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吻上你的心199

作者:花幽山月 书名: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叶子墨不告诉她,是他早预知了她会难受。他认为她是这世上最善良,最纯真与无私的女人。他始终认为她爱他爱的可以接受他的一切,他以为她会毫不犹豫地继续跟他在一起,甚至愿意给他孩子做后妈。

  她确实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痴迷,是他的魅力不够,还是她们的感情不够?

  他的心痛了又痛,那种想要求得她原谅的柔和表情变了。

  他的嘴角边掀起一抹冷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说:“你要是爱我,我说不准会放了你。你越是不爱我,我偏就要把你留在我身边。我说过,你是我女人,一辈子都只能被我一个人占用,别人看也别想看你一眼。”

  他冷漠地说完,忽然起身,清冷地说了声:“你睡吧,今晚你会如愿以偿,不必跟我一起睡。不过别想把我关在门外,我想要你的时候,我随时可以进这间房。”

  离开前,他当着她的面给郝医生打了个电话,吩咐他给夏一涵准备好药,一会儿和酒酒一起送过来。

  叶子墨走后,夏一涵的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大房间,心里悲凉的无以言表。

  她也在思考,她不是爱他吗?她的爱真的那么肤浅脆弱,真的不能接受他还有别的孩子吗?

  不是说,爱应该无条件的付出,应该无条件的包容吗?

  他说他怎么都不会离开这间房,他还是走了,把这么大这么冷清的空间留给她。

  房间里还空余着他们暧昧的味道,仿佛昨日的亲热都还历历在目,真的都结束了吗?

  酒酒和郝医生来的时候,夏一涵还在发呆。

  夏一涵回来后脸色不对,让酒酒担心了很久,晚饭时她看得出夏一涵在强装笑脸,所以看到她笑,酒酒不仅没有放心,相反她还更担心她了。

  夏一涵说了声谢谢,把难喝的中药喝下去,感觉比平时不知道苦涩了多少。

  郝医生走后,酒酒才又问她:“一涵,到底怎么了,能告诉我吗?你这副模样,真让人不放心啊。”

  酒酒在叫一涵的时候,那是绝对以朋友的身份在说话,夏一涵心微微一酸。

  “酒酒,你说,爱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包容他的一切?就算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了,他爱那个孩子,他要常常去看那个孩子,还有孩子他妈,爱他的女人也不该放弃,是吗?”夏一涵的话有些乱,酒酒却也听明白了。

  “你说什么?什么孩子?有别的女人怀了叶先生的孩子?”酒酒瞪圆双眼不可置信地问。

  夏一涵苦涩地点了点头:“是啊,有人怀了他的孩子,六七个月了。宋婉婷。”

  “宋婉婷!她怎么不去死呢!太坏了!”酒酒气的咬牙切齿,要是宋婉婷在她眼前,她才不管她是不是大肚子,她非要狠狠揍她一顿才能解恨。

  两人正在房间里说话时,叶子墨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边狠狠地抽烟,一边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上次他以为是宋副会长搞的鬼,把照片传给了夏一涵。今天他已经吩咐林大辉给宋副会长颜色看了,以他对宋副会长的了解,这时他忙政治上的事都忙不过来,根本就不可能分心再来安排今天的事。

  钟于泉也不会。

  那么,就只有一个人会干这种事了。

  该死的宋婉婷!

  叶子墨豁然起身,紧抿着嘴唇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出……

  83

  宋婉婷跟林大辉提了个要求,她要用电脑,想要给孩子放一些轻缓的音乐做胎教。

  夏一涵知道了她孩子的存在,她就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了。

  她觉得她能做的已经做完了,剩下的得看夏一涵是怎么选择的。

  在孩子出生之前,她不会再折腾了,毕竟孩子的健康也是很重要的。要真是孩子被她折腾没了,或者折腾出问题来,那才是得不偿失。

  再者此时的叶子墨肯定是快疯了,恨死了有人把她怀孕的事让夏一涵知道了。她不敢做的太过火,怕叶子墨一怒之下什么都不管,一定要把她孩子给打掉。

  她了解叶子墨,知道他承受的底线会在哪里,所以她才敢一次次的在惹怒他的边缘铤而走险的获得胜利。

  林大辉给叶子墨打电话请示:“叶先生,宋小姐说要电脑听音乐,您看我要不要答应她的要求?”

  “等我过去!”

  叶子墨挂断电话,在车上时表情是极冷肃的。

  宋婉婷!别让我查到你故意让夏一涵知道你有孩子的事的证据,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夏一涵和酒酒在房间里轻声聊着天,夏一涵的问题,酒酒是这么回答的:“接受个屁啊,真气死我了!太子爷的脑袋是让门给挤了吗?宋婉婷那种人的孩子,他都要!一涵,你听我的,咱们不跟他在一起了。我看还是海先生好,比他专一,比他痴情。你想办法离开,去找海先生,我也不在这里了,你走到哪里我跟你走到哪里,照顾你。他太过分了!凭什么你要什么都包容他啊,他是神啊?他是太阳啊,地球都得围着他转了?气死我了!”

