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大家坐下来聊吧!」江育安招呼大家坐下。

  入座之后,也许是闕汐时和叶书枫多年从商的默契,便和江育安聊起国家大事和商 界趣闻;陈妍妍和江韻如则相对无语,最后还是江韻如先打破僵局。

  「伯母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江韻如为了在陈妍妍面前重新留下好印象,因此连 第一句话都想了很久。

  「我……我很抱歉,那天居然……L「不,伯母请别这么说。」江韻如连忙制止她 。「我知道我很会闯祸,当时一定替你惹了不少麻烦。」

  一只猫有人的习惯,不要说是胆子不大的陈妍妍了,换作是她自己,也早就把那只 猫赶出家门了,更遑论亲自带地出去「放生」。

  「可是我……」

  「伯母,事情都过去了,我们就全忘了,重新开始如何?」江韻如笑道。

  她不是会记仇的人,況且这根本就是不可抗拒的事,若是以后见面老是带着歉意, 她才会受不了。

  陈妍妍也笑了,方才她一进门,就发现她全错了。

  江韻如看来相当的活泼、有精神,虽然不是很美,但也有她可人之处,好相处、对 人真诚,才是她魅力所在。

  两人之间的心结在此刻完全解开,陈妍妍真心欢迎江韻如当她的儿媳妇。

  不一会儿江韻如的父母也来了。

  江文发现陈妍妍就是以前他最欣赏的女明星后,病房內更热闹了。

  江韻如这才知道,为什么她老觉得陈妍妍很眼熟,原来是她父母亲的房里还留有她 的海报呢!

  「呢……陈小姐,我可不可以请你签名呢?」江文不好意思地说道。

  江韻如和哥哥都觉得很不好意思。

  「爸!」兄妹两异口同声地说。

  闕汐时在一旁看得直发噱,后来被江韻如濘了一下,闷哼了一声。

  陈妍妍对儿子的行为感到惊讶,待她发现儿子和江韻如之间的小动作时,她了解了 。

  「我很乐意。不过在这之前,我想我们可以另外找个地方,谈谈他们两的婚事,你 说对不对?书枫。」陈妍妍一面征询大家的意见,一面望进叶书枫了解的深情目光里。

  叶书枫知道妻子已接受了江韻如,马上就伸手和江文握住,热络的提议,「是呀, 江先生……不,我该叫你亲家公才对,我知道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餐厅,不如我们到那里 聊聊吧!」

  昔日偶像陈妍妍的邀请,江文怎么抵挡得了,因此偕同江母和江育安,五人移阵去 谈婚事,把病房留给了江韻如和闕汐时。

  江韻如却在他们离开后,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我的天啊!闕汐时,你就放心让他们去讨论我们两个人的终身大事?」她快急昏 了。

  闕汐时好整以暇地说:「这有什么不好?」

  「当然不好啦!我还不想那么快就嫁给你……」

  闕汐时闻言,马上沉下了脸,湊近她,「你说什么了韻如,不嫁我,你要嫁给谁? 」

  「呀!不是这样啦……总之等我完成大学学业再说吧。」开玩笑,她还玩够呢 w「那么先订婚,等到你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这是闕汐时最大的-步了。

  「不要!」

  江韻如对这点很坚持,闕汐时没说过爱她,也没有向她正试,过婚,这,就想让她 嫁给他,那绝对不可能。

  闕汐时紧盯着她,江韻如吓得吞了下口水,他的眼神比她在当猫时看到的还要危险 。

  「可是我记得你说过你爱我的。」闕汐时挑着眉,眼神有点邪恶,却也有点自傲的 说道。

  他的话令江韻如后悔至极,嗚……旱知道就不该这么早表白自己的心意,现在好啦 ,他大概会为此唸上一辈子。

  「你不要再说了行不行?」

  江韻如恶狠狠地瞪他.,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闕汐时还是笑得很贼,令她恨不得 能撕下他那张得意的嘴脸。

  「结婚还是订婚,任你选。」他坚持。

  江韻如闻言,翻了一个大白眼。「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

  她一日一固执起来,谁也奈何不了她,不过等她瞥见闕汐时帖近的脸庞时,她的心 里又毛了起来。

  「还是不要吗?」他再问道。

  这一回江韻如也懒得回答了,干脆送给他一个白眼当作回答。

  只见闕汐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又给她一个长长的热吻,害她差一点忘了怎么 呼吸,只觉一阵夭旋地转。

  「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用这种方法逼我就范……」结束了热吻,江韻如马上不甘 心的骂道。

