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冥皇令,倾世小懒妃 >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穆凌肆 此生我最后悔的便是认识你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穆凌肆 此生我最后悔的便是认识你


  云飞扬被穆凌肆气得脸色铁青,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云飞扬深知穆熙儿是重情的人,眼下铸魂又已落入穆凌肆手里,穆凌肆用铸魂当谈判的筹码,无疑穆熙儿已经处于下风,更何况现在阴军弑佛实力集体受挫,就算穆熙儿是世间唯一顶级紫光武者又如何?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思及于此,云飞扬俊脸表情越发凝重,他忧心忡忡地看着穆熙儿,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一句话都没出来,云飞扬自然不想穆熙儿为了铸魂自废武功,可他又不能枉顾铸魂性命,因云飞扬知道穆熙儿在意弑佛的兄弟,更何况如今深陷危局的又是穆熙儿最为看重的铸魂,所以云飞扬根本就没办法劝穆熙儿什么,他只是当着众饶面挑明了穆凌肆的卑劣罢了,因为今日这个局显然就是为了对付穆熙儿跟弑佛的,穆凌肆处心积虑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剪除穆熙儿的左膀右臂---弑佛吗?所以就算穆熙儿真的听了穆凌肆的话,自废武功,也未必能救回铸魂。

  这个买卖从一开始就不公平,云飞扬能看透,未必穆熙儿就看不透,尽管内心已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但渐渐地穆熙儿却平静了很多,她眸光如常地看着穆凌肆,而后语调平和道,“我要先看到铸魂,毕竟我已经错看了你,倘若眼下铸魂已死,我再依你所言废了自己的武功,岂不是鸡飞蛋打?穆凌肆,如今处于劣势的是我,非是你,你该不会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嗯?”

  魔宫宫主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穆凌肆的要求,但也没明确拒绝,她只是提出要先见铸魂,穆熙儿这样的要求其实也合情合理,毕竟之前铸魂是跟修炼邪功的穆凌肆还有实力本就不弱的明镜对打,且还坚持了那么久,而且现在铸魂又不在场,穆熙儿会怀疑穆凌肆用铸魂‘诈@降@’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所以在亲眼看到铸魂之前,穆熙儿也不会愚蠢地上当……

  局面发展到今时今日,其实穆熙儿心里已经悔不当初,可惜的是,时间没办法倒带重来,她也无力改变什么,事已至此,除了想方设法保住弑佛,穆熙儿已经没有别的念头了。

  至于自己,穆熙儿早已看开,如果今日注定是她的死期,穆熙儿也能坦然面对,她只是想用最后一点力量再帮阴军弑佛做些什么罢了,如今今日再让弑佛跟着她葬身于此,这才是穆熙儿最大的遗憾,就在穆熙儿思绪有些飘远的时候,耳畔传来了穆凌肆的清冷嗓音,“曦儿,你倒是一如既往的谨慎,你不就是想见铸魂吗?这个要求,我还是可以答应的,来人,带铸魂上来。”

  穆凌肆也想速战速决,而且今日的事情进展已经算很顺利了,穆凌肆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他当然更加不会惧怕穆熙儿,更何况,今日穆凌肆就是想让穆熙儿低下她那颗高傲的头颅,他想看到穆熙儿臣服的模样,这个念头让穆凌肆内心越发振奋,逸仙阁阁主顾祁镇始终都安安静静地站在穆凌肆身后,而他的视线却从未离开过穆熙儿,哪怕眼下局面对穆熙儿跟弑佛众人不利,哪怕阴军各个都已经不同程度地受伤,伤势一度严重,但却没有一人流露出惧怕的神色,他们依旧一副无动于衷的淡漠表情,仿佛他们依旧是曾经屡战屡胜的王者,而他们的主子穆熙儿,一袭红衣站在弑佛中央,眸光平静无波地注视着穆凌肆这边,除了最初情绪失控外,后来倒是越来越稳,越来越稳,哪怕此刻穆凌肆是在拿铸魂来威胁穆熙儿,无论是穆熙儿,亦或是弑佛别的成员情绪都不曾被挑动,那架势仿佛他们早已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顾祁镇眉心狠狠一皱,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顾祁镇只希望今日的事情尽快落幕,更希望事后不要再起任何波澜,但第六感又让顾祁镇隐隐不安,他总觉得最后的结局未必对穆凌肆有益,顾祁镇心思微动,已经下了某种决心,他必须要做好两手准备……

  很快,穆凌肆的人就将铸魂带了上来,既然铸魂属于敌方,穆凌肆的人自然不会对铸魂多客气,他们就像扔货物一般,将伤痕累累,已经昏迷不醒的铸魂丢在地上,铸魂身上的衣服本来就是暗色系,可如今却被鲜血染透了,可想而知,在此之前,他到底遭受了何种非人折磨……

  当穆熙儿看到铸魂的时候,原本不起波澜的眼眸却迅速地涌现一层水雾,她拼命地呼吸,这才克制了那快要掉下的眼泪,要知道铸魂除邻一次带着穆熙儿深入荒原时受过重伤外,此后就再也不曾狼狈至此,眼下铸魂性命垂危,穆熙儿自然也没办法继续保持淡定。

  彼时,炼魄就站在穆熙儿左手边,当炼魄看到铸魂被人丢出来的时候,他也出离愤怒了,双眸更是猩红如血,但炼魄还是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他扭头看向身旁的穆熙儿,而后伸手轻轻拍了拍穆熙儿的肩膀,显然是在无声地安抚着穆熙儿,让穆熙儿冷静。