  总算有人替她骂了一顿那个混蛋,虽然听到有人数落叶子墨,夏一涵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可她觉得酒酒这么说,她也有点儿解气。

  是啊,凭什么啊,谁都能想通的事,只有他想不通。

  或者他不是想不通,他只是觉得不管他怎么做,她都会跟他站在一边。

  他要人性,他不忍心对一个快要出生了的孩子下手,她能理解,换做是她,她未必也能狠下这个心。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或许这本来就是个无解的题目,叶子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一定为难,怎么做都不对。

  不知不觉的,她又会想要替叶子墨找借口,说明他其实不是不爱她,他全都是无奈的。

  酒酒看夏一涵有些心软,激动地抓住她的肩膀,朝她吼了声:“你别傻了,一涵!听我说,离开吧,别跟他再这么掺和不清了。你要这么下去,你非要给他的孩子当后妈不可。你别看我酒酒平时看着很二,其实我很清醒。你也要清醒!那个宋婉婷就是个坏透顶的女人,我敢说她孩子要是蹦出来,她一辈子都不会罢休,非得像个鬼似的缠一辈子。”

  这不正是夏一涵所担心的吗?夏一涵深吸了一口气,强扯出一丝笑,对酒酒说:“知道了,我不会犯傻的。我也想走,想今晚上就走。不过我也不是说想走就走的出去的,叶子墨肯定已经通知人限制我自由了。”

  “那倒也是,一涵,你别担心,我帮你,我去看看叶先生在干什么。”

  夏一涵点点头。

  酒酒没多久从楼下又上来,说太子爷出去了没在家,这可是逃走的好时机。

  逃走……夏一涵想不到自己有一天需要偷偷的离开这里。

  她从进叶家就没想过要离开,那时是为了小军的仇,她不能走。后来他的仇不用报了,她被叶子墨的爱感动,以为要一生一世的跟他相守。

  “别发呆了,我们走吧!哎呀,我还想收拾一下东西的,算了,我什么都不要了,先跟你走了再说。”酒酒的催促让夏一涵回了神。

  她再次环顾了一下这栋充满欢笑记忆的房间,没再犹豫,跟着酒酒出门。

  出了卧室的门还没走几步,夏一涵想了想,还是停下来。

  “酒酒,我们这样是出不去的。这么晚了,我们只有用别墅里的车才能离开,我不会开车,你也不会。何况我们也进不了车库,要是找管家派车,估计叶先生已经交代过管家不给我们用了。还是算了,让我好好想想有什么办法。”

  “哎呀,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说不定太子爷还没交代呢。上次管家跟我说了,以后我要用车不用通过他,我自己可以要车的,你等着。”酒酒说完,给车库那边专门管理车辆出入的人打了电话,说她要外出,给她派一辆车。

  “对不起酒酒小姐,不能给你派,叶先生今晚刚吩咐过,以后叶少夫人和你外出都要通过他同意,他亲自打电话过来,我们才能放行。”

  夏一涵看酒酒的表情就知道,她猜测的是对的。

  叶子墨这人很细心,他要是不想让她离开,她怎么可能说走就走的了呢。

  就像宋婉婷怀孕的事,她此时想来,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想要让她知道呢,可还是过了这么些天才知道,可见叶子墨很多事是做得非常严密的。

  “一涵,怎么办?还真走不了。”酒酒有些小沮丧,她甚至有些弄不清她是真的希望夏一涵走,还是只是她一时气愤,想要夏一涵走,好给叶子墨好看,让他求她,然后主动去把那孩子给打掉,他们重新幸福的在一起。

  “没事,今晚走不了,总有能走的时候。”只要真的想走,总能走,怕就怕舍不得,怕思想有动摇,这话夏一涵是没有说出口的,只是在脑海中转过而已。

  “就算不走,你也不要给他好脸色看。太过分了!他不打掉孩子,你坚决不能原谅他,坚决不能心软!”酒酒的劝慰,夏一涵只是苦涩的一笑。

  她自认她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可以让叶子墨为了她把那个孩子弄没。

  如果他会要那孩子消失,他应该早在她知道之前就去做了。没做,就是他不想。

  她亲眼所见他在跟孩子交流感情,若不是出于爱孩子,他怎么会去碰触宋婉婷呢?

  何况,就算他跟她说:“夏一涵,为了你,我会让宋婉婷把孩子打掉。”

  她也没办法点头同意,对她来说,那么大的孩子何尝不是一条生命,已经胎动了,已经会跟父亲交流的孩子,她做不到那么残忍,真由她来决定,她肯定也不忍心让那孩子没命。

  “不原谅,放心吧,一定不原谅。你快回去睡觉吧,我也要养足精神,明天想办法离开。”

  “要带着我一起哦!”