  「你不是说爱我吗?爱我就跟我订婚,跟我结婚。」

  闕汐时是故意的,因为他发现,她脸红的样子很令他着迷,所以他喜欢逗她,更爱 跟她相处的感觉,他相信,她不会没感觉的。

  江韻如气得大声叫道:「你不要说了,我不嫁就是不嫁!」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其 实已开始后悔。

  江韻如终于出院了,对于婚事,她的抗议还是无效。

  因为他父亲答应了人家,如果不能先结婚,就先订婚。江韻如一气之下发动全家投 票,结果只有她一票反对,所以她还是得和闕汐时尽快订婚,气得她三天不接闕汐时的 电话,也不见他的人。

  闕汐时急得像热锅上的螞蟻,更是天天上江家报到。

  今天,闕汐时又准时登门拜訪。

  江育安打开门就说:「喲,汐时,又是你,你最好动作快一点,因为韻如才刚出门 没多久……」它的话都还没说完,闕汐时就像阵风走了。

  江育安见状不禁摇头喃道:「汐时碰上我这妹子,两个人的婚事我看是有得耗了。 」

  而闕汐时一回到车子里,便开车到附近的公车站牌前,寻找江韻如的粽影。

  不一会儿,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上公车,根本来不及阻止,他只好开车尾随着公车, 他倒要看看她跟谁约会?

  十五分钟后,江韻如下了车,进入一旁的麥当劳。

  闕汐时的肩钻了起来。

  「要吃麥当劳可以跟我说呀,一个人偷偷跑来做什么?」他的嘴上嘀咕着,目光可 是片刻都不敢离开她。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江韻如若又像前一回一样来个灵魂出殼,他要到哪里去找她。

  江韻如走出麥当劳,手上提了两个大袋子,闕汐时不禁怀疑,她买那么多要给谁吃 呀了不是他爱吃醋,而是她的行为实在可疑。

  江韻如再度上了公车,闕汐时也一路跟棕,直到她来到一栋大宅子前,他的心也沉 了一半。

  她是不是在和他相遇之前,就有了一位相交甚篤的男友,所以才会一直拒绝他的, 婚……皿忌日开台了就以心,不过等闕汐时看到她开始攀爬墙外的大树时,他傻眼……「 这小妮子在做什么?难道她不晓得这样做很危险吗了」

  闕汐时忍不住下车镀了过去,几日以来的紧张心情,此刻更加紧绷了。

  「江韻如!」闕汐时对着像猴子般攀在树干上的江韻如皱眉吼道,吓得江韻如险些 下来。

  她低头一望,在看到闕汐时时蹶起了嘴。「你干什么吓我了」

  「我没有吓你,只是想知道你爬上去做什么?」

  闕汐时难得严肃的神情,令江韻如不得不终止计画,但她还是「卡」在树上,暂时 、敢下去。

  「我……我做什么要你管。」

  看他的样子,江韻如也晓得他在生气,她以前当猫的时候看太多了,就是因为如此 ,情愿继续待在树上。

  「你带那么大袋的麥当劳汉堡,该不会是想进这栋屋子,当小偷的吧?」

  江韻如瞪了他一眼,「谁会带着汉堡当小偷,拜托你有点常识好不好了」没有想到 他那么笨。

  「你最好快点下来。」闕汐时下最后通牒。

  江韻如看他的眼神透露出怒意,她才小心翼翼地自树上下来,垂下双肩,无辜地看 着他。

  闕汐时最无法抗拒她一脸无辜的模样,自她仍是小猫的时候就是如此,没有想到江 韻如恢复正常后,仍是一样。

  明明知道她是故意在引发他的同情心,他心中的怒火还是去了大半。

  「你为什么这么做?」闕汐时深呼吸后问这。

  江韻如抬眼观察了下他的表情,才放大胆子说:「我是去找……吱,我有事要进去 嘛:」

  「那你为什么不走正门?」这是它的疑惑。

  「就是因为不能从正门进去嘛!」不然她为什么爬树?自找麻烦吗?

