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 07 章

作者:雪茶 书名:心痒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结果对方反而痿了,灰溜溜地小声骂:“神经病吧。”

  说着又立即把车窗给关上了。

  江衍顺手打了个电话,不过多时,就有身着反光安全服的交警往这边走。

  初晓晓一脸迷茫,心想难不成随便开个窗,就逮到个在逃犯不成?

  确认过眼神,你是对的人?

  那金链子大兄弟自然也注意到了这情况,千钧一发之际,车也不要了,跳下车就跑。

  初晓晓:“!!!”

  初晓晓没来得及回过神,江衍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卧槽”,转眼也艰难开门,单手作撑直接从对方车顶掠过,火速追了出去,动作一气呵成堪比好莱坞电影大片。

  初晓晓直接懵了。

  什么情况啊这是?

  遥远处,只见对方跑得上去不接下气,溜得比兔子还快,江衍却是紧追不舍,大气都不带喘一下的。

  直到距离逐渐拉近,江衍忽地飞身一脚,两人顿时扭打作一团。

  那金链子架势明显不得章法,慌乱间揪住江衍的外套乱抓一通,生生拽下来半截,江衍当即抽身将束手束脚的外套一脱,猛地往那人脑袋上罩去,不等对方反抗,一招擒拿,直接干净利索地将对方反手按到在地。

  同一时刻,前方车流终于开始缓速移动,身后车喇叭响得此起彼伏,越发激烈。

  初晓晓探头张望,隔着车水马龙,始终不见江衍的身影。

  此时此刻,初晓晓的心里也只剩下“卧槽”两个字。

  在下车找江衍和开车往前走之间,初晓晓果断选择了后者,把心一横,直接跨坐到了驾驶位,踩下离合对着绿灯冲了出去——

  半晌后,手机铃声打破沉寂的空气,有陌生电话打进来。

  初晓晓连忙接起。

  另一端有细微的喘气声,江衍费解问:“我车呢?”

  初晓晓:“……”

  初晓晓把车停进附近的商场,径直去往一家不起眼的夜宵店。

  等了许久,江衍才出现。

  他在店门口驻足半秒,一眼就看见坐在最角落,头戴棒球帽的初晓晓。

  二人对视一眼,初晓晓在灯光下仰头露出漂亮的小半张脸,莞尔冲他挥手。

  江衍顾自坐下,初晓晓小声笑道:“江警官,我这应该不算抢夺他人财物吧?”

  “想骗吃骗喝包吃包住?”江衍道。

  初晓晓笑吟吟把车钥匙扔还给江衍,对方利索接在掌心,环视一周,招呼老板过来点单。

  十分熟稔的要了份炒面,江衍望向初晓晓,抬了抬下颔,意思是:你呢?

  初晓晓不假思索说:“跟你一样。”

  初晓晓这一出声,不免让老板多看了她几眼。

  早先还不敢确定,此刻近距离观察一番,直接惊讶询问:“你是不是那个女明星,初什么来着?我儿子以前特喜欢你。”

  “真的吗?初晓晓对不对?”初晓晓作惊喜状,“我也觉得自己长得像她,我还照着她的样子整了下鼻子跟眼睛哩,就是那医生技术不行,动了刀子还是没她的好看。”

  老板怀疑的打量了下初晓晓的眼睛和鼻子,若有所思点头。

  江衍:“……”

  初晓晓继续压低声道:“好在她的签名我模仿的特别像,要不给你儿子来一张?”

  老板闻言犹豫了:“这……”

  初晓晓说:“不过也是,那人迟早要糊的,黑料一大堆,听说脾气不好还耍大牌。对了,最近那事你听说没?”

  江衍怀疑地扫了眼初晓晓,唇线微抿,欲言又止。

  老板存着八卦的心思,一转眼也忘了最初搭话的目的,叹气道:“哎呦,不就那杀人案子嘛,网上都是,可惜了另外那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就没了。”

  初晓晓回望了江衍一眼:“是啊,可惜了。”

  老板惋惜道:“叫廖静吧,我以前好像还看过她演的电视剧呢,一看就很不错,长得面善,演技也好。”

  老板长叹几气,转身继续忙生意去了,初晓晓对江衍吐槽:“我敢肯定他以前绝对不记得廖静的名字。”

  江衍估计被她刚才的一顿骚操作给折服,干脆没理她,好整以暇地斟了杯热水洗好碗筷,然后把各自的餐具互换,继续。

  初晓晓自顾自说:“只要这人一死,灵魂就立马升华了,传统历来如此。”

  如果换作以前,提起廖静,大伙儿立马想到的铁定是之前闹得轰轰烈烈的小三事件,廖静介入另一对圈中情侣,还被人拍下与男方的亲密挽手照,虽然之后通稿洗白二人只是剧组试戏,但多数人其实是不信的。

  如今人一去,倒在网上成了最有发展前途的三好女星。

  江衍对此倒没发表太多的意见,轻轻扯动嘴角,像是赞同的意思。

  初晓晓突然意识到:“你外套呢?”

