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 10 章

作者:雪茶 书名:心痒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初晓晓摘下自己的棒球帽,轻轻踮脚扣在江衍头顶上,一边拿过江衍手里拿过头盔给自己戴上。

  遮风保暖这事另谈,毕竟她也不想明天一早上热搜,看见自己跟江衍一块儿骑摩托的消息出现在新闻头条里。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里面似乎还残留着些许余温,仿佛带着丝丝清浅气息,却不让人觉得讨厌。

  江衍一怔,显然也没有想过初晓晓这猝不及防的举动。

  初晓晓笑眯眯看着帽檐下江衍简洁流畅的下颔线条,对方精致的英俊眉眼隐于一片阴影中,露出高挺的鼻梁与微抿的唇,是她喜欢的唇形。

  初晓晓惊喜道:“挺适合你的。”

  初晓晓的夸赞让江衍挑了挑眉,然后随手将帽檐反扣。

  江衍深邃湛亮的双眸顷刻间无比清晰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骨子里自带的基因优势让对方的五官十分端正立体,带着某种令人心驰向往的少年感,但又不同于平常人所理解的青葱内敛,反而经过岁月的历练和打磨显得格外夺目,气焰逼人,甚至说是嚣张也不为过。

  “上来。”江衍动作迅速且利索地跨上摩托车,侧过头瞟初晓晓一眼。

  “好。”

  初晓晓扶过江衍的肩膀,坐上车的同时将手移到了对方的腰部。

  手掌心下的肌肤结实有力,初晓晓琢磨着,江衍的身材应该比她所有合作过的男演员都有料多了。

  “别乱摸。”前面传来江衍轻飘飘的声音。

  初晓晓正经回:“我没有。”

  江衍默了一秒,提醒:“抓紧了。”

  初晓晓:“???”

  一边让她别乱摸,一边又让她抓紧是几个意思?

  只是来不及细想,摩托车启动,如离弦箭般嗖地就冲出去!

  风声呼啦啦刮过耳畔,掀起初晓晓的长发在空中乱飞。

  她低下头躲在江衍的背后,待快到十字路口时,江衍直接弯进了一条小路,左拐又右拐,最后驶上支干道。

  江衍骑得快,初晓晓生怕一不留神就撞上什么翻了车,惊得一动也不敢动,只好把脸抵在江衍温热的背上装鸵鸟。

  呼啸中初晓晓依稀听见江衍清冽的嗓音,但等飘到耳边就随着风一起给刮跑了,初晓晓听得费劲还是听不真切。

  初晓晓拉长嗓子吼:“你说什么——”

  江衍又重复了一遍。

  初晓晓喊:“我——听不清——”

  江衍:“……”

  良久后,江衍一个刹车,以完美又潇洒的姿势停在一家小店门口,初晓晓咽了口唾沫,趴在江衍后背深深喘气。

  江衍不耐烦说:“你抱太紧了。”

  初晓晓:“……”

  初晓晓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中竟是用双手牢牢圈住了江衍的腰,大有要死一起死反正我是不会放手的壮烈之感。

  初晓晓心头跳动,触电般松手,随后摘下头盔下车。

  “是你太快了!”初晓晓反驳。

  初晓晓看见江衍在听见“快”字的时候眉头隆重地蹙紧,忽然就想起以前在网上看过的段子——

  永远不要说一个男人快。

  初晓晓一时间竟然觉得有些好笑,眼中露出几分狡黠,余光瞥见江衍审视的目光扫来,又立即转头不再看他。

  江衍停好车,顺手摘下棒球帽往初晓晓脑袋上一罩,压住她的脑门。

  “笑这么猥琐,”江衍评价,“想什么呢?”

  初晓晓抬手正了正帽子,帽檐下的嘴角止不住地往上翘:“没什么。”

  江衍:“是吗?”

  其实江衍也没有兴致知道初晓晓在想什么,说话的同时已经伸手准备拉开玻璃门走进店里。

  初晓晓仰头,一双漂亮眸子正好撞上他的眼睛。

  初晓晓:“老司机?”

  江衍:“嗯?”

  初晓晓一本正经说:“我在想你这个老司机车开得这么好,是不是有很多女孩子追。”

  江衍:“…………”

  话音落下,初晓晓抬脚,比江衍先一步跑进去。

  初晓晓脸上笑容放大,心情莫名大好。她胡乱哼了几句歌,环视四周,这才发现外头虽然看着不怎么样,店内却是十分整洁干净。

  江衍比初晓晓慢了少倾,黑着脸掏出钱包交给初晓晓:“想吃什么自己点。”

  说着,不等初晓晓回答,江衍自顾自坐在了靠墙的角落,拿出手机打电话。

  听筒里一阵忙音,听得江衍眉头皱得更紧。

  他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调戏了?

