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十八章 只有他们

作者:红芹酥酒 书名: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黎雪回到座位上时,赵琴他们已经坐在位置上了。

  “去哪儿了?”

  赵琴偏过头小声问她。

  黎雪将小家伙的事说给她听,但没提遇到陆凉,“好在没人,下次还是您带,事太多了。”

  小家伙知道姐姐这是嫌弃自己,气呼呼的扭过头。

  赵琴看了忍不住笑,抬起手摸了摸他脑袋,对黎雪点点头,夸赞道:“做的不错。”

  觉得她虽然平时看着不靠谱,但其实还是很细心懂事的。

  适时,整个表演大厅灯光一暗。

  嘈杂的说话声随之渐小,然后安静下来。

  黎雪看着前面的舞台,忍不住想到原书中的内容,虽然情节不大记得了,但她不用猜都知道,有舒云兮和陆曼曼在的地方,恐怕事情少不了,也不知道舞台后面的又是怎样一番场景?

  坐了半天,黎雪往旁边看去,也就在这时候,陆凉过来了。

  刚好她旁边有个空位。

  他坐了下来。

  赵琴往这边瞄了一眼,没说话,又将头扭回去,神色不变。

  黎雪想到刚才的事,脸有些发热,视线偏向赵琴这边。

  也就是这一转眼的功夫,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人物。

  在前面第一排,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年轻男子坐在中间,虽然隔着点距离看的不是多清楚,但从那精致的侧脸,和那鹤立鸡群的气质,一眼就辨认出是原书男主——宫槿桦。

