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番外

作者:翘摇 书名:跟你说句悄悄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程音大三下学期顺利地通过了金州电视台的面试, 成为了体育频道的实习生。

  在台里打杂一个月后,她终于争取到了实践任务,跟着一个前辈去跟这次全国击剑锦标赛的情况。

  但是程音没告诉陈燃。

  这两年陈燃每次去比赛,只要她有空,都会带上她。

  但期间终归还是有很多麻烦, 所以程音这次想偷偷给陈燃一个惊喜。

  临走前,陈燃又问了她一次, 要不要去比赛现场。

  程音说自己很忙, 这次去不了。

  陈燃还有些失落, 程音一副“没办法”的样子, 记者就是这么忙。

  到了比赛那天,程音跟着前辈坐台里的车去了比赛现场。

  这一次, 她能凭借自己的工作证光明正大地进入赛场,并且还拥有专属座位。

  但她和前辈分到的位置不太好,在角落里, 堪堪能观测到全貌。

  而陈燃确定她不来,所以全程没有看过观众席。

  程音没想到的是,今天这场比赛, 陈燃爆冷输了。

  一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失误, 被对方两次转移还击。

  现场唏嘘一片。

  程音也像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不过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没什么的,比赛嘛,本来就有输有赢。

  程音拿着自己的工作牌挤到后台,发现陈燃早已被记者们围住了。

  几个话筒支在他面前, 记者们争先恐后地提问,生怕陈燃听不到他们的问题。

  问题无非就是“今天比赛输了你是什么想法?”“这次输了比赛你个人觉得原因是什么呢?”“这次比赛的失利是否与教练的更换有关?”

  陈燃目光扫过众人,不含情绪地说了句:“比赛本来就有输有赢。”

  随即转身离开。

  程音在原地站着,看见他的背影一如既往地挺拔,但他头微微垂着的角度明明就很失落。

  直到记者散尽程音才有机会去找陈燃。

  但是工作人员把她拦在后台了,说现在记者不能进入。

  程音缠了许久,还把自己的身份证押在工作人员那里才得到了十分钟的机会。

  但是她进去的时候,后台休息室已经空无一人。

  一个打扫卫生的大爷拎着桶走过,看了程音一眼,说人家已经从后门走了。

  输了比赛,连前门都没有走。

  七月盛夏,程音在体育场门口站了好一会儿。

  若是陈燃亲手为她挂上金牌的时候她与有荣焉,此刻的她也对那份失落感同身受。

  这几年陈燃的付出她都看在眼里,所有的汗水授他勋章也授他黯然退场。

  程音在太阳底下给陈燃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起。

  “阿音,怎么了?”

  程音扯出个笑脸,问道:“唉,我的男朋友今天输了诶。”

  那头的陈燃沉默了一下,语气里透露出无奈地笑意,“怎么感觉你还挺开心?”

  程音说:“没有没有,听错了,我才不关心你赢不赢,我只想问你什么时候有空。”

  “怎么了?”

  “我发工资了,程音小姐人生中的第一桶金,所以想问一下陈燃先生什么时候有空,陪你的音音去挥霍这一大笔钱。”

  “挥霍?几万啊?”

  “……”

  程音长呼一口气,“足足两千三百二十一块。”

  陈燃终于忍不住笑,“那还真是够挥霍的。”

  “所以你什么时候有时间?音音要给你安排一次完美的约会。”

  “周六。”

  “好嘞!”

  周六其实就是后天,程音回到学校后马不停蹄开始做准备。

  自从去电视台实习,她没搬出去住,每天来回跑,爸妈心疼她,反而给她生活费更多了。

  程音又是个花钱没数的人,月初去买了一堆衣服,然后接连两个朋友过生日,送了礼物出去,又因为自己拿了工资,给爸爸妈妈和程声都送了礼物,到现在卡里就只剩下两千多工资。

  但是想到要给陈燃安排约会,她就想什么都给他好的。

  周六下午,程音穿着新买的裙子在宿舍的全身镜前整理头发,出门时,何璐月塞过来一把伞。

  “今晚要下雨。”

  “好,谢谢啦。”

  程音把伞装进包里,顶着大太阳出了门。

  陈燃在约定的地方等她,两人碰头时,程音额头又出了汗。

  她是易出汗体质,夏天在路上走几分钟都会出汗。

  陈燃显然知道她,所以早早买了一杯鲜榨果汁给她备着。

  等她一道,就直接喂到她嘴边。

  程音喝了一口,解了渴,突然想到什么,抬头问:“这杯果汁多少钱?”

