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句悄悄话

作者:翘摇 书名:跟你说句悄悄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医院。

  陈燃和江雯雯坐在手术室外, 走廊安静空旷。若不是此刻是大白天,偶有的脚步声还真有点渗人。

  “之前微创没有清干净,很快复发了,所以这次得开刀取掉胆囊。”

  江雯雯声音很柔,带了点儿委屈的意味。

  陈燃“嗯”了一声, 看着手术室的灯牌,表情无甚变化。

  见他这样, 江雯雯不满了。

  “你怎么这个态度?”

  “我什么态度?”陈燃问, “我人不是来了吗?”

  江雯雯眼里憋了火, 微微闭目深呼吸, 再睁眼时又是一双楚楚动人的神态。

  “我爸爸是你教练,像父亲一样陪着你长大, 他这会儿生病了做手术呢,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耐烦?”

  陈燃没想过要解释什么,正好医生出来了。

  手术室的门打开的那一刻, 江雯雯没第一时间走过去,反而盯着陈燃等着他的话。

  陈燃却只看着医生,慢慢起身。

  医生一开口, 江雯雯的注意力自然不好再放在陈燃身上。

  两人跟医生聊了几句后, 护士要推江超回病房,陈燃和江雯雯也跟上。

  取胆囊是小手术,江超向来又身体好,麻醉很快过了,醒来看着也并不太虚弱。

  看见陈燃在病床前, 迫不及待地聊起了正事。

  他最近一直在忙着向上级申请,召回陈燃。这事儿忙了好一阵,终于有了着落,所以江超现在也顾不得自己是才做了手术,叭叭叭地就开始念叨。

  “年轻人犯错可以理解,也不是不给你改过的机会,但是之后归队了就不允许再犯第二次。”

  陈燃点头道:“嗯。”

  “你也别只知道说好,我就怕你再犯。”江超说,“你要是个普通男生,晚上泡个酒沉默声色我也不说你,但你记清楚了,只要你归队,你还是一名在役国家队运动员,自律是最基本的素质。”

  江超提起那件事就烦。

  五月底,世界锦标赛赛前集训。

  这是大比赛,全队上上下下都很重视。偏陈燃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归队,人也联系不上,最后还是被人拍到他出现在夜店。

  在纪律高于一切的国家队,陈燃没有按时归队,并且还出现在酒这种地方,下场自然是被开除。

  管你什么冠军不冠军的。

  偏偏陈燃事后还不做解释,任凭江超怎么问都没有结果。

  事情过去了这么久,江超一直在为这件事跑动。

  犯过错的人不是没有,惩罚也得到了,所以江超,可以预见很快陈燃就会被召回。

  但江超一直意难平的是陈燃当初不解释。

  他从陈燃六岁就开始带着他了,两人也算是共同成长。一个进入了国家队任教,一个成了国家队主力运动员,情分不比一般的师生。

  况且陈燃是单亲家庭,江超与他而言是父亲一般的存在,这点江雯雯倒是没有夸张。

  所以这就更令江超生气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陈燃会在这件事上这么执拗,始终不愿意跟他解释一下。

  但再意难平,事情终究也快过去了。

  “嗯,我明白。”陈燃站在病床边,一直是低头的姿势。但这会儿他连眼睛也垂了下去。

  说不感激是不可能的。

  当初他得知自己被开除的时候,也曾颓靡了好一阵。

  成天打打游戏喝喝酒,跟朋友说是补偿自己年少缺失的浪荡时光。

  医生进来了,看了一会儿江超的情况,又跟江雯雯叮嘱了几句。

  陈燃一直在旁边听着,没有说过话。

  从医生嘴里得知江超没有什么问题后,他放下心来。正好江超睡意也来了,于是陈燃倒了一杯开水放在床头柜就走了。

  江雯雯还是跟了出来。

  陈燃知道她在后面,又不愿在病房外说话,于是走到了医院楼下才停下脚步。

  “还有事?”

  “我……”

  陈燃打断她:“既然火急火燎地给我打电话,这会儿不该去病房守着?”

  医院楼下可不像手术室走廊那么安静,人来人往的,江雯雯感觉自己被下了面子。

  “你干嘛给我甩脸色?你教练病了动手术你不该来看看吗?”

  这会儿正是一天中太阳最大的时候,秋老虎散发着余威。

  陈燃眉头紧蹙,望着天,长呼一口气,满是不耐烦。

  “江雯雯,你自欺欺人的样子真的一点也不可爱。”

  程音从试卷里抬头,戳了戳谢颖的背。

  “你要不坐过来陪我写试卷。”

  体育老师生病了,下午的体育课改成了数学自习,课代表去办公室领了一套小试卷来发。

  “还有十几分钟就下课了。”谢颖转身拿了一个笔记本给她,“是不是遇到不会做的题了?这是我高一的笔记本,你看看先。”

  程音翻了两页,草草地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又说:“我看不懂。”

  谢颖做题做得肾上腺激素直飙,没空搭理程音。

  “那你再看看书,下课我再给你讲题。”

  程音只好继续埋头做题。

  这张试卷的题全是高一的内容,是这几天老师正在复习的内容。虽然比不得高一那时候讲得细,但程音竟也能听懂,回家做作业也基本没遇到什么困难。

  但是今天这节课,她一直看不进去。

  准确地说,是从她看到陈燃和那个女人一起走后,她就静不下心了。

  中午去吃饭的时候一直在想这件事,下午上课也在想这件事。

  特别是自习课,没有老师在上面讲课,她一闲下来,更忍不住胡思乱想了。

  那个女人是谁啊,为什么会专门来学校找陈燃?

