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无限血核 > 第183节:我的下场

第183节:我的下场


  痂沙如此肯定,不免就让针金和四位护教骑士们有些惊疑起来。

  紫蒂心中一沉,表面冷笑:“呵。神父,你想挣扎?就单凭这一面之词?”

  “我有证据!”痂沙低喝。

  第一,你拥有第十八级的权限。这个权限可不简单,并不是单纯和战贩有交易,或者说交易量达到一定程度,就能得到这样的权限。我已经查到了,权限一共有五十级,十八级的权限已经很高了,至少是合伙人。所以,你和战贩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第二,你刚刚也承认,针金的替身就是从战贩手中定制的。针金曾经向我告解,因此我知道他第一次见到替身,是在码头上的仓库。而在此之前,你并不能向针金展示他的替身。这说明,你是从战贩这里提到货后,运送到码头仓库中去。我猜测你在此之前,已经踏足过迷怪岛,带着针金的替身回到码头。

  “你也说了,这都是你的猜测。”紫蒂摇头。

  “不着急,还有第三点,船难发生之后,你就消失了。距离沉没船只最近的沙滩,绝大多数幸存者都登上去,却没有你的身影。为什么你的登陆点,是距离沉船很远的地方呢?落水之后,海岛近在咫尺,为什么你不游向最近的沙滩,反而舍近求远呢?”

  “这有什么?我受到了海浪的卷席。”紫蒂不以为意地道。

  痂沙目光越发犀利:“呵呵呵,很好的借口!你脱口而出,证明你早已经准备好应付这样的质问。”

  “但是,如果是海浪卷席,你身不由己,那就更奇怪了。为什么你登陆这座海岛,身边跟随着一队人马呢?为什么你能恰巧将针金的替身保管得很好呢?你难道信仰的是海神吗?得到了祂的眷顾,祂不仅用海浪卷你送上沙滩,而且还卷了一队刚好隶属于你的人手,来保卫你?”

  紫蒂冷笑:“你们不也是没有分散吗?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怀疑你们,是你伙同护教骑士们制造了船难呢?”

  “不,很明显,痂沙神父是运用了神术,团结了所有的护教骑士。在船上的时候,几乎护教骑士一直都保持在神父的身边。”针金摇头,却是否定了紫蒂的话,他开始用一种惊疑的目光重新打量自己眼前的未婚妻。

  紫蒂面色一沉。

  “哈哈哈!”痂沙大笑,“圣殿骑士,看来你并不蠢笨。”

  “那我就可以这样断定:海难发生后,你纠集了一队人手,乘坐登陆的小艇舍近求远,从另一个你相对熟悉的地点,登陆了迷怪岛。你是有备而来的!”

  紫蒂反驳:“如果有备而来,那么,我绝不会选择这样的登陆点,这是一个巨大的破绽。你能轻易看出来,其他人自然也能,我会这样轻易地暴露自己吗?”

  “所以,你是想登陆迷怪岛,你也有所准备,但是时机太仓促了,你的准备不足。这恐怕是因为你制造海难是临时起意的!”

  “你原本的计划,是和针金约定好了,前往荒野大陆,去辅助针金竞争白沙城主之位。”

  “但是当猪吻号航行到失事的地点时,你发现了迷怪岛出现了惊天的变故!”

  “血光制裁院的强者小队突袭了地下炼金工厂,他们和战贩几乎同归于尽,你因为掌握第十八级的权限,所以得知了这个情况。你临时决定登陆迷怪岛!”

  “站在你的角度,如果战贩重伤,你可以实施救援,这将是一份巨大的功劳。如果战贩死亡,你可以第一时间接收战贩的所有资产。如果血光制裁院胜利,你就扮做无辜,看看有没有机会销毁你们紫藤商会和战贩勾结的证据!”

  “但是当你决定行动的时候,你发现你不能公开,只能秘密行动。还有一个麻烦,你和针金约定好的,要前往荒野大陆。”

  “白沙城主的竞争成败,关乎你的未来。但是战贩和迷怪岛,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搏一搏,或许整个人生就能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变!”

