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进来了!

作者:默戚七 书名:惊鸿云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个人,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是碰巧路过,还是守株待兔?

  “你......”

  那人蹲下,伸手的样子像是要捡起掉落的那几本书。

  “不可以!”

  他似乎是故意假装没有听见慕乔仙的声音,径直拿起地上的东西。慕乔仙伸手去夺却被他一个巧妙的转身避过了,有目的地打开像是要查证什么。察觉到他忽然凝固的身形就能知道,显然这不是他期待的。

  “这不是我的,是我从官楼的房间里带出来的!”慕乔仙趁着他还没缓过神,赶忙把书抢了回来,急急忙忙的解释了一句。

  看不清帷帽下的人是什么表情,但用脚后跟就能猜到他的脸色肯定不好看。

  “夜闯私宅者,非奸即盗。”那人定了定,帷帽下传来冷冰冰的回应声,不带一点情绪。

  “那你呢?半夜蹲在别人家围墙外面又是想干什么?看家护院吗?”

  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抓你。”

  真是,好不客气......慕乔仙眼角抽搐,心想这人说话也太直接了吧!

  可她就不信了,夜闯官府是她一个人的主意,这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怎么会知道?又怎么可能提前预测到她会从哪里出来?

  莫非,他是天上来的?可如果他真是天庭派来的,就会在第一时间把她抓回天界,或者,就地惩治。既然这两者哪一样都没有发生,也就说明她不能轻易下结论,但无论是敌是友,目前活着才最重要的。

  “抓我干什么,咱俩萍水相逢无冤也无仇,感情你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汉呀!那你是准备带我去见哪个官老爷?还是你真觉得你有本事抓住我。”慕乔仙说的这番话有些挑衅的意思,但也确实,凭她现在的修为,除了上神,各路上仙中还没有多少能跟她对付的。

  “帮你。”依然是叹息般的回话,简短,清晰易懂。

  帮我?慕乔仙惊讶了,刚才还说要抓她,怎么变脸跟变天一样,一点预兆都没有,心想不对,有伤寒的人尚可辨别出何时要下雨,但这个人真的是行为举止都很可疑,真真是让她无迹可寻。

  “帮我?还是害我。在茶馆我就看你打听了官府的位置,却一天都没有来,而是等到晚上,专程在这里等我出来,至始至终却也是一步也没有踏进官府。像你这么可疑的人,要让我怎么相信?”

  浓郁的夜色,低沉的氛围,空旷的街道,可谓是杀人放火的好时机。慕乔仙的手已经摸到了身后的归云剑,随时准备反击。

  然而他根本没有在乎她说了什么,自顾自的说道:“明日辰时,官府门见。”说完就要一走了之,没有任何要解释的意思。

  不知为何,慕乔仙鬼使神差地抓住了他帷帽下的面纱,那人反应迅速,立刻拿剑柄格挡,跟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即便是这样,帷帽戴在他的头上仍然是纹丝不动。

  慕乔仙回过神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他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就是要走的样子。

  “敢问阁下何人!又出于何目的要帮我?”

  见他不回话,慕乔仙继续追问道:“我总得知道你叫什么,不能用喂,你,这样大不敬的字眼来称呼你吧!”

  终于,那人止住了脚步,淡淡的背着她说:“过客一人,无需知名。”

  “过客都有名字,对于我而言,你若真心帮我,就不是过客,而是朋友。朋友之间须坦诚相待,我不要求太多,只要知道如何称呼。”

  沉默了好久,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春秋冬夏也不及清风吹起他的衣角,隐藏在黑暗中的人经历了怎样的斗争,她不知道,但从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走入了她的未来,将无数次在边缘徘徊的她拉了回来。

  “羡,羡慕的羡。”

  “巧了,”慕乔仙笑得灿烂如夏花,明艳动人。“我姓慕,羡慕的慕。”

  这一夜慕乔仙一夜未眠,辗转反侧。倒不是从官楼屋里搜出来的春宫图对她有多大的影响,而是她实在是看不透戴着帷帽的他的意图。他信誓旦旦地说要帮她,可他究竟要帮什么?又该怎么帮?

  她的目的是找到杀害官氏二人嫁祸给她的凶手,如果这个自称为羡的人真的知道她是谁,就没有理由冒着被天界发现的风险来陪她一起涉险......

