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踏上新征程

作者:默戚七 书名:惊鸿云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玖兮!”

  “小仙!”

  就在慕乔仙即将动手之际,夏澈幕站在湖外使出了一记飞刀,打偏了归云剑刺下的方向,所幸没有血溅当场。然而雪姬冲破了第一层封印是真,天地昏暗巨石滚落也是真。慕乔仙挣脱了雪姬的幻术,第一眼就看见了救她一命的夏澈幕,旁边还跟着忧心忡忡的夏烛影。

  我什么时候中的幻术?夏澈幕已经到了,这下还有什么法子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逃出去?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雪姬雪凌冲破封印,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被夏澈幕抓了个正着!现在该想个什么借口蒙混过去呢?其实就算她的借口再怎么天衣无缝,夏澈幕都不会相信吧。

  “小杂种的后代来了啊,”雪姬震碎了冰层,半个身子已经爬了出来,她歪着头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好久不见啊,夏澈幕。”

  雪姬热情夏澈幕可未必,他面色凝重,虽然现在的局势的确不好,但他仍然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手下的人排列阵法,准备将雪姬重新封印回去。

  “随她去!重整队伍,听我号令,列阵!”

  眼下夏澈幕似乎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慕乔仙了,对她而言这就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这要是还抓不住就真的有损一个上仙的自我修养了。

  夏氏门卿共有百十来人,在湖边围了一个巨大的圈,每十步一人围得水泄不通,像是要把雪姬牢牢地困在这个圈子里,在他们的声声咒语中,一个有一座山头那么大的巨钟赫然出现在湖面上方,奇特的是这个钟看不清摸不着,似是而非,有着七彩颜色,流光溢彩,变幻莫测,更像是由云彩制成。

  慕乔仙也好奇的多看了几眼,这么个神奇的玩意儿她从来没有在任何一本古籍里看到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而且在她进入到这个阵法时就没有察觉到任何魔族特有的污浊邪魅之气,看起来更像是仙族的阵法而非魔族,如果真是这样,按理说凡是仙族的阵法,只要出现过哪怕只有一次,也会被录入古籍中,就算不在常见的仙书中,一些偏僻古怪的书中总会有记载的。而慕乔仙自诩博览群书,天下就没有她不知道的奇门异术,可今日所见还真是闻所未闻,稀奇得很。

  受巨钟的压制她现在是一点灵力也施展不出来,更别说御剑逃走,站在战场中央能不被战火殃及就算是不错的了。

  巨钟缓缓下坠,带来的是毫无反击之力的灵力压制,慕乔仙如此雪姬更是如此,已经爬出来的半边身体硬生生被压回去了半截。可雪姬哪会是这么轻易就放弃的人,被关押在这种天寒地冻的鬼地方那么多年,眼看就要自由了,她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在绝对性的压制下,雪姬雪白的肌肤爆出一道道裂开的痕迹,皮肤犹如蛇皮一层层剥落,变得干枯。离得最近的慕乔仙最先看到了包裹在华丽外表下的最真实的样貌,乌发霜白,眶中无瞳,肤若枯叶,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身上还穿着那件破烂的绫罗绸缎,想必以前也是享尽了荣华富贵。

  雪姬狰狞着脸,指甲深深嵌进了厚厚的冰层中,划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划痕,她咆哮着,挣扎着,她疯狂地诅咒着,可她就是没有恐惧,没有哭喊,或许是因为现实不允许,她不可能流下一滴眼泪。

  “夏氏狗贼!你们利用残害我族,剜去我族人双眼拔去口舌,还施以凌迟酷刑,简直丧心病狂天理难容,你们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我以最巫毒的邪誓诅咒你们,死时遭万鬼食骨,残魂只能徘徊在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哈哈哈哈!你们都给我去死!我死了就要你们都给我陪葬!”她笑得癫狂,笑得绝望,眼中早已血流成河,染红了冰砖,脏了云彩。

  脑中像炸开了锅一般,雪姬说过的只言片语在她的脑中重新拼凑,拼出一个血腥的事实。慕乔仙震惊的看向夏澈幕,他竟然,在笑!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会感觉这一切好像是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中,到现在竟然可以这么坦然地笑着,难道雪姬的下场早就是他设计好的吗?