  “不得不承认,你很有冒险精神。事实上,如果你真的能走到这里,你的确有可能第一时间继承战贩的资产。”

  “可惜你的小队实力太弱,连丛林都没有过去。这或许是因为你低估了迷怪岛的险恶。也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激战,战贩开启了所有的防御措施,放出了无数人造魔兽。最危急关头,你几乎要失去生命,迫于无奈,你只有匆忙唤醒替身。替身记忆也因为太匆忙,只灌输了很少,这才有了你们之后种种经历。”

  紫蒂目光闪烁,反驳道:“那我为什么要去杀船长呢?我真的想要登陆迷怪岛,就不会将更多人弄上岸,不是吗?我和针金商量之后,偷偷地用登陆艇离开,不就好了吗?我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去杀害船长,去制造海难,让更多的人登陆迷怪岛呢?”

  这番话刚说完,针金和四位护教骑士们的脸色都发生了剧变。

  紫蒂目睹他们的神情变化,自己的脸色也猛地一白。

  关键时刻,她犯下了一个巨大的失误!

  痂沙兴奋不已,他的瞳孔大大扩张,死死盯着紫蒂:“我有说过,是你杀害了船长吗?”

  紫蒂全力弥补自己的错失,耸肩道:“这有什么?你诬陷我制造船难,那么船长一定是最大的障碍,他死因成谜,我只是提前说了你接下来想要诬陷我的话!”

  “不愧是一届商会的会长,果然是能言善辩!可惜,我知道你为什么杀害船长!”痂沙道。

  “因为你发现了猪吻号船长,要对你们不利!”

  “他其实是圣殿骑士芬艺的人。芬艺是此次白沙城主之位的竞争者之一。之后我也才明白,我的行程安排其实是一场人为的巧合。船长对芬艺的家族忠心耿耿,他受命来探究我的情报,并且如果情况允许,他会以芬艺的名义提前向我示好。”

  “你们的目的也是要接近我,所以才选择登陆猪吻号。船长可能没有发现针金,但发现了他的未婚妻,也就是紫蒂小姐你。”

  “船长当然会对你们不利,不知道什么原因,紫蒂小姐你发现了这一点。如果你偷偷离开,很可能会引发船长的追查。这会给你登陆迷怪岛带来极大的麻烦。所以,你索性制造海难,将其杀死!”

  “那么神父你是如何知道的呢?”针金又看向痂沙,提问道。

  痂沙微微一笑:“因为细索就是船长的儿子啊,他当然知道船长的阵营。然而,他迷怪岛上挣扎求生,他选择投靠了你的替身。当然,他认为替身就是真正的圣殿骑士。”

  “他向我告解,心中非常担忧。他的确是真心投靠替身,但又害怕父亲阵营的事情,在将来被替身发现。”

  针金这才恍然。

  紫蒂又反驳:“猪吻号船长实力雄厚,我不过只是一位初出茅庐的低阶魔法师,我又如何能杀了他,还能没有任何的动静呢?”

  痂沙冷笑:“这我就不清楚了。你可是魔法师,法师手段都丰富无比。你又精通药剂,总会有各种办法的。”

  “总之,你杀了船长后,又接着破坏了猪吻号,让它断成两截。你带领了一队最忠诚可靠的人马,登陆了迷怪岛。”

  针金和四位护教骑士都看向紫蒂。

  “紫蒂,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针金声音颤抖。

  紫蒂冷笑:“所以,说到最后,这一切都是你的猜测。”

  “哈哈,我当然能证明。”痂沙再度大笑。

  神术——侦测谎言!

  下一刻,痂沙施展的神术,就罩落到了紫蒂的身上。

  “现在,如果你是被我冤枉的,紫蒂小姐啊,你可以证明自己了!”痂沙深呼吸一口气,面色完全平静下来。

  紫蒂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痂沙的脸色变了,从平静逐渐变得兴奋。

  他无法不兴奋!

  在最后关头,在他即将落败的那一刻,他终究还是抓住了最后的胜机!

  的确,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

  他只是看到了一种可能。

  但现在,他成功了!

  紫蒂的沉默说明了一切。

  他仅剩下来的神力,极其稀少,真的只够施展一记侦测谎言的小神术。

  但就是这个往日里平平无奇的神术,改变了一切!

  针金和护教骑士们的脸色越发难看。

  “我竟然差点被她利用了!”

  “恶毒的女人,如此美丽的外表,内里却是如此的黑暗。”

  “这么多人因你而亡,你该被处以绞刑!”

