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吻上你的心197

作者:花幽山月 书名: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他沉着脸,看着他们两人出门,心被揪的紧紧的。好像他们这样一走,夏一涵就被永远的带出他的势力范围之内了似的。

  不,他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钟云裳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叶子墨,听到门外的两人走远,她才几步走到叶子墨身边,低声问他:“我妹妹知道了宋婉婷的事?”

  “嗯。”叶子墨哼了一声。

  “那你打算怎么办?还是坚持要宋婉婷把孩子生下来?”钟云裳觉得她可能没资格问这些,但她关心他们,不只是因为叶子墨是她所爱的人,她希望他幸福,也因为夏一涵是她妹妹,她不想看到妹妹一辈子不如意。

  叶子墨没说话,钟云裳何尝不了解他,她知道他要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

  他越是这样难改变,就越伤女人的心。

  丈夫非要别的女人给他生孩子,这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无法理解无法原谅的事,哪怕再大方再善良的人,爱情总是无私,充满占有欲的。

  “也许这话我不该说,我真觉得那孩子生出来对谁都不好。宋婉婷是什么人,你应该是比谁都清楚了。孩子有她的基因,这是你以后怎么教育都未必能教育成功的。我也想得到你可能不会让孩子跟他母亲有往来,可你想,孩子难道不会问他妈妈是谁吗?孩子不会找妈妈?宋家又会甘心,这么好的筹码不用?所以这孩子只要在一天,就会像现在一样,永远都是被利用的工具。我也知道我不足以劝动你,但我还是希望你为了你的家人还有孩子的幸福,再好好考虑一下。”

  李和泰和夏一涵两个人来到主宅大厅的休息区,那里有两个沙发,两个人却没坐。

  “你们两个怎么了,方便告诉我吗?”李和泰俯视着夏一涵,他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她有了一种特别的情愫。

  也许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开始崇拜赵文英,所以在见到夏一涵以后,这样的感情不自觉的也移到了她身上。

  赵文英可以说是他对女人的完美想象,但她是他的养母,再完美,都只是一个女人的模型。夏一涵则不同,他跟她完全没有血缘关系,且她身上不光是有赵文英具有的一切,她还有更多更优秀的品质。

  她温柔,可爱,善良,总之,他能在她身上看到近乎完美的女人形象。

  即使她不可能喜欢他,他还是喜欢带着一种欣赏的心情远远看着她,在她需要的时候,他希望能够帮到她,给她力量和支持。

  “和泰哥,我可以告诉你,但我不希望你的心情被我影响。”夏一涵老老实实地说。

  她想倾诉,她很想很想把她今天经历的一切说出来。

  她很想有人告诉她,她生气,她要离开,是不是因为她太狭隘自私了。

  她是不是不应该见到这样一件事就忽略叶子墨对她所有的好处,就像他没有对她好过一样。

  她跟自己说过的,不管以后经历什么,她要永远记着他曾经怎样爱她,珍惜她,她暗下决心想要包容他的一切来着。

  为什么风雨来袭,她这么轻易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放弃呢?

  “别傻了,和泰哥不是玻璃心,没你想的那么脆弱。说吧,我听着呢。”李和泰温温地看着她,虽然他没有动,她却分明感觉到他的目光里宠她的神采。

  那样的眼神就好像他在抚摸着她的头发,跟她说,别怕,我会帮你一样的效果。

  夏一涵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他以前的未婚妻宋婉婷从国外回来了,她肚子里有了叶子墨的孩子。我亲眼看到了,孩子都已经很大了。我看到他在医院里照顾宋婉婷,我看到他把手放在她肚子上,他跟那个孩子说:我是爸爸。”

  夏一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些,而没有泪如泉涌的,她只是微微有些哽咽。

  温润的李和泰眉头都不觉得皱起,他是很少有这种表情的。

  “你今天去省二医院看到的?”李和泰问。

  “你怎么知道我去了省二医院?”夏一涵有些惊讶地仰视着他,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碰巧知道的。”

  怎么可能是碰巧呢?原来他是这么关心她,夏一涵的心在最渴望温情的时刻,得知他也在暗暗关注她,她的心又是一暖。

  他的确是派人暗中保护夏一涵了,也仅限保护而已,都是远远地让人看着她,万一她发生危险,要他们随时出手帮她。她周边发生了什么事,他并不知情。

  “告诉我,你现在想怎么办?”李和泰抓住了夏一涵的肩膀,他没别的意思,只是有些急了。

  “我想离开他,和泰哥。你不知道,我看到他和宋婉婷在一起,他们才像是一家人,我像个第三者。我觉得我真是多余的,你说,我要是有一点点的自尊心,我是不是都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了?叶子墨是个注重承诺的人,估计他跟我订婚后才知道宋婉婷怀孕的事吧。所以他不是爱我,他是出于责任心要跟我在一起。我怎么能让他两面为难呢,应该让他跟他心爱的女人和孩子一起生活。”