  作者笔下经常用“温润如玉”“翩翩贵公子”来形容他,如今来看,确实是符合,光样貌和气质就卓然不凡。

  不然舒云兮和陆曼曼两人也不会都陷在他身上。

  大概是她目光有些强烈,宫槿桦皱了皱眉,偏过头往后面看了一眼。

  黎雪赶紧垂下头收回视线。

  旁边坐着的陆凉见状,脸色冷了冷,在宫槿桦转过去时,抬眼在他后背扫了一圈。

  舞台上的幕布突然被拉开,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空旷的大厅里响起音乐。

  听说是请了外国有名的乐团过来伴奏,黎雪听不出来好不好,反正她觉得和电视上差不多,就是声音大了点。

  前奏很长,好半天都没看到陆曼曼她们上场,黎雪觉得舞台后面可能真得是出事了。

  心里还有点幸灾乐祸。

  音乐陡然激昂澎湃起来,环绕在空旷的大厅里,带着别样的震撼。

  黎雪向来没有什么音乐细胞,人虽然是坐着,但脑子里天马行空,想着陆曼曼和舒云兮在后面如何厮杀。

  余光瞄到旁边小家伙仰起脑袋,毫不客气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忍不住发笑。

  再扭过头看周围,见底下听众的脸上都露出享受的表情,顿时有些自惭形秽。

  一时间也忘了自己右手边就是陆凉,不经意转过头的时候,恰好对上了他的眉眼。

  他回望过来。

  四目相对,一时间安静的过分。

  也尴尬的过分。

  不知是尴尬刚才厕所的事,还是尴尬两个草包坐在这儿格格不入的默契。

  应该都有。

  因为她从他眼里看见了明晃晃的烦闷。

  黎雪先移开视线,转过头的时候,也是音乐恰好结束的时候。

  也就在这时,舞台灯光又是一闪。

  应该是要出场了。

  果然,片刻功夫,就看到陆曼曼领头从后面上场。

  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其中最后面的是舒云兮。

  他们在第三排,因和舞台距离较近,黎雪清楚看到她脸上的得意。

  再观陆曼曼身上的舞裙,顿时了然于胸。

  她们跳的是孔雀舞,陆曼曼的衣服也最特别,白色纱雾打底,上面以孔雀尾羽点缀,伴随着舞台上的干冰,仙气缥缈。

  但奇怪的是裙子下摆颜色错乱,虽然看着有些特别,但细看却显得不大协调。

  黎雪怀疑是舒云兮捣的鬼。

  舞台上的陆曼曼神色冷然,但依旧镇定自若。

  伴随着音乐,身体渐渐动了起来,抬起胳膊,弯腰,扭动,旋转……

  一举止,一颔首,婀娜多姿,尽是风情。

  黎雪忍不住又去看前面的男主,见人正目不转睛盯着舞台上的陆曼曼,忍不住撇嘴。

  细想一番,原书作者这个设定也怪重口味的,重生而来的陆曼曼居然和宫槿桦在一起了,尤其宫槿桦上辈子还是舒云兮的老公。

  哪怕宫槿桦再好,那也膈应人啊!

  不过,人家年轻有为,相貌堂堂,还是宫家大少爷,要是换做她也不一定把持得住,心里顿时有些酸酸的。

  觉得陆曼曼真幸福,围绕在身边的都是帅哥,还都爱慕她。

  她要是有一个都开心!

  转过头看旁边的陆凉,想平衡一下心态,这个万年老二,现在还不知道自己以后苦逼的命运呢!

  刚扭过头,眼里的幸灾乐祸都没来得及掩饰,就恰好对上了旁边人的目光。

  不明白他怎么也会看过来,舞台上的可是陆曼曼啊!

  脸上讪讪的,咬了咬唇,赶紧瞥过头不敢作怪了。

  陆凉余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又移向第一排中间的宫槿桦,眉头皱了皱。

  不明白她为何总是将视线扫向那个男人,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这人他也认识,与陆曼曼有过几次交往,从她口中知道他是宫家大少爷,也就是未来宫家集团的继承人,地位极高。

  抿了抿嘴,余光再次看了眼旁边的女人。

  不是说喜欢他吗?怎么老是看别的男人?

  见异思迁的女人。

  眼里带了几分晦暗。

  ……

  表演结束,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黎雪也装模作样的拍手。

  小家伙应该是迷糊睡着了,被掌声吓得小身子一颤,反应过来,嘴一撅,要哭。

  赵琴赶紧歪过身子去哄他,“不哭不哭,没事。”

  黎雪忍不住笑,“是不是被吓醒了?”

  赵琴抬起头瞪她,“有这么当姐姐的吗?”

  将小家伙抱到怀里哄。

  黎雪吐了吐舌头,再抬头去看,就见舞台上一起谢幕的舒云兮阴沉着脸。

  忍不住扭过头看陆凉,偷偷小声道:“你姐好像被欺负了呢。”

  陆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黎雪以后他不会回她,正准备坐直身体,没想到他却开口了。

  “她可以解决!”

  神色很是淡定。

  黎雪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担心?”

  陆凉又看了她一眼,这次没说话了。

  黎雪尴尬的笑了笑。

  也是,就算担心也没必要跟她说啊。

  表演结束,待陆曼曼她们下去时,坐着的人都陆续起身了,一个多小时的表演,不仅表演者累,黎雪看着也怪累的。

  那些大人物离开也要说场面话,尤其是宫家大少爷在这儿,其他人更不会走了。

  黎雪和陆凉走到旁边站着,好让其他人出来交谈。

  陆凉也没急着离开。

  黎雪偷偷拿出包里的口红,低着头补妆,见他还在旁边,忍不住多嘴问他,“你怎么不走啊?”

  陆凉没说话,轻飘飘看了她一眼,垂下头,但脚步没动。

  黎雪仿佛想到了什么,转头去看在最前面和人交谈的宫槿桦,再看旁边的陆凉,心领神会。

  该不会是因为他?

  虽然不知道书中情节到哪一步了,但见他这样,应该是认识了。

  黎雪可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陆凉是因她才没走。

  嗯,可能待会儿还会发生两男争一女的狗血事件!

  心里又忍不住酸了,啥时候她有这种待遇就好了!

