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这个人,我带走了

作者:默戚七 书名:惊鸿云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不知,你又何知。”凌冽的目光从天音眼中直勾勾的抓向慕乔仙。

  “前辈,您不用试探我,”慕乔仙是何等聪明,仅凭一句话就猜透了天音的心思,“我不过也是枚棋子,如果我没猜错,您真正想抓的人是破云的主人才对......”

  霎时,无数的天兵天将已经包围过来,堵住了她所有的逃离路线,眼前是白皑皑的战甲,曾经并肩作战的锋芒如今也指向了她,没有人相信她的清白,可笑的是所有的人竟然都不愿意听她的一句辩解。

  天门近在咫尺,而她踏不出这一步,多少人向往的梦中仙京,不过就是冰冷森严的桂殿兰宫,是她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的地方。

  带领着八方天兵的天将们面色严峻,用看待死囚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手中的剑更是蓄势待发。

  真是荒唐。她嗤笑着,对付她区区一个上仙,竟然调动了如此大的阵仗,她是该为自己的这份殊荣感到万分的骄傲,还是万分的悲哀?

  为什么天界的人都要这么对她。

  为什么?

  因为官楼是正统,是天定可以飞仙的人,而她,不过是一个捡了漏,借着仙剑才有机会踏入天界门槛的可耻的小偷?

  为什么人一出生就有高低贵贱,为什么这种不平等的待遇不会随着时间经历而改变?只不过出身卑微,为什么就要被人欺凌辱骂至今?

  今天的局面她也能猜到,都是因为她拿了原本不属于她的东西。破云以及它的主人就是天界最大耻辱的存在,这件事永远不会过去,但也永远不会被人提起,而她这个变数,捅破了纸篓,让辛苦维持的局面沦为被撕下结痂的伤疤。

  所以,无在乎官楼是不是她杀的,他们抓不到那个人,就必须有另一个人为此负责。他们需要向官家交代,他们需要给天下一个交代,所以她,无论有错没错,今天都必须死!

  “不必废话,”她看清了,看清了这些美丽皮囊下丑恶的嘴脸,看清了她悲惨命运背后的无可奈何。

  “哪怕是战死,我也不会妥协。你们心里都很清楚是为了什么,我也清楚,既然这就是你们的回答,我无话可说......只是我很好奇,你们的良心难道就不会痛吗?你们总有一天也会有犯错,届时你们也会成为这座寒宫冰冷的牺牲品,看看我的下场,我希望到时候你们的下场会比我的好!”

  “妖言惑众,此等不知悔改之徒,不必留情,就地处决!”统领们举起手中的剑,挥刀斩下。

  “杀!”

  “杀!”

  “杀!”

  ......

  这一战不可避免,从她拿起归云剑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她今天的结局。她很明白自己对于天界是什么,唯独对幕后的那个人,她始终不能明白他的用意。

  他把剑云古籍交给她让她学习剑法,把归云送到她的身边助她飞升,又杀了与她敌对的两人,看似是在为她摆平一切障碍,实际上却又嫁祸于她,一步步将她逼入绝境。她不知道这条为她铺好的路设好的局到底通往何方,究竟是想让她站在耀眼的至高点俯视众生,还是想让她成为他无聊游戏的牺牲品。

  ......

  慕乔仙挥舞归云开展剑阵,抵挡住了扑面而来的箭雨,另一只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符纸,朝着向她冲来的天兵们撒去,符纸落地的瞬间化作无数高大的石人,形成了一道屏障把慕乔仙死死的保护在它们的包围圈内。

  石人抗伤害的能力很强,但终究是敌不过身经百战的天将,很快便破开了一道口子。慕乔仙将计就计从那道缺口杀出了一条血路,冲到了他们的圈外,又是无数的符纸撒出,更高的巨石围墙在他们的圈外围起,配合里圈的石人里外夹击。虽然是暂时控制住那一众天兵,但还是有不少的天将冲了出来。

