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妖君惑帝之俏皮猫妃 > ☆、第六十章 那一曲异世的离歌

☆、第六十章 那一曲异世的离歌


  “王爷你去哪儿?”侍卫刚刚端着一碗止疼的汤药来,那想这门刚一推开,安宇墨就冲了出去。

  侍卫的声音还未落尽,这人那还有什么影子。

  安宇墨提起内力,脚下的步子悬空,晃荡间,只见一缕残影。

  “等我,一定要等我!”三世的记忆摩擦出一曲异世离歌,千百年之后,你还守在原地。

  曲未变,人依旧。

  若年之后

  漫凯凯的雪白,空旷的雪峰之巅。一曲离歌之音,跟着雪花随风四处婉转。十指拨撩出的琴音凄渎了谁的三生之忆?终了,三世不离。

  一曲弹罢,男子低头轻抚着膝盖上的白狐,淡淡的语气,声音却无限柔溺。“这曲离歌熟悉吗?可惜少了你的箫声。”

  可惜,我终是迟了。

  念着昔日的那句念极生花,暮成白雪。除了感慨,我又能如何?

  白狐似听懂一般,白绒绒的脑袋微微抬起,在他的衣襟来回蹭动。安宇墨看着它,嘴边扯开一抹浅笑。

  或许,这样也不算太坏,还好,她依旧一直在。

  传说紫竹一生只能开一次花,而那支长在天涯之巅的紫竹却一直开着花,从未凋谢过,这颗紫竹长得也着实怪异,居然是从一颗通体墨黑的玉石中硬生生的长出来的,看着却又莫名的融洽。

  “大石头,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你说喜欢,那就喜欢吧!”

  “大石头,如果有一天你成了魔,我便自杀。”

  “不会的,我不会成魔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大石头,谢谢你坚持到最后。”

  “笉儿……”

  “我以墨石之心之灵,自毁雏灵。”

  天劫余留下的千丝万缕,此刻才算完全终结。那句生于天劫,死于天劫就如同一句魔咒,痴缠在几人的命运之间,散也散不开,逃也逃不掉。

  大明国,宫墙之上,微风吹得站在城墙之上的男子,墨发乱舞。那一袭龙袍跟着风向飘着,这身影却透着浓浓的孤独,属于帝王的孤独。

  那双深沉的眸子,像是看透了世界的沧桑,这世界在他眼中似乎毫无冷暖。

  冷绝虐看着城墙之外的景色,幽幽乎出一口气。“朕主宰了天下,唯独你成了列外。”

  “这天怎么变了?”街上的百姓指着逐渐变红的天,惊疑不已。

  冷绝虐脸色突然一变,表情越发沉重。“天劫!”

  这天劫对于他这个神魔之子虽无影响,可是,她呢?她是否能安然度过!

  半刻之后,天空开始裂出殷红的雷网,印得大地通红一片。雷网布满了天空,第一道雷音响起,惊了无数人的耳膜,本开得正艳丽的花,花瓣飞撒了一地,漫天的树叶和花,殷红的天劫雷丝交错,又一次再现当年奇景。

  冷绝虐伸出的指尖刚好接住了一片粉嫩的花瓣,弥漫开的花香和天劫的鸣音,此刻似乎都成了最美的旋律,原因无它,只因这空气中多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缓慢闭上的眸子,早已收纳了一切的景象。贪恋的闻着那抹熟悉的香,独属于她的味道。

  “我们的皇上帅哥似乎过得不错。”身后突然响起的那个刻在心底的声音,让他的心尖一颤。

  妖墨见背对着她的人没有反应,继而又道“怎么?守成望夫石了?”

  冷绝虐僵着身子,连说出口的声音似乎都是嘶哑的。“嫣儿?”

  妖墨几步上前,从后面抱住他。“我回来了!”

  江山无你便失了颜色,如今你在,它纵是万里尘沙,那也将是一朝恒古不变的天下。

  天劫雷丝降落,朝着北边和修神山的方向分别散开。妖墨望着两个方向淡笑,幽蓝的眸子渐渐的闭上,身子无力的靠在冷绝虐的身上。

  冷绝虐察觉不对,将她揽入怀中。“怎么了?来人,给我传锦神医。”

  墨兏殿内

  一个白衣男子站立于帷幔之外,不卑不亢的模样透着独有儒雅的气息,高贵不可侵犯。

  “她……。”锦鱼微握的拳头,暴露出他的疼惜。

  “怎么了?”冷绝虐看着床上那个脸色苍白的人儿,心揪住一块儿。

  锦鱼拳头越握越紧,眉头也越挤越近。那日她问他来要空间符文他便知道,她一定是要引天劫,他能不给吗?答案是:不能。

  她所认定的事儿,她就一定会做,与其让她用计得手,还不如痛快给她。

  她要引天劫,破符文。因为那块寒冰床的古文便是:生于天劫,死于天劫,死于天劫,生于天劫。

  不过,还好,她相安无事。

  锦鱼想到这,微松下一口气,道“如果她们来了,她一定很开心。”

  冷绝虐屏退下除锦鱼以外的人,说道“你给她的符文?知不知道这样或许会要了她的命?锦鱼,朕相信你也舍不得她出事,可是你怎么就这么忍心?”

  “我不说,她也有办法知道,与其让她用计得手,我何不痛快告诉她?”

  冷绝虐一把捏住他的衣襟,语气冰冷。“这样她们就可以没事了吗?引天劫的代价你知道吗?”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妖君惑帝之俏皮猫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