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chapter 10

作者:今様 书名:偏爱有九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大半夜的不睡觉,问什么讨厌不讨厌呢?

  语气听着还这么真诚,就好像……很在乎她的答案似的。

  付千姿莫名有点心烦意乱。

  这段时间,她自认为,跟纪寒程也不过就是“凑合着过,还能离咋地”的塑料联姻关系。

  非要说的话,在这个基础之上,还加了一条“相敬如宾”的默契。

  两人的婚后模式并不甜腻,却很和谐。

  乍一眼看上去,跟自由恋爱最后结婚的人也没什么区别。

  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之间没有感情。

  所以付千姿一直觉得,纪寒程会对她好,大概只是跟她抱着同样的认知——婚都结了,与其做一对怨偶,不如好好相处。

  但最近她发现,那男人似乎总是频频越界,在绅士有礼之余,还要有意无意地撩她一下。

  现在更是……还问什么讨厌不讨厌他?

  结果有意义吗?

  想来想去,付千姿还是决定装死。

  谁知道这狗男人在想什么,万一是夜深人静,文艺心思作祟乱问的,她认真回答了,岂不显得很好笑。

  没想到,纪寒程这人比她想象中的更骚。

  她不回答,他居然俯身靠近她耳畔,低低地开口:“你再不醒,我就随意了。”

  随意?!

  随什么意!

  付千姿只觉得有气血上涌,面对这种人骚嘴坏花样多的男人,她打又打不赢,骂又不能骂,真的是弱小可怜又无助了。

  无奈之下,只好慢慢睁开眼睛。

  四目相对,十分尴尬,纪寒程手指蹭过唇边,轻笑了一声。

  付千姿被他笑得恼怒,又不好发作,牙都快咬碎了,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个机会报复回来。

  她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不生气不生气”——越生气越着了他的道,她才没那么幼稚呢——然后,稍稍平静下来,略带迷朦地眨眨眼:“你说什么?”

  因为刚从被窝里被刨出来,她头发有些许乱了。

  纪寒程伸手撩开她的发丝,仿佛带着十足的耐心和细致,语气温和地,又问了一遍:“讨不讨厌我,千姿。”

  不知道这狗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付千姿面上不动声色地摇摇头:“不讨厌呀。”

  傻瓜也不会在这时候说讨厌好么。

  纪寒程淡淡道:“我要听真话。”

  说真话……

  真话就是不讨厌。

  虽然付千姿从小看到什么中意的东西,都会想收归己有,但毕竟世界上也没哪条法律规定,她喜欢的人就要喜欢她。

  所以当年那些事,非要说的话,纪寒程也没别的错,就是年纪轻轻瞎了眼而已。

  你还能跟一个不懂审美的人计较吗?

  当然不能。

  付千姿再次将纪寒程的眼光diss了一遍,顺便夸了夸自己的大度,这才道:“嗯,这就是真话。”

  纪寒程唇角轻勾:“那你怎么好像总是对我有意见?”

  付千姿:“我有吗?”

  这狗男人眼睛这么亮?

  纪寒程“嗯”了声:“有。”

  淡淡的视线扫过她,大有一副不说实话今晚就不让你睡觉的架势。

  付千姿没辙了,她往被子里藏了藏,小声道:“我们不是家族联姻么,有时候四哥对我过分热情了,大概我不习惯吧。”又急忙补充:“当然了,这肯定是因为四哥很有风度…”

  一番话,既暗示了“狗男人你离我远点”的主题,又很圆融地帮他开脱,将两人的关系再度推远了点。

  付千姿有点沾沾自喜。

  要不怎么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呢,小白莲的标准画风信手拈来。

  一般男人到这也就知趣地退开了,但纪寒程永远不按套路出牌,他手指搭在被角敲了敲,轻笑了声:“很有风度?我怎么记得你昨天还骂我流氓。”

  付千姿愣了下。

  她有吗?

  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睡着的时候说梦话了?

  纪寒程“嗯”了声,淡淡地提醒:“昨晚,在这里。”

  对视了两三秒,付千姿想起什么,脸瞬时红了,她快速地闭上眼睛,又往被窝里钻了钻,可还没来得及把整个人埋进去,就被男人半路制止。

  “不想呼吸了?”他将她的被子往下按了点,又笑道,“付千姿,你躲什么。”

  能不躲吗,他看起来随时一副会把魔爪伸过来的样子。

  付千姿腹诽着,轻咳了一声:“四哥今晚拉我聊天,只是想调戏我吗。”

  “怎么会,”纪寒程轻笑了声,眸光落在她身上,“我讨好你还来不及。”

  付千姿感觉心跳有点加速。

  纪寒程这人也是,长了这么张完全戳中她审美的脸,还要动不动就深情款款地跟她来个对视,这谁顶得住。

  付千姿移开视线,尽量不看他:“其实不用讨好的……我们的关系已经很亲近了。”

  都结婚了,滚到一张床上了,还能怎么亲近。

  “我是觉得,”纪寒程轻顿了下,略带笑意的嗓音在卧室里散开,“还可以再近一点。”

  今晚这男人是怎么了,不断地说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付千姿觉得被子裹得太紧,整个人都有些发热。

  付千姿故作正经,下意识地接茬:“已经是最近了呀,还要怎么‘再近一点’?”