  闕汐时受不了的翻翻白眼,伸手抓住她的肩膀,突然很想狠狠地摇醒她,问她知不 知道她刚才在树上的样子有多危险。

  「为什么?我要知道原因。」她再敬瞒着他的话,他会不客气地打她的屁股了。

  江韻如彷彿知道他在想什么,双手下意识地伸放到臀部,扁嘴道:「我不认识这家 人,所以才想爬树。」

  闕汐时听了一头雾水,「你不认识他们,为什么要偷偷爬进人家的屋子里?」他真 是服了她,做事老是这么冲动。

  她不得已只好将事实告诉他。「因为……因为帮助我的那只小猫,现在被这户人家 的孩子收养,我想进去看看它嘛!」

  闕汐时看了眼她手上的大袋子,感到又好气又好笑,顿时爆笑出声,「你该不会是 想带汉堡给小猫吃吧?」

  直到江韻如杀人似的目光向他射过去,才让他止住笑意。

  「对,没错,你有意见吗?」

  「我敢吗?」闕汐时摊开两只手,一派潇洒地说,让江韻如红了脸。

  最近只要他一近身,她很难不脸红,因为他都会偷袭她,而且防不胜防,令她又喜 又怒。

  「那你还不快帮我进去?」她转过身去,又做好了爬树的预备动作,闕汐时的眉头 皱了起来。

  不过他灵机一动,镀了过去,在她脸上又偷得一个香吻,惹得江韻如气得直挥手。

  「你在做什么?不是说好不可以存公共场合吻我了」她火大地瞪他,但他似乎是愈 来愈皮了,丝毫不怕她。

  「现在四下无人,不是公共场合。」

  他的话让她的脸更红。

  「我……我管你!反正你就是不可以随便吻我:」她恶霸似的规定。

  「那么只要你同意的话,就可以罗!」他就是喜欢逗她。「那我现在又想吻你了, 可以吗了」他逼近她。

  他的男性气息充斥在它的鼻息中,又开始令她全身的机能接近罢工状态,四肢无力 。

  「不……我不同意。」她用尽所有的力气才挤出话来,不过当闕汐时真的撤退时, 她居然有点失望。

  结果她却听到他说:「那这个吻就先欠着吧,我下次再收。还有,你不要爬树了, 我带你从大门进去。」

  顿失温暖的江韻如突然觉得有点冷,脑筋也停摆。

  「对,从大门进去……」等地意识到他说了什么时,双眼条地睁得跟铜铃一样大。

  「等等,闕汐时,你刚才说什么?从大门进去?!你疯了吗了我们不认识他们呀! 闕汐时,你给我停下来!」

  江韻如慌忙地追上去,却撞上他这堵大肉墙,「你干嘛站在这里?好痛,我可爱的 鼻子……」

  闕汐时好笑而深情地替她揉揉鼻子,换他一脸无辜地道:「是你叫我停下来的呀! 」

  江韻如怒瞪他,又引来他的一阵朗笑,她不禁咕畏着,「笑死你好了。」

  闕汐时干脆抱紧她,领着她走向宅子的大门。

  「你放心,我认识这家人,所以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去,以后你也不要再爬树了 好吗?」

  「什么?原来你认识呀!你为什么不早说?」她气得再度錘他的胸膛,不过,这次 是轻轻的极。

  「你这几天不是在躲我吗?我怎么有机会跟你说话了还有,我也不晓d小猫在这里 呀。」

  闕汐时很有耐心的解释,江韻如哪里听得进去,继续跟他抬槓,「我管,总之都是 你的错……」

  闕汐时按下了门铃后,发现她还叨絮个不停,无奈之余干脆把握机会吻上她开开閤 閤的想嘴。

  大宅子內的女佣一开门,看到的便是浓情蜜意的这一幕。

  新的学期又开始了,不过江韻如对和闕汐时订婚的事却是一天拖过一天,老是对他 撒娇,不断地耍赖。

  双方的家长实在看不下去,便强迫他们今天一定得先订婚,否则就不让江韻如回学 校上炉。

  江韻如在多方压力之下,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

  否则她想拿到大学文凭,岂不遥遥无期?因此她令早就只好先点头,答应下炉后使 到叶书枫的宅子举行小型的订婚宴。

  其中最开心的莫过于闕汐时了,他很怕江韻如一日一回到学校上炉,会被其他的男 人追走,所以最好先把她订下来,否则他哪一天万一没时间接送她上下炉,他的心里会 志忑不安的。

  将游走的思绪抓回来,闕汐时再度瞥向校门口,还是不见佳人的身影,他却有一些 等不及了。

  于是他下了车,靠在车旁,双手抱胸,优闲的等人,而他俊逸的外貌和硕长的身材 ,马上就引来女大学生的爱慕目光。

  不过他丝毫没有察觉,将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校门口。

  此时,江韻如和欧阳娇玲相伴走来,江韻如看到闕汐时吸引了大部分的女学生的目 光,心里真是百味杂陈。

  「喲!你的白马王子又来接你了。」欧阳娇玲酸酸地说道。

  江韻如无奈地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不过她还是不忘邀请她参加晚上的订婚宴。

  「娇玲,记得晚上要来哦!」

  由于这个订婚宴只有自家人及熟稔的朋友参加,但看在她们两是儿时玩伴的份上, 江韻如还是开口邀请欧阳娇玲。

  「对了,韻如,你那白马王了的弟弟会不会去呀?」欧阳娇玲突然问这个,令江韻 如啼笑皆非。

  「他的兄弟那么多,你在说谁呀?」

  没错,除了闕汐时,闕家还有五个器宇軒昂的男人,她怎么知道她在说谁?