  低头抹口红的手一顿,看着红色的膏体,挑了挑眉,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再偏过头看旁边的陆凉,心里莫名有些蠢蠢欲动。

  她一点都不介意再添把火!

  口红在唇上又涂了一遍,然后悄悄的印在食指上,颜色很深。

  随即捣了捣旁边的人,“你看,那是谁?”

  挤眉弄眼,示意他看前面。

  陆凉被她一碰,再听到她这么说,下意识抬起头去看。

  也就是在这时候,趁人不备,黎雪将食指上的唇印快速在他脖子上一按。

  陆凉还没看到什么,就感觉脖子上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软软凉凉的。

  扭过头,看着她还没来得及完全收回去的手,见是她碰自己,身体瞬间仿佛被触了电一样,酥酥麻麻,从刚才她碰到的地方一直蔓延到头皮。

  皱眉捂住脖子看她。

  黎雪将手背到身后,厚着脸皮说:“本来想偷亲的,没想到你反应倒是快!”

  “手才刚碰到呢,没占到便宜!”

  一点都没做贼心虚的模样,语气格外坦然。

  陆凉眉头又是一皱,看着她,抿了抿嘴,不自在的偏过头。

  说不出来话,觉得她脸皮不止一点点的厚!

  耳朵有些发热,不知道为何,有点不想让她发现,看了她一眼,扭过身,直接走了。

  转身的那一刻,脖子恰好对着黎雪,虽然只是瞥到一眼,但还是看到了自己留下的恶作剧。

  虽然颜色不深,但还是挺明显的。

  忍不住抿起嘴偷笑。

  抬起手指,看着颜色淡了很多的唇印,格外得意,她也没别的意思,纯粹就是恶作剧。

  他待会儿肯定又要去找陆曼曼,也不知道女主看到会不会生气?

  不过以女主那要强的性子,对陆凉多少应该有点控制欲,生气或许说不上,但不高兴肯定会有点!

  要是吵架那就更好了!

  往赵琴那边走过去,小家伙已经在她怀里睡着了,看到她过来,皱了皱眉,“你刚才跟陆凉说什么?”

  黎雪跟在她身后,随着人群往外走。

  听到这话,赶紧举起手做投降状,小声道:“妈,你相信我,我现在真没欺负人了。”

  “只不过随便聊了两句,他自己肚量小生气走了,真不关我的事!”

  赵琴听她这么一说,还以为她又嘴欠,没好气白了一眼,“你就不能收收你的性子?”

  忍不住摇头,也难怪那姐弟俩天天没个好脸色了,迟早要在嘴巴上吃亏。

  黎雪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看得赵琴头疼。

  ……

  陆凉来到表演后台门口时,就看到陆曼曼正和刚才还在前面和人聊天的宫家大少爷站在一起。

  刚才没注意,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陆曼曼此时已经卸了妆,换了身普普通通的打扮,看到他过来,原先还有些冷淡的面孔顿时和缓下来,招了招手,“过来。”

  陆凉不急不缓往她那边走去。

  对面的宫槿桦也看到他了,眼里带了几分冷意,但面上不显,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

  陆曼曼仿佛没察觉一般,视线全部落在陆凉身上,原本展开的笑容在看到她脖子上的吻痕时顿时打住,然后皱了皱眉。

  扭过头对宫槿桦说:“我弟弟来接我了,宫少爷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陆小姐……”

  宫槿桦脸上的笑挂不住了,伸出手,还来不及阻止,陆曼曼就敷衍的对他点点头。

  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带着陆凉就走。

  背过身的时候,脸色一沉。

  待走远了,才扭过头看陆凉问:“你脖子上的吻痕怎么回事?”

