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过来

作者:庭明 书名:穿成反派的童养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六章

  空气里弥漫着一阵血腥,耳边刮过一阵阵厉声,司风骤然从梦里惊醒。

  撩开门帐,看到面前的画面时,眼眸睁大,一阵反胃的感觉生出。

  七八个人被切成碎块,分散在落在面前的树丛之间,断手断脚处切口整齐,不难看出下手者技术的高超。

  至于怎么数的人数,司风自然是数的人头......

  方檬初站在她的身前,目无表情地拂了拂身上的灰尘,一滴血都没有溅到他的身上,周身上下干爽舒适,他还是这天地间最尊贵的存在。

  “怎么出来了?”身子微动,把她的视线挡去。

  上次在湖边方檬初蒙住了她的眼睛,除了湖里溅起的水花,她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但这回切切实实地看到血腥的画面,心脏“卟通卟通”地跳着,好像下一瞬就要跳出胸腔。

  她一口又一口地喘着气,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来,扶着营帐的手都在发抖。

  这一大早的,画面太过冲击了,她有点受不了......

  她昨晚是疯了吧,才会觉得他会有温柔的一面,他明明就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啊。

  方檬初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满地狼藉,终是反应过来,把她的身子扳了过去,背对着这一地的血腥,没有任何解释,轻轻把她推进帐里,“收拾收拾,我们要出发了。”

  司风不知道自己是在怎样混乱的情况下上的马车。

  方檬初似乎在和另一个护卫说些什么,她撩开窗边的布帘,朝小段招招手。

  小段走了过来,“小姐,怎么了?”

  “今天早上,是怎么回事?”

  小段了然地“喔”了一声,“他们是刺客,但是放心,我们公子一出手就全都解决了。”

  “这样啊......”司风知道刺客所代表的意思,她也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道理,但是理论和现实之间是允许存在差距的。

  想到方檬初刚才这般平静的模样,她心里不禁后怕,这是经历了多少场杀戮,才能换来这样对生死的淡然。

  “小姐是害怕了吗?”

  司风轻轻“嗯”了一声,又把布帘放下了。

  当方檬初进来车内时,她不禁往角落处缩去,整个人像团可怜兮兮的小猫咪,连她都没有发现,出口的声音有些颤抖:“早啊。”

  方檬初瞥了她一眼,发现她的害怕时,他眸里多了一分思量,没有说话,在离她最远的地方落座。

  顺手拿过一旁放着的书在翻阅,目光专注认真。

  经历了昨天,今天的司风适应了不少,只不过现在她面临一个更大的难题,和他共处一室时,她腿又不听使的抖起来了。

  “司风。”

  她有些神不守舍地应道:“嗯。”

  他连举书的动作都没有半点改变,低声道:“不要盯着我看。”

  她连忙垂下眼,“我没有。”

  气氛陷入了沉默。

  “我不是什么好人。”

  这回她很是认同地说:“我知道。”她不仅知道,她还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

  “所以,不要对我有什么期望。”

  司风眨眨眼睛,眼里有些迷惘,她该对他有怎样的期望?

  或许是,不杀她?

  这可不行,她天天希望她自己能在他的手上平平安安呢!

  这得努力期望着。

  “不行。”她固执地回。

  方檬初微微抬眸扫了她一眼,司风又急忙躲开他的视线,不过一瞬,他又把视线放在书上的内容,“随你。”

  司风嘟了嘟嘴,眼珠子转了一圈,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啊?”

  “见一个人。”

  “谁啊?”

  方檬初不耐烦地扫了她一眼,“再说话拔了你舌头。”

  她害怕地缩了缩。

  看着她那怂怂的模样,他本想说些什么,但想了想,又合上了唇。

  马车突然颤了颤,她整个人失了平衡,径直往前栽去,方檬初指尖动了动,半晌又好像是错觉一般,维持拎著书的动作。

  司风揉着摔疼的腰,嘴里嘀咕:“幸好我年轻,不然一天到晚这样摔,好人也能摔坏。”

  方檬初没有说话。

  车外响起一道声音:“方公子,真是有缘。”

  小段小声地说:“公子,他们来了好多人,青衣门、无里门、清风门都在。”

  “知道了。”

  他慢悠悠地站起身来,脚刚往门边走了一步,忽然想到什么,又停了下来,“你别出来。”

  “嗯,知道了。”

  刚才他们的对话,司风怎么也听到些,其中一个青衣门她有点印象,前阵子来寻仇然后被方檬初喂鱼的那个少主,好像就是来自这的。

  现在看来,是又找他寻仇了吧。

  要寻仇也别挑她在的时候啊,刀剑无眼,万一一个不小心就把她给那个了,她也就太惨了。

  现在方檬初说的这话可是说到她心坑里面去了。

  她才不会出来。

  方檬初动作优雅地落了马车,拍了拍衣角,走到三个门主的前面,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们一眼,接着目光似乎穿透了他们,没有任何的着落地,倨傲疏离。

  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

  “方公子,小女前些天冲动说要去找你,不知道你见到她了没?”说话的是青衣门的门主。

  “见了。”

  青衣门的门主身子不自觉地一晃,握着身旁双刀的手用力得发白。

  方檬初不会留下任何公然挑衅他的人的性命,所以说,这代表他把她给杀了。

  在所有人都以为青衣门门主会发疯时,他突然笑了一声,努力压抑着自己,“这样啊,那也是她的宿命。”

  无里门和清风门的门主均讶异地看着他,青衣门门主则一脸淡然,“还有一件事,总坛主想要见你。”

  “没空。”他这话倒不是假话。

  另外,世人都知道他和他们正道势成水火,见总坛主能有什么好事。

  青衣门的门主往前半步,脸上气得青筋暴露,身旁两门主连忙拉着他,用眼神示意他别冲动。

  青衣门的门主猛然甩开他们的手,说话的声音用上了内力:“方檬初,你别欺人太甚!”

