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 06 章

作者:雪茶 书名:心痒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周围一瞬间静下来,良久后,初晓晓才闭了闭眼开口:“我没碰过这把刀。”

  初晓晓觉得自己的心越跳越急,就像随时都会从胸腔处蹦出来一样,连带着说话语速也一并不自觉加快:“我不知道上面为什么会有我的指纹,我承认事发前我确实去过廖静的房间,但我没有见过这把刀。”

  邹浩继续盯着她略显苍白的脸:“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

  “……”

  “你确定没见过?”

  “我确定。”初晓晓抑制不住的颤抖,她稍微侧过头,目光落在那扇空无一物的玻璃墙上。

  而另一端,江衍眉头紧锁,毫无征兆就撞上初晓晓的眼睛,这让他有片刻与对方视线相交的错觉。只见初晓晓的眼神有片刻间的迷茫,显然正费力思索着什么。

  耳边传来纸页翻动的声音。

  伴着细微的电流音,传来初晓晓喃喃声音:“请问那块白布……是从廖静的衣服上撕下来的吗?”

  江衍闻言微微敛起眼。

  身旁女警员开口:“根据刀身残留指纹与昨天提取指纹的比对结果来看,痕迹确实是初晓晓留下的,只是……”

  “指纹的位置不对,谁会蠢到把手握在刀刃上,方向也不对,”江衍说,“而且根据尸体颈部掐痕与创口位置及损伤程度来看……”

  江衍远远瞧了眼初晓晓右手背上被硫酸溅到后的灼伤痕迹,启唇:“凶手身高至少在m之间,持刀的人惯用右手,应该为力气较大的壮年男性,肢体力量不小,年龄可以锁定在30岁左右。”

  女警员不置可否,抬手:“你要的常住人口信息表。”

  江衍抬眉,顺手接过对方递来的纸质文件。

  对方说:“初晓晓以前居然是霖城人”

  江衍没说话,继续翻看手里的资料。

  “我记得你也是霖城的。”

  “唔。”江衍含糊不清应了一句,似有若无轻瞟过表格右上角的证件照。

  女孩明眸皓齿的娇俏模样掠过他的瞳孔深处,江衍神色微动,看了眼姓名栏的“初晓晓”三个字,又若有所思多瞧了眼那张白底免冠照。

  “是曾荣根对不对!曾荣根那个畜生!”

  突地一阵惊喊,扰乱江衍的思绪。

  初晓晓颤栗道:“曾荣根他在泞市!”

  所有人一惊,不曾想初晓晓能突然失控至此。

  江衍推门,大步走进。

  初晓晓怔怔抬头,泛红的双眼求救般对上江衍向她投来的深沉目光。

  有一秒钟的对视,江衍侧眸一扫掉落在地的勘察照片。

  是与凶器一同被丢弃在塑料袋中的一枚树叶胸针,款式有些老旧,却意外被保存地相当不错,叶脉清晰,叶柄处沾染了不易察觉的血迹。

  “这不是廖静的东西?”察觉到什么,江衍沉声问。

  初晓晓屏息,好不容易才按捺住夺眶而出的眼泪。

  “我姐姐,这是我姐姐的东西!”

  初晓晓哽咽道。

  江衍唇线紧抿,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初晓晓的脸。

  与此同时,一阵急促的震动声响划破空气。

  邹浩愣住,继而从兜里拿出手机,接起。

  “你姐姐?”江衍蹙眉问。

  邹浩一边听电话,错愕望了眼脸色凝重的江衍。

  “老江,有情况!”邹浩靠近江衍耳边,手按在他的肩上,压低声道,“刚从指挥中心转来的消息,有人报警称……”

  江衍:“什么?”

