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最强捕头 > 第746章词12

第746章词12


  张田生的话说到这里,语气顿了顿,转头看着徐志伟,叹了一口气,“徐志伟,可我听说,今天,张捕头要去黑山调查苏传新的事情,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abook

  就算我们想把这件事情禀报给张捕头,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呀?”

  听到张田生的话后,徐志伟皱了皱眉,沉吟了片刻后,咬了咬牙,左右看了看,见四周没人,这才低声说道。

  “好,既然张捕头不在家,那我们就先去调查!”

  说到这儿,徐志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张田生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不过我们千万要小心,一定不要让他们发现我们的踪迹,要不然,那可就真的糟了!”

  张田生闻言,点了点头,“徐志伟,你就放心吧,两个老头子,怎么能发现我们这样身手敏捷的年轻人呢?

  你只管放心去就行,绝对不会出意外!”

  听到张田生的保证,徐志伟这才咬牙点了点头。

  “刘田生,我们现在去哪?”

  张田生闻言,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店铺,笑着说道,“当然是去吃饭了,难道你不饿吗?”

  ……

  夜幕降临,街道的人也少了,整个黑山城陷入了黑暗之中,只有天上的一轮明月,将街道照的朦胧可见。

  李家大院的后院墙旁的小巷子里,出现了两道人影,缓缓朝着院墙靠近。

  在朦胧的月光照耀下,显出了二人的面容,正是刘田生和徐志伟。

  二人来到院墙前,仔细看了看四周,见无人之后,这才来到墙角下。

  按照早就说好的约定,徐志伟摊开手,张田生也不客气,直接踩在了徐志伟的手上。

  徐志伟等到张田生站稳后,开始咬牙加力,将站在手上的张田生缓缓托起。

  院墙很高,就算徐志伟把张田生拖起来了,张田生得手也只是将将的抓住墙头。

  张田生两手抓住墙头,在心里憋了一口气,猛的双膀一叫力,整个身形变向上一跃,趴到了墙头上。

  张田生向院内看了看,见没什么异常之后,这才取出一段绳子,抛到了徐志伟面前。

  徐志伟抓住绳子,也慢慢地爬到了墙头上。

  等到徐志伟爬上来以后,张田生收好绳子,二人这才慢慢地从墙头上溜进了院子里。

  白天的时候,张田生便有了这个打算,所以一直观察着,这个院子里有没有狗。

  也许是为了节省粮食,或者是没人到这个不吉利的宅子里来,院子里并没有狗。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张田生才敢来探查福禄的秘密。

  二人跳进了院子,仔细辨明了一下方向,这才缓缓的朝着小姐的房间走去。

  院子里由于没有狗,一点声音也没有,显得很静。

  徐志伟感觉眼前的房屋和树木,和白天完全不一样了,仿佛没有真实感一样,到处朦朦胧胧,只能看清房屋和树木的轮廓,四周又静得吓人。

  徐志伟猛然想起这个宅子里,发生过的事情,心里顿时一股凉意升起,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刘田生却毫无畏惧,快步来到一棵树前躲了起来,一边观察院子里的动静,一边对着身后的徐志伟使劲挥手,示意他赶紧过来。

  徐志伟缓缓吐出了一口气,仿佛要将心底的那股凉意吐出,这才快步来到刘田生身旁,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

  “刘田生,你怕不怕?”

  听到徐志伟的问话,刘田生愣了一下,随即,转过头看着徐志伟,揶揄着问道,“徐志伟,你怕了?”

  徐志伟闻言,脸上顿时一红,索性夜晚看不清楚,倒也无大碍。

  “怕什么?”

  刘田生笑了笑,对着徐志伟眨了眨眼,“你说怕什么,当然就怕什么了?”

  徐志伟闻言,有些恼火,用力推了刘田生一下,“还不快走,难道想在这里过夜吗?”

  被徐志伟推了一下,刘田生也不在意,转过头看着徐志伟,不在开玩笑,正色的说道。

  “徐志伟,没什么好怕的,你忘了我们是做什么的吗?”

  说到这儿,刘田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徐志伟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我们是捕快,做的是正义之事,没什么好怕的,你说对不对?”

  听到刘田生的这一番话后,徐志伟心头一热,用力捏了捏刀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率先朝着记忆中的小姐的房间走去。

  院子里有很多树,张田生和徐志伟,也正好借着这些数来遮挡身形。

  没多久,二人便来到白天看到的小姐的房前。

  二人在旁边的树林里看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异常,刘田生正要上前,却被徐志伟拉住了。

  徐志伟低声说道,“刘田生,你先别走,难道你没看到,小姐的房间里没有灯光吗?”

  听到徐志伟的话,刘田生这才反应过来,忙转头看去。

  果然,一整栋的房子,竟然没有一丝的光亮。

  见到这一幕,刘田生愣了一下,随即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这才低声说道,“难道,房间里真的没有人住吗?”

  徐志伟摇了摇头,“不可能,所有房间的被褥都没有了,只有小姐房间的被褥齐全,如果没有人住,怎么还会有被褥,难道放在那里接灰吗?”

  刘田生点了点头,却又有一些疑惑的说道,“可为什么,房间里没有灯呢,难道说,住在这间房子里的人,不用灯吗?”

  徐志伟摇了摇头,微微沉吟了片刻,这才缓缓说道,“既然这里没有灯火,我们也看不见你们的动静,不如我们去福禄和福贵住的房间去看看,看看那里有人吗?”

  刘田生点了点头,“也好,说不定在那里能碰到福禄和福贵呢?”

  二人借着树木的掩护,离开了小姐的房门前,朝着福禄和福贵住的地方走去。

  还没靠近,刘田生便心中一喜,指着前面,转头看着徐志伟,低声笑着说道。

  “徐志伟,你快看,那里真的有灯光!”