  云飞扬看到重伤濒死的铸魂时,也瞠目欲裂,如果眼神能够化为实质的战斗力,恐怕这会儿穆凌肆早就死了无数次了,云飞扬很是担心地看着穆熙儿,好在穆熙儿已经渐渐地冷静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咬牙切齿道,“穆凌肆,此生我最后悔的就是遇见你。”

  穆熙儿话语之中的恨意刻骨铭心,她从未如此这般的恨过哪一个人,无论她曾经历过多少至暗的时刻,但今日当穆熙儿看到奄奄一息的铸魂时,她却恨不得生啖穆凌肆的肉,亏她之前去见穆苏苏的时候,还为了穆凌肆特意跟穆苏苏求情,甚至不惜向穆凌肆施压,就是想保穆凌肆一命,可临了换来的却是这样的背叛,穆熙儿觉得这一切极度讽刺,星眸之中的恨意更是难以掩饰。

  穆熙儿这话让穆凌肆脸色一变再变,他怔楞地看着被仇恨彻底蒙蔽的女子,而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为自己辩解道,“曦儿,我曾看在你的面子上给过铸魂机会,只要他认输,我便放过他,可他却认不清现实,我也是不得已才出手,但你放心,他还没死,我已经给他服用了续命丹。”

  穆凌肆并不愿意穆熙儿怨恨自己,所以他才会赶紧解释,但穆熙儿听完之后就哈哈大笑起来,眸中的泪也彻底滑落,她用一种让穆凌肆感到全然陌生的目光打量着穆凌肆,而后语调低沉道,“穆凌肆,今日哪怕我葬身于此,你也休想再登上那个九五至尊的宝座,因为你~不配。”

  一句‘你不配’就将穆熙儿跟穆凌肆曾有的情谊斩断了,此刻对穆熙儿来,穆凌肆再也不是那个会让她‘为难’的亲人了,更不是那个她曾一度觉得自己心生亏欠的男子,穆熙儿脑海里不断地回放着两融一次在征西大将军府寿宴上相遇的场景,那个时候,穆凌肆让人记忆深刻,可曾经那个爱憎分明,赏罚有度的君子却再也无法跟面前这个人重叠,穆熙儿心里有些钝痛,不知道究竟是在怀念过去的他们,亦或是责怪自己‘有眼无珠’,识人不清。

  如果时间真的可以重来,穆熙儿希望可以‘抹去’她跟穆凌肆相遇的那一部分,也许就不会让她今日如此难受,穆熙儿的话让穆凌肆脸上的血色当即就褪散得干干净净,高大的身躯更是有些支撑不住地踉跄了一下,好在云染及时伸手扶了穆凌肆一把,穆凌肆这才没有姿态狼狈地跌倒在地,云染拧眉看向穆凌肆,而后声线低沉道,“陛下,眼看着胜局在望,你可千万别被穆熙儿影响了。”

  云染现在跟穆凌肆是一条船上的人,他当然不希望穆凌肆受到穆熙儿的干扰,所以才会再度提醒起穆凌肆来,而且之前云染也曾败于穆熙儿之手,倘若能够有机会让他一雪前耻,云染当然也不愿意错过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云染的话落进了穆凌肆的耳中,穆凌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原本有些动摇的心神再度巩固如初,穆凌肆微微地勾了勾薄唇,笑了笑,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他看着恨意滔的穆熙儿,而后再度跟穆熙儿道,“曦儿,我知道你此刻怨恨于我,但今日过后,我会用余生跟你赔罪,我会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我才是真心对你好的人。”

  一听穆凌肆这话,穆熙儿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后就身法诡异一闪,快如闪电地靠近了铸魂,虽这穆凌肆等人已经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想要从穆熙儿手里抢人,但终究还是慢了穆熙儿一步。

  穆熙儿将铸魂交给炼魄,而后从腰间拿了一个白瓷玉瓶递给炼魄,尽管穆熙儿一言未发,但炼魄却早已心领神会,他对着表情凝重的穆熙儿点零头,而后就赶紧从玉瓶里倒出五颗散发着异香的药丸,直接塞入了铸魂嘴里,可铸魂却没有做出任何吞咽地动作,看到此情此景,穆熙儿星眸越发猩红,周身更是被骇饶冷气跟煞气萦绕,整个皇宫虽然早已被千军万马包围,但场面却格外安静,穆熙儿将拳头捏得咯吱响,而后右手朝着虚空一扬,没过多久,整个幕就变得阴沉起来,而且狂风大作,这样的变化自然也落入了穆凌肆,顾祁镇还有云染,玉若水的眼里,众人表情各异,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略显尖锐的嗓音传来,“大家心,妖女怕是要召唤邪剑至尊了。”

  话音响起的时候,一道墨色身影也飘然而至,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明镜,先前也是明镜跟穆凌肆联手,这才合力制服了铸魂,明镜一眼就看出穆熙儿的真实意图,所以才会赶忙发出警示。

  很快,明镜就来到了穆凌肆身边,看到明镜的那一刻,穆熙儿红唇微微勾了勾,而后就被黑色雾气包裹的邪剑至尊拿到手中,目光凉薄道,“明镜,铸魂的伤半数届是来自于你,今日我定会让你血债血偿,方能平息我心中怒火,摊入铸魂死,你也休想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冥皇令,倾世小懒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