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chapter 09

作者:今様 书名:偏爱有九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直到晚上入睡,付千姿还在想着纪寒程的那句话。

  不准和其他男人走太近……这是示好吗?还是防止她给他戴绿帽子,先出言提醒一句?

  客观地来说,付千姿对于感情并不迟钝。

  毕竟她从幼儿园开始,就被小男生追在屁股后头跑了。见得多了,连什么样的男生会怎样献殷勤,她基本都了如指掌。

  但有两个人是例外。

  一是梁子安,他的喜欢藏得深,除非自己开口,否则谁也别想看出来。

  二就是纪寒程,跟梁子安的情况恰恰相反,付千姿一直以为他是喜欢自己的,只是出于闷骚不肯讲。

  他们两个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不过那会儿付千姿还惦记着隔壁班的小正太,并不把纪寒程放在眼里。

  后来读了高中,又一次在家族聚会里看到他,付千姿才发现自己这个塑料竹马长得还挺帅。

  只可惜,他对漂亮小妹妹似乎没有欣赏能力,几次套近乎,他都挺冷淡的。

  付千姿也就懒得自讨没趣。

  直到高一开学不久,学校组织了一次秋游。

  付千姿没仔细听,还以为是坐车直达,隔天穿了条漂漂亮亮的小裙子,还有小高跟的凉鞋。

  大巴载到目的地她才傻眼,原来还要穿过很长很长的一段田野,才能到秋游的水岸边。

  只能硬着头皮走,结果没到半路,脚就扭到了。

  其实也不是很严重,但付千姿从小娇生惯养的,哪里受过这种苦。泪水都转到眼眶了,硬是被生生憋了回去。

  穿高跟鞋又扭了脚,自然是跟不上大队伍的,付千姿没一会儿就掉了队。

  她觉得有点丢人,想来想去,干脆作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假装看起了风景。

  谁知田野里有根枯树枝,她一没注意抬脚过去,脚踝瞬时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红痕。

  登时疼得冒了泪。

  她还来不及有什么别的反应,便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

  一回头,就看到纪寒程。

  他似乎只钟爱黑白两个色,今天穿的也是白色上衣,黑色西裤,身姿挺拔,已然具有少年人的骄矜。

  他叫了她一声:“付千姿?”

  付千姿别过头,眨了好几下眼睛,才把激出来的眼泪憋回去,闷闷地说:“你怎么在这里。”

  纪寒程没说话,大概是觉得没回答的必要。但他也没离开,单手插/.在裤袋里,倒是在一旁站定了。

  付千姿拿不准他想干什么,顺着他的目光低头,发现他的视线似乎落在她的脚上。

  登时不自在起来,她往后退了一步。

  纪寒程显然看到了那道划痕,眉头微皱:“你怎么穿了这样的鞋?”

  付千姿知道他在想什么,像他这种清清冷冷的高龄之花,肯定是觉得她过于爱漂亮,不分场合。

  不知怎么的,她就不是很高兴了:“因为它漂亮啊,我想穿。学生会主席难道还管这个吗?”

  “不管,”纪寒程看了她一眼,妥协般地轻叹一口气,“但是你这样不好走路。”

  是不好走路,这不脚都瘸了么。

  看他没有抬杠的意思,付千姿也就不强撑了。她有点破罐子破摔的生气:“我穿都穿了。”

  她低下头,假装不在意。余光里,却偷偷地在看他。

  视线中,那黑色的裤脚和球鞋,一直都没移动。

  过了几秒,她听到他的淡淡的声线响起:“我背你。”

  付千姿这下真的愣住了,抬起头来:“什么?”

  纪寒程似乎没有再说一遍的耐心,转身在她面前单膝蹲下,示意她趴上去。

  付千姿还是第一次和男生靠得这么近。

  纪寒程身上有一种属于少年人的清冽气息,平时看着距离感就强,即便被他背着,也让人觉得这个人很遥远。

  付千姿趴在他背上,一开始有点紧张,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后来大概是放松下来了,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想,这好像是全校第一男神的背吧。

  他干嘛要背她呀?

  他有没有背过别人呢?

  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刚才哭了那么一秒钟的后遗症倒是来了——鼻子有点痒。

  付千姿犹豫再三,还是偏过头,悄悄地吸了一下。

  就在这时候,她听见纪寒程开口,语气有点无奈,又好像不理解:“付千姿,你哭什么。”

  付千姿张了张口,刚想说自己那是吸鼻涕,幸好及时刹住了。

  作为一个全校闻名的小美女,她也是很有包袱的好么。

  转而忽略这个话题,跟他抬起杠来:“我脚扭了,还划伤了。就算哭一下也很正常,干嘛不能哭。”

  “再说了,女孩子本来就是娇气的。”

  越说越来劲了:“你是不是没照顾过女孩子啊?”