  声音格外的冷,语气中还夹杂着一丝失望。

  陆凉一愣,没反应过来她话中的意思,偏过头对上的她视线,心领神会,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手摸了摸刚才黎雪碰到的地方。

  感觉刚下去的温度又上来了。

  ……

  十一月初,又是月考。

  考了两天,成绩最后一天下午就全部出来了,因为学校安排下午大扫除,所以把英语安排在上午考完。

  黎雪算了算,再跟班长几个一比,排名应该不错,要不是数学拖了后腿,可能还要靠前。

  也算是不负她这一个月来的勤奋,好歹没太丢人,就是在全班看来有些不可思议,原先的数学大神,现在变成了数学渣渣,反倒是英语和文综起来了。

  一放学,黎雪就兴冲冲的往回跑,感觉整个人都飘了。

  回到家,赵琴不在客厅,正奇怪着,就看到她从楼梯上下来,穿着一身得体的裙装。

  身后还跟着两个佣人,一人手里拎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

  “这是做什么?”

  走进来将书包扔到沙发上,有些不解的问。

  赵琴看到她回来,轻轻一笑,走到她旁边坐下,“忘记跟你说了,你陆叔叔前几天接了个大单子,要去欧洲一趟,我也要跟着一道儿。”

  “那臻臻怎么办?”

  “自然也带着啊!”

  赵琴笑着继续道:“现在天黑的早,我准备呢这些天让司机接送你,也省的我担心,放心,阿姨都在家,你也别怕!”

  黎雪简直被这个好消息砸晕了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一天居然有两件好事发生在她身上!

  怕自己表现的太明显,赶紧装模作样的问:“要多久啊?”

  赵琴也没隐瞒,“快的话要半个多月,慢的话差不多一个月,可能有点久。”

  见她眼里笑容都快溢出来,忍不住拿手指戳了戳她脑壳,“你一个人在家要好好的,别以为我不在家就没人管你了,无法无天的,我跟你说,给我好好学习,回来我要向你们老师了解你的成绩。”

  “知道啦知道啦。”

  抬手求饶,又将自己今天的成绩单拿出来显摆,“真没偷懒,你看,上次纯属意外。”

  赵琴认真看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

  黎雪见她心情不错,立马伸出小手,大拇指和食指搓了搓,笑得鸡贼。

  意思不言而喻。

  赵琴没好气的拍她,“没良心的,巴不得我走?”

  然后摆了摆手,“行了,已经给你打了一个月的零花钱,够你用了。”

  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轻松的神色收了起来,突然道:“你陆叔叔这次能拿到这个大单子,可能是靠了陆曼曼那孩子的缘故。”

  抬眼看她,见黎雪脸上没有什么愤愤之色,心下满意。

  她女儿虽然有些小脾气,但本性还是不坏的,没什么心机手段,她敢保证,如果是舒云兮那孩子听到这话,恐怕早就嫉妒的不像样。

  “我说给你听呢,还是觉得你平时要放聪明点,陆曼曼那孩子跟我们没多大的冲突,没事就少惹人家,陆凉那孩子也是,万一将人惹急了到时候可能吃亏的是我们。”

  昨晚和陆政廷躺在床上聊天,他也说了心里话,陆家唯一的继承人只会是她儿子,陆凉到时会给一点陆家的股份,但不会太多,只是让他生活有个保障,让她放心。

  她觉得他之所以会这么说,肯定也是察觉到了陆曼曼如今的不同,上次傅家晚会,陆曼曼是和一个叫严老的人去参加的,后来傅家不了了之,也是那个严老出面给陆曼曼说情,这些日子,陆政廷在外面跑,才知道那个严老是谁,原来是音乐方面的大师,成就颇高,听说还和帝都良家的人关系匪浅,良家谁都知道,那可是厉害家族,人才辈出,商界政界都有涉及,哪怕是宫家都要敬上三分,可想而知,那个严老也不简单。

  虽然不知道陆曼曼怎么和他攀上关系的,但不得不说,那孩子还是有点本事。

  所以,哪怕陆政廷不喜欢陆曼曼,但现在也不得不给个好脸色。

  至于舒云兮那孩子,那完全就是个自私自利的白眼狼,听说前几天的舞蹈表演她还在里面做坏,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陆曼曼出了事对她有什么好处?