  马车里的司风被这如狮吼般的声音吓得一抖,脚跟撞到了车子的内壁,若是普通人的话,这些声响根本不会听见,但是在场的人都有着一定的修为,自然也发现了。

  马车里有人。

  三人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方檬初眉头皱了一分。

  青衣门门主最先反应过来,依方檬初这来无影去无踪的身影,他们怎么可能察觉到他的存在,还不是因着这回用了马车,他们才勉强发现到一丝他的蛛丝马迹。

  他们记得,刚才方檬初是从马车上面下来的,现在人也在马车里面,能和他同乘马车的,说明那人也不是简单的角色。

  不由得警觉起来。

  若司风知道他们此刻内心的想法,只会翻一个白眼,然后说声:想太多。

  “再不走的话,可别怪方某出手了。”他们看往马车方向的眼神太过凶恶,方檬初忍不住提醒道。

  现场三人不由得后退半步。

  他们怎么跟上来的,方檬初自然知道。

  果然出行还是得用轻功,坐什么马车,这不惹上了三条跟屁虫了吗?

  方檬初运转周身的真气,在掌间凝出一道黑气,他说:“后退三丈,或者,死。”

  三个门主交换眼神,感受着越发压抑的力量,他们颤抖着膝盖往后退了三丈。

  方檬初腕间微转,把手心藏回袖里,轻飘飘地扫了他们一眼。

  转身往马车上面走去。

  司风看到他时,他的脸色阴沉得吓人,好像想要吃人。

  “你......你怎么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一撩衣,半蹲在地上,朝着她张开双臂,声音哑哑的:“过来。”

  司风僵在原地,她有点怀疑自己视觉和听觉同时出现问题了。

  让她过去干嘛?肯定没好事!

  她不动。

  “司风,过来。”这回加上了她的名字。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般有耐性过,偏偏面前的小孩一点儿都不卖账,恨不得缩到离他最远的地方。

  或者是他脸上的神情太过可怕,司风怕自己再不动就真的被他吃了,她试探着伸出脚尖,轻轻碰了碰地面。

  方檬初额上青筋微跳,他的耐性到极点了,再也受不了磨磨矶矶的她,一个箭步上前提着她的胳肢窝就把她拎了起来。

  司风猝不及防地惊呼出声,回过神来时,整个人就挂在方檬初的怀里,双手圈着他的脖子。

  距离很近。

  下一瞬,他的手抵上她的后脑勺,用力,把她的脑袋压到自己的颈窝。

  司风正欲挣扎时,耳边拂过一道热气,同时传来他的声音:“司风,别让他们见到你的脸。”

  司风愕然地抬起头,看着他的脸刚张开嘴想要说话,方檬初又把她压回原处,“听话。”

  她乖乖地埋着头,不动了。

  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方檬初不让她露脸。

  下一瞬,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嫌她丑,见不得人吧?!

  怎么有点伤人。

  方檬初看着她的侧颜,皮肤白得快要看到里面的血管似的,他皱了皱眉头,视线落在一旁的披风上面,一挑一盖,把她整个人都罩得严严实实。

  司风完全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她能感觉到方檬初抱着她下了马车,他走路很稳,挂在他的身上一点儿都不颠,意外地,好像比坐在马车里还要舒服。

  “三位门主请回吧,不然方某不担保,在半刻钟后,你们还能活着离开这里。”

  语音刚落,方檬初抱着司风旋身而起,整个人像一道光般刮过天边,快得了无痕迹。

  司风慢慢从他的怀里探出头来,下一瞬,疾风在她的脸上刮过,吹得她连眼睛都睁不开,眼水因生理性的原因溢出,眼睛往下瞟了一眼,立马又吓得挪开目光,忍不住吐嘈道:“我知道你轻功好,但也不用在我面前展示的。”

  这脚下都是山,掉下去会死的啊。

  她不想英年早逝。

  身边跟着小段他们四人,小段听到她的话笑道:“这不是为了顾及我们,不然公子能更快。”

  还能再快啊......

  想着都让她害怕。

  脑子里突然想到刚才的事,她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见那些人?”

  传说中各派的门主,她也想见识一下。

  看看长什么样子的,八卦八卦,将来拿出去吹嘘多好。

  “见了这些人,对你日后没有任何的好处。”

  司风想了想,歪着头问道:“为什么啊?”

  方檬初心想:真笨。

  “若他们见了你的真容,很可能会对你下手,我不可能保证永远正好在。”他淡淡地解释道。

  所以,还是不见为好。

  她呢喃道:“这样啊。”

  她盯着他看。

  或许是司风的目光太过炙热,方檬初又按着她的后脑勺把她按回怀里,语气没有什么波澜:“小女孩要注意分寸,别乱盯着我这大男人看。”

  小手拽着他的衣服,埋在他的怀里。

  “凭什么我是小女孩,你是大男人?”她不满地问。

  “事实就是如此。”

  司风“哼”了一声,懒得和他争执,索性当起缩头乌龟来,埋头在他的怀里。

  没过多久,她睡着了。

  方檬初看了眼怀里睡得香甜的她,无奈地扶了扶额,唇瓣微动:“怎么像养了个祖宗似的......”

  真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穿成反派的童养媳》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成反派的童养媳7.过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穿成反派的童养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成反派的童养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