  李和泰想起上次叶子墨要和赵文英单独交流的事,想必那次他们就是说的宋婉婷的事。

  一个男人要欺骗女人,大部分应该还是出于爱和责任吧。

  叶子墨喜欢夏一涵,疼爱她,这是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的。

  李和泰虽然心里对夏一涵有了一些异样的情绪,但他是君子,绝不会落井下石的劝夏一涵离开叶子墨,转投他的怀抱。

  “你有没有想过,他骗你,其实是因为他想要跟你在一起呢?一涵,他背着你做那样的事,我听了确实也很生气。不过我不赞成你这样说走就走,你要是和怎的离开,也要走的明白。跟他好好谈谈吧,了解一下他的真实想法,不要误会着走。”

  李和泰的话让夏一涵一直纷乱的思绪略平静了些,若要从理性的角度讲,她是应该跟叶子墨好好谈谈的。

  可她就是不想,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谈的。

  也许她还真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她做不到那么快就理性的去处理这件事。

  她摇了摇头,轻声说:“不谈。他是想跟我在一起又怎么样?难道他还想左拥右抱,家外有家吗?也许我不够爱他,我没有办法容忍他跟别的女人有孩子,我也做不到一辈子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

  “我理解你!”李和泰重重地拍了一下夏一涵的肩膀。

  “不管你怎么做,和泰哥都支持你。只要你想好了,你就给我打电话,我随时来接你。不用担心我接不走你,叶子墨再厉害,也不是没有人斗得过他的。”

  “谢谢和泰哥,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夏一涵说完,不知为何,忽然一阵心酸,泪不觉涌出了眼眶。

  她这么一哭,李和泰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他伸出手放到她的小脸儿上,帮她擦了一下。

  在小会客室里等待的叶子墨,每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

  他能猜得到夏一涵是想要告状,这也告的太久了点儿吧?

  “走吧,云裳,我们出去看看。”叶子墨沉声说完,迈步就出门,钟云裳看出他是在吃夏一涵和李和泰的醋,她静静地跟了出来。

  两人走到大厅入口,正好看到李和泰在给夏一涵擦眼泪。

  他的动作很轻柔,好像生怕碰伤了夏一涵柔嫩的小脸儿似的,叶子墨的脸色一瞬间变的铁青。

  “夏一涵!”他连名带姓地叫了一声,几大步走到他们近前,伸手把夏一涵拽过来,大手略有些粗暴地在她脸上擦了两下。

  “你有男人,以后擦眼泪这事就别麻烦别人了,就是亲哥哥也不行。”他冷硬地说,李和泰脸色也有些阴沉,他皱着眉看着叶子墨,很想问问他,他的女人是为什么哭。

  夏一涵忙收起了泪,有些抱歉地笑着对李和泰说:“我没事,和泰哥,回去吧,妈的话我记住了。”

  “一涵,我也想单独跟你说两句话。”钟云裳温婉地笑着着,上前拉住夏一涵的手。

  “我们去会客室再聊几分钟,李和泰,这回要麻烦你等等我了。”

  夏一涵和钟云裳牵着手,回了会客室。

  “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一涵,你是我妹妹,你要记得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就找我。有心事也可以跟我说,我从小就希望自己有个兄弟姐妹。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不管爸爸心里怎么想,他怎么做,你要记着血浓于水,亲情是割不断的。”钟云裳说这些时,眼睛有些红,夏一涵刚止住的泪忍不住又开始流淌。

  她有多幸运一下子有了这么多至亲的人,钟云裳的表情无比的真诚,她完全不会怀疑她有别的用心。

  “姐!”夏一涵低声呼唤了一句。

  “好,好妹妹!”钟云裳的眼泪也轻缓的落下,脸上却微微笑着。

  会客室里姐妹相认,大厅里两个男人都寒着目光对峙。

  “你什么意思,想要趁虚而入?”叶子墨沉声问李和泰。

  “想趁虚而入,又怎么样?也得你给我这个机会。”

  “别妄想了,我的女人不会让任何人觊觎,你再这样,我以后不会让你见到她”叶子墨的脸色更阴沉了些。

  他再有气势,可以吓住任何人,却吓不住李和泰。

  别看他温文尔雅,他内心的强大不是一般男人能够比的了的。

  “看你怎么做了,你要真的爱她,对她好,让她每天都感受到幸福。别说是我,就是任何人,想要抢走她都不可能。你要是想齐人之福,一边跟她在一起,一边又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我不追求她,也会有无数优秀的男人要给她幸福。你,不会是她唯一的选择。”

  “谁跟你说我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了?我只爱夏一涵一个人!”