  说到这里,刘田生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看来,福禄这个老家伙,白天真的对我们撒谎了,他们明明住在这里,竟然敢说住在小姐的房间里,真是可气!”

  徐志伟点了点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低声说道,“先别说话了,小心被他们听到!”

  刘田生点了点头,转身继续朝着福禄和福贵住的地方走去。

  二人越走离着灯光越近,没走多远,便已经可以完全确定,亮灯的那个房间,正是白天他们看到的福禄和福贵住的房间。

  二人走到了树林边缘,正要朝亮灯的房间走过去,却猛然感觉眼前亮光大盛,房门被人推开了,一个人影从屋内走了出来。

  借着房门出的亮光,刘田生已经看清了,出来的人,正是白天一直陪着他们的福禄。

  见到福禄,刘田生和徐志伟吓了一跳,也顾不上许多,急忙趴在了地上。

  从屋内出来的福禄,也没四处打量,便沿着小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刘田生和徐志伟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就怕被那个福禄发现。

  福禄的人影,很快便消失在了前面的树林里。

  虽然看不到了福禄,可是,刘田生和徐志伟依然不敢动,也多亏了他二人穿的衣服都是深色的衣服,在夜里,倒也不容易被发现。

  刘田生慢慢的爬到徐志伟的身旁,低声问道,“徐志伟,你说福禄去做什么了?”

  徐志伟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知道,福禄又没告诉我?”

  刘田生也没在意徐志伟调侃的语气,看着福禄离去的方向,沉吟了片刻,才缓缓说道,“福禄去的方向,应该是大厅那边,或者,我们没有去过的厨房那边。”

  说到这里,刘田生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我猜,福禄是不是去厨房了?”

  听到刘田生的话后,徐志伟笑着点了点头,“看样子是,没准,福禄忽然感觉饿了,去厨房吃点东西。”

  刘田生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只希望,福禄不要吃的太多,耽误的太久。”

  现在的天气并不暖和,二人趴在地上,自然不会舒服。

  不过,福禄也没用二人等多久,几乎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便再次出现在二人的视线之中。

  看着福禄手里拿着的东西,刘田生笑了起来,他果然猜的没错,福禄真的是饿了,因为,他的一只手上拎着一个小酒坛,另一个手上,则拎着一个食盒。

  福禄两个手拿着东西,来到亮灯的门前,对着里面喊了一声,片刻后,房门便再次打开了,福禄拎着东西走进了房间。

  随着福禄走进了房间,房门处传来的亮光,也很快便消失了,门被关上了。

  看着被关好的门,刘田生这才缓缓站起身来,对着旁边的徐志伟招了招手,低声说道。

  “我们靠过去看看!”

  听到刘田生的话后,徐志伟皱了皱眉,看着已经被关好的门,低声说道,“如果我们过去,就怕他们又突然出来,那岂不是糟了!”

  刘天生闻言,眼珠转了转,忽然朝着徐志伟探头,低声说道,“我有办法!”

  说到这里,刘田生的语气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我们可以躲到他们的隔壁,这样,他们岂不是就看不到我们了?”

  听到刘田生的话后,徐志伟顿时竖了个大拇指,笑着点了点头。

  刘田生见状,顿时得意的挥着最拳头,便朝着福禄和福贵住的房间隔壁走去。

  二人一路小心翼翼,生怕会被福禄听到脚步声,引的他们出来查看。

  二人慢慢的,有惊无险的,终于来到了福禄的隔壁门前。

  这一排房子所有的门,只有最新面的仓库,被锁头锁上,其余的门,都没有锁。

  刘田生慢慢来到门前,见门上依然没有锁,顿时大喜,忙伸手轻轻推了一下门,门便随着手的力道,微微的打开了一条缝。

  听到门没有发出声音,刘田生这才放心,手上继续加力,将门开到一半的时候,便停止了推门的动作,整个人便顺着开了一半的门,侧着身,慢慢的走进了房间。

  徐志伟见状,也不敢怠慢,也学着刘田生的动作,侧身走进了房间。

  一直等在门后的刘田生,看到徐志伟进了房间以后,便又缓缓的将门合上。

  二人刚一进屋,便已经能隐约地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

  刘田生和徐志伟又小心翼翼的来到墙边,将耳朵贴在墙上,仔细倾听隔壁的声音。

  也许是福禄和福贵的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了,所以说话的声音较大。

  二人将耳朵贴到墙上以后,果然,声音变得清晰多了。

  ……

  福禄替福贵倒了一杯酒,笑着说道,“福贵,你就别怕了!”

  福贵的年纪虽然比福禄小,可是他的胆量,却没有福禄大。

  福贵小声的答道,“福禄,这可不是小事,万一被他们知道了,那可就糟了!”

  福禄倒完酒后,随手端起酒杯,叹了一口气,“福贵,今天他们来的时候,我特意去找你,就是想让你把小姐的房间收拾一下。”

  说到这里,福禄的语气顿了顿,再度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我特意领他们先去了老爷和公子的房间,好拖延他们的时间,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还是没收拾好,真是失算了!”

  听到福禄的话后,福贵不由皱了皱眉,“福禄,我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你们走了以后,我便赶快去小姐的房间,把小姐带走了,还哪有别的时间,收拾东西呢?”

  福禄点了点头,“不过也没关系,只要他们没看到人,就算他们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只要我们不承认,他们也拿我们没办法?”

  福禄的语气虽然平淡,但福贵却有些急了,“福禄,万一他们带我们去衙门,那岂不是糟了?”

  福禄摇了摇头,“不会的,他们又没有什么证据,为什么要带我们去衙门?”

  说到这儿,福禄的语气停顿了一下,但紧接着,他也不等福贵回答自己的话,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最强捕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