  辰时,慕乔仙赶到了官府门外,而墨城羡已经等在那儿了,一动不动的像门前的石狮。

  他穿了一身雪白的长袍,自下而上绣着一朵栩栩如生的冰花,蔓延至腰身。腰带上配着一块晶莹剔透的蓝绿色玉佩,他手里握着长剑似乎是感应到了她的到来,转过帷帽朝她看来。

  “羡兄,你可真守时,来的比我还要早。”

  果然,他并不理会她无聊的搭话。

  “咳。一会儿咱们怎么进去。”

  他仍然是一言不发,似乎很不想跟她讲话。慕乔仙也是个好脾气,不会因为不被人搭理就生气,毕竟当年在昆仑山可是一个跟她讲话的人都没有。

  就在她准备再一次找话说时,官府大门里出来了一队门生,为首的掌事者铺了一张恭维的笑脸,毕恭毕敬的对墨城羡做了个请的手势,而慕乔仙刚想跟上就被那人拦住不准靠前。

  掌事者刚想打发走她,墨城羡就回过头,声音依然是淡淡的没有丝毫人情味,“此乃吾妹,小慕。”

  一听他说慕乔仙是他的妹妹,掌事者立刻就换下了那副狗仗人势的模样,满脸堆笑,客客气气的也将她请进府中。

  在去往正厅的路上慕乔仙凑到他身旁,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质问,“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妹妹了?就不能说我是你的朋友,同行之类的吗?”

  “方便,不用多解释。”

  慕乔仙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说她是他的朋友,那就会招来不必要的怀疑,少不了要费一番口舌来解释,但如果说她是他的妹妹,只要官家人相信他,自然也就不会怀疑他的妹妹。

  高明!慕乔仙忍不住在心里默默赞赏到,想不到这人虽然外不露相,却是有点小聪明的。

  她不自觉的向他身边靠了靠,在这炎炎夏日中他身边有如寒川是驱炎圣地,她站在他身边就连周身的气息都沾染上了沁人的檀香。

  “墨公子,慕姑娘,你们二位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已经派人去通知老爷了。”

  墨城羡微微点了下头,慕乔仙则是道了声谢。她再次靠近羡墨城羡,压低声音说:“一会儿我会离开一会儿,把书还回官楼的房间去,也可以顺便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你帮我掩饰一下。”

  “你如何能判断昨日进的就是官楼的房间。”

  对呀!慕乔仙忽然想起,昨天是她先入为主的认为那就是官楼的房间,她对官氏不并了解,只知道官楼是官家唯一的嫡子,一直过的都是众星捧月的日子,所以碰到一个豪华气派的屋子就先入为主的以为是他的房间了。

  “你说得对,我一会儿得再去求证一番。”

  “嗯。”他点头。

  不远处正在朝他们走来的男人沉着脸,用底气十足的声音说到“墨公子,久等了。”

  慕乔仙隐隐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顺着声音望去就看见一个长相还算英俊的中年男子,右边细心挽着一个端庄大气的女子。她头顶金冠玉钗,身穿金丝孔雀翎编织的外袍。此人穿着不凡,必定地位颇高,想来应该就是官夫人了,那这男人就必定是官老爷,官楼的父亲。

  他的左后方还跟着一个穿着锦绣华服年轻貌美的女子,和仆人分隔开来。

  “这位是我夫人。”

  官老爷挽着的这位他们两人欠身行了一礼,弯腰时还略咳嗽了两声,嘴唇惨白,脸色难看至极。

  “这位是我夫人的妹妹。阿娇,过来给二位仙人行礼。”

  方才就一路跟在身后的女子向前走出一两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腰身还不安分的扭了两扭。

  “阿娇有礼,见过二位仙长。”

  此女子娇滴滴的声音一出,似有一股电流遍穿全身,麻到了骨子里。这声音也好熟悉,慕乔仙眉心微皱,奋力回想。

  然而这位官老爷竟然称呼他们为仙人,也就从侧面证实了她的猜想,这个人来自天庭。可既然他说要帮她,也就意味着他或许知道她是被冤枉的,所以才施以援手。

  慕乔仙暗下决心,沉冤得雪之后,她一定要好好谢谢这位外冷内热的朋友。

  官氏夫妇二人在主座坐下,阿娇则是坐在了墨城羡的对面。入座后慕乔仙细微的观察了这位名叫阿娇的女子,发现她每隔一小段时间就会偷偷地瞄上官老爷一两眼,不是送眼神就是呆呆地看着,上座的官老爷显然是看到了,却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这番场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痴情的女人纠缠无果后却不放弃,仍然是使出浑身解数,渴望得到一点爱意的样子。