  江衍只身着圆领的深灰毛衣,款式简单,之前在办公室时还不觉得,如今生活气息扑面而来,愣是让本就俊逸无佯的脸更显年轻,偏偏眉眼又生得精致带着点痞气,像是来体验人间疾苦的纨绔富少。

  江衍闻言答得风轻云淡:“扔了。”

  初晓晓怔然:“扔了?”

  17900就这么丢了?

  江衍也不含糊:“脏成那糠样,还留着做什么?”

  初晓晓:“……”

  这哪里是像,明明就是啊!

  腹诽间,初晓晓一扫江衍挽袖的动作,意外发现对方手腕外侧依稀见血的擦伤痕迹。

  初晓晓的心思瞬间转移到江衍的伤口处,问:“你手怎么了?”

  江衍随意一睨,似乎从未留意过这一点在他看来实在不起眼的擦伤,满不在乎道:“没事,可能刚才不小心碰着了。”

  初晓晓低头就要去包里翻创口贴,找了半天,却没找到。

  江衍没管她,思绪似飘到了别处。

  初晓晓小心翼翼问:“刚才那人……”

  “让人带去验尿了,”江衍眉头紧锁,“对了,那枚胸针,你确定以前见过?”

  江衍主动提起这茬,初晓晓自然也顾不得其它,忙不迭点头:“我确定,就算不是,那也是一模一样的。”

  那年圣诞节,还是她亲自挑选的。

  江衍说:“也可能是巧合。”

  初晓晓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了,纠结摇了摇头,又道:“而且当年曾荣根手里拿着的,也是一把缠有白布的单刃水果刀,白布是他临时从其它衣服上扯下用来擦手的,后来他嫌木柄上的倒刺扎手,就用布缠了好几圈。”

  “曾荣根。”江衍低眉垂眼,细细琢磨这个名字,“当年霖城1.30故意杀人案,三死一伤,数日后同案犯张胜于火车站被抓捕归案,经霖城中院审理判决死立执,另一嫌疑人曾荣根至今在逃。”

  初晓晓一震,愣愣问:“你知道这些?”

  江衍淡淡说:“听过。”

  初晓晓仔细盯着江衍的脸:“当时大家都传是灭门之祸,一家三口无一生还。”

  江衍喝了口水:“总有些媒体看热闹不嫌事大,以讹传讹也是正常。”

  初晓晓没能接话。

  事发后她在医院一待就是好几个月,后来栖身简家,更是一度无法出门,外界如何她完全无法得知也无心理会,只能零零星星从心理医生与简亦白的口中得知一二。

  “你是那家的小女儿?”江衍轻飘飘道,沉吟间用指尖轻轻摩挲杯壁,也不知道正思索些什么。

  “是。”初晓晓答。

  说着初晓晓抬眼望向江衍,江衍的眉目不动,她始终无法从对方的表情处获悉更多的异样情绪。

  这回江衍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线,没再理会她。

  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须臾,店老板走近端上两碟炒面,热腾腾的冒着雾气。

  二人之间的气氛霎时一静。

  江衍漆黑的眼慢慢瞥向她,语气透着一股懒洋洋的气息:“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便慢条斯理地动起筷子。

  初晓晓偷偷打量着眼前人,对方逆着光,与她近在咫尺。

  她突然又想起十一年前,那个踏过血泊勾腰将她死死护在怀中的少年。

  那时她泪眼朦胧哭哑了嗓子,影影绰绰的世界里,最后一眼看见的是那个挺拔清瘦的身影。

  满室的恶臭腥味,唯有那个人的怀中清爽干净,带着阳光下独特的皂角香气。

  初晓晓已经记不清对方那时有没有跟她说过什么安抚话了。

  她傻愣愣看着自己咸湿的眼泪混着血迹在对方雪白衬衫上不断晕开蔓延,耳边是少年鲜活的心跳,坚定有力,由内而外散发的炽热暖意将她牢牢包裹其中……

  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让年幼的初晓晓震撼不已。

  他像从天而降的救世主,亦或是身披金甲圣衣的俊杰英豪,终于脚踏祥云将她带离最绝望、最无助的万丈深渊。

  他是自己的盖世英雄。

  如果不是那个人,她甚至不敢想象自己的结局究竟会是怎样。

  初晓晓陷入回忆的漩涡,丝毫不觉如此直勾勾的视线会有所不妥。

  静默须臾,江衍抬眸就看见初晓晓牢牢紧盯着他不放的视线。

  江衍轻轻咳嗽一声,略有些不自在地放下碗筷。

  “看够了没?”江衍问。

  初晓晓怔住,心头一热霎时红了脸,嘴上却坦诚说:“没有。”

  江衍:“……”

  这回答着实让江衍忍俊不禁,扬眉似笑非笑接了一句:“好看吗?”

  初晓晓注视江衍良久,心如擂鼓似有波涛骇浪,表面上却只慢慢勾了勾嘴角,现出若隐若现两个极浅的酒窝。

  “好看。”初晓晓面若桃花,脆生生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心痒痒》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心痒痒7.第 07 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心痒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心痒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