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凭什么?

作者:五月初八 书名:一术镇天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端木元稹乃是一个已经一脚踏入了先天真仙境界的高手,虽然辛苦铸就的世界雏形已经被六位半步至尊击碎,但一身道仍然完整的存在。

  端木元稹的本命之花破碎之后,化作无数缤纷融入苏夜的本命之花中,无疑等于是端木元稹一身沛然的水道被苏夜所吞噬。

  只是可惜。

  苏夜先前已经吞了一个曲水天尊的水道,水道上已经有了极大的成长,此刻再吞端木元稹的水道,于水道上的增益并不强,很多重复的道于苏夜而言,并不能带来多大的好处。

  六百丈的本命之花,也仅仅只是拔高了十丈而已。命数强横到六百元这个地步,再进步已经是很难了,能有十丈增益,已经算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苏夜感觉自身根基越发雄浑,气运也有所提升,心情大畅。至于因果反倒没有继承下来,随着端木元稹命消气散,他在这世间创下的因果自然也就不复存在,算是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一阵海风吹来。

  仍然保持着临死之前满脸恐惧的表情的端木元稹身体也化掉了,随着海风吹散,彻底归于虚无。

  星渊至尊与六位半步至尊一脸不可思议,他们其实猜到了端木元稹后果会很凄惨,但完全没想到端木元稹竟然会如此简单的就灰飞烟灭了。

  而且命数碰撞这种死法,简直太过诡异了,诡异得连星渊至尊这种至尊级高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插手。

  最关键是,苏夜命数之花绽放时,无论是星渊至尊,还是六位半步至尊,都同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他们甚至产生了一种惊悚的感觉,如果苏夜也用这种方式针对他们,他们恐怕也难逃一劫。

  这何其可怕,细思极恐。

  于是,诸人再看苏夜那一脸淡然的表情,心中无不充满了忌惮。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海风吹,呼呼响,星渊至尊与六位半步至尊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倒是苏夜首先打破了沉默,“好了,端木元稹死了,我与他之间的因果也算是了了,而我与你们并无大因果,就此别过了。”

  说完,苏夜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且慢…”

  却是六位半步至尊中有一人喊住了苏夜。

  苏夜回过头看着对方。

  那半步至尊有些尴尬,似乎想问什么却又难以启齿。

  “有什么事吗?”苏夜淡笑,眼底却有一丝玩味。

  “那…那啥,苏夜道友,能不能帮我们看看,我等六人前途如何,我等之气数如何,此生是否可以晋升至尊?”那半步至尊一咬牙一跺脚,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对方会问这个问题,苏夜一点都不意外,甚至早在意料之中了。

  他们不知世间三数的玄妙时,只当自己不断闭门苦修,迟早有一天就可以成为九大至尊那样的强者。

  现在端木元稹用他的死,帮他们印证了世间三数的存在,他们便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一个半步至尊级别的端木元稹因为不知世间三数而付出了性命的代价,他们哪里还会坐得住?

  只是他们并没发觉,他们问出这个问题时,附近星渊至尊眼底里闪过了一抹寒意,想晋升至尊,门都没有。不知道这里还藏着六位半步至尊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迟早就要把他们抹杀了。

  九大至尊在无数年之前就已经达成了共识,这一片无尽海中,只能有他们九大至尊存在。除非他们超越了至尊级别,否则绝不允许无尽海中有任何人晋升至尊。

  这六位半步至尊在他眼皮底下谋求突破,便已经触碰了他的底线。还有这个苏夜,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明明修为不高,连世界雏形都没开辟出来,却能杀得半步至尊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他这个至尊都感到心悸,当真是一个足以破坏平衡的变数。

  星渊至尊心底不由萌生了一丝杀机。

  也就在这一抹杀机刚刚滋生的时候,苏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一个回头,充满深意的目光落在星渊至尊身上,玩味的道:“星渊至尊,你对我似乎有了一些看法呀…”

  星渊至尊闻言顿时心神剧震,目露骇然,简直就跟见了鬼一样,心底连连狂吼,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才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丝微弱的杀机,他就感觉到了,世间怎会有如此敏锐之人,他难道能够通透别人的心灵吗?