  是他女朋友?

  可是看陈燃接她电话的样子好像很不开心啊?

  难道是吵架的女朋友?

  她把他绿了?

  程音不知不觉想入了神,直到下课铃声把她扯会现实。

  谢颖坐到陈燃的位置上,问道;“说,哪里不懂?”

  程音拿着笔想在试卷上指一道题,却瞥见一旁的草稿纸上居然写了两个“陈燃”。

  !

  程音立刻把草稿纸飞速揉成一团塞进抽屉里。

  “你干嘛?”谢颖莫名其妙。

  “没什么。”程音的笔尖在试卷上划了两下,说出口的话却和题目无关,“要不我们先去上个厕所。”

  谢颖还是觉得程音奇奇怪怪的,但是依然跟她一起去了。

  两人手挽着手走在走廊上,程音突然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

  谢颖的脸陡然一红。

  “你、你干嘛突然问这个?”

  “我好奇嘛。”程音说,“你说你会不会喜欢那种,成绩不好,跟我们也不是一类人,但是长得很帅的男生?”

  “我疯了?”谢颖上下打量着程音,慢慢浮现出不怀好意地笑,“哦~我知道了……你有喜欢的人了!”

  程音紧张地停下了脚步,半晌,没有开口。

  她这才惊觉,自己居然说不出否认的话。

  看程音这样子,谢颖更确定了。

  “哦哦哦!怪不得你今天奇奇怪怪的呢!还成绩不太好,跟我们不是一类人,但是长得很帅的男生……你该不会是被董征打动了?”

  程音:???

  谢颖疯狂摇程音肩膀:“阿音你清醒一点啊!!!那是董征啊!!打架逃课抽烟的董征啊!!”

  “停!”

  程音快被她摇晕了,脱口而出:“我喜欢的不是董征!不是董征!”

  谢颖就跟按了暂停键似的突然停下,“那是谁?”

  谢颖最后什么也没问出来,但总之,她知道程音有喜欢的人了,这算是两人拥有了一个小秘密。

  同样,程音虽然经受住了谢颖的连环拷问,但她确定,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这可太令人发愁了。

  她学习已经够差了,陈燃跟她半斤八两,还没有她热爱学习,这以后可咋办啊?

  要是生个孩子岂不是基因强强联合,说不定连普高都考不上。

  那要不就去学个体育,就击剑,万一孩子有运动天赋说不定还能靠这个读常青藤大学呢。

  呜。

  可这会儿陈燃还在跟别的女人约会呢。

  程音感觉自己头顶很绿。

  后来的几天,程音好几次想问那天那个女人是谁。

  可是她不敢问,害怕自己一问就暴露了心思。

  于是只能自己憋着。

  她想,必须给自己找点事情来转移注意力,不然她会憋出毛病的。

  或许是心诚则灵,国庆放假的前一天,谢颖突然神秘兮兮地跟程音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好消息。”

  “我刚刚在张老师办公室听到一个消息,原定的月考不是等收假回来那周的周一周二嘛,但是那两天教育局的领导要来视察工作,所以月考推迟到周三周四了。”

  “那好呀!”程音说,“可以多两天复习。”

  谢颖干笑了两声,又说:“坏消息就是……我原定的周三周四去石海高中交流,这个改不了,所以我不能参加月考了。”

  程音:“……”

  完了。

  她看了一眼坐在前排的肖思然,差点儿没哭出来。

  她不想被肖思然看不起,她不想被嘲笑。

  谢颖非常内疚:“对不起啊,我当时放狠话的时候也没想到这个情况……真的对不起啊。”

  “不怪你。”程音马不停蹄地拿出练习册,抱着哭,“我就是觉得我太惨了,我、邱正奇、陈燃,我们三个这不是等着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吗?”

  谢颖又继续安慰她,顺便鼓励一下,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差跪在地上互相磕头了。

  陈燃实在看不下去了,轻飘飘地说了句“还有我呢”。

  “是啊!还有陈燃啊!”程音哭哭啼啼地说,“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也带不动他啊!”

  陈燃:“……”

  偏偏这时候肖思然和裴斐挽着手从他们这边经过,也许只是无意地看了程音一眼,程音却觉得,她这个眼神挑衅极了!