  陈燃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怎么了?”

  “你先告诉我多少钱嘛。”

  “十五,怎么了?”

  程音立刻拿手机给陈燃转了十五块。

  “我说了今天我来安排,我是有工资的人,今天一分钱都不准花。”

  “一分钱都不行?”

  “不行!”

  “那好,从现在开始,我就吃软饭,一分钱都没有。”陈燃搂住她的肩膀,“那程音小姐今天准备怎么安排我?”

  “先带你去开心一下。”

  想到陈燃在那天比赛后的失落背影,程音就决定一定要让他开心,所以订了两张游乐场的票,卡丁车过山车玩得畅快淋漓,很明显陈燃已经没了一丁点儿颓气。

  从游乐场出来就去吃饭,程音又订了餐厅,一定要陈燃跟她一起大吃大喝。

  晚上的活动是在网上订了开心麻花的话剧票,程音怕后排看不清楚,就提前订了两张前排票。

  这个时候程音兜里只剩六百多。

  不过好在今天的活动已经圆满结束,从陈燃的心情来看,她对自己今天的安排很满意。

  腿长的时候人比较多,陈燃牵着程音慢慢走出去。

  “你今天开心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程音晃着他的手臂,“说嘛,开不开心?”

  “你以前从来不这么问。”陈燃说,“我以为你知道的,跟你在一起的我都很开心。”

  “今天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程音想了想,“算了,你开心就好了。”

  两人走出剧院,却发现外面下着倾盆的雨。

  从剧院出来了几百号人,一部分去开车了,另一部分只能堵在屋檐等着打车。

  这个时候路上的出租车十分抢手,经过的几乎就没有空客。

  而网约车更可怕,本来十点就是下班高峰期,又于是大雨,程音硬是被排到了一百八十多位。

  “完了完了。”程音忍不住念叨,“要等这么久,回去的路程至少半个小时,我肯定赶不上了。”

  程音的宿舍每天十一点准时关门。

  倒也不是关了门就不能进去,只是她们那栋楼的宿管阿姨特别凶,每次有迟到的学生回来请她开门,她都要摆一下架子,任由学生在门口求爷爷告奶奶才慢吞吞地出来开门。

  开了门还不算,得登记名字,好一顿骂,然后第二天还要告诉辅导员。

  “怎么一动不动啊。”程音看着手机上的排队信息,十分钟过去了还在一百五十多位,“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陈燃倒没注意别的,他低下头,看见程音白色的白布鞋已经渐满了雨水,里面肯定也快湿了。

  “那就别回去了。”

  陈燃突然开口道。

  “啊?”程音惊诧地问,“什么?”

  陈燃把她往自己怀里带,避免她再被雨水溅到。

  “我说,今晚就别回去了,好吗?”

  十分钟后,程音和陈燃出现在剧院旁边的酒店大厅。

  看着墙壁上的价目表,程音突然很后悔刚刚在进来的时候还跟陈燃强调了一遍“今天你一分钱都不准花!”

  现在她着实有些……囊中羞涩。

  而这家酒店也不算便宜,单间都是六百起,她的钱只够开一间。

  其实在那年暑假之后,陈燃再也没有跟程音同床共枕过。

  这种事情,陈燃不开口,程音更不可能主动提。

  只是偶尔会想去他们训练中心的档案室看看陈燃的体检报告。

  她可不是嫌弃陈燃,就是觉得他还年轻,有问题早求医就好。

  程音频频回头,陈燃就那么懒洋洋地站着,突然看了过来,程音立刻扭回脖子,把身份证往柜台上一拍。

  “开一间标间。”

  服务员说:“不好意思,今天我们的标间已经订完了。”

  程音噎了下,“那就大床房。”

  “好的,一共六百三十五,免押金,支付宝还是微信?”