  而官夫人的身体状半看上去非常不好,总是一副被睡半醒的样子。于是官老爷就把所有的茶点都摆在她的面前,时不时劝她吃一点,如此和谐的画面让人以为二人的感情十分深厚,不是谁都可以插足的。

  “夫人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好一会儿,墨城羡才缓缓开始了话题,这也是慕乔仙头一次听到他主动关心人。

  “自从楼儿死后,夫人的身体就每况愈下,请了多少大夫都不见成效,说是心病,治不好。”官老爷自责地叹了口气,握紧夫人的手,“不知墨公子这次来可是有了慕乔仙那妖女的踪迹?”

  什么!慕乔仙刚喝了一口茶差点都喷出来,她什么时候成妖女了?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个官家老爷竟然一直都在委托墨城羡来抓她,所以说昨晚他说帮她是假,抓她才是真!她竟然这么轻易就掉入了陷阱,自动送上门来!

  慕乔仙立刻把手附在腰间的归云上,只要他暴露她的身份,她就拔剑而出杀出一条血路。

  墨城羡压低声音淡淡的说,“没有。”

  神经紧绷的慕乔仙长舒一口气,虽然有些诧异,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谎,但更多的却是说不上来的感激。

  “又是没有。”官老爷的声音变得沙哑悲痛难耐,强忍着悲伤从喉咙里传来那么一句话,“我官羽宁是造了什么孽,先后丧子,就连我那最骄傲的徒弟也落得这么个下场!”

  官羽宁的眼里尽是悲痛之意,官夫人更是哑声痛苦,就连阿娇和一众家仆门生都已经哭成了一片,但慕乔仙就是感觉不到哪怕一点的伤感,不知道是因为她是当事人才可以表现得这么风轻云淡,还是因为他们的难过更像是一场戏。

  然而慕乔仙真正在意的是他的名字,官羽宁。羽宁?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慕乔仙着急的咬了咬嘴唇,今天的一切都很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哪里熟悉,难不成是她昨晚夜闯官府留下的后遗症?

  夜闯官府!想起来了!

  绯红瞬间出现在她的脸上,就连耳根也是火烧的样子。没错!她就是昨天晚上在那个不可描述的房间里听到的,羽宁就是官羽宁,那昨晚跟他在一起的女人不会就是......慕乔仙直勾勾的盯着阿娇。

  “小慕。”

  墨城羡将慕乔仙的意识拉回到现实,轻声问:“你不舒服。”

  “啊?哦,对对对。”慕乔仙还是那副被雷劈了的样子,被她盯得发毛的阿娇下意识的回避她的目光。

  墨城羡还是用不冷不淡的语气对她说道:“我看你今日魂不守舍的,可是有什么烦心事。不如我在这里同家主议事,你出去转转,散散心也好。”

  座上的官羽宁也是赞成,连忙叫来两个本家后生带慕乔仙去后院走走,还特地吩咐要好生招待,看样子是早就不满她坐在这里听他们商讨要事了,既然墨城羡都开了口他不如就顺水推舟做个人情买卖。

  昨夜来时一片漆黑,就算有再好的风景也都黯然失色,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各种奇珍异草琳琅满目,竟还有些稀奇玩意儿被当做摆设大大方方的放在院中,一点都不担心会磕了碰了。

  “你就是官宣,官老爷的小儿子?”慕乔仙故意跟这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娃娃搭话。为她领路的有两人,一个穿着华丽,一个平庸朴素,一看就是少爷和家仆或是门生的关系。

  “嗯,我就是官宣,这个是我的门生,榆阳。”

  这个名叫官宣的孩子倒是活泼,榆阳就腼腆多了,一直低着头,偶尔才会把目光放在官宣的身上。

  慕乔仙忽然生出慈母般的感受,想要上去捏一捏他肉嘟嘟的俊脸。或许是活得久了,不知不觉中就已经有了长辈的心态。

  聊着聊着慕乔仙就把路线不经意的引到了去往“官楼房间”的路上,其实一开始她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趁着聊天混淆视听以达到目的。

  “等等!”眼尖的官宣突然拿出剑挡在所有人身前,剑柄指向一间开着门的房子,“楼哥哥的房门怎么会是开着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惊鸿云生》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鸿云生8.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进来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惊鸿云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鸿云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