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富贵锦绣 > 第六九零章蠢蠢欲动

第六九零章蠢蠢欲动


  小雅站起身来,“不行,不能就这样在这里坐以待毙。”

  可在屋子里走了几步后,又站住了。

  回到椅子上坐了不大一会儿,又重新站了起来。

  这反反复复的,看到木婉头晕。

  她无奈地拍着额头,“小雅,你能不能别转了,这转得我的头都晕了。”

  “姐姐·······”小雅满脸担忧地问道,“你都不着急吗?”

  “着急有什么用?!”木婉淡淡地说道,“着急只会让我们自乱阵脚。”

  让那些人趁机抓住把柄!

  小雅:“可是姐姐,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

  木婉躺在软塌上的姿势不变,“有什么不踏实的,那不是有陛下顶着么?”

  “可也不能将所有的希望放在陛下身上啊。”小雅担忧地嘀咕道。

  木婉忍不住笑了,“你说的没错。所有,我们必须沉住气,到时候见招拆招儿。”

  小雅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姐姐,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跟你在一起的。”

  木婉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宁愿你能舍弃我,现在回到揽月居里,两耳不闻窗外事。”

  小雅的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泪花儿,“姐姐,自从眼看着爹娘死在我面前后。”

  “我的心里一直觉得空落落的。幸好,和哥哥一起遇到了你。”

  “姐姐,是你给了我家的感觉。在我感到孤单的时候,只要想起你,我便觉得在这个世上,我是有亲人的。”

  小雅这个样子,弄得木婉心里也酸涩无比,“正因如此,所以,我才不想你跟着我一起涉险。”

  “虽然,我没有将那些人放在眼里,可事情总会有意外的。若是········”

  “没有若是!”小雅立即打断她的话,“姐姐,我会保护自己,也会照顾好你的。”

  “只是·······姐姐,她们这么长时间没有动静,会不会是有什么别的目的啊?”

  她的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踏实。

  木婉轻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她们故意在你面前那样说。”

  “不是为了让我们出错,而是想让我们就像现在这般守在宫里。”

  “从而,外面无论什么流言我们也不知道。而陛下那边也没有机会去解释。”

  小雅能想到这些,木婉又怎么会没有想到呢?

  她笑着问道:“你可记得,当初你从王府回宫时,我让你捎东西给陛下吗?”

  小雅点头,“记得。”难道说,那些东西,跟今天的事情有关?

  不会吧?

  那个时候,姐夫还在府里,这一切一点苗头都没有,怎么会······

  木婉只是扯着嘴角笑了笑,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小雅歪头自己脑补了一会儿,终于放下心了,“既然是这样,那我便放心了。”

  说完,毫无形象地往椅子后背上一靠。

  木婉面上不显,心里却是千回百转。

  事情哪有万无一失的?

  她现在只希望林清樾能够真的像当初约定一般,全心全意地相信她和莫问两个人。

  ··················

  “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吗?”林清樾抬手揉揉眉心,声音疲惫地问道。

  吴顺顿了一下,低声道:“回陛下,还没有消息。”

  林清樾:“京都府尹那边如何了?”

  吴顺:“听说,府尹身边有位幕僚,早晨起来的时候身子便有些不爽利。”

  “本没有当回事儿,可没有想到,吃完午饭后,整个人便没了。”

  “没了?”林清樾眉头微挑,“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他其实是在问,你可知道是谁下的手?

  他虽然一直都知道这个人有问题,可却一直都没有动手。

  目的就是想知道,他的后面,到底站的是谁。

  却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先一步将这个人给除了。

  吴顺为难地摇摇头,“还没有结果。”

  想了想,又解释一句,“因为要忙着京都谣言的事情,府尹那边恐怕是抽不出手去调查这件事情的。”

  林清樾冷哼一声,“居然有人先我们一步动手!这事情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这样也好。水越是浑浊,那些人越有机会出来蹦跶。”

  吴顺低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陛下也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他是没有资格接话的。

  林清樾也没有指望他来回答。

  沉默片刻,他沉声问道:“宫里面如何?”

  吴顺连忙说道:“一切平静!”

  他沉吟了片刻,又解释道:“两位郡主一直都待在香榭没有出来。”

  “各宫里的娘娘也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只是,皇后娘娘那边见了于家的一个嬷嬷。”

  “哦?”林清樾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头,“是哪个院子里的?”

  吴顺恭敬地回答道:“是于家老夫人院子里的。”

  这是担心于夫人派来的人,镇不住皇后娘娘么?

  林清樾心里暗自想着,当年,父皇选取于家不是没有道理的。

  于家的老太爷,确实是个有脑子的人。

  林清樾低声吩咐道:“宫里这边一定要盯紧了。还有,香榭那边·······你亲自去嘱咐绿珠一声。”

  “让她务必机灵一些,还有,两位郡主那边一定不能怠慢了。”

  “是,陛下!”他行过礼后,见林清樾没有其他的吩咐,抱着拂尘,屁颠屁颠地转身离开了。

  林清樾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奏折,无奈地摇摇头,认命地抓起其中的一本,继续批阅着。

  谁说做皇上好了?!