  「就是那个帅哥,叫闕淮歆的。」

  江韻如一听,张大了眼。

  但是瞧欧阳娇玲一脸兴奋的样子,江韻如实在不愿意泼她冷水,告诉她那位她所谓 的帅哥根本是个女人。

  「她应该会去吧!」

  她说的是应该,其实她也不晓得闕淮歆到底会不会来。

  「我知道了,我会穿得漂亮一点。韻如,我们晚上见了。」欧阳娇玲朝她挥挥手, 便往自家的轎车奔了过去。

  江韻如好笑地撇撇嘴,想像着那花痴发现帅哥变美女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況。

  「汐时!」

  目送欧阳娇玲的车子离去后,江韻如才对着显然有些不耐烦的关汐时挥挥手,跑了 过去。

  因为他把车子停在校门口对面,所以她得越过马路。

  不料,她急着想到闕汐时的身边,因而没有瞧见街角驶来一辆又快、方向又不定的 车,早些发现的关汐时立刻骇然大叫「韻如!小心车子!」他一面叫,一面跑了过去, 但仍然慢了一步。

  随着一阵可怕的煞车声,江韻如吓得呆立在路中无法动弹,心里无奈地想着,难道 她又要变成一只猫了吗?

  哇!她不要啦!

  下一瞬,车子擦撞过江韻如,然后又转了一个大圈圈,才撞上路旁的电线杆,车头 还冒出了阵阵白烟。

  闕汐时惧怕地跑了过去,扶起江韻如的身子,拼命地拍打她的粉颊,想把她唤醒。

  「韻如,江韻如,你给我醒过来!你听到了没有?」他的语气又兇又急,终于令她 半睁了眼睛,看着他微笑。

  「你……好兇……」

  江韻如的额头在流血,下唇也破了,手肘、脚和膝盖都好疼,但是她却只注意到他 惊慌的神色,震惊于他接下来说话。

  「江韻如:你要是再离开我,我一定打你屁股,你相不相信我会做到了江韻如!

  不许闭上眼睛……我不许……」

  「汐……汐时……」

  「韻如!不许你再离开我……我不许……」然而,闕汐时的声音却彷彿,来愈远, 江韻如渐渐听不到他的声音,只想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好好休息……

  江韻如再度送进了同一家医院,不同的是,这次她的身边还跟了个忧心忡忡的闕汐 时。

  一个多小时后,江家的人和叶书枫夫妇来到医院,也找到坐在急診室外的闕汐时。

  「汐时,韻如的状況怎么样?」大家急忙问这。

  闕汐时抬起一张担心且樵粹的脸,「她没受什么大伤,不过医生怕她像上次一样陷 入重度昏迷,所以正在替她做更精密的检查。」

  江家的人闻言,都松了一口气,不过知道详情的人如叶书櫥夫妇,却跟闕汐时一样 担心了。

  一个小时后,江韻如被移到普通病房,闕汐时马上询问医生有关它的状況。

  「医生,她的情況怎么样?」

  医生一下子就认出闕汐时来。「江小姐没事,只是皮肉伤不少,暂时昏了过去,相 信她一会儿就会醒来。」

  「是吗?谢谢你了,医生。」

  送走医生后,在陈妍妍的提议之下,一夥人決定给这对情人独处的空间,便纷纷离 去。

  闕汐时坐在床畔,大手执着江韻如的想手,眉心紧蹙,目光更是一刻也离不开她苍 白的脸。

  「韻如,你不能离开我,要是你离开了我,我怎么办?」他专注地诉说,却没有察 觉江韻加的另一只手微动了下。

  他自责地继续说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把车开近一点,你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对不起……」