  还没等她喘过一口气,一道天雷随音而至,重重的抽在她的背上,一口鲜血即刻就从她的口中吐出。

  慕乔仙抹掉嘴角的血渍,转过头就看见天音抱着琵琶面无表情的向她走来。

  “天,音!”她怒吼。

  收回剑阵,将归云紧紧地握在手中,赌上了她一半的灵力向天音发出冲击。

  天音也拨动手中的琵琶,数道晴空霹雳倾泻而下,与慕乔仙正面撞击。天雷击中归云,震得慕乔仙险些将归云脱手,另一道天雷从背后击中了她。这一道比任何一道都要重,抽在她的身上瞬间就皮开肉绽,鲜血不停地向外渗透着,将她衣裳的里三层外三层都染成了血红色。

  慕乔仙被打在地上无法动弹,四肢瘫软完全使不上劲,既爬不起来也拿不起剑。

  与此同时她的石阵也被破解,天兵们涌过来,数十道闪着寒光的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尘埃落定。

  “罪臣玖兮现已抓获,就地......”

  “轰!!!”

  某一处天兵的包围圈突然爆发出巨响,远远可见两头凶猛的神兽正在跟什么东西纠缠,扫开了排列整齐的天兵方阵。无数的天兵天将在突如其来的战斗中被扫飞,对慕乔仙的行刑也被迫中止。

  一道火红的身影在两头巨兽中穿梭,游刃有余丝毫不落下风。

  慕乔仙勉强睁开眼向那边望去,对上了一双明媚的红瞳,是他。

  那一瞬间她的心中竟然多了一份悸动,在她以为自己就要终结的时候,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拯救了她,那道为她殊死拼搏的身影,感动了她。

  撑不住了,就这样吧......

  她再也支撑不了厚重的眼皮,重重的垂下了眼帘。

  “慕乔仙!”

  她看见的最后一幕,是夏澈幕焦急地向她冲来的模样,以及那遍地的尸首。

  整个天门,横尸遍野。

  “动本尊的人,就要做好去见阎王的准备!你们将她伤的这般重,本尊一个也留不得!”夏澈幕的红瞳仿佛要滴出血来,怀中紧紧地抱着慕乔仙,眼中是要溢出的心疼。

  又是这样,他每次都能见到她伤得最重的样子,这一次,他不会原谅。

  乌云密布,无故起风,吹乱了他的红衣黑发,妖孽的容颜像极了从地狱爬出的吸血恶魔,他嘴角挂着笑,眼中藏着恨,宛若世界末日,天地俱要毁灭。

  “夏澈幕,这里是天界,岂容你一魔族放肆!”天音聚集起残余的天兵天将,数十人中只有她毫发无损,也只有她敢正视夏澈幕的双眼。

  “哼!不容我放肆也让我放肆了不知多少回,还差这一次吗?”低气压还在持续降低,黑暗逐渐笼罩九重天,寒风四起,将一切吹得摇摇欲坠,东倒西歪,惊动了大批的天族正在往这边赶来。

  “你还想干什么?”天音握紧的双拳越收越紧,直至骨节泛白。

  “不想干什么,”天音迎上了夏澈幕不可一世的目光,他静静地说,“我就是想让你们明白,这个人,你们惹不得,碰不得,更伤不得。”

  红眸闪烁,目光轻飘飘的落在了慕乔仙昏迷的脸上,他伸出白皙的手,指腹轻轻划过没有血色的脸,生怕碰碎了这个他万分珍惜疼爱的陶瓷娃娃。

  指尖最终停留在她的眉心,毫不吝啬的向里注入血气。

  夏澈幕微微启唇,轻声道:“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这个人,我带回慕云山了。”

  没有任何的反抗,天音看着他们消失在视野中,忽然有了长舒一口气脚下不稳的感觉。

  她知道,他若想带一人走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就算他们所有人拼尽全力竭力阻拦也只不过是徒劳一场罢了。

  还是那么的可怕啊!天音心中感叹,松开已经酸麻的双手,她隐隐感觉到不安,总觉着这表面上风平浪静的三界,水面下其实已经是暗流汹涌,而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放眼三界再没有谁能够阻止他了。

  ......