  李和泰冷冷一笑:“爱她,可不是说说就算了的。你要真爱她,就让那个该死的女人把孩子打了。你以为她能容忍你跟别人生孩子?叶子墨,你不把你身边给弄的干干净净的,你就没资格对她说爱。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那孩子要是还在,我会接走夏一涵,不会让你再欺负她。”

  “那就是试试看,你能不能接的走。”

  叶子墨冷淡地说完,两人就没再说什么。

  李和泰觉得自己也只能为夏一涵做到这种程度,其他的事要看他们两个当事人怎么想,怎么做了。

  夏一涵和钟云裳从小会客室出来,依然是亲热的牵着手。

  “和泰哥,云裳姐交给你了,要安全送到家。”夏一涵轻快地说。

  他们都要走了,她要让他们都走的放心。

  “保证完成任务,云裳,请吧。”李和泰很绅士,钟云裳微笑着前面走了。

  两人的车在视线中消失,夏一涵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晚上她不想面对叶子墨,她想立即就走,只是天晚了,她即使说了,他也不会同意。

  他们走后,叶子墨的脸色一直都很不好,他扫视了一眼夏一涵,她不看他,只是低着头往前走。

  他放缓了脚步,夏一涵却加快了步伐,匆匆上楼。

  就算晚上不能离开,她也不打算跟他在同一个房间里。别墅里有客房,他在一楼的卧室也在。

  他要是非得和她在二楼的卧室睡,她会随便找一个客房安顿一晚,天亮她上班后再想办法走。叶子墨迈着沉沉的步伐跟着她,从她的表情上能看出她在盘算什么。

  还在想着离开的事,多天真!

  夏一涵进门刚要关门,叶子墨长腿一伸,挡住了。

  “让开!”夏一涵没好气地说。

  他伸手把门掰开,闪身进门,随后把门关上。

  到这时他的脸色依然黑沉沉的,就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夏一涵觉得好笑,该生气的是她,不是吗?他有什么理由生气,难道他在外面有女人,跟人家去生孩子,他还有道理了?

  “这是你的房间,如果你要在这里睡,我走,你让开!”夏一涵脸色冷冷的,冷淡地说完,试图把他掀开。

  想不到叶子墨却逼近她,把她固定在门背上,欺近她的脸,眯着眼睛对她凉凉地说:“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让别的男人给你擦眼泪,还想要跟他走!”

  夏一涵无畏的一笑,反问他:“不行吗?我喜欢让他擦眼泪,我想要跟他走,不行吗?”

  “该死!你知不知道他觊觎你,他一直盯着你看,想要把你给睡了。你看不出来?”叶子墨眯着眼,眼中放射出危险的光芒。

  前段时间他没有危机感,所以他始终都是温柔的。

  现在不同了,李和泰已经下了战书,他要捍卫他作为男人的权利和尊严。

  他的质疑,他的样子让夏一涵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在乎吗?他也知道她跟别的男人有亲密接触,他难受?

  只是擦了个眼泪而已,再说李和泰还只是像个大哥哥一样,疼惜的帮她擦泪,根本就没有别的想法。

  他呢?他摸那个女人的肚子,他跟人家孩子都要出生了。

  她不敢想这个,一想她就感觉她都要气的窒息了。

  她深吸了几口气,冷笑,仰头直视他,一字一顿地问他:“当然看得出来。”

  “你!”叶子墨气的咬牙切齿,伸出捏住她柔嫩的小下巴,眼睛死死盯着她的双眸,冷声问:“你知道他有那个意思,你还说你要跟他走?你疯了!”

  夏一涵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轻缓地对他说:“叶子墨,我真是比任何时候都清醒。我跟他走,最起码他没有跟别的女人怀孕,他是我一个人的。”

  “夏一涵!”叶子墨气的手都在颤抖,他更加了一点儿力量,微弱的痛感从她的下巴传进她的大脑。

  疼一点儿好,她跟自己说,他要是不这样,她都快不记得他从前是怎么对待她的了。

  “我一定会走,叶子墨,不管用什么样的方法,我都会离开你。”你不尊重我,不爱我,我没有理由留在你身边。

  夏一涵坚决的态度让叶子墨心里无比的沮丧又愤怒。

  “你不记得你说过永远爱我了吗?”他努力让自己平静,手上的力道也松了,语气中是有些无奈的。

  夏一涵的眼中闪过一丝凄凉,而后她又恢复了那种无所谓的样子。

  “我记得,我也记得你说过,你永远只爱我一个人。转眼你就可以爱别的女人,不光爱她,还爱她的孩子。你可以不爱我,我当然也有权利不再爱你。”

  她该死的平静让叶子墨的心该死的不平静,他恨不得能把她那根一下子错乱了的神经给矫正过来。

  她怎么能不爱他?

  他是她男人,是她唯一的男人,她是他的,从她出现的那一刻她就注定了一辈子都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女人!

  “你没权利,你是我的!除非我死了,否则你别想离开我半步!”叶子墨的脸上有一种狠劲,早已经没有了前段时间的柔情蜜意。

  <center>断更反馈</center>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第295章 吻上你的心197》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暴虐魅少:亿万小媳不好当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