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 01 章

作者:雪茶 书名:心痒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心痒痒

  文\雪茶

  -

  夜色弥漫时,郊外的初冬总是显得格外寂静,静到就算待在室内里,耳边仍是透着北风席卷这片神州大地的呼啸呐喊,门窗咚咚作响,像是有人在外慌手忙脚地啪啪敲门。

  屋里没有暖气,初晓晓面露愠色进门检查了一番门窗,接连几个喷嚏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旁边助理陈雪为她倒了杯水,见初晓晓就着温水将药丸咽下,才颇为不满地心疼出声道:“都怪那廖静故意找茬,好不容易拍完了,现在又得多补几个镜头,山郊野外里冻死个人,酒店的热水供应也跟开玩笑一样,什么破地方!”

  初晓晓揩了揩鼻子,正要说话,突地铃声大作,手机来电响铃划破清冷的空气,穿过她的耳膜。

  她放下水杯,揉了揉眉心伸手从羽绒服兜里掏出手机。

  没有备注,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长串陌生号码。

  初晓晓犹豫几秒才将电话接起,闷声“喂”了几句。

  对面却没一丝回应。

  静悄悄的,还带着似有若无的电流杂音。

  初晓晓莫名其妙把电话挂断,陈雪凑过脑袋来问:“谁打来的?”

  本来就不算舒坦的初晓晓语气更加不痛快:“鬼晓得。”

  接着便是一记惊天动地的“阿嚏——”

  昏沉沉的脑袋被这一个喷嚏震得更是懵懂,想起白天的落水戏,初晓晓长嚎叹气,要不是对方存心刁难,她哪能反复受那罪?!

  想当初拍摄《曙光》时她就与廖静互相看对方不顺眼,可偏偏这部以真实悬案改编的电影自上映后便票房大卖,广受好评,所有参演人员也跟一起火了一把,大大小小的奖拿了个遍。制片人和导演自是趁势展开了第二部的拍摄计划,打着原班人马的旗号大肆宣传,如今还没杀青便已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无论是初晓晓还是廖静,作为当初的双女主,在观众心里自然也是缺席不得。

  这次导演把电影背景设在了荒无人烟的山郊野外,故事从都市灭门悬案的侦破一下子变成了几个年轻人的练胆冒险,加上直播元素和因爱生恨的复仇计划,初晓晓莫名有种自己参加了某档荒野求生节目的错觉,没有哪天不是奔溃的。

  繁重的拍摄任务以及感冒情况的加重,让初晓晓洗漱完毕后倒头就睡,只一沾枕头和棉被就迅速陷入无边梦境。

  就连震耳欲聋的拍门声也没能把她惊醒。

  直到身边有人抓住她的胳膊猛地一顿摇,瞬间把她从漆黑深谷里生生拽出,猝然睁开眼。

  耳边有人失措大喊:“不好了,出事了——”

  脚步声、尖叫声,乱作一团。

  初晓晓眉头蹙成深深的小山,把自己包成春卷的身子好不容易才半坐着爬起来,吸了吸塞住的鼻子哑声问:“怎么了?”

  -

  作为女主角之一的演员廖静——

  死了。

  不过多时,四周警笛大作。

  红蓝光不断交叠闪烁似划破漆黑天际的耀眼曙光,原本的宁静土地被世人喧嚣所打破,带着疾风的怒吼,如山林深处野兽的无情嚎叫。

  案发现场,酒店201房间。

  闪光灯此起彼伏,与平日里面对的媒体镜头灯光时不同,在场的所有大小明星都惨白着一张脸,甚至有人已经吐过一回,脸上挂着惨不忍睹的泪痕上下牙齿不自觉打架抱臂发抖。

  “什么时候发现的?”

  “凌、凌晨一点左右,我一进门就是这样了……”小姑娘说得哆哆嗦嗦,眼泪吧嗒吧嗒直掉。

  “你找她做什么?”

  “静姐之前说她胃疼,让我去附近找个药店帮她买药。”

  “买了多久?”

