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史上最穷魔帝

作者:默戚七 书名:惊鸿云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这群老家伙,参加宴会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积极,管他们借点钱就寻死觅活,推来推去的,这错还在我了?”

  山顶的少女面上微怒,嘴角却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山下万景,她百无聊赖的抛着从踝环上取下的金铃,悠然自得的样子就像是在自家花园散步那般轻松惬意。

  这只金铃是她姐姐留给她的唯一遗物,千年来她一直随身携带,从不离身。

  身旁的少年很是不屑地撇了山下众人一眼,也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认真看,就只是听到他从牙缝里冒出来的那句话。

  “既然他们坚持认为自己没有做错,又何必跟他们纠缠,逞得一时嘴快,对你也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

  少年披着一头亮白如雪的及腰长发,就连眉宇间也尽是霜白,瞳孔中的阵阵寒意丝毫不加掩饰,冰冻三尺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事实上,他生得一副上好的皮囊,如果不道破,便不会有人知道他是一头上古凶兽,所到之处祸水缠身,生灵涂炭。

  他口中的他们,指的就是山下那群前来赴宴的妖魔。说是赴宴,不过是想在这位新晋霸主面前讨个好彩头罢了,而至于他们曾经都做过些什么,没有人会承认。如果一定要有谁替过去的罪行负责,这些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推出身边人,又或者后退一步,暴露出站在原地的倒霉鬼。

  “夫诸,我们下去看看。”

  少女撑起柔软无骨的身躯,单手撩拨散落在肩头的长发,拖地的青丝散乱的披在身后。此时才发现她竟跟少年一般高,只是更加纤细更加柔弱。

  “我才不去。”少年回驳到。

  听到他这么说女子觉得有些好笑,只能无奈地道:“你要是能聚得金山万座,我就不让你下去。不如你跟我讲讲你有什么好办法?”

  “有的,抢过来就是了。”

  “额……这可真是个好办法,就是太粗鲁了些。咱们做魔,就要有魔的自知,能骗则骗,不能骗再抢也不迟,我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啊?”少女偏过头古怪的一笑。

  “夫诸受教了,但如果姐姐诓骗不成,夫诸就替姐姐全部抢过来,供你几辈子都花不完。”

  此女名唤慕乔仙,而她口中的夫诸则是这位少年,一只上古凶兽。

  大约在一个月前,正是蓝天白云,万里晴空,不耐天公不作美,忽然乌云密布,黑云压城,整个魔界都被笼入到无声的黑暗之中。

  说是无声确实是无声,因为无论你怎么喊怎么叫,都听不见一点儿声响,就像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突然失了声,禁了言。

  这种状态持续了整整一天,说实话,突然遇上的黑暗,突然失去了声音,正常人都要以为自己身染重疾无药可救了。便是在重获光明获得新声的那一刹,无不是感激涕零,谢苍天,拜大地,觉得自己还是活着好!

  继那日突如其来的黑暗之后,又传来了新晋魔帝击败四魔帝,荣登五魔之首的惊人消息。于是众人也就明白了,那一日的黑暗,不过就是这位新生魔帝的伴生礼。一个能让天地都为之庆贺的人,注定不是普通之辈。

  于是乎,为了庆祝这位伟大魔帝的诞生,众魔特地为她隆重的举办了一场盛大的众魔群宴。

  盛嘛一般般繁华,大嘛就是非常的大了!足足占据了三座山!四海八荒内的名门魔氏皆聚集于此,位列于三山之首,金陵台。其余众魔只能分散在另两座山上,远远的痴望着中间这座魔气缭绕的高山,可望而不可即。

  金陵台上,云雾缭绕,树林茂密,无山经,唯天路。若是想进到金陵台,非御剑腾飞不可,虽然麻烦,但也可以防止一些低阶妖魔误闯主宴,闹出一些不必要的笑话。

  台上有二人,一黑一白,一胖一瘦,你推我搡,你争我吵,闹得不可开交。

  那胖子对着白衣书生怒斥着:“白老鬼你别跟我争,这个位子明明就是我先看到的!”

  虽然这二人颇有排山倒海拆了这金陵台之势,然而聚众的妖魔全都一甩衣袖捧着一手茶果一副看戏的模样。要知道这名白衣少年名叫白少卿,黑衣的中年男人唤温恙,二人是几千年的死对头了,谁也不让谁,谁劝都不行。

  白少卿也毫不留情地怒怼到:“温狗,你本性还没改呢,巴巴的往冷屁股上贴,也不看看人家瞧不瞧得上你。还真以为这是你的地盘,先到者先得啊!我魔界素来是凭实力说话,抢不过我就一边呆着去,别碍着我的眼!”事实上这个位子确实是温恙先看到的,可那也仅仅是看到了,屁股又没有坐上去,凳子上也没写着他的名字,自然是谁抢到就是谁的了。

  当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这两人的战火吸引时,没人注意到,主座之上一个身影悄然而至。

  “温狗温狗的叫了四千年你不烦啊,还真是应了有娘生没娘教这句话。我今日有要事,暂且不跟你计较。温度,温度?过来坐这,给我坐稳了!”温恙拉回被挤到人群外围的小少年,将他按在白少卿旁边的座位上,向着周围一圈的人送去了一记眼神杀,颇有一副谁敢动就灭了谁的架势。

  “哟!还是个一百年的小娃娃啊!”一旁的白老鬼阴阳怪气的冷笑一声。

  这句话,在座的各位可都明白其中的含义。不说他温恙一人,今儿个来的大部分魔氏都带了至少一个诱色可餐的初生少年,要说这一切的怪举,只是因为这位绝世魔帝有一个怪癖,尤爱收藏男色,而且是越俊越好,越独特越好。

  “我说温狗,你还真是恬不知耻啊,你忘了三千年前是谁要求赶尽杀绝的?要不我来帮你回忆回忆,这三千年来是谁派杀手去倾云城暗杀的?”

