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雪姬,还是雪凌?

作者:默戚七 书名:惊鸿云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就是被关押在这里的犯人吗?都被封印到冰里面了,还能怎么害人?莫不是师姐疑心太重。

  顾不得考虑太多,算算时间,夏澈幕就快要到了,如果她不能及时离开,再离开就比登天还难了。

  慕乔仙重新握回剑柄,灵力用不上就真的只能看她的本事了,辛亏当年在昆仑山上也没少做苦力活,这点拔剑的气力还是有的。

  剑刚只拔出了一寸,冰面却是晃了三晃,冰裂声即刻传入慕乔仙的耳朵,顿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不详之感。她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仔细确定声音的来源,除了刚才那一声听得格外清晰外,现在又恢复成了一片寂静,仿佛刚刚只是她的错觉。但是慕乔仙很清楚那绝不是她的错觉,即使她现在是精疲力竭,但多年锻炼下来对危机的敏感绝不是空口白话。

  忽然想起夏烛影说的,派去了三人全都死了,而她上山这么久,在寒牢里呆了也有三个时辰,怎么就一点事也没有?难不成关在这里的犯人还挺有自己的个性,喜欢挑人杀,见她一个弱女子就舍不得下手了?

  这么想确实是荒诞,如果真是关在这里的人杀了狱使,那这个寒牢岂不是形同虚设?什么牢房,不如说是居所算了。

  心中的不详感一直没有消退,保险起见慕乔仙还是再一次去检查了那个缺口,反复检查推敲后确定了缺口无异,她这才放下心来,准备再次动手拔剑。

  手刚握上剑柄突然就想起似乎看漏了什么。等等!方才的人形黑影去哪了?总不会是她看错了吧!

  再一看,果然,黑影不见了,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慕乔仙暗自吃惊道,邪门儿了,我还没到老花眼的地步吧?她心下暗叫一声不好,凡是在牢房这种阴气极重的地方碰到怪事,准没好事,更何况这里的阵法诡异,她现在又是不能运用灵力的状况,真要是随便蹦出个什么玩意儿都有可能撕了她,更别说想离开这了!

  “好久没闻到女人的气息了。”空旷的冰面上突然响起沙哑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扯着嗓子故意掩饰自己原本的声线。

  “谁!”这一声来的突然,慕乔仙都被吓了一跳,可是转了一圈也没见着个人影,“出来,别装神弄鬼!”

  “哈哈哈!你叫我出来?我不就在你脚下吗。”那老太婆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很清晰不是错觉。

  慕乔仙应声低下头去看,只一眼魂都要吓去了半条,腿下一软差点没当场跪下。

  那个黑影已经到了她所站冰面之下,离她不过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冰面。那人的头发长的吓人,紧密的缠在身上做了一件青丝制成的衣服。她面部的发丝退去,露出了一张惨白得没有丝毫血气的女人的脸,这也能解释冰面底下出现的身影为什么会是一个人的形状了。因为贴的太近,又正好在她脚底下,慕乔仙这才被活活吓了一跳,看久了,除了那缠满全身的头发有点诡异外,还真没什么可吓人的。

  “什么时候慕云山也开始放女人进来了,真是件稀奇事。”女人紧紧闭着眼没有要睁开的意思。

  “那些人是你杀的?”

  虽然隔着冰面,慕乔仙还是很清楚的看见了她的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像无奈,也像不屑。

  “我杀过的人可就太多了,你指的是哪个?”

  好狂妄的一个囚犯,慕乔仙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是回到,“就是昨日的三个,你是怎么杀了他们的。”

  “哈哈哈!那三个废物啊,如果我告诉你,他们都是你杀的,你会相信吗?”

  “荒谬!胡言乱语!颠倒是非!我怎么可能会杀了他们!”

  那女人凄厉的笑声更响亮声更让人瘆得慌,她缓缓开口不紧不慢的说,“人可不就是你杀的吗,你的这把仙剑掉下来的可真是个好位子,在湖中心开了个口,正好扰了我的清梦。是你放了我,我才杀了他们,追本溯源就相当于是你杀了他们。”

  “胡说!人就是你杀的,别跟我玩弄字眼!”慕乔仙根本没把她的话听进去,管她怎么误导,她真正愁心的是另一件事。

  如果按照这个人的说法,那就是归云剑破了这个阵法的第一层,也正是因为只破了最外面一层,关在这里的人才没能真正打破牢笼逃出去。那么现在,只要她拔出剑,可能就将第一层封印彻底毁了个干净。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冲破剩下几层封印,如果莽撞行事,可能就真是捅破了个大窟窿。如此倒不如探清此人虚实,如果她真的有能力突破牢笼,也必定会元气大伤,虽然这里的阵法也会被毁得七零八碎,届时她或许有能力跟她殊死一战。

  “既然你都杀了他们,为什么不把我也杀了?”