  每天累得跟狗似的,还不能随心所欲,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林清樾一边在心里腹诽着,一边翻阅着手里的奏折。

  ··························

  坤宁宫内,皇后娘娘用力地搅动着手里的帕子。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居然让她静静地待在宫里,真是······

  这多好的一个机会,就这样浪费了。

  她心有不甘,可却不敢违背家里的意思。

  来人可是祖母院里的人啊!

  这都相当于是祖父的命令。

  她有时候虽然任性,可对于祖父的话,却是从来都不敢不听的。

  于嬷嬷垂着眼帘站在一旁,面色一片平静。

  心里却是长长地松了口气,还好老太爷是个聪明人,否则,自己还不知道要夹在中间,要多为难了!

  不过,眼前的这个人可不是省心的主。

  自己还得多看着些,可不能掉以轻心了。

  想到这里,于嬷嬷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不得不说,于嬷嬷对自家主子还是蛮了解的。若不是她警醒,还不知道会捅出大大篓子来呢!

  ·····················

  陈贵嫔认真地摆弄着手里的盆景,状似不经意地问道:“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没有!”陈嬷嬷摇头道,“从雅郡主回去后,两个人便躲在殿里,什么都没有做。”

  “呵呵!”陈贵嫔冷哼一声,“她们真的以为缩进了壳里就安全了?真是太幼稚了!”

  陈嬷嬷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她们不知道的是,这样正好中了娘娘的计。”

  “陛下定然会以为她心虚,不敢去见他。待陛下的耐心用完之后,她的死期便不会远了。”

  陈贵嫔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哎呀,我都快等不及看她惊慌失措的样子了。”

  陈嬷嬷嗤笑一声,“她也不过就是仗着跟陛下之间的几分情谊罢了。”

  “如果,他们之间的情谊磨光了,她就什么都不是了。”

  陈贵嫔:“到时候,我们便去替陛下将她打入尘埃之中。”

  她是决计不会忘记当初木婉是如何羞辱她的。

  不仅如此,陛下作为她的丈夫,不仅没有替她做主,甚至还让她回到宫里闭门思过!

  虽然,陛下晚上便来了她这里,可心里还是过不去那道坎儿。

  难得有这种落井下石的机会,她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

  经过刑部、大理寺、京都府尹三方配合行动,京都的谣言终于被压下去了。

  只不过,这个谣言的发源地却是没有能查出来。

  “没有查出来?”林清樾拧着眉头看着跪在下面的三个人。

  平静的语气,让人听不出喜怒。

  可这平淡无波的语气,却让三人心里一凛,脊背上的冷汗都滚落下来了。

  林清樾只是京都府尹问道:“你身边的那个幕僚是怎么回事?!”

  啊?!

  京都府尹整个人都懵了,这件事情他虽然听说了。

  可为了谣言的事情,急匆匆地出门,跟本没有来得及询问。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陛下会在这个时候询问。

  到底是随口一问,还是陛下知道了些什么?

  若是前者的话,还好说。

  可若是后者的话,那这事情便有些大了。

  再者,若是陛下借题发挥·······嘶,那后果简直是无法想象。

  他支支吾吾了半天,说道:“微臣早晨出门,走得匆忙,具体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

  林清樾的脾气出奇的好,“行,那朕就给你两个时辰,回去弄清楚。”

  “陛下········”京都府尹嘴唇哆嗦了半天,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只觉得浑身冰凉,如坠冰窟。

  林清樾淡淡地说道:“怎么,朕的话说得不清楚?!”

  “不是!”京都府尹嘴巴发苦,摇头说道。

  林清樾继续追问道:“那就是朕的话不好用,爱卿不想听?!”

  “陛下······”京都府尹头伏在地上,“微臣不敢。”短短的几息时间,整个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

  “不敢?!”林清樾冷哼一声,“朕倒是觉得你很敢呐!”

  “如若不然,为何朕的话都说了这么多遍了,你怎么还不行动?”

  “陛下·······”京都府尹想跟林清樾解释几句,可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但是,若是继续跪在这里·····

  他艰难地咽了咽唾沫,“陛下,若是您允许,微臣这就回去查个清楚。”

  话音落下后,林清樾坐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

  京都府尹犹豫了一下,“微臣告退!”

  大理寺卿蔡鹏和刑部尚书岳东亭侧头看着不远处的一滩水渍,心里一紧,差点吓尿。

  林清樾淡淡地收回目光,“说说吧,都查到些什么?蔡卿,你先说。”

  陛下语气温和,却没有人敢真的当他心情很好。

  蔡鹏沉吟了一下,说道:“回陛下,微臣去的是东大街。”

  “那边的茶馆和酒肆虽然都在议论此事,却没有人敢大声宣扬。”

  “经过一番查探,他们也说不清楚,这些话到底是从何处听说的。”

  “嗯!”林清樾若有若无地应了一声,“岳卿,你那边是什么情况?跟蔡卿的差不多。”

  没错,还真是差不多。

  岳东亭本来是想这样回答的,可听到陛下这样问,到了嘴边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富贵锦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