  “闭嘴吧你!今时不同往日,如今她只手遮天,想要杀一个人是何等的容易,再说了,你就敢说你没往倾云城里送过人?”

  “诶嘿,你还别说,我真没干过!”白少卿的这话说的底气十足,似乎真像是没干过这档子落井下石之事。

  “咳咳。”

  终于,坐在主位上的魔帝大人再也忍不了这般被众人的无视了,于是轻咳了两声,以示自己的存在。心想怎么说她也是五魔之首吧,这存在感低的都不如倒酒的小妖精!

  而且就算出了声……也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那两人吵的实在是太激烈,一般人根本就插不进嘴啊!

  慕乔仙眉头紧蹙,眉心之间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她半眯双目,眶中停留的是短暂的尴尬,宛若片片桃花凋零,“夫诸,让他们闭嘴。”

  此女容貌实属人间难得,似是仙女下凡不染一丝尘气。肤若凝脂,透白无暇,纤细的手指捏住眉心,稍稍施力就将皱眉揉开。

  她横卧主座之上,轻薄带粉的纱衣服帖的搭在她尤美曼妙的身姿上,修长白皙的双腿若隐若现,轻轻交叠,赤脚踝上的金铃温顺的挂在踝环上,焕发着森森寒光。

  顷刻间,倾盆大雨只朝着主宴席这一边疯狂而至,一句话的功夫,整个金陵台水满为患,唯独几个眼疾手快的纵身一跃,飞到了更高处才幸免于难。

  她有意留心了一眼,令她没想到的是,竟然在这群人中见到了一张极为熟悉的面孔。

  是他!他怎么会来了?他不是在天上吗?

  这一刻时间静止,呼吸骤停,回忆洪水般涌来。

  我……这是怎么了?

  “姐姐。”夫诸出声提醒,慕乔仙这才缓过神来,不着痕迹的接下话来,“安静多了。”她笑笑,笑声如银铃般好听,脆脆的,软软的,继续到:“我发过声的,只是你们没听见而已。”

  “咕噜……咕噜……”

  大串大串的气泡从水下冒出。大家都是魔,淹死自然是不至于的,但想要凭一己之力破水而出,除非能力在夫诸之上,否则就是只有呆在水底的份。谁料左看右看,看了半天竟然没一个能冒出头的!

  片刻之后大水退去,地上桌上滴水不剩,就连草叶之上也不沾一滴露珠,可唯独刚刚浸泡在水下的众人个个都如落汤鸡般狼狈不堪,发梢仍旧滴滴答答的漏着水,衣襟透湿,寒风吹来锥心刺骨。

  不用说,夫诸肯定是故意的。

  慕乔仙看似无心地撇过眼去,全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

  “各位就坐吧,就当是自己府上,别拘束。”

  好一个就坐,真真是坐哪都不合适,好不容易烤干了身上的水,却见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少年露出胆怯的神色,一副想上前却不敢的样子,而座上的佳人早已露出倦态,睡眼惺忪有意无意的盯着众人发呆。

  “这,尊上不知……”最后还是温恙先出的声,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娇滴滴的女声截住了下半段。

  “温前辈,还是如以前一般叫我慕姑娘就好。在座的都是乔仙的前辈,既然我说了别拘束就别一口一个尊上叫着了。”

  这话说的实在,慕乔仙才短短三千年的修为,而在座的千年万年的都有的是,一声尊上,不知多少人叫的心不甘情不愿。

  “诶好,慕姑娘,你看……”

  “乔仙心知众长辈疼爱乔仙,诸位后生也确实出类拔萃,可无奈我家夫诸顽皮,令诸位难堪了,我在此替他赔个不是。”

  说罢,慕乔仙动了动身子,原以为她会起来恭恭敬敬的敬个歉礼,众人也做好了接受道歉的准备,没想到她只不过是挪了个身子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说是道歉,不过是点了一个头,还是那种连发丝都不带抖动的。

  “这好说,今日不成还有明日,总归有的是机会。”为首的温恙暗自抹了一把老汗,说话接连被打断没关系,只要眼前这位高兴,天拆下来都可以,“耽搁了许久,众魔群宴也算是可以正式开始了,我谨代表……”

  “等等,我话还没说完呢。”慕乔仙的语气略有不快,又一次故意打断了温恙的话。

  “后生可以不送了,但咱们的帐应该算一算吧。”少女迷离的眼神忽的明亮起来,暗藏着一道精光闪过。

  “什…什么帐啊?”温恙的凳子还没坐热立马又弹了起来。

  “这三千年的帐啊,我说过的,总会算算。”她微笑着,面上笑魇如花,殊不知笑里藏刀,寒意四起,一刀一刀刮着众魔的脊梁骨。

  “我就说她记性好着呢。”一直没说话的白老鬼幽幽的来了一句,犹如从地狱里传来的催命咒,叫人直打寒颤。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惊鸿云生》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惊鸿云生1.史上最穷魔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惊鸿云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惊鸿云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