  于是这国庆七天假期,程声每天都能看到一副奇怪的景象。

  程音倒是破天荒地每天早上七点起床开始看书,但是看不了一会儿就站起来对着墙壁念念有词,还双手合十下跪作揖,然后迅速回到书桌前看书到。如此重复到晚上十一点才睡觉。

  虽然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但是程声挺欣慰的。

  直到收假的那一天,程声进了一趟程音的房间,才发现她墙上贴着谢颖的照片。

  乍一看,还以为这位女同学英年早逝了呢。

  不过这种意外对于转移程音的注意力确实有用,她每天都快着急死了哪儿还有心情陈燃不陈燃的。

  到了月考那天,程音视死如归地上了考场。

  她能做的已经做了,其他的就看陈燃和邱正奇自由发挥。

  考试依旧是按照上一次的成绩排座位。

  S型,所以比程音高一分的陈燃坐在她后面。

  第一堂考试是语文,一交卷,程音就迫不及待地问陈燃:“你考得怎么样?”

  陈燃很认真地想了想,说:“不怎么样,阅读题难以下笔,全都空着了。”

  完了。

  程音知道他们完了。

  说完,陈燃还摸了摸她的头:“放轻松,考试嘛,重在参与。”

  程音不知道世界上为什么有陈燃心态这么好的人,还重在参与。

  不过仔细想想,他们这样的人确实也只能靠着好心态度过高中了。

  不然还能跳楼吗。

  想到这里,程音觉得她又发现了陈燃一个优点。

  于是她抬头,朝着陈燃笑了笑:“嗯,你说得对。”

  陈燃太迷惑了。

  这姑娘怎么刚刚还愁眉苦脸,这会儿又笑得这么可爱。

  管他呢。

  可爱就够了。

  他食指刮了下程音的下巴:“真乖。”

  考完试的第二天,谢颖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把组员们召集在一起。

  “怎么样?考得怎么样?”

  程音如实答道:“我尽力了。”

  邱正奇拿出手里的新抹布:“我想好了,这个月的劳动应该以体力分配,我擦窗户,陈燃拖地。”

  陈燃懒懒地撇了他一眼。

  “陈燃你呢?”谢颖问,“考得怎么样?”

  “等成绩出来不就知道了。”

  成绩今天下午就会出来。

  在这之前,谢长星从办公室回来,站在教室前排吼了一句“陈燃!张老师找你!”

  程音和谢颖听到这句话,心理都“咯噔”一下。

  完了。

  张跃海一般都是在出成绩后单独找学生谈话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十分钟后,陈燃回来了,顺便还带回来一张成绩单。

  这会儿是自习课,大家不敢贸动,就看着他把成绩单贴在黑板旁的墙壁上。

  等他走了,前排的人才围上去看成绩单。

  安静。

  围观的人出奇地安静。

  程音和谢颖也按捺不住好奇,突出重围去看成绩单。

  看到成绩的那一刻。

  安静。

  程音和谢颖出奇地安静。

  数学一百五。

  英语一百四十三。

  理综三百。

  语文一百二十三。

  总分716。

  班级排名第一。

  年级排名第一。

  程音擦了擦眼睛,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

  她震惊到忘记看自己的成绩。

  那个总分五百零三,排在班级三十四名的她。

  ——这作弊了?

  程音朝谢颖递过去一个眼神。

  ——作弊也不可能做到年级第一的。

  谢颖回了一个眼神。

  于是两人双双朝陈燃走去。

  没有给她们质问陈燃的时间,张跃海喜笑颜开地走进教室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少了一个谢颖,居然还有人能凭一己之力拉高他班上的平均分。

  甚至还创造了本校一百二十年历史中进步最快最大的记录。

  他当场就是一个三千字小论文花式夸奖了陈燃一番。

  程音听着张跃海的夸奖,一直很沉默。

  她想不通为什么。

  她的脑袋瓜子不足以让她理解这道魔幻的事情。

  直到张跃海提起一件事。

  为了鼓励学生们努力学习,三中一直有一个传统,年级每进步一百名,学校给奖励两百块钱。

  三中这一届高三一共1020人,上次陈燃考了899名,这次考了第一名,所以他能拿到一千六的奖金。

  还从来没有学生能一次性拿这么多。

  听到这里,程音恍然大悟。

  她突然看向陈燃,低声说道:“我知道了。”

  陈燃低头瞥她,看见小姑娘睁大了亮晶晶的眼睛,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程音:“你早知道这个校规,指着这个赚钱?”

  陈燃:“……”

  程音说着说着还倒吸一口冷气,“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恨我?”

  陈燃:“?”

  “我上次比你低了一分,害你少拿两百块。”

  陈燃:“……”

  “你下次月考不会又考倒数?”

  陈燃:“……”

  我特么……老子又不是弹簧。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没有二更了,然后会修一下前面的,大家看到更新提示不用管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跟你说句悄悄话》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跟你说句悄悄话14.第14句悄悄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跟你说句悄悄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跟你说句悄悄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