  “告诉我,紫蒂,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针金走到紫蒂的面前,情绪激动地质问。

  紫蒂叹了一口气,摇头:“你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针金继续质问:“你制造了船难,却一点都没有通知我。你不顾我的生死,你舍弃了我,这不合理!”

  “我们是有婚约的,婚约是宣布出去的。你制造船难却不通知,等于是暗害我,你这样违背婚约,是要被契约反噬死亡的。为什么你现在还活着?”

  紫蒂回以沉默。

  痂沙则道:“很简单,我推测,这是战贩出手,篡改了婚约。他这可是炼金大宗师,是传奇级的法师!”

  针金双眼眯起,盯着眼前的紫蒂,开始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事实已经证明了痂沙的猜测——紫蒂背叛了他,却没有遭受婚约的反噬。

  痂沙又道:“再多想想,圣殿骑士啊。为什么紫蒂小姐制造海难之后,选择了替身,而不是你呢?”

  “说起来,这个替身真的很像你啊。如果不是你主动揭露,我一定也被蒙在鼓里。”

  “你的这个替身和普通的兽化人很不同,他是非常特殊的。很可能是战贩亲手调制改造出来的。”

  “恐怕,紫蒂小姐是真的想用替身来取代你啊!”

  痂沙的这番话,让针金身心都为之剧颤,随后是冰冷的寒意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迅速蔓延他的全身。

  “不,不可能!”针金抱头,惊悚的情绪让他瞳孔缩成最小。

  “我要竞争白沙城主,身份一定会受到严格的检验。将来如果成为城主,更会得到更严格的审查!”

  “审查除了血脉的检测,还有记忆,还会用神术检测。”针金下意识地反驳道。

  痂沙嗤笑一声:“看看这些人造魔兽,这些都在证明,战贩已经是生命炼金领域的世间巅峰。血脉的检测对他而言,不是问题。再想想你的替身,圣殿骑士,他展露出的精准天赋,甚至还超过你。我听说,他还能施展出百针风的斗技?”

  “而记忆……更不是问题。记忆水晶你不是用过吗?”

  “至于神术检测,这的确是个巨大的障碍。但对于战贩而言,我觉得并不是难题。你瞧,这个大贝是什么?”

  痂沙目光示意。

  针金身心再震,口中呢喃:“美人鱼的童话!”

  这件神器中产生的珍珠泡沫,就连神明都能欺瞒,是世间绝妙的伪装。

  这一刻,针金终于认识到自己的真实处境。

  “没想到我的身边,居然潜伏着一条致命的毒蛇!”

  惊悚之外,就是滔天的愤怒。

  “你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想害我的性命!”

  针金情绪激动,拔出银电,就向紫蒂刺去。

  “留她一命!”关键时刻,竟是痂沙呼唤。

  针金手腕一抖,银电几乎擦着紫蒂的心脏,透体而过。

  痂沙喊道:“不要冲动,圣殿骑士!”

  “我的神力已经不足了,单靠自己,没有办法在侵占权限。但是我的精神一直和紫蒂的精神力纠缠。她的精神得到了塔灵的认可,我正努力调整自己的精神,伪装扮演成她的。只有这样,我才能再次掌控传送等等权限。”

  “当然,如果紫蒂小姐能乖乖配合我,是最高的情况。”

  紫蒂冷笑:“你想得可真美。”

  说着,竟是再次催动精神,狠狠冲击痂沙。

  神父痂沙顿时鼻腔冒血,头脑一阵眩晕。

  “好得很!”痂沙咬紧牙关,死死坚持,“给我折磨她,狠狠地折磨她!”

  针金随声而动,一脚踢去,将紫蒂踢翻到底。

  随后,他手中的银电刺剑轻轻刺下,就将紫蒂的肩头刺穿,临时固定在地砖上。

  剧烈的痛楚,让紫蒂精神波动,痂沙趁机反攻,站稳阵脚。

  但紫蒂的精神仍旧顽强抵抗:“一起死吧!”

  “你要我死?!为什么?凭什么!我亏待过你吗?我一直都以真心待你!!”针金咆哮,愤怒至极。

  手中银电连连刺下,很快,紫蒂身上已经多了十几个细小的血洞。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无限血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