  话音刚落,她才反应过来,什么“最近”不“最近”的,听着好像在开黄/.腔啊……

  虽然她原意是指结婚,但是纪寒程这狗男人肯定会想歪啊!

  真的是,丢死人了。

  果不其然,纪寒程轻笑了声,一看就要放大招,付千姿赶在他开口之前说:“我…困了,我要睡觉了。”

  说完,重新裹好小被子,把眼睛紧紧地闭上,一副拒绝与外界沟通的架势。

  过了会儿,白皙细嫩的脸颊上,慢慢浮现一层淡淡的粉色。

  纪寒程看着女人侧过去的背影,越看越觉得可爱,唇角不自觉轻勾,回答了她睡前提的那个问题:“我靠近的时候,你不要躲,这样就好——”

  “晚安。”

  ——

  因为纪寒程这个狗男人大半夜拉她聊了些有的没的,第二天付千姿一觉睡到了十点多钟。

  醒来的时候,卧室里还是一片漆黑。

  昨晚只拉了一半的窗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全部拉上了,严丝合缝的,不透出一点光。

  付千姿还是看了手机才知道时间。

  洗过晨澡之后,她把窗帘全部拉开,清白的光线一下子落进来。

  坐在化妆镜前,付千姿对着镜子照了半天,确认没有出现一丁点皮肤问题,这才撕开一张Asprey面膜,细致地贴在脸上。

  张姨端着早餐敲门的时候,付千姿正仰面躺在真皮扶手椅上休息,穿着一件淡粉色刺绣的真丝晨袍。

  同样质地的晨袍纪寒程也有一件,是这次结婚专门在工坊里定制的。

  两件晨袍款式相似,在各种细节处绣着对方的名字,一看就是新婚夫妇的标配。

  因为太情侣了,付千姿一次也没穿过,回北城之后就一直挂在衣帽间的角落里。

  但今天走进浴室的时候,这件晨袍不知怎的被放在了最显眼处,她顺手拿了,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

  张姨把早餐放在一边,笑吟吟地问候:“夫人,您可算起来了。”

  相处了一段时间,她对这位总裁夫人很是有好感。出身名门,架子却不大,对佣人也和和气气的,可见良好的修养。

  贴着面膜,付千姿不好说话,朝她略一点头。

  “对了,先生方才打电话过来,说一会儿接您去翡翠湾吃饭。”

  翡翠湾是付千姿父母住的地方,两人婚后偶尔会过去。

  只是纪寒程工作繁忙,公司和家又不顺路,付千姿原以为是各自出发,门口汇合,却没想到他还要特意来接她。

  回想起昨晚男人的话,付千姿有点狐疑起来。

  这人还真是……打算朝二十四孝好老公发展了?

  ——

  用过早餐之后,付千姿对镜上了个淡妆,换好衣服,径直沿着卧室内置的小电梯下楼。

  电梯的一侧是透明玻璃,往下看,大片的湖水在艳阳下明澈如镜。

  这是位于京西别墅区内的一所高档住宅小区,紧邻燕安河湿地跟云苍森林公园。

  她和纪寒程的婚房坐落在人工湖畔,四周绿植环绕,风景独好。站在南侧阳台望去,仿佛整片森林都是他们家的后花园。

  刚到楼下,意外地接到梁蔻的电话:“姿宝,今晚有空嘛?”

  付千姿随手拨了拨屋里的绿植:“怎么啦。”

  “来PUB玩啊,好久没见你了,”梁蔻在那边佯装埋怨,“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小狗蛋。”

  付千姿:“……你才小狗蛋。”

  不过话说回来,的确是很久没出去玩了。

  她不算那种特别静得下来的性子,平时在家宅一段时间画画,就要靠蹦迪喝酒小聚会来调剂一下生活。

  但自从结了婚,她去酒吧会所的次数屈指可数了。

  一方面是因为偶尔要陪纪寒程出席晚宴,时间被占用;另一方面,也是她打心眼里不想让自己轻易崩了人设。

  不回想还好,一回想心里就特别委屈。

  她哪里是结了个婚,分明是坐了个牢嘛。

  付千姿想了想:“也不是不可以。这样,大概七点,你给我打个电话,说要和我去听音乐会,态度坚决一点。我假装拒绝不了,就从家里开溜。”

  本来不用这样麻烦,纪寒程从不查她的岗。

  坏就坏在,今晚是在付宅吃饭,抛下老公去跟闺蜜听音乐会,李珺华多半要说她几句,不费点功夫怕是溜不出来。

  那边梁蔻“咯咯咯”地笑了:“碟中谍啊你这是。”

  “少调侃我,”付千姿将手里玩的叶片轻轻弹开,“那就这么说定了啊。”

  挂完电话,心情都美了起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偏爱有九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偏爱有九分10.chapter 10》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偏爱有九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偏爱有九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