  “……”

  小姑娘抽噎了一下,突然有人凑近警员耳边说了句什么,与此同时,来人脚步稳健,大步流星踏上宽窄的水泥楼梯。

  男子一袭黑色长风衣,走路也带着风,卷起齐膝的衣角,还未完全驻足,便先伸手接过对面递来的一次性鞋套,利索给自己套上了,迈着大长腿穿过警戒线进入房间。

  众人注意到男人那双手确实是修长好看的,骨节分明,若是被人拍了照片发在网上,必定能引来大群手控评论。只可惜总归是干刑警这一行的,平日里肯定也几乎没有做过什么保养,除了虎口处未褪去的痂痕,连五指指尖也比不得他们这些做明星的来得干净细腻,各个把指甲的形状都修剪的近乎完美。

  年轻男子背对众人,身形高挑颀长,嗓音平静且温凉:“怎么样?”

  痕检员叫了声“江副支队”,之前被警员唤作“老大”的中年男人道:“伤口共十余处,颈部有明显掐痕,致命伤应该是左胸口的这处刺创。”

  男子闻言稍稍拧眉,戴着手套的右手小心翼翼抵在尸体胸腔的伤口处,默然瞧了几眼:“创缘整齐。”

  说着,他重新直起身:“在现场找到凶器没有?”

  “是,创口创角一钝一锐,致伤工具应该为单刃锐器,初步断定死者是被他人用刀具刺破肺脏及肺静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不过具体的还得回去做了尸检再下定论。”分局法医道,“目前还没有在现场找到凶手作案所使用的那把刀。”

  “这条毛巾是廖静的么?”有实习的分局警员疑惑出声,“垫在胸口上做什么?”

  那中年男人眼睛一瞪,吓得那小伙子怔怔缩了缩脑袋,之前被人唤作“江副支队”的英俊男人闻言瞥了那人一眼,料想是经验不足的小年轻,这才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是为了防止尖刀刺入胸口后再拔出时血液喷溅。”

  这一侧头,一直远远杵在门外的几人才看清男子眉目分明的侧脸。

  对方高鼻、薄唇,轮廓清晰,在这众星云集的剧组里却丝毫不掩对方的夺目光彩,反而在那如猎鹰般锐利的眼神环视四周的同时,散发出某种连俊朗男星也演绎不出的摄人魄力。

  “桌上的水杯,包括门锁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男人面色沉静,“监控呢?”

  “就只有一楼大厅的监控是完好的,已经吩咐技侦去调取了,到时候再进一步看看天网视频排查外来车辆和人员。”

  “嗯。”他又瞥了眼面前的玻璃窗,整个窗户因年久失修的缘故在狂风中止不住的颤栗。

  “也有可能是内部人员作案?”另一旁小警员插话道,“被害人在案发前似乎曾与另一女星有过激烈争吵,甚至差点动起手来。”

  男子闻言神色不动,微微一挑眉:“是么?”

  “同剧组人员也有提到这个人,说是在一年前就有过二人不合的传言。”

  “人呢?”

  -

  “你什么意思?”

  “你很早之前就看静姐不顺眼了,我有说错什么吗?”纤瘦女子操着哭腔大声道,“说不定就是你失手把人打死的,然后又跑回自己房间装病,刚才大伙儿都醒了,就只有你一个人迟迟不肯开门!”

  “这都是你的主观臆断,在没有证据之前最好别血口喷人。”另一个女声一开口就是沙哑声线,带着浓重鼻音,明明语态平静,却愣是有种山雨欲来的凛然气势,“现在警方都没有说什么,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我面前指手画脚。”

  “你这是狡辩!我之前明明看见你进了静姐的房间里!”

  “哦,那你看见我动手打架杀人了?”

  “我……”

  “初晓晓?”

  突然而起的浅淡男声,却又显得沉稳而富有磁性。

  对面女子未说出口的话被打断,顿时卡在喉咙里。

  有人猝不及防出现在房间门口,幽深的目光在二人之间打量半秒,最终落在另一位面色略显苍白,五官更显精致漂亮的女子脸上。

  他神色之间并无太大波澜,继续问:“哪个?”

  初晓晓对上那双漆黑的眼,有片刻拧眉的动作,继而眸色微动,如遭雷击当场愣住了。

  男子见状不动声色敛眼。

  “是我。”

  初晓晓微微提了一口气,吸了吸鼻子颤声道。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心痒痒》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心痒痒1.第 01 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心痒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心痒痒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