  “不过你背人倒是挺稳的……”

  到最后,她还因为他的话少不满起来:“纪寒程,一般男生看到女生受伤都会安慰一两句的。你不安慰,反而嫌我娇气,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对方的脚步轻轻一顿。很短暂的,又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地往前走了。

  果然还是朵冷淡的高龄之花,都不屑跟她说话。

  这么腹诽着的时候,却冷不防听见他清冷微沉的声音:“可以说。”

  付千姿愣了下,眨了眨眼睛,挺意外的。

  纪寒程微微偏了下头,声音放轻,看得出很生疏,但是,声音很好听。

  低低的,给人一种十分温柔的错觉。

  他说的是:“不疼。不要哭了。”

  ——

  付千姿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对纪寒程已经完全没有想法了,但是过往的记忆却这么清晰。

  她卷着被子窝在床上,既不想看手机也不想看视频,只是静静地发呆。

  卧室南面是整面的弧形落地窗,此刻玻璃上波光粼粼的,大概是泳池的反光。

  秋游后不久,她就大大方方地找上了纪寒程。再后来,知道自己和风恒继承人存在婚约关系,越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天注定。

  甚至得意洋洋地跑到他面前说:“反正我们迟早都要结婚,趁现在熟悉一下有什么不好。”

  到底那时年少又骄傲,他的冷淡,不露痕迹的拒绝,都被她当作害羞和不够坦诚。

  于是也不知道是真喜欢,还是好胜欲作祟,就这么一直追了下去。

  ……

  付千姿把脑袋埋进被窝里,不轻不重地磕了两下枕头,企图用这种办法原地失忆。

  就在这时候,纪寒程走进了卧室。

  他今天穿了件蓝色的衬衣,下装西裤长而笔直,像杂志上的男模,气质深沉冷静,十分养眼。

  比起少年时代的清冷,现在的他,气质倒是柔和了许多,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斯文俊雅的样子。

  付千姿本想闭上眼装睡,不过晚了几秒,两人的视线对上了。

  她只好往被窝里埋了埋,只露出眼睛和鼻子:“你忙完啦。”

  纪寒程“嗯”了声:“还不睡?”

  他边走过来边解领带,微微侧着头,修长的手指穿过领结。

  “就睡了。”付千姿莫名觉得心跳加速,往下一躺,作势闭上眼睛。

  简单的几句对话,也因为卧室这个场合而显得不自然起来。

  有时候她怀疑纪寒程之前是不是没碰过女人,所以即便没有感情基础,两人新婚以来,晚上在一起的频率也绝不算低。

  付千姿轻咳了一声,把眼睛闭得紧紧的。但架不住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乌七八糟的,什么念头都呼啸而过了。

  过了几秒钟,她感觉床垫微微一陷。

  睁开眼睛,纪寒程已经在床沿坐下,静静地看她。

  他的眼睛生得好看,形状平狭,瞳仁深邃,眼尾微微勾着点弧度,又无端显出几分风流来。

  卧室里的吊灯落下柔和的光,将这眉目映衬得多了些温和。

  他侧着身,手指缓缓蹭过她眼下,低低地问:“要吗?”

  呼吸微微一滞,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之后,付千姿想疯狂摇头。

  倒不是别的原因,而是昨天才被他折腾过。

  再说了,一对塑料夫妻,出于解决需要偶尔开一下车也就算了,天天这么搞……总感觉怪怪的。

  于是她调整了一下语气,轻轻地说:“我有点困了。”

  “嗯,睡吧。”纪寒程倒也没表现出任何渣男行径,替她掖了掖被角,语气依旧柔和,“我去洗澡。”

  他起身去浴室,付千姿悄悄松了口气。

  其实和纪寒程相处起来并不困难,两人婚后虽然不常见面,但每逢见面,气氛必定是和谐的。

  她当初随口胡说的“相敬如宾”,倒是真的在婚后得到了实现。

  只是,这种关系依旧很奇妙。

  偶尔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明明是不怎么了解的人,居然可以结婚,手牵手地在亲朋好友面前发誓,要白头偕老。

  他们会吗?

  这样好还是不好呢。

  夜晚思绪多,这段时间又经历了结婚这种大事,付千姿也就没刻意压着,任脑内小剧场轮番上演。

  她想得入了神,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而察觉到另一侧床垫微沉。

  连忙掐断思绪,佯装已经睡熟。

  可偏偏有的人就是这么坏,她前一秒刚在心里给他下过“温柔”的定义,后一秒,这狗男人就能随手推翻。

  纪寒程靠近过来,先是伸手碰了碰她的头发。

  付千姿一恼,假装睡梦中被打扰,不耐地皱了皱眉,又往被窝里钻了钻,表达抗议。

  看她演得这么卖力,纪寒程有一瞬间不忍拆穿。

  看了几秒钟,他轻笑了声:“睡着了?”

  付千姿继续纹丝不动。

  反正眼睛闭着,也不用怕心虚。在这个时候被他叫起来,准没好事。

  纪寒程没有再来打扰人了,付千姿悄悄松了口气。

  可这一口气还没松到底,就听见他略微低沉的声音,低低地问:“你讨厌我吗?付千姿,不要装睡。”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偏爱有九分》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偏爱有九分9.chapter 09》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偏爱有九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偏爱有九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