  邹浩:“自己就是杀害廖静的凶手。”

  事情朝着另一个诡异的方向发展。

  市局审讯室比想象中的还要冷,初晓晓垂着脑袋半天没动弹,愣愣盯着纸杯中的腾腾水雾。

  前一刻打来的电话,让侦查一队的所有人员跟打了鸡血般精神抖擞,完完全全一副决战到天亮,逮不着耗子誓不罢休的势头。

  好在江衍临走前给她倒了杯温水,吩咐女警员与另一人好好守着她。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初晓晓恍恍惚惚又回答了些问题,她还有点懵,脑袋里全是刚才见过的渗人画面。

  缠绕着白布的单刃尖刀,以及叶脉分明的树叶胸针……

  那种滋味又来了——

  所有一切都无比清晰的浮现在她眼前,鼻间骤然间仿佛再次闻到那令人窒息的血腥味。

  她甚至还记得那畜生当时将姐姐裙角撕下,一圈一圈缠绕在那把水果刀上时的场景。

  她控制不住的颤栗,仿佛能够看见刀身上蔓延的血色蜿蜒流淌在蹭亮的大理石地板上,不断蔓延,再蔓延……

  蓦地变成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扼住她的喉咙!

  “行了,都去休息吧。”江衍随口道。

  随着轻慢的嗓音响起,所有的一切霎时如被巨风吹开的浓雾,轰然散去!

  初晓晓也不知道门是什么时候从外打开的,等回过神来,江衍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

  很奇怪的,初晓晓的心莫名镇定下来。

  江衍看了眼初晓晓,说:“你可以暂时先离开了,不过记得手机开机,确保我们能随时与你保持联络。”

  初晓晓迷惘看着他没吭声。

  不等初晓晓开口,江衍挑了挑眉:“不想走?”

  初晓晓闭了闭眼,又慢慢睁开,突然道:“你们是不是在找廖静的上线?”

  这话让江衍稍作沉吟,直接拉开椅子,索性在初晓晓面前坐下了。

  江衍饶有兴趣看她,食指间无意识一下一下敲在相隔的桌面上:“你又知道?”

  初晓晓试探道:“如果不是因为涉及了其它重要案件,区区一个普通故意杀人的案子,又怎么会轮到市局来接管?”

  江衍闻言微微向前倾身,淡淡道:“继续说。”

  初晓晓一字一顿道:“如果江队需要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到你们。”

  翌日晚七点。

  因为她的主动示好,初晓晓有幸从江衍处得到了一份加肉盒饭,吃饱喝足后直接枕着冰凉的桌面睡着了。

  这近二十个小时像是花去了她毕生的精力,脑神经时刻紧绷成一根弦。

  只是这睡眠环境实在是有限,后背凉飕飕的,初晓晓几次惊醒,都看见江衍还在离她最近的大办公桌翻阅资料,笔记本幽光打在江衍下落的眉眼处,一片静默。

  最后一次醒来,初晓晓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件外套。

  是江衍那件被网上热议的17900元不打折的风衣。

  头顶的白炽灯光照得她有点儿睁不开眼。

  或许是贪恋外套下难得的暖意,初晓晓把头埋在臂弯间没动,耳边有警员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默了半晌,初晓晓突地听见江衍漫不经心的出声:“醒了?”

  初晓晓愣了一下,抬头,茫然都写在脸上:“你怎么知道?”

  江衍说:“呼噜声突破天际了。”

  初晓晓:“……”

  初晓晓的脸刷得下就红了,恼道:“我睡觉从来不打呼的!”

  这一出声,让守在一侧的值班民警忍不住笑起来,江衍勾了下嘴角,也不跟她争辩,抬手揉了揉眉心站起身来:“走吧。”

  初晓晓:“嗯?”

  江衍走近,接过初晓晓递来的外套,利索给自己套上:“这破空调三天两头检修,你也睡得不寒颤?”

  初晓晓一时没接上话,她总不好跟着附和,大庭广众下一起检讨市局的供暖系统不过关吧。

  经过走廊,江衍穿过门禁上楼回了趟办公室,让她在大厅稍等。

  等江衍再回来,已经是半刻钟后了,手中多了一个文件袋。

  初晓晓跟在江衍身后,咬了咬唇,不解问:“你为什么会相信我?”

  江衍眼皮子都不抬一下:“什么?”

  初晓晓走上前,终于笃定道:“你早确定我不是凶手对不对?”

