,谁都知道这‘意中人’是花神了,可怜她还在沉睡之中,膝盖不知中了多少箭。月下仙人不知去了多少次魔界,想要劝回侄儿。

  奈何火神一意孤行。

  这两界的关系剑拔弩张。六界都在赌,天帝魔尊这兄弟二人什么时候能打起来。

  如此一等就是百余年。

  那一日魔尊率领魔界数十万魔兵于忘川之畔,乌压压的一大片。而对面云巅之上,是昔日泽袍与亲友。

  明晃晃的一片银甲,被云层罅隙透下的光亮一照,一望无际的一大片,都反射着白光。

  长歌缓缓穿过天兵,拖曳的裙摆扫过地面,像是静谧的水流。

  终于,她来到了天兵们的最前端,整个天界都在她的后面。她垂眸,看着碧绿的忘川,黑压压的魔兵,以及一片荒芜的魔界。

  “旭凤,你这是以卵击石!”长歌轻轻淡淡的说着,她甚至未穿战甲。

  旭凤不以为意,“我只求与天帝天后,再次公平一战的机会。以报杀母弑父,夺人所爱之仇。”

  “胜又如何,败又如何?”长歌叹了口气,视线不拘于前方的大军,或者说,眼里已经没有这片大军,“你已经无路可退了!这场战争,原本就不该打。在你决定复仇的那一刻起,失败已成了必然。”

  旭凤紧紧蹙眉,他沉思长歌的话。

  “你的母神,是被你的父帝逼死的!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为他做的也太多。你的父帝不愿意让你知道,让天下知道,所以选择了让她闭嘴。凶手并非你以为的水神,或是润玉!先天帝为了你,不惜自毁也要收集你的形魄,助你复活,也算是对得起你了。”

  旭凤全身火气忽然暴涨,“你胡扯!你是骗我的……父帝怎么可能杀母神……不可能的!”

  “你已经失去一切,我还有必要骗你的必要么?”

  像是在印证长歌的话,魔兵之中一阵骚乱。诡异的白色雾气弥漫了起来,众魔兵只觉得浑身无力。

  后方魔城忽然锣鼓大震,城门紧闭。代表旭凤的凤凰军旗,被一个青白相间的旗帜所替代。这是前魔尊与广城王的军旗。

  “启禀魔尊,我军里潜伏着前魔尊与广城王的奸细,他们放出了迷魂散,把兄弟们都放倒了……”

  “启禀魔尊,魔尊与广城王潜伏在魔界的军队,趁您出兵,城中空虚。已经连续夺取了七座主城。如今,魔界已经改天换日了。”

  一个接一个的噩耗传来,旭凤几乎不能自已。他的面前,还有天界的百万雄兵,后又有魔界内乱。正如长歌所言,无路可退。

  “堂堂天界上神,竟然与魔界人勾结……”

  “谁说本座是魔界人了,本座已代表魔界臣服于天界,如今是天界臣下。如今天界,只不过是收复故土而已!”破念穿着往日魔尊所穿的漆黑战甲,悬置于空。

  “恭贺天帝天后一统六界。”他向着天后徐徐下跪,说道:“待臣等将这群乱臣贼子拿下,作为两位至尊统一六界的贺礼可好?”

  “等一等!”长歌轻声说道,“她来了。”

  忘川两岸,忽然弥漫一阵芳香。这片焦黑的土地上忽然凭空冒出一片繁花,魔兵哪里见过这样漂亮的仙花。都了楞神。

  紫藤,兰草,牡丹玫瑰……所有的花都争相盛放。

  “凤凰,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你和我们一起回家吧!你不能让云儿成为没有父亲的孩子……”随着鲜花出现的绝美女神,就站在旭凤不远处。怀里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一双凤目微微上挑。

  “锦觅,你醒了?这是……我的儿子?”旭凤的泪水含在眼眶里。

  锦觅带着云流扑进他的怀里,“他是只白鹭,随了你!”

  小云流瘪着小嘴,看着煞气腾腾的旭凤,‘哇——’一声大哭了起来。

  新任爸爸和新任妈妈一阵兵荒马乱。

  “他怎么哭了,锦觅,你快哄哄他啊!”旭凤笨拙的用手去给小云流抹眼泪,没想到小云流哭得更大声了,使劲的躲。

  “我也才见他没多久,也不知道怎么带孩子。”锦觅一脸委屈,她才醒过来,就抱着孩子赶来劝旭凤了。

  “我要娘娘,伯伯!我不要你们……”小云流用力大哭,手拍打在魔尊脸上。扭身小手向着云巅的长歌伸去。

  长歌转身,再没看下方一眼。云儿总是要回到父母身边的。

  长歌回到天界,只见润玉站在荷花池边。白色衣袍随风翩飞,仿佛又回到了四千多年前,她初见他时,那个安静温润的少年。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香蜜+基三同人)(香蜜+基三)长夜当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