  夏一涵微笑着点头,说,好,一定带你一起走。

  ……

  宋婉婷听到门外黑衣人问候主人好,接着门被从外面打开,叶子墨沉着脸进门,后面跟着林大辉。

  “子墨,你怎么来了?”她脸上满是惊喜地迎上去,因他警告过,她不敢再快跑,步伐却还是比较大的。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叶子墨是来问罪的,她这是故意想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你好像不高兴,是夏一涵她不肯原谅你吗?要不我去跟她说,我告诉她,我的孩子不会影响她的生活……”

  “搜!”叶子墨一声令下,林大辉答应一声是,手一挥,几个黑衣人分别从房间的不同角落入手,搜查宋婉婷的所有物品。

  宋婉婷心下一阵紧张,胎动也不觉剧烈了几分。

  叶子墨冷漠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宋婉婷的那张让他非常厌恶的脸,她脸上的神色是很不安的。

  “子墨,你在搜什么?你怀疑我什么吗?”宋婉婷低声问,眼睛里又一次蓄满了泪。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叶子墨冷冰冰地说。

  搜查的结果,什么都没有。

  “你是怎么跟外面联系的,手机放在哪里?”叶子墨问,传出信息的人肯定是宋婉婷无疑。

  他只是需要一个确定的证据,才能处置她。

  “子墨,我哪里有手机,你把我控制起来的时候不就让人把我的通讯设备都拿走了吗?”宋婉婷的眼泪已经落的满脸都是,叶子墨并不会被她哭的心软。

  “你还出去过一次,是姓钟的给了你手机吧?”

  “子墨,你到底要说什么?你是说夏一涵知道这件事是我让她知道的吗?我又回来的时候,他们不是照样搜了我的身吗?”

  宋婉婷想起当时搜身的时候,还是非常庆幸的。

  她把袖珍手机用胶布贴在肚子底下,他们再怎么检查,也不敢搜她的身体,所以手机才平安无事的被带进来了。

  “也说不准你用了什么办法没让他们搜到!”

  叶子墨话音未落,门口守着的黑衣人报告:“主人,保姆带来了。”

  “让她进来!”

  很快专门被请来照顾宋婉婷的保姆进门,为了谨慎起见,这次换地方,又换了新的保姆。

  保姆的样子有些慌张,进门后就不知所措地看着叶子墨。

  “你今天跟宋小姐聊天了吗?”林大辉问她。

  “林先生,聊了聊了。是不准和她聊天吗?”

  “聊了什么内容?”林大辉加重语气问。

  “就是我来的路上看到宋副理事长……糟了,宋副理事长不会跟宋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姓宋的人那么多,我真没想到宋小姐跟宋副理事长可能有关系。这是怎么话说的,她还怀孕呢,我真该死。林先生,我知道错了,您要扣我工资也行。我真是不该多嘴!”

  保姆扫视了一眼站在那儿面色如冰霜一般冷漠的叶子墨,她是真的害怕了。

  要不是她早就被人威胁了她家人的性命,她才不敢当着这些可怕的人面前说谎。

  叶子墨淡漠地看着保姆,看到她说话时眼睛不自觉地往上瞟。他再看宋婉婷,她倒是淡定的很,除了还在期期艾艾地哭着,她像是根本就没做过这件事。

  “林大辉!”叶子墨忽然叫了一声,林大辉恭敬地说了声:“是,叶先生。”

  “你抓了这位大姐家的孩子?看来她不想说实话,孩子撕票吧!”叶子墨冷声一说,林大辉立即心领神会地说:“是,叶先生,我这就打电话过去。”

  “什么?不,不,不。叶先生,林先生,我知道错了。我说实话说实话!”保姆吓的脸一下子灰白,宋婉婷的脸色也一下变的极其难看。

  “子墨,你别吓唬这位大姐啊。”宋婉婷还试图隐瞒,叶子墨假意给林大辉又使了个眼色,林大辉拿出手机开始按号码。

  保姆是真吓坏了,扑通一声往低声一跪,扯住就近的林大辉的裤脚哀求:“你别这样,我求您了,放过我孩子。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说,我全说。”

  “好了!”叶子墨沉声说道:“你等一下再打这个电话,问问这位大姐要说什么,她要是说了实话,你就把她家孩子放了。没说的话……”

  叶子墨故意沉吟一声,保姆就一声接一声应承:“我说实话,你们想知道什么?”

  “啊……子墨,我肚子疼!”宋婉婷尖叫了一声,无助地看着叶子墨,试图用肚子疼来转移叶子墨的注意力。

  “保持安静!不然我就让你彻彻底底的疼一次!”叶子墨声音冰冷,脸色更黑的吓人。

  宋婉婷一看事情要败露了,急的不行,又没有办法阻止。

  她试图给保姆使眼色,叫她别说。保姆以为孩子在叶子墨他们的手上,哪里还敢不屈服。

  “你都为这个女人做了什么?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我保证你没事。”

  叶子墨说完这话,保姆立刻老老实实的认了。

  “她……她让我说谎,说我跟她说的宋副会长出事了。还……”

  <center>断更反馈</cent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第297章 吻上你的心199》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