  这话让江衍的脚下一顿,蓦地转身,两人面对面站着。

  初晓晓立即停住脚,差点直接往江衍胸口处撞去。

  江衍看着她沉默一秒,似笑非笑:“你别乱讲,这话我可没说过。”

  初晓晓细细观察江衍的表情,一时间满腹疑惑。

  江衍轻慢戳穿她:“你有功夫琢磨我,倒不如想想自己是不是被什么人给盯上了。”

  初晓晓的心猛地一跳,愣愣抬头。

  江衍那双桃花眼在同一时刻朝她撞过来,与她对视。

  只见江衍双目漆黑,因为微敛起的缘故眼尾略勾,初晓晓良久没移眼。

  江衍提醒道:“想想看,那个人与廖静存在某种不可说的关系,但彼此之间又有着难以解开的矛盾,另一方面,似乎还看你不太顺眼,甚至恨不得杀了你也不一定。”

  初晓晓想了想:“我在外面时睡眠一向很浅,前几天晚上都有听见制片人进廖静房间门的声音……”

  话到一半,江衍打断她:“你怎么知道是谁?”

  知道江衍在问什么,初晓晓说:“陈雪告诉我的,就是我那个助理,你见过的。”

  江衍点头。

  初晓晓说:“那里的隔音不算好,基本上稍微有点动静,大家都传遍了。”

  说到这里初晓晓显得有些不解:“可我案发当晚并没有听见任何动静。”

  甚至一度还睡得相当好。

  “你说你当晚服用了感冒药,或许是你当晚服下的感冒药里含有马来酸氯苯那敏成分,也就是扑尔敏,其最明显的副作用就是嗜睡,”江衍说,“至于其他人……”

  初晓晓费解皱眉,陷入某种思索中。

  江衍却说:“既然大家都明白那二人的关系不简单,为什么对房里的动静视而不见也能解释。”

  就算有人听见了什么,又怎么会去多生事端。

  初晓晓:“那你们怀疑谁?”

  江衍不答,腰酸背痛捏了把肩膀,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不耐烦道:“行了。”

  初晓晓愣住,匆忙跟过去。

  江衍说:“再不走就真的猝死了。”

  初晓晓:“……”

  江衍大发慈悲道:“顺路送你。”

  晚八点半的街道,各个大小路口依旧堵得不像话。

  初晓晓坐在副驾驶看江衍一脸烦躁的表情,整张俊脸都黑了,眼见着身后的车辆还不嫌事多地猛按喇叭,江衍低低骂了句,终于盼来了十字路口的绿灯。

  初晓晓本来还想跟江衍谈谈那枚树叶胸针的事,此刻愣是半晌没憋出一个字,唯恐在此刻摸了老虎屁股,反而坏事。

  前方的车辆走了一波,还有一波。

  江衍:“……”

  初晓晓:“……”

  驾驶位车窗被打下,窗外的寒风硬生生从外不断往里灌进来,吹得人愈发清醒。江衍下意识伸手去摸放在旁侧的烟盒,突然想起旁边坐着的初晓晓,手上一顿。

  初晓晓老半天没吭声,他差点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旁边的一辆黑色福特也打下车窗,探头朝后面的车辆破口大骂:“按按按!按你个头啊!谁没有喇叭么我操!”

  那人顶着个刺猬头,脸庞消瘦现出老高的颧骨,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大金链子。

  那大金链子实在是太俗气了,俗到初晓晓忘了哆嗦,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初晓晓注意到江衍有短暂的蹙眉,似乎察觉到什么,也不露痕迹地打量对方。

  感觉到江衍的视线,那人趾高气昂又冲江衍一顿喊:“瞅啥瞅啊你!”

  江衍单手搁在车窗上,侧头斜睨那人一眼:“就瞅你咋了?”

  初晓晓:“……”

  不给对方还嘴的机会,江衍接着哂笑道:“怎么,还不服气啊?”

  初晓晓:“???”

  江衍帅气一挑眉:“下车聊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心痒痒》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心痒痒6.第 06 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心痒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心痒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