  “你啊,如果杀了你,谁又能帮我出去呢。”说来也奇怪,这声音不是从冰面下传来的,而是回荡在整个冰湖上,十分悠远。

  果然,只要彻底毁了第一层,她还真就有办法出来,慕乔仙的大脑飞速运转寻求最佳解决方案,“想让我帮你就得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冰下的人凄惨的一笑,那笑声跟乌鸦的叫声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难听,像锯子一样不紧不慢的划开心脏,“我是谁?被关在这里这么多年,我都快忘记我是谁了,我是谁呢?让我想想......”女人紧闭的双眼突然开始向外渗血,眉头扭在一团,嘴里还碎碎的念叨着我是的字眼。

  “啊!我想起来了!”就在慕乔仙屏气凝神,戒备地盯着她的时候,她突然张开了眼。

  那是一对空洞洞的眼眶,里面没有眼珠,早就凝结的黑色血痂上像是泼了一层滚烫的火油,向外渗透着鲜血,“我是雪姬!”

  雪姬!那个血腥残忍的绝色妖女雪姬?她不是死了几十万年吗,怎么会被关在这里,还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慕乔仙当然是不信的,从没有听说过有哪个神或魔可以活上几十万年的,能活到几万岁就已经要感恩戴德了,所以就算是雪姬没死,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三岁小孩也不是这么糊弄的,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被关在这里!”

  哼。雪姬轻蔑地嘲笑了慕乔仙一番,完全不将她这么个小上仙放在眼里,“夏家那没用的废物还能杀的了我?当年我灭了他夏氏满门,怎么就独独落下了这么个小杂种,真是晦气。诶,我说你爱帮不帮,拿走你的剑滚一边去,挡着我的路了。”

  这人是怎么回事,怎么说变脸就变脸?慕乔仙琢磨着,如果她真是雪姬,自己就连一战的机会都没有。现在算是进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她对这里的阵法不如夏氏本家人熟悉,大不了她就把剑留在这,等夏澈幕回来总会来收拾这个烂摊子,运气好的话她还能找夏烛影帮忙趁乱逃出去。

  对,就这么办!一番斟酌后,慕乔仙选择了一个近乎两全其美的办法,对冰面下的人也是没好气地说到:“你是谁我就不关心了,剑留给你,你们俩好好做个伴,我先走一步了。”

  “不要走!你说过要帮我出去的!”

  已经走出几步的莫乔仙回过头,发现雪姬的眼眶已经不流血了,想想这个人态度转变比翻书还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肯说出真相。再等等总没什么太大的坏处,顶多被吼几嗓子,难道她还能爬出来掐死她不成?想着又回到了归云剑旁,一手搭在剑柄上。

  “你不是叫我滚吗,怎么,这么快就不记得了?”

  “我什么时候叫你滚了?我不是告诉你了我叫雪凌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雪凌?这是几个意思,怎么又冒出一个人来?慕乔仙被她的话绕得摸不着东南西北,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她没瞎难道是聋了吗,怎么接二连三的出现幻觉幻听?

  “你说,你是雪凌?”

  雪凌点头。

  “你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雪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开口道:“因为魅惑刺杀家主。”

  魅惑刺杀家主,这不就是雪姬干的事吗,那眼前的这个人为什么要自称是雪凌?慕乔仙仍旧怀疑地问道“那就是你杀的夏故贤及夏氏满门,所以才被关到这的?”

  这次雪凌却是摇头,“我杀的不是夏故贤,是他的儿子夏辙。”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从没听说过夏辙是被谁杀死的,更是有很多人见到他寿命已尽当场归于虚无的,怎么可能是被这个叫雪凌的女人杀的?

  “别不相信了,我就是因为没有刺杀成功才被关在这的。”雪凌自嘲的笑了笑。

  “那你的眼睛又是为了什么?”

  “眼睛。我的眼睛?”听到这个词雪凌似乎魔怔了,不停地念叨着她的眼睛,鲜血又开始向外渗着,“我的眼睛还不是被那个小杂种给挖下来的!说我是邪魔歪教,自己不也眼红的很,怎么样,我那双眼他用的可还好?有没有感受到恶鬼蚀骨的快感啊?哈哈哈哈!”