  是夏澈幕来得太及时,也是雪姬逃的太晚,从她清醒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这样的结局,她似乎永远都逃不出这样一个怪圈,永远都要在夏氏家族的脚下活着。真相或许比现实残酷,只要有人点破那薄薄的一层面纱,鲜血就会源源不断的向破口涌出,撑得破洞越来越大,直到再也掩盖不住。

  雪姬再一次被封印回没有温度的囚笼中,这一次就是真的永无天日。徐徐拂过的清风、淡淡的花香、动人的鸟鸣都与她无关,甚至连一朵云彩一片夕阳都不再留给她,陪伴她的只会是延续千年的寂寞。

  变局来的太快容不得她做好一星半点的准备,她一个局外人,误打误撞释放了埋藏万年的仇恨,原本都与她无关的,现在都变成了有关。

  不行,不能再留在这里了,这里也留不住我了。慕乔仙恍然从震惊中醒来,正巧对上夏澈幕投来的目光,只见他微微张嘴,说:“回家。”

  回家?慕乔仙冷笑,这里从来就不是她的家,何来回家之说。或许这里有迷人的桃花源,有顺从她的盟友,有疼爱她的师姐,可是这里是魔界,是天界永远的宿敌,永远不会是她的家。

  她向夏烛影送去一个保重的眼神,便再无多言。巨钟消失的一瞬间她的灵力也迅速恢复,她必须趁着封印加固前的空档离开。

  夏澈幕有一句话没有说错,妖魔不一定卑劣,神仙也不会永远高尚,但魔有魔的潇洒,仙有仙的坚持,所谓仙魔,不过是心中的一份信念。

  望着慕乔仙御剑远去的身影,夏澈幕没有下令追回,而是静静的在那站着,仿佛望着一片永远也追不上的云彩,只能独自欣赏。花有开时就有亡时,有花不见也,有叶不见花,若是有缘,必会再见,若是缘尽,求之不得。

  “哥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若是知道,将来必会恨你。”

  夏澈幕沉默了良久,只是微微的笑着。

  慕乔仙可以想象到她是怎么中了雪姬的幻术的,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幻术实则是通过扰乱人的意志控制人的心神,以达到看见施术者创造的假象的一种术法。幻术其实是一门很常见的法术,任何人都可以施展,但是效果一般都不会很理想,只能骗骗修为比自己低很多的人,一旦碰到同级或是修为在自己之上的,就是连最基本的幻术都无法施展。但是古籍上曾记载,三界曾有一个家族能够熟练掌握幻术,能将其运用的出神入化,哪怕是在面对强敌时都能迷幻对方的双眼,或是拖延或是杀害。

  当初的古籍上写的那个家族就是雪氏,只是天下雪氏太多,她也没把这个两件事连起来,自然猜不出灭了慕云夏氏满门的就是这个家族的后人。

  然而幻术侵蚀不了意志坚定的人,只要不去相信施术者说的一个字,就不会轻易地中招,但更值得注意的是施术前的幻引,它会扰乱人的神志,为幻术的施展提供方便。慕乔仙想到了雪凌在说是她杀了人的时候就是在引她入局,虽然她当时根本没有提防,但也不至于如此轻易的就中了招,那么就有可能是她中了幻引。

  但是又是谁给她下的幻引呢?这个人肯定知道寒牢里关着什么人,并且设计好了每一步,就等着她往陷阱里跳。慕乔仙怀疑过夏澈幕,可他大部分的时间都不在慕云山,她也从没接受过他给的任何东西,况且看他的态度,不太可能给她下引,那么符合条件的就只有夏烛影一人了。她懂药理可以配制出药引子掺在她日常的药中,而且归云剑的消息是她带来的,极有可能就是她为了将她引过去。但是根据这段时间的了解,她觉得夏烛影不是这样的人,夏烛影给她的一直都是知书达理、温婉大气的小姐形象,虽说她内心是不想相信的,但怕就怕人心隔肚皮,最凉是人心。

