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作者:王羽秦 书名:天葬回忆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越告别越不舍,再迟疑下去,我真怕自己会带林大哥一起走,于是在做了最后简单的告别后,我和白姐就驱车离开了这里,在经过拐角处的时候,我的目光还是忍不住的朝住院部五楼的窗户望了过去,没想到小雅一直等候在窗户边上。

  当四目相对的时候,小雅也抑制不住情绪的跟我欢喜不已的挥着手。

  开车的白姐看到我流露出最天真烂漫的笑容时,白姐她也打趣的对我笑着调侃道:“你这小家伙,小小年纪的不学好,学早恋,这可不利于青少年的心灵成长。”

  这句话好耳熟啊,我听了也顿时就倍感无语的被逗笑道:“你跟心姐还真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女人,连说出来的话都是一模一样。”

  见我搬出心姐做掩护,可白姐听后,脸上洋溢的笑容不但没有有所收敛,反而还继续对我笑着说道:“这说明不是我一个人啰嗦,而是你这小家伙真有早恋的问题存在。”

  虽然这个问题是事实,但我知道白姐跟心姐一样,都只是出于对我的调侃而已,所以我也没有去较真,只是把座椅稍微往后放倒一点,并对着白姐道:“白姐,我有点困,你慢点开,我眯眼睡会儿。”

  在看到我缓缓的躺下身子时,白姐忽然递了一个东西给我,并一边对我轻呼了一声:“这东西既然是你的,现在物归原主还给你,自己可要保管好了。”

  看到白姐递过来的东西时,我两眼一下子就冒出了愉悦兴奋的光芒,在将东西接过来的同时,更是压抑不住笑容的对白姐又激动又欢喜的感谢道:“这不是我装符咒的袋子吗!怎么会跑到你的手里去了?”

  在我一边白姐问出疑虑的同时,我也立马猜到了答案,这布袋一直作为证据被胡局拿在手上,白姐肯定没有胆子去偷窃作为嫌疑证据的物证,那现在既然会落入白姐的手中,肯定是胡局暗叫交给她的。

  “咦?怎么好像有点不一样。”可是当我接过布袋把它拿在手里看了几眼后,发现它有点怪怪的,于是我一边疑惑的嘀咕着,一边望向了白姐。

  然而白姐的解释,也让我明白了胡局的良苦用心:“你手里的布袋并不是你自己的那个,你的那个必须作为物证接受调查,但胡局也知道那些符纸对你来说非常重要,所以就委托我帮你绣一个相似的布袋,不过里面的符纸可都是你自己的那些。”

  在白姐说的时候,我也已经把这布袋里的符纸查看了一下,确实就是我和爷爷绘制的,在出发的时候,我原本确实想过对胡局开口要回那些符纸,但正如白姐所说,我也害怕牵连胡局,所以就没向胡局讨要。

  可是现在虽然对于符纸的失而复得感到高兴,但我心里反而还是有点担忧的对白姐问道:“布袋是物证,那里面的符纸也是,现在胡局把它们私自拿出来,不会有麻烦吗?”

  见我还会担忧胡局,白姐用欣慰的笑容看了我一眼并夸赞了我一句:“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也没亏胡局白惦记你,不过你放心吧,这么点小事,还是难不倒他的。”

  其实我猜也是这样,不过能听到白姐亲口说出来,我这心里也就更加踏实了,而白姐在说完之后,她又轻扫了我一眼,然后说道:“差不多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你稍微躺会儿吧,等快到的时候我叫你。”

  一个小时并不算多,但光是这么坐在车里等待确实挺无聊的,而且现在也已是夜晚时分,再加上我们走的是高速公路,也没什么路边的美景可以欣赏的,于是我也只好用眯眼睡觉来打发这一小时了。

  可是我已经在昏迷中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了,现在实在是毫无睡意,在座椅上转辗反侧的好一会儿仍是无法闭眼入睡,开车的白姐见我久久还是清醒状态后,她也忍不住的对我嘀咕了一声:“怎么了?睡不着吗?是不是换了辆破车子,适应不了休息了?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了?”

  白姐这话的意思是在指我们离开的时候,原本胡局是想让白姐开那辆房车,或者给她一辆舒适点的警车以及几名身手不俗的特勤人员,但都被我和白姐以低调出行,不引起他人注意为由给拒绝了,所以我们就只是随便租了一辆国产车子。

  所以我也如实的对白姐摇头道:“不是。”白姐听出我在说这话的时候,言语中夹带着几分忧心忡忡的成分,白姐又随即对我关心的追问着:“怎么了唉声叹息的?心里有事?是在牵挂小沈?还是这么快就思念你的小情人了?”

  见被白姐看穿心思,我也就没有隐瞒的对白姐大方的点头承认道:“我还在担心卓依德,我总觉得他死得太简单了,害怕他还会再次借尸还魂重生。”

  我说得很是一本正经和严肃,可白姐听后,却还用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情语气对我说了句:“怎么?听你的语气,好像你是在害怕卓依德?”

  虽然被说得有点灭杀自己的锐气,但我也以最真实的内心想法,直视白姐的这个问题:“从某个角度来说,他确实要远比帕朗图可怕,尤其是在跟他正面交过手和亲眼见识过借尸还魂的厉害后,我确实很难相信,他会这么容易的死去了。”

  如果不是心姐的情况危急,我原本就想着再折返回去一次找出卓依德的尸体,死要见人,活要见尸,哪怕真的只是一块血肉模糊的肉饼,那我看到了也总能放心了。

  可是我现在这么离开,赶赴他地,那等我回来后,再去查探,就算有尸首,也已经不能保证我所见的就是当时的真实情况了,所以故此我才会显得这么纠结心烦,因为这块心病恐怕要让我担忧很久才能放下。

  “噗嗤…”谁知在看到我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后,白姐不但没有感到危机感,甚至还忽然掩嘴笑出了声。

  p天葬回忆录 53414dexhtlp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天葬回忆录》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葬回忆录第七百五十五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天葬回忆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葬回忆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