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句悄悄话

作者:翘摇 书名:跟你说句悄悄话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第二章

  陈燃特意看了一眼这张试卷的名字。

  程音,这个篡改他历史的高中生,他记住了。

  家长会结束后,家长们没有着急走,凑在讲台边挨个跟班主任交流。陈燃没有走,等着一会儿跟班主任打个招呼。

  半个小时后,这间教室才空下来。

  张跃海收拾好东西,把教鞭夹在腋下,正要往外走,看到教室角落的陈燃正朝他过来。

  不用多想,张跃海几乎都认定这是程音的哥哥。

  他放下教鞭,叹着气说道:“你家姑娘可真让人头疼啊。”

  陈燃脚步一顿,眉梢微挑:“我家姑娘?”

  张跃海没等陈燃走近就接着道:“你这个妹妹都高三了,她的成绩要好好重视一下了。其实你家姑娘挺聪明的,就是学习不踏实,学习习惯也没有培养好。”

  陈燃在张跃海面前站定,说道:“老师,我是陈燃。”

  张跃海突然噎住,从上到下打量面前的人。

  这家伙怎么跟程音长那么像,看起来跟亲兄妹似的。

  “陈燃?你来报道了?”

  陈燃点头,再次确认。

  张跃海半张着嘴,尴尬地笑了笑。

  这学期班里要来一个转学生,张跃海作为班主任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

  国家队的运动员,世界冠军,成绩斐然。

  虽然张跃海不了解击剑这项运动,但他也知道这得是位天之骄子。

  然而不久前,陈燃被国家队开除。这消息还没放出来,但是既然要把他弄去读书,三中的校方肯定是瞒不住的。

  所以,这位转校生已然二十三岁。

  张跃海教了一辈子高中,带的学生都是十五岁至十八岁,遇到这种二十几岁的,他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弄。

  “呃……陈燃是吧……”张跃海手指摸着讲桌边,打量着陈燃,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的腿是怎么好的?”

  陈燃嘴里冒出一声低哼,听不出是冷笑还是应答。

  “假肢。”

  *

  程音躺房间里看了两集动漫后,客厅里终于传来走动声。

  她立刻放下手机,翻开课本,有模有样地看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外面没动静了。

  程音坐立不安,偷偷跑到客厅看了一眼,程声正坐沙发上看科学期刊。

  不对啊,这不像程声的风格,看到她的试卷怎么会这么平静?

  难道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程音缩回脑袋,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关上门。

  就在门缝只剩一指距离时,坐在沙发上的程声突然说:“晚上吃什么?”

  程音:“……”

  她重新打开门,磨磨蹭蹭地走到程声身边。

  “麻辣香锅。”

  程声抬头跟厨房里的阿姨吩咐了声。

  程音眼珠子乱转,不敢停留在程声身上,只能暗戳戳地从电视屏幕上看他的倒影:“今天家长会说了什么?”

  程声这才抬眼,转头看着程音。

  “哦,家长会结束时我才发现我走错班级了。”

  程音:“……”

  程声:“哎,我记得你是七班没错啊?”

  程音:“那是文理分班前。”

  程声:“哦。”

  那一声“哦”,语气淡定,没有丝毫愧疚,甚至还有几分理不直气也壮的感觉。

  程音一时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叹气。

  程声这时好像才有了一点做哥哥的觉悟,又补充道:“改天我单独去找你班主任,你觉得怎么样?”

  程音:“我觉得不怎么样。”

  -

  虽然程音觉得不怎么样,但是她知道,程声肯定说到做到,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第二天,提心吊胆的程音早早到了学校。

  谢颖比程音晚到几分钟,一进教室就跑到程音面前。

  “我刚刚在学校门口又看到钉子户了,他今年又没考上啊?”

  三中有个著名钉子户,连续五年都没考上,在三中名气不小,老师私底下常常拿他当反例。没想到第六年,他又落榜了。

  程音没有理谢颖,抬头整理桌上的试卷。

  数学、英语、化学、生物、物理……

  “我语文试卷呢?”程音问,“昨天没发下来吗?”

  “发了呀。”

  谢颖转身从自己桌上找出语文试卷确认,“是不是弄丢了?你再找找。”

  程音弯腰翻抽屉,没有。

  这可是她第一次拿了满分作文的试卷,就等着老师发下来好拿回去裱在客厅了!