  蓦地,他发现它的眼皮眨了眨,终于睁开双眼,他喜出望外,立刻握紧她的手,脸 帖近。

  「韻如,你总算醒了:」

  但是江韻如却只是无神地盯着他,然后喵了一声。

  闕汐时整个人顿时怔住了。

  「不会的……不会的!韻如,你不要吓我,快跟我说话呀!江韻如!」他摇着她。

  然而地给他的回答仍是长长的一声猫叫,他整个人登时像洩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 上,对着她发呆。

  不一会儿,他又猛然将她拥进怀里,道:「江韻如……你这磨人的小女人,你可知 这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你却狠心丟下我,你可知道我早就爱上你了!」

  「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呀!」

  难不成他以为她又变成猫了了真笨!江韻如好笑地心想。

  熟悉的声音令闕汐时僵住了,以为只是他在幻想,直到江韻如再度说话。

  「畏!你不要压着我不放,你很重的耶!」

  闕汐时条地抬头,恼怒地瞪着她那张又开始装无辜的脸,「你居然敢戏弄我?」

  江韻如吐吐可爱的粉舌,令闕汐时又气又爱。

  「谁教你都要订婚了,却从来没听你说过你爱我。」她不悦地说。

  他让她等了那么久,她给他这一点教训算什么?

  闕汐时翻了翻白眼。「你想听的话,我随时都可以说呀!」

  就为了一句话,她故意欺骗他,天!他这辈子真是欠她的了。

  「不要!不是真心的我不要。」

  闕汐时叹了口气,将额头抵上她的,两人的气息相通,再度深情的说了句,「我爱 你。」

  一瞬间,江韻如全身燥热了起来,觉得好像有人在她身上点火一般。

  「你……我已经听过了,你可不可以别再这么肉麻?」

  「你还真难缠。」闕汐时拿她没辙。

  「那么,江小姐,你愿意嫁我为妻了吗?」说完他又偷袭她的红唇。

  「当然是可以。」

  听到她的答案,闕汐时扬扬眉,心里好气又好笑,没想到只要一句「我爱你」就可 以将她拐进礼堂……唉:早知如此,他就不用与她纠缠那么久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江小姐,那我现在可以了吗?」他意有 所指的问道。

  江韻如以为他问的是结婚,羞怯的回答,「可以。」嘴都还没閤上便被他吻个正着 。

  哇!这傢伙又偷袭她,可恶!看她订婚的时候怎么整他。

  可是……还是算了,跟他接吻的感觉其实满不错的,看在他方才被她整了的份上, 就暂时原谅他罗!

  就在江韻如沉醉于闕汐时的热吻中时,病房外又赶回来的两方家人心里已有了底, 看来婚礼是等不及江韻如大学毕业了。

  完

  梦看过了猫痴小姐帮原梦写的序文后,相倍各位就会明白这个故事完全是为她量身 打造的,而女主角的名字,也是原梦的一位读者的本名哦:原梦参考了她活泼、大方的 个性,塑造出本书里的女主角江韻如,不过原梦不晓得她看到书之后,会不会写倍来骂 人︵因为我为了一些小猫的糗事嘛︶。

  再来要感谢慈悲的袁姐大人,百忙之中抽空帮原梦看稿,三不五时被原梦以电话骚 扰、撒撒娇。同时,这本书为了要赶在原梦生日之前出版,让袁姐为难了,真是不好意 思,所以大家能够在五月份看到这本书,真的要感谢袁姐哦︵我好像在说什么得奖感言 哦︶!

  而最近关于原梦的新消息是,原梦在珊︵蓝芸珊︶的帮助之下,终于有了个人网頁 ,嗚……人家真的好高兴、好感动,因为网站设立不到三天的时间,去逛过的人数就突 破了两百人:因此原梦大概会不定期的送书给上站的人,不过还没有決定是多少人上站 的时候要送,所以大家要知这消息,就不时进站替原梦灌一下水吧!

  各位可以从珊的网路连上去,网址是「./~h44869175/」,原 梦有时候会在上面的聊天室现身,軌看你们能不能抓到原梦了w接下来要谈谈原梦的生 活记趣︵倒不如说是糗事吧︶。

  话说有一天,原梦一个人到家乐福去买东西,行经內在美的部门时,突然想进去看 看,因此原梦将推车放在一旁就进去了,未料一位欧巴桑叫住原梦「小姐,你过来帮我 看一下好不好了我扣不起来……」欧巴桑用合语说。

  因为原梦天生一副「非常善良」的脸,圭在路上被人家问路,在邮局或银行帮老人 家填存款单的经验早就数不清楚,因此就微笑地转向她,不过这一看……哇例:原梦差 一点傻眼。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猫咪佳人(阙氏家族系列之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