  雪凌突然又发起疯来,这时的慕乔仙的心中有了一个猜测,但还拿不定把握,试探的问道:“你是,雪姬?”

  “我的名字是你这种小杂种可以叫的吗!你怎么还没滚,信不信我撕了你,拿你喂野鬼!”

  原来如此,慕乔仙心中明了。以前在昆仑山上的时候听说过一种巫邪之术,名为寄魂。这种术法就跟它的名字一样,就是把一个魂魄寄生在一个自愿献出躯干的血亲中,从此两个魂魄共用一副身体,并且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这个术法虽然可以让已死的人魂魄不离人世,但却有一个最大的弊端,一旦其中哪一个魂魄死亡,另一个就会跟着一起魂飞魄散,所以不到死亡的最后一刻,没有人愿意启动这样的自毁阵法,更难有人会自愿捐出自己的身体,从此命运掌握在他人手中。

  “你跟雪凌是什么关系。”

  雪姬冷笑,“雪凌?那个没用的东西,叫她杀个小杂种都杀不死,真是有损我雪氏一脉英明,废物!”

  这下就清楚了,这两个人是出自一家,也难怪名字那么相似,大概是雪姬身死,雪凌为了替亲报仇才用了秘术,结果报仇失败,被关在了这里。慕乔仙摸了摸鬓角,惋惜的想着:也真是,既然要报仇干嘛要雪凌来,雪姬自己动手不是胜算更大吗?或许是夏辙掌握着雪姬的把柄,才让雪姬不得已让雪凌来执行刺杀任务的。

  “我不是废物,我不是!夏辙太了解雪氏一族了,刺杀本来就是一个陷阱,他就是等着我掉进去,好挖走我的眼睛!”沉睡的雪凌突然清醒过来,激动万分致使眼中流出的血越来越多。慕乔仙纳闷了,这好说歹说也被冰封几十万年了,怎么还能一激动就流血,没被冻成冰块也是奇了,也不知道这血还是不是热乎的。

  “不过他也算是自食恶果了,每个雪氏人的眼睛都是被恶鬼舔过的最邪之物,就连我们自己也要受尽万鬼缠身的痛苦!他以为有我的眼就能好过了吗?死后都没有留下个全尸,真是天道好轮回啊哈哈哈哈!”

  慕乔仙难受的拼命捂住耳朵。这俩人性格虽然大不相同,笑起来还是一样的难听,鸡皮疙瘩都要吓掉一地,干瘪的,阴森森的仿佛是从地狱带出来的声音。

  自从夏辙重塑慕云山后,他就规规矩矩的守着那一亩三分地,当时有多少神魔都说他是个难得的本分人,却没想到这样的本分人不过也是个被利欲熏昏了头的小人,在腥风血云中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一旦安稳下来就会被各种各样的诱惑迷得找晕头乱向。

  “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现在开始,履行你的承诺吧。”

  又是幻听吗,慕乔仙晃了晃头想要摆脱这份感觉,这一次怎么感觉是两种声音相互重叠,而且不再是干瘪的沙哑声,而是两个娇滴滴的姑娘的声音,甜甜的酥到人的骨子里去了。慕乔仙在声音的引导下缓缓低下头,那空洞洞的眼眶中,不知何时生出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媚眼,只是一个眼神,千娇百态,百媚众生,能让见者忘身于世外,只跟随着那双眼的主人,做一切她要求的事。

  就好像有一张嘴伏在她的耳畔,鼻息瘙痒着她的后颈,她听见那个声音对她说,“把两只手都放在剑上。”

  “你的灵力恢复了,用力拔剑。”

  “你可以的,就差一点了。”

  ......

  归云剑拔出冰面架在了慕乔仙的脖子上,瞬间地动山摇,从那道缺口处,细小的裂痕蔓延成巨大的裂缝,逐渐向湖底扩展。

  “孩子,最后送给你一句话,不要相信任何人,就像这样。”

  数百万道黑气从冰缝里溢出,才刚刚明亮的天空瞬间被打回了黑暗中,天地一片混沌,妖女凄厉的狂笑声回荡在整座山头,慕乔仙的归云剑死死地抵在她自己的脖子上,只要一秒就能鲜血四溅,了结于当场。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惊鸿云生》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鸿云生5.雪姬,还是雪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惊鸿云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鸿云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