  程音不死心,又蹲下来找,教室地面很干净,试卷的影子没看到,倒是看见一双白色球鞋缓缓朝自己走来。

  程音还没来得及起身,谢颖就说道:“阿音,你哥哥来啦!”

  程音一肚子气。

  平时不见她哥做事多积极,来学校听老师训她倒是很积极。

  程音倏地站起来,声音比视线先到达:“你怎么这么早?!”

  紧接着才看到面前的陈燃,随后愣住。

  心理学家研究表明,当人类看见与自己相似的人时,大脑中负责理解人们情感区域会变得敏感,容易对这个角色产生移情的作用。

  程音不懂心理学,她把自己此时的脸红理解为——对方长得真好看。

  陈燃的视线在程音脸上轻轻扫过。

  不算特别大的眼睛,却狭长上扬。这双眼睛长在女生脸上就是妖娆,而面前的小姑娘年龄尚小,妖娆不够,灵动有余。

  但这双眼睛长在男生脸上就容易造成灾难。

  陈燃显然是特例,他的轮廓清晰明了,英气十足,这双眼睛长在他脸上莫名早就了一股平衡感。

  陈燃算是明白为什么昨天这个班里的人都以为他是这小姑娘的哥哥。

  别说,还真挺像的。

  原来他的小粉丝长这样。

  而且看到他还会脸红。

  陈燃走到程音旁边的座位,拉开凳子,正要坐下,却听到旁边的小姑娘低低地问:“您哪位啊?”

  陈燃:“?”

  陈燃还没来得及开口,谢颖就小声说:“阿音,这是你哥啊,你失忆了?”

  程音抬起头,目光落在陈燃脸上。

  “别瞎说,我不认识他。”

  怎么,作文里还长篇大论地夸奖他,甚至还编造了他的心酸励志故事,转头就不认识他了?

  小姑娘睁大了眼睛,脸微微红,看起来单纯至极,实在不像说谎。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小姑娘在别人嘴里,或者是新闻报道里知道了他,但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陈燃坐下,比站着的程音低了一些。

  他打量四周,说道:“第一节课是什么课?”

  谢颖闻言反应过来,低声说道:“难道你就是那个转学生?”

  陈燃“嗯”了一声。

  程音诧异地扭头,正想说点什么,上课铃突然打响。

  同学们在班长的组织下安静了下来,但绝大多数学生都对这个突然出现在教室里的新同学感到好奇。

  特别是女生,小心翼翼地往回看,议论声像池塘里的鱼群,纷纷杂杂,却不敢引起大面积的波动。

  因为所有人都感觉得到,那位新同学的五官早已脱去青涩之气,身材更是和高中男生的瘦弱不一样,露出的小臂肌肉线条已然成熟,带着成年男人的荷尔蒙。

  这股荷尔蒙,程音比其他同学的感觉都深。

  她就坐在陈燃旁边,四周的空气似乎都不同了,莫名让她觉得有些紧张,有些局促。

  “你叫什么名字啊?”程音问道。

  陈燃瞥她一眼,正要开口,张跃海就夹着课本走进教室了。

  他闭上了嘴,看着张跃海,却感觉到身旁的姑娘目光在他身上打转。

  陈燃转头,程音又端端地坐着,完全目不斜视。

  讲台上的张跃海扫了教室一眼,目光定格在陈燃身上。

  本该叫他上来做个自我介绍,但一想到这个人的事迹,立刻打了退堂鼓。

  是世界冠军没错,但是被国家队开除,虽然原因不明,校长隐隐透露是个人作风问题,想来不是什么好人。

  既然这样,还是低调一点好。

  于是张跃海只在讲台上简单说了一句来了位新同学,就叫大家翻开课本,开始讲课。

  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

  下课期间,教室里来来往往的学生都忍不住打量睡觉的陈燃,却没敢开口搭话打扰他。

  刚刚上课的时候,小纸条已经班里一圈传了一遍。

  听说这位新同学已经二十三岁了!

  谢颖转过来几次,借找程音借用修正液的时机,悄悄告诉她这件事。

  正巧三中那位著名钉子户经过窗外,谢颖和程音都看见了,两人由不得眉头一皱。

  看来这位也是个钉子户。

  程音叹了口气。

  唉,这么好看一个人,怎么就脑子不太好使呢?