  在那么多的大人物面前表演,万一砸了,陆家都跟着倒霉丢脸!

  都不能想,想想就来气!

  黎雪将头偎依在她肩膀上,“妈,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对了,你回来记得给我带礼物,我朋友上次给我带了外国的糖果,特好吃,你也带点吃的回来,我也好拿去送她。”

  赵琴听了笑,觉得她还没长大,心里还跟人攀比要面子呢。

  摸了摸她头,“行了,知道了。”

  “我们晚上就走,你弟弟还在上面睡觉,你去看看他。”

  “好哒!”

  赵琴他们是晚上七点走的,陆爸没回来,直接从公司出发去机场,让赵琴带着儿子和他汇合。

  小家伙还舍不得走,拽着黎雪的衣服往车上拉,“姐姐也去!”

  仰起头看赵琴,“妈咪,把姐姐也带上!”

  黎雪笑,俯下身一把抱住他,使劲儿亲了亲,“姐姐要上学啊,臻臻可记得给姐姐带礼物哦!”

  小家伙撅了噘嘴,胖胳膊搂住黎雪脖子,“要姐姐嘛。”

  黎雪心里软乎乎的,亲了亲他脑袋,“没事,姐姐天天和你视频聊天。”

  “乖乖的,要听妈妈的话,不许淘气,也不许乱跑!”

  “嗯嗯!”

  小家伙用力的点点头,也学着黎雪平时的样子,在她脸颊上响亮的唧一口。

  瞬间,黎雪感觉脸上那块被他亲的地方湿乎乎的。

  不知道留了多少口水在上面。

  揉了揉他脑袋,将小家伙递给赵琴。

  赵琴给他戴上帽子和围巾,然后接过来抱在怀里,“行了,跟姐姐再见,不难过,过几天就回来了。”

  说着摆了摆小家伙的手,让他告别。

  小家伙跟着赵琴坐在车里,胖手趴在车窗上,车子一动,小嘴立马一撅,圆溜溜的大眼睛里瞬间蓄了两泡泪。

  这功夫真是让人自叹不如!

  扯着嗓子就喊,“姐姐!姐——姐——!”

  不知道的还以为生离死别呢。

  黎雪看得又好笑又心暖,跟着跑了两步,挥挥手,“没事没事,过几天就能看到啦!”

  “你乖乖的!”

  “姐姐!不要——!”

  ……

  老远还能听到他的哭声。

  黎雪用手撑着额头,听着那堪比杀猪式的嚎叫,乐得不行。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等完全听不到声音了,才转身准备离开。

  也就是这时候,看到了一个人从远处走来。

  路边灯光昏暗,人影也被拉的老长,还没有走近,影子已近在眼前。

  瘦瘦高高的身形,一眼就认出了是陆凉。

  这么冷的天,他只穿了件单薄的外套,下面好像是小脚运动裤和板鞋。

  看着都冻人。

  黎雪突然想起来,赵琴他们这么一走,家里好像就只剩下她和陆凉了!

  抬起头,看着越来越近的人,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人多她还没觉得什么,人都走光了,反倒有些拘束别扭。

  陆凉刚才就看到她了,垂下头望着地面。

  知道她又在偷看自己,抿了抿嘴,感觉自己走路的动作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放缓脚步,想落后几步再进门。

  但半天都没听到脚步声,以为她是特意要等自己一起进去。

  脸上有些不大自在,觉得她太主动了些。

  自从那晚告白后,他就反应过来她以前的所作所为,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她。

  待走近,后背忍不住挺直,视线往旁边移了移,怕对上她的目光。

  想到前几天的事,那个她特意留在他脖子上的吻痕……

  心口那里突然跳的有些快,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

  还表现的那么主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18.第十八章 只有他们》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书后我策反了女主她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