  夏澈幕横抱着慕乔仙,一脚踏进沐雨阁的房门,火速奔向主卧而去,将她放在宽大的软床上。

  沐雨阁是夏澈幕的卧房,位于慕云山山峰,后院有一处断崖,亦是一览众山的绝佳地位。

  夏烛影早就候在一旁,在慕乔仙被放下的那一刻就展开了治疗。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夏烛影诊过慕乔仙的脉后就紧紧皱着眉头,迅速用银针扎在她血流不止的伤口上。

  “从天界那群自以为是的神仙手里救下的。”夏澈幕也是紧皱着眉,眼神丝毫没有懈怠的意味。

  “如若不是你一路给她灌入血气,她也不会撑到现在,”夏烛影将她翻过身,入眼就是背部那触目惊心的破口,就连拿针的手都止不住的颤抖。

  “是谁......下这么重的手!一群没有人性的东西!”

  “他们本来就不是人。”夏澈幕冷冷的回应。

  夏烛影强忍着泪水,拿起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开破烂的血衣,一点点清除和她伤口黏在一起的衣服碎片,每动一下,昏迷的慕乔仙都会抽搐一下。

  “哥,你出去一下吧,我得给她换衣服。”夏烛影抹掉眼角的泪痕,哽咽着说到。

  “好。”

  夏澈幕头也不回的出了沐雨阁,身上散发出的戾气越来越重,就连慕云山顶的天空都变了颜色。乌云只聚集在这一片山头,闷声压下来。

  慕乔仙昏迷了足足有数十日,这十几天里,夏澈幕不是守在她的床前,就是沉着脸色坐在大殿里的帝座上,他看着空空的大殿,气压低到不行。

  她醒来的那天,夏澈幕就坐在她的床边,眼眸血红,像是随时准备大开杀戒。见她醒了立刻就探过手来为她把脉,感受到微弱但平稳的脉搏后才松了口气,软下几天都没有松过的眉头。

  “谢谢。”慕乔仙张嘴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很担心,下一次,不要再让我这么担心了,好吗?”夏澈幕略带乞求地握住慕乔仙的手,真情自然流露,没有半点作假。

  或许是心软了,她没有如往常一样抽出她的手,而是任由他紧紧地握住,享受此刻被他的关心。

  “嗯。”她妥协了,以前她总相信仙魔势不两立,现如今却发现,有的魔甚至比神仙都要更加有情有义。

  “小仙?”正巧夏烛影端着药进来,就看见夏澈幕抓着慕乔仙的手,激动地赶忙放下药就过来给她探脉。

  感受到了能令她舒心的脉搏后才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额头,宠溺的看着她。

  “师姐,对不起。”

  夏烛影被她说的不明所以,满头雾水的看向了夏澈幕。

  “上次逃跑应该很伤你的心吧,你应该很生气吧?”

  终于明白她的意思的夏烛影从容地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脑袋,佯装生气地道:“对,我是很生气,但不是气你跑走了,而是气你没几天功夫就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你都不知道你被送来那天我看着有多心疼。”

  慕乔仙从夏澈幕手中抽出自己的手,牵住夏烛影没心没肺地笑着,“我就知道,师姐疼我,是不会生我的气的!”

  “行了,别贫。”夏烛影附上自己的另一只手,将她的手圈在自己怀中,“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好吗?”

  她真挚的眼神中仿佛有星星,格外使人着迷。

  慕乔仙没有犹豫,笑着点头,“好,我不走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惊鸿云生》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鸿云生14.这个人,我带走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惊鸿云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鸿云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