  班长谢长星走过来,站在陈燃旁边,犹豫片刻,戳了戳他的手臂。

  “同学,张老师叫你课间操的时候去后勤处领校服。”

  陈燃抬起头,睡眼惺忪,点点头,谢长星立刻跑了。

  这个班里的学生最大的都还没成年,面对一个明显年长几岁的男生,总带着莫名的怯意。

  陈燃侧头捏了捏酸痛的脖子,不差片刻地捕捉到程音迅速从他身上收回的目光。

  闪闪躲躲,做贼似的。

  陈燃笑了笑,说道:“同学,借我一支笔。”

  程音没说话,从笔筒里拿出那支bulingbuling的粉色水性笔,放到陈燃桌上。

  陈燃随意拿出一本新书,摊开第一页,刷刷刷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陈燃。

  程音当然瞥见了。

  她惊诧地抬头,说道:“我认识一个人跟你同名同姓!”

  陈燃单手撑着脑袋,微垂着脸,使得程音在这个角度看到他的眼睛正慵懒地上扬着。

  “这么巧吗?”

  他眼里那股不经意的懒散,像极了电视里那种识破搭讪套路的男主角。

  程音心里很不是滋味。

  刚刚问他名字他就不说话,现在还搞的好像她在故意搭话一样。

  于是程音立刻打补丁:“哦,不过他是世界冠军,跟你不一样……”

  身旁响起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

  “怎么跟我不一样?”

  程音半晌憋出一句:“没什么,一年不行就再一年,你可以学习一下你同名同姓的兄弟,人家就不放弃不堕落。”

  陈燃仰背,脚一蹬,凳子退出一截,桌下的空间才足以容下他的一双腿。

  他看着程音的后脑勺,细软的头发梳成简单的马尾,上面还别着一颗草莓饰品。

  想到昨天那张试卷,陈燃不知道这姑娘哪儿来的底气说这种话。

  他挑眉,问道:“你学习怎么样?”

  程音温声道:“还、还行吧。”

  陈燃轻嗤,被程音听到。

  “怎么?”程音不满地说,“我长了一张学渣的脸吗?”

  陈燃侧头打量她,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以为漂亮的女生学习大多都不好。”

  心里的一小团怒火被浇灭,她很受用这句话的潜台词。

  “我其实也就还行吧,比学习委员的成绩是要差一点。”

  也就差了三百来分而已。

  -

  是夜。

  家里门铃声响起,陈燃从床上起身,看了眼监视器,打开了门。

  纪怀津拎着一口袋啤酒,靠在门口笑。

  “我特地来关心关心你,高中生活怎么样?”

  陈燃没理他,转身回去。

  纪怀津换了鞋跟进去。

  陈燃坐进沙发,双腿搭在茶几上,脚旁是还没收拾的外卖盒子。

  纪怀津也懒得收拾,把外卖盒子一股脑扫到一边,然后摆上自己带来的啤酒,递给陈燃一瓶。

  陈燃接过,一手拿着啤酒罐,一手玩手机。

  纪怀津问道:“聊聊呗,时隔五年回到高中时代,什么感觉?有没有觉得妹子都特别嫩?”

  陈燃喝了一口酒,溢出冷笑:“一个个的下课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辣条的味道满教室都是,你去试试?”

  纪怀津一脑补,乐得捧腹大笑。

  陈燃没理他,放下啤酒瓶,起身去厨房拿冰块。

  纪怀津看见茶几上摆着一张试卷,伸手去拿。

  “哟,高三就是不一样,这才开学第一天你就做试卷了。”

  他没仔细看边上的名字,正要翻到背面,厨房里的陈燃突然说道:“放下。”

  纪怀津抬头:“什么?”

  一眨眼的功夫,陈燃已经回到纪怀津面前,夺走了那种试卷。

  “别动我东西。”

  纪怀津愣了愣,反应过来,乐不可支:“陈燃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语文居然才考八十二分,汉语还是不是你母语了?你高中的时候可是年级第一啊!嗨呀,我至今不能忘记被你总分支配的恐惧,没想到你忘得挺快的,要是让咱们以前的老师知道你现在连语文都考不及格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多喝两瓶老白干儿?”

  陈燃没理他,把试卷放到柜子上,看到抬头的分数,回想起程音那句“还行吧”,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跟你说句悄悄话》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跟你说句悄悄话2.第2句悄悄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跟你说句悄悄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跟你说句悄悄话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