  这时候她突然想起雪姬说的,不要相信任何人。

  “如果没有信任,恐怕早就纷争四起,到处都是腥风血雨了吧。”这句话慕乔仙只能藏在心底感叹,因为她深知,这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她的话不完全对,雪姬的话也不完全错。

  被虐杀导致慕乔仙被治罪的两位上仙一个名叫官楼,一个名叫赵权,都跟她一样是师出昆仑山。只不过这二位是昆仑山名正言顺的弟子,飞仙都是迟早的事,而她慕乔仙就是一个天大的意外,她一个打杂的下手能跟他们一齐飞仙,这件事本身就比天上掉金叶子还要不可思议。

  以前在昆仑山就有人揭发她偷看卷宗想要私自修仙,还说她盗取了不少灵丹妙药。这两个人也没少为难她,不是打扫卧房就是清洗衣物,就连心情不好了都要说是因为看见了她晦气,就算后来都成了神仙,在天庭碰巧遇见时也没给过她好脸色看。

  事实上这两人死的也是挺惨的,不然也配不上虐杀这两个字。据说官楼双手双脚都被砍断,就连命根子也被人割下来泡了酒喂给他喝,到死的时候眼睛都不肯闭上。赵权的死法就更惨了,被人一刀刀刮下身上的肉,直到最后一片肉被刮下这个人都还不会死,有人说他是看着自己的白骨活活被吓死的。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传闻,是谣言,真相还有待考证,慕乔仙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调查清楚这件事,还自己一个清白。

  官楼所在的官家是建康有名的仙门世家,赵权也是官家门下的客卿,都说树大招风,慕乔仙怀疑这两人最有可能是被仇家杀害的,既然要查跟官家有着深仇大恨的人,就必须亲自去一趟建康。她也不怕偷溜到凡间被发现,天界的人除非执行必要的任务,不然不得插手凡人的命数私自下凡,只要她在人间的动作小点,就不会有人发现她已经到了建康,说不定这会儿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命丧魔界了。

  慕乔仙在一家茶铺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她飞仙不过几百年的时间,这人间却不知道换了多少代主人,可无论江山的主人再怎么更换,百姓还是一样的活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忙忙碌碌过完了这一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留下多少遗憾留恋。

  “这位仙家,您要点什么,本店最好的就是一碗茶,您路途奔波劳累,喝上咱们这儿的茶润润嗓子洗洗风尘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店小二一见慕乔仙坐下就堆上满脸笑容立马跟了过来,都不用介绍,上来就是一口一个仙家。也对,现在修仙的人是越来越多了,一看她这种服饰奇特还随身佩戴着一把剑的,又或者是坐在她对面的那个身着长袍青衣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人,十个里面有九个都是修仙的。

  “那就来一盏茶吧。”

  “好嘞!一盏茶!”

  店小二吆呼的卖力,慕乔仙不自觉的笑了,不知道有多久没见到过这么有活力的人了。

  “这位仙家,您的茶来了,请慢用。”

  一锭银子被慕乔仙豪气地放在桌上,店小二也是机灵得很,立马就收下银子,皱巴巴的脸笑的更加灿烂了,“不跟您吹,这方圆百里的事就没有我不知道的,您尽管问,答不上来这银子我就还您。”

  感情这态度好,慕乔仙很是满意现在人的机灵度,人嘛总是在进步的路上。

  “我想问这附近是不是有一个仙门世家叫官......”

  “官家!”

  “对,就是他们家。你知不知道他们家有没有什么仇家?”

  此话一出慕乔仙就察觉到有一束来历不明的目光正在看着她,直觉告诉她,这束目光是来自她对面那个穿着不凡的男人,有意思的是,这个人还带着一顶帷帽,看不清他的样貌,但是能从他的身上嗅到一股淡淡的檀香。

  “仇家?”店小二摸着下巴想了想,“还真有!不过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也是听老人说的。听说当初这件事闹的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要多血腥有多血腥,直到现在都是讲给小孩子听的鬼故事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惊鸿云生》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鸿云生6.踏上新征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惊鸿云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鸿云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