  “支付宝。”

  “好的,请问您一个人入住吗?”

  程音指指后面的陈燃,“还有他。”

  “那麻烦那位先生也登记一下身份证。”

  程音回头朝陈燃招手。

  他走过来,在程音开口前就把身份证拿了出来。

  开好房后,程音带着陈燃上楼。

  房间是很简单的装饰,程音进门后脱了鞋,拿着湿透的袜子直接去了卫生间。

  几分钟后,她从卫生间探出头。

  “我先洗澡哦。”

  陈燃在沙发上看手机,头也不抬地点头。

  程音钻进浴室,准备脱衣服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这浴室透明的!

  就正对着陈燃坐的沙发。

  程音:“……”

  这是洗还是不洗?

  几分钟过去,浴室里还没有响起水声。

  陈燃淡然地抬头,直接透过玻璃看着浴缸前的程音。

  “你还不洗吗?”

  程音:“……”

  她愣着不动。

  陈燃低头看手机,嘴角却带着笑。

  “我出去买瓶水。”

  桌上就摆着两瓶矿泉水,买什么买。

  不过程音知道陈燃是刻意的,于是点头说好。

  陈燃拿着水回来时,程音已经躺在床上,背对着他,蜷成了一只虾。

  他走到床边,弯腰在程音耳边说:“睡着了?”

  程音紧紧闭着眼睛,没说话。

  “那我去洗澡了。”

  不一会儿,浴室里响起水声。

  程音彻底无法平静了。

  每每一闭眼,脑子里全是正在洗澡的陈燃。

  因而等陈燃洗完澡出来,躺在床上的程音反而憋红了脸。

  不过她闭着眼,看不见陈燃的表情,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床上很快传来的陈燃的气息。

  程音翻了个身,继续背对他。

  背后许久没有动静,也不知道陈燃在干什么,不说话,不躺下来,也不关灯。

  程音甚至觉得背后有一道灼灼的目光。

  就在这时,程音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单调重复的铃声像一道魔音。

  一开始程音还假装没有听见,但是铃声停了几秒,又响了起来。

  “你接不接啊?不接我帮你接了。”

  陈燃突然说。

  程音:“……”

  她睁开眼,拿起电话,放到耳边,仿佛刚刚“沉睡”的她只是在冥想。

  电话是何璐月打来的,问她怎么还没回宿舍。

  “我今晚不回来了。”

  “嗯……”

  “嗯……”

  “挂了挂了。”

  这通不到十五秒的电话,彻底让程音的伪装碎成玻璃渣。

  原来陈燃真的就一直坐在床上看着她。

  “睡吗?”

  “睡。”

  “那你过来。”

  “?”

  程音还没反应过来,陈燃就抱住她,亲吻她的耳垂。

  “阿音,是时候了。”

  程音不会傻到问什么“时候”。

  她只是僵硬着没有动,任由陈燃的吻从耳垂蔓延到锁骨。

  后来,她意识有点迷离,听见陈燃在她耳边问:“可以吗?”

  程音没有回答,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肩膀。

  今晚的雨越下越打,还打起了雷。

  轻薄的窗帘轻轻拂动,晃得乳白色的灯光在程音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流淌。

  骤雨停歇时分,陈燃下床喝水。

  程音安静地躺在床上,说什么也不肯去洗澡。

  就在陈燃喝水的几分钟功夫,她坠入梦乡。

  陈燃把她的衣服从地上捡起来,挂到衣柜里,无意中看见程音的包里有一个蓝色的牌子。

  陈燃抽出来看了一样,目光顿时更温柔了。

  这张工作证,清清楚楚地写着日期、场合和地点。

  他在灯光下看了许久,然后回到床上,将程音拥入怀中,轻吻她额头。

  “你怎么这么可爱,宝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跟你说句悄悄话》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跟你说句悄悄话53.番外》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跟你说句悄悄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跟你说句悄悄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