  偏偏他还拿人家没辙。

  远处传来服务员的吆喝声,老板举着遥控器换了频道,电视里又在重播昨晚的新闻。

  男主持略沉的低音炮声线让江衍下意识扫了几眼,画面随着主持人落下的话语及时一转,是对廖静一案的调查报道。

  江衍听着摸了摸下巴,翘起二郎腿懒懒往椅背上一靠。

  嫌疑人的主动投案确实在他们的预料之外,除了凶器上出现的指纹外,其余证据链都已经基本固定,所有一切都能够与嫌疑人的供述相互吻合。

  而对方也在多番讯问后供认并现场指认,案发后因为心里害怕,这才将凶器装进了塑料袋里扔进几公里外的垃圾站。

  乍看之下是没有什么问题,但……

  就是有哪里不太对。

  一个有过前科的惯犯,甚至具有一定反侦察能力,居然就这样良心发现主动投案自首了?

  嫌疑人在多次供述中反复提到作案所用的尖刀是从廖静房间里随手拿的,当问起那枚带有其与廖静二人DNA混合分型的胸针时,对方也一口咬定这就是廖静的东西,并且从廖静处看见过多次。

  如果说那把刀只是初晓晓无意间触碰过却没上心,那引起她强烈反应的那枚胸针……

  可初晓晓确实没有必要撒这种谎。

  这种放在现在款式已经过时,制作也算不上精美的胸针,实在是不像廖静本人的东西,加上那塑料感极强的假钻,如果真是廖静的,那只能说廖静的品味实在不敢恭维。

  而且实在太巧了。

  初晓晓前脚刚进局子里,后者便忙不迭的报案自首,跟掐好了时间点一样。

  江衍随意扣在桌沿的指尖轻轻敲了敲,突地桌面一震,之前拨过去的城西分局回了电话。

  “两个月前的十三号?”对面人说,“是有过这回事,不过等我们后来到了雅绘居,吸毒的人没逮着,正巧撞上店门口有人寻衅滋事,逃跑时其中一人开车把对方的人撞了,后来送医院也没能抢救过来。”

  “撞人的是什么人?”

  “就一个混混,都看守所里的老熟人了,这不刚出来不久,又给进去了。”

  “打架原因呢?”

  “说是对方有人调戏了他女朋友,拌嘴打起来的。”对方问,“咋了,江副队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些,这案子有问题?”

  不远处,初晓晓从收银台折返,把钱包递还给江衍。

  江衍抬眼扫过初晓晓被口罩遮去大半张脸,只余下露在外的一双眼睛,江衍淡淡答道:“还不确定。”

  “这小子还牵扯了其它的案子?”

  “这样吧,晚点再说,你先忙。”

  挂断电话,江衍随手接过钱包揣回上衣兜里。

  初晓晓摘下口罩,眼睛滴溜溜地在江衍脸上转了一圈,笑:“身份证照片不错。”

  能逃过身份证照的诅咒,就算放在娱乐圈里,有这样过硬颜值的人也没几个。

  江衍闻言眉梢微抬,初晓晓解释:“没偷看,我付钱的时候不小心看见的。”

  初晓晓开口时不经意间往江衍的方向凑近了几分,棒球帽檐下的脸比进门时多了几分血色,身子也渐渐暖和起来。

  她搓了搓手,正想接着说点什么,突然迅速转头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初晓晓红着眼抬头,只觉得头昏脑涨,接着鼻涕水就立马顺着人中流下来,令她措手不及。

  初晓晓:“……”

  江衍:“……”

  在初晓晓还没完全缓过神来前,江衍比初晓晓先一步抽了纸巾,一脸嫌弃地伸手帮她擦鼻子。

  不过嫌弃归嫌弃,江衍的手劲却还算轻柔,像是正小心翼翼对待某个年幼小孩子的大哥哥。

  初晓晓简直受宠若惊,一只手还愣在抽纸盒上方。

  隔了半秒,初晓晓才反应过来,暗自哀嚎。

  她居然大庭广众下,在江衍面前毫无形象地流鼻涕?

  还是江衍看不过去亲自帮她擦掉的……

  太丢人了吧!

  纠结中,江衍已经以一个完美的弧度,把叠成团的纸巾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篓里。

  接着江衍又慢条斯理抽了张纸巾给自己擦手。

  初晓晓的额角抽搐。

  顾不得观察初晓晓神色莫测的古怪表情,江衍睨了眼初晓晓湿漉漉还微微泛红的眼睛,啧了啧嘴。

  江衍漫不经心哂道:“不好意思,之前车速太快,实在是辛苦你了。”

  初晓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心痒痒》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心痒痒10.第 10 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心痒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心痒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