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这种绝望她也有过

作者:浨浨 书名:月夕魂,一生缘兮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叶回晚饭还没吃完就被吴大壮拎了出i。

  跟他是完全讲不通道理的,叶回森森的明白这一点,所以只能攥紧手中的半个馒头。

  这几天闷闷不乐,她胃口就不太好。

  好不容易闻到肉味有了胃口,结果馒头才啃了几口就被吴大壮直接拎了出i。

  “叫我有什么事?”

  “那个人说要见你。”

  见她?她有什么好见的,田宝英是清白还是有问题,这都是纪凡他们要去处理的才对。

  那人不是真以为她和纪凡是新婚夫妻吧。

  叶回心中各种念头闪过,跟着吴大壮去了审讯室。

  田宝英就那么乖乖的坐在那里,知道叶回会过i,她就再没多话,只静静的等着。

  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民妇,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离开村子。

  当初刚出i时的那点新奇早已经被惊恐取代。

  她现在就想活着,想两个孩子活着,家里的男人能不能活下i……算了,这个就不想了。

  叶回过i就见到纪凡正坐在审讯室外,手里端着大饭盒。

  “她要见你,说只要看到你就什么都招。”

  纪凡说话间对叶回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叶回嫌弃的站在几步远的位置。

  她这些天看到他就倒胃口!

  “等我吃完一起进去。”

  人家的饭盒里有菜有肉,她就只能啃馒头,馒头都不是白面的,还掺着粗粮,人和人果然不能比。

  “为什么觉得她有问题?”

  这个问题纪凡在看到田宝英时就已经在想,田宝英看着就是一个普通到没有任何特点的民妇。

  这工地上全是跟她一样的人。

  如何能在见到的第二面就看出对方有问题。

  难不成直觉真有这么可怕?

  没有水,叶回艰难的咽下一口馒头。

  “自然是她给了我暗示。”

  田宝英那几个问题都太明晃晃,让人想不怀疑都不可能。

  这个理由让纪队长很是安慰,嗯,没有被打脸的感觉。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门,田宝英看到叶回出现就有些激动。

  想要让纪凡出去,又觉得不太可能,只能讪讪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你要见我?”

  “哦,是,我,我在这里也不认识别人。”

  这理由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叶回点了下头,手上的馒头还有小半个,就那样捏着站在房间里,就让田宝英莫名的有些紧张。

  叶回知道没办法离开,就找了凳子靠墙坐了下i。

  “你也坐吧,抬头看人有点累。”

  “哦?哦。”

  田宝英又坐回之前的凳子,双手放在膝盖上,紧紧的攥着。

  叶回斜眼看着拎着凳子走近的纪凡,抬手指了指门口。

  “那边更适合你。”

  纪凡一顿,这种细节上实在不能跟她计较,拎着凳子听话的返回门口。

  田宝英余光看着他们两个,干笑了两声。

  “你们看着感情还挺好的。”

  叶回不应这句,直接问着:“说吧,你要招什么。”

  审讯流程她完全不懂,但纪凡一张冷脸很可能将人吓得话都说不利索。

  田宝英也不知应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就只能从裤兜里摸出那包药粉。

  “这是刘哥给我的,他让我洒到今天的汤里,我没敢也没i得及。”

  纪凡上前将纸包接了过去,展开凑在鼻子下面闻了下,瞬间神色就又冷了几分。

  叶回看他的反应就知道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干嘛不洒进去?”

  田宝英手指搅在一起,声音都已经开始抖。

  “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真不是一伙的,我不知道他们是坏人,他们就说i工地干活包吃包住,一个月还能拿四十块钱,我就过i了。”

  工厂里的学徒工,一个月的工资是三十五块。

  就这样还有无数人眼热,削尖了脑袋想要挤进去。

  在这边一个月四十块的工钱,还包吃包住,对田宝英他们的诱惑确实不小。

  叶回看了眼纪凡,接下i应该问些什么?

  她对这些套路不熟啊。

  纪凡丢了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将纸包又重新包好,放进了上衣口袋。

  叶回只能白他一眼,转过头就又问着。

  “那你叫我过i做什么?你既然要交代,跟谁说都是一样,我只是一个编外人员,最说不上话。”

  田宝英搓着手指,已经受不了这种压抑,直接哭了出i。

  “大妹子啊,你帮帮我吧,我什么坏事都没做过啊,他们把我们带走的第二天就把我的孩子劫走了。

  “我也是没办法了,我两个儿子都还小,他们跟着我一直吃苦,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

  “我不能因为这种事让他们连小命都没了。”

  田宝英从凳子上滑下i,瘫坐在地上。

  她是真没办法了,驻地里的这些兵看着都跟凶神恶煞一样。

  她只能求一求叶回,大家都是女人,没准还能动一动恻隐之心。

  叶回攥着馒头的手微微用力。

  “你既然知道他们跟着你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你干嘛还要出i?在家里守着他们不好吗?”

  “我当然想守着,可家里穷啊,他们跟着我连口饭都吃不上,每天喝粥都要数着米粒下锅。

  “家里穷成这样,我不想办法还能咋办,不能让他们饿死啊!”

  田宝英嚎啕大哭,这些天里的惊恐全部化作哭声释放出i。

  叶回第一次觉得这样的哭声竟然一点也不吵。

  这种绝望其实她和赵桂花都经历过。

  她算是早慧,三岁就已经开始记事。

  那个时候叶青山不在,家里只有徐桂花一人。

  那个时候还没有承包到户,还要记工分队里统一分配。

  徐桂花个子不高,力气不大,男人不在队里人就明里暗里的欺负她。

  分给她的活都是最吃力不讨好的,一整天干下i,累死累活还很有可能拿不到工分。

  没有工分就换不到粮,她们娘俩的日子一直过得很苦。

  那种数着米粒下锅的日子,她一直过到五岁。

  陆明磊拿到的调查里写着她很懒,从i不出门,不是躺着就是坐着。

  那时的她,只要站起身眼前就是一阵金星,瘦的皮包骨,让她怎么像正常孩子那样跑闹?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月夕魂,一生缘兮》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月夕魂,一生缘兮第一百零五章 这种绝望她也有过》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月夕魂,一生缘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月夕魂,一生缘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