  苏夜当然不可能通透别人的心灵,只不过他并未把因果线完全散去,依然保留着自身与星渊至尊以及六位半步至尊的因果牵连,就是想暗暗关注一下,杀了端木元稹之后,这几个人与他的因果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结果,六位半步至尊倒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虚幻透明,也就在其中一人问出问题之后,因果线迅速凝实了一些而已,依旧是无善无恶。

  星渊至尊沉默不言,因果线却迅速凝实,还隐隐有一丝非常淡的血光若有若现,这不明摆着无善无恶的因果要有变成恶因恶果的迹象吗,苏夜一琢磨,哪还会不知道星渊至尊对他产生了杀机。

  “小友多心了,端木元稹之死乃是他自己取死,于道友并无关联。本尊又岂会因此迁怒小友。”星渊至尊矢口否认,他拿不定苏夜的深浅,就坚决不会在苏夜面前坦露杀机。

  你当然不会迁怒我了,干掉端木元稹都算是我帮了你一个大忙,你不谢谢我就算了,还敢迁怒?

  苏夜暗自冷笑,面上却笑眯眯的,“是嘛,那就算我多心了吧。不过我这里有句忠言,不知星渊至尊你愿不愿意听呢?”

  星渊至尊微微一惊,有些将信将疑,他不太相信苏夜会说出什么忠言,但又觉得苏夜神通诡异,心里好奇苏夜会说出什么话来。

  “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小友神通广大,本尊愿意洗耳恭听。”

  “呵呵…”

  苏夜冷笑了一声,这星渊至尊还真是贼心不死,到现在依旧没有打消杀机,因果线上血光居然越来越明显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忠告你一句,有些事能做不能过,自己掘了坟墓,最后反倒有可能埋了自己。嗯,这一句话不仅适应你,同样也适应其余八位至尊。”

  苏夜这话无比刺耳,竟然当着星渊至尊的面说九大至尊在自掘坟墓。六位半步至尊吓得脸色都白了,惶恐不已,真是担心星渊至尊一怒之下连他们一起也迁怒了,心中更是大骂不已,你个该死的苏夜,你在端木元稹面前嚣狂那也就罢了,怎么在星渊至尊面前也敢如此狂妄,这可是至尊啊,你想死换一个地方死去,别连累我们啊。

  星渊至尊却是再一次被苏夜的话惊得真灵摇晃,他万分惊骇的盯着苏夜,面上惊疑不定,苏夜为什么说他在自掘坟墓而且还同时指向九大至尊?

  九大至尊面和心不合,若说有一件事能够让九大至尊同时保持一个立场,那就只有风云榜那件事了。..

  然而这件事太过重要了,绝对是不能够泄露出来的。这件事的真相一旦被揭开,那就不仅仅只是九大至尊身败名裂的那么简单了,整个无尽海都会人人自危。

  无数修行者恐怕都会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他们。到那时候,九大至尊再强大,恐怕都要死上几个吧?

  “苏夜小友,你这话似乎意有所指,能不能劳烦小友说得更清楚一些?”星渊至尊心底杀意没法遏制的变得剧烈,他决定,若是这苏夜真的知道风云榜的真相,就不惜一切代价将苏夜杀死。

  苏夜看着他与星渊至尊之间的因果线越来越凝实,血光突然一下子明亮起来,几乎都要产生血雾了,心底冷笑越是强烈。

  “呵呵,星渊至尊真的希望我说得更透彻吗?”

  “你…”星渊至尊脸色一变,他确定了,苏夜果然是知道风云榜的真相,那到底杀不杀呢,看着苏夜那一脸从容而略带嘲讽的表情,他心里忽然有些不托底。

  这苏夜神通诡异,看着也不像傻子,明知道此事对他的重要性却偏偏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在他面前点出来,要说苏夜没有一些抗衡他的底气,他怎么也不敢相信。

  星渊至尊考虑着,是不是先通知其余几个至尊,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呢?

  星渊至尊心乱如麻,苏夜却懒得理会于他,直接撇过身去,玩味的看向六位半步至尊。

  “你们想让我指点你们?”

  “对…对对对…苏夜道友,还请你不吝赐教。”

  六位半步至尊虽然觉得苏夜与星渊至尊之间的对话有些古怪,就好像苏夜点住了星渊至尊什么把柄似的,心中好奇,但一听苏夜说话,又事关自己的前途,哪敢再多想,忙不迭的点头。

  星渊至尊也是微微一愣,看向苏夜,想看看苏夜对这六位半步至尊又能说出什么样的一番话来。

  苏夜又是呵呵一笑,撇嘴,勾起一丝戏谑,“我倒是能指点你们,然而,凭什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一术镇天》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一术镇天第1218章 凭什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一术镇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一术镇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