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谋天医凰 > 四百一十三章:守着我

四百一十三章:守着我


  山林中,细密的脚步声并不是云岭带来的。

  完颜照和完颜烈的人不在同一个地方,将两波人召集到一起,还要让他们听从命令,齐心做事,再加上搜寻敌人的位置,这都需要时间的。

  云岭尽可能快的带人赶回来,但仍没能赶上云树的召唤。云树的哨音落入另一人的耳中。

  赵君山的老爹作为人质,虽没被刻意虐待,这两年确也活的惨兮兮。鬓发尽白,身子也弱,并不适合山林奔走,就被舍弃了。那领头人想着,以后若有需要,再抓来就是了,没必要在这等紧要关头,非要背个无什用处的包袱。

  赵君山擎着暗淡的孤灯,正与老父亲抱头痛哭时,茅屋院落被黑衣人严密的包围了起来,最后门被踹开,飘摇灯影照亮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

  泪眼朦胧的赵君山惊惧且有些纳闷:他认识的“悍匪”只有卓渊,怎么会觉得这人面熟呢?

  没等他想明白,森寒的刀锋就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报上名来!”

  赵君山只觉喉头一紧。“赵,赵君山。”

  刀锋移到他老爹面前,赵君山忙道:“这是我父亲。我们父子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请大侠高抬贵手。”

  “刚才谁吹的口哨?”

  赵君山借机将老爹拉到自己身后,他忽然想起这人像谁了!

  “是,是余宏,宏哥吗?”这人确像记忆里的余宏,只是浑身杀气过重,让人不敢靠近。

  “吹口哨的人呢?”持刀的人有些不耐烦。

  “表哥,表哥被卓渊带走了。”

  “从哪里走的?”

  “那,那边。”赵君山指着卓渊等人背着云树离开的方向。

  那人急急收刀要走,赵君山确定他就是余宏,于是补充了一句。“他们一行十多个人,表哥好像受伤了。”

  赵君山这么一说,完颜沧月反而顿住脚,点了两个人,“把他俩带回去。”

  说完,不等赵君山求饶,一群人就飞也似的离了茅屋,去追云树。

  宫中有完颜沧月的眼线,云树忽然病重的消息传到前线,完颜沧月就没心思追着赵琰出气了。

  后来,又有消息说云树不在宫中了,居安一行人,悄悄去了青山书院。又结合属下上报的青山书院的消息,完颜沧月觉得云树大概是借生病的名号,出宫替他老爹做事了。

  完颜沧月觉得云树不了解前线的情况,没意识到青山书院闹事的真实意图,把那些书生想简单了!他越想越不放心!把前线的事交给了赵拓。

  赵拓觉得完颜沧月在云树的事情上,昏庸的一批!跟当年那个跑到尧关的赵琰有得拼!可又无法劝阻他,只好给完颜沧月安排了最好的马匹与护卫!

  陵川山脚下,云树的哨音幽幽而来,完颜沧月虽然听不懂内容,却是能听出其中的紧急,而周围并没有云家人去呼应那紧急的哨音。完颜沧月临时改变路线,一路循哨音而去,但还是晚了一步!

  卓渊背着云树一路狂奔下了山,最后在几十里外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庄园落了脚。

  云树的药止血效果虽好,但一路颠簸,伤口一次次被扯裂,尤其那箭伤又是个血洞。放下云树时,卓渊的整个肩背几乎都被云树的血染透了!云树整张脸惨白的吓人,人也有些奄奄一息的样子。

  卓渊被云树的样子吓得半天没反应——云树是要被他给害死了!被他亲手害死了!

  云树又一次在飘摇无垠的云际漫步,她又看到了那个散发着夺目光辉的巨大晶球。她记得里面有一个容貌与她相像的人,她现在怎么样了?

  云树正要走过去,想看看里面的那个人,是不是还在?一个染着奶音的哭声远远传来,口犹唤着“我好怕!母亲,你在哪?呜呜……”

  云树僵立了一会儿,努力分辨出那是云昭的声音,且声音越哭越痛,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云树的心完全被牵绊住,顾不上去看那晶球,循着声音去找云昭。

  云树幽幽醒过来,分辨在跟前抹着眼泪的人,这个哭的像个孩子的人却不是云昭,而是卓渊。

  云树忽然有些想笑,眼角不受控的滚出了眼泪。

  旁边立着的另一个人抓着卓渊的肩急道:“醒了!醒了!”

  云树循着声音转眸,这也是一张熟悉的脸,目光又扫过这简单的屋子,外面天依旧黑着,屋里再无别人。

  卓渊握着云树的手,急慌道:“云树!云树!你醒了!终于醒了!”

  收回目光的云树微微牵起唇角,费力的替卓渊抹了把眼泪。

  “所有,生死轮回,无非,花开花落。不要怕~”

  这话像极了回光返照之语,卓渊被吓得眼泪又汹涌而来。

  “云树!你别吓我!”

  云树微微闭目,养了些精神又道:“死在你和思尧哥哥手上,也还好。”

  “云树!”申思尧努力绷着脸道。

  这俩人是百般筹划要抓住云树。射出那一箭,申思尧并不后悔,但是看到而今云树整个被血染透,气息将绝的样子,却止不住的生出些悔意,且深深反思——这般对待故人,自己究竟所求为何?何为家国大业?何为故人旧友?取舍?抉择?

  云树脸上换上吓唬人得逞的虚弱笑意,再看看自己几乎被鲜血浸泡的身子,又有些嫌恶,冲卓渊皱眉道:“好脏~不知道,让人给我换身衣服吗?”

  命都要没了,她却在计较衣服脏了!卓渊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她的话。

  没给她换衣服,是因为他们一行都是男人!这小庄园里也没女人服侍。包扎伤口是一回事,可再好的朋友,云树也是个女人啊!他不能随便脱她衣服啊!

  云树说着话,染血的指头费力的抠掉了银镯子上的一颗红宝石,一个药丸落入她的指间,然后落入她口中。

  “你吃的什么?”申思尧惊道。他以为云树决绝的要自尽。

  “仙丹。”云树声音轻飘飘的,疲累的闭上了眼睛。

  卓渊把能用的药,敷的,喝的都给用上,把云树的血给止住了,但几个时辰过去了她就是不醒,且身子逐渐凉下去,气息越来越弱,把卓渊吓的猛男落泪,以为云树是要被他害死了。然而,云树那一颗“仙丹”下肚,眉眼之间的精气神逐渐回来了。

  卓渊激动的想锤云树,有这种救命仙丹她不早告诉他!早告诉他,他早就喂她吃了!他忘了人是被他砍晕的。

  那当然不是仙人赐的仙丹,是严世真专门给云树研制的,在这种危急时候护住心脉,快速修复伤处的救命之药!

  以云树受伤的经验,这种时候没得折腾了,还是留住小命要紧,而卓渊的维护就是她的唯一保障!思尧哥哥是个狠人!闭上眼睛的云树握住卓渊的手。

  “不要动我!守着我!”

  完颜沧月的人去追卓渊一行,但天黑,林密,最后给追丢了!

  无奈之下,让一部分人继续找,完颜沧月带人重新上山,想抓住青山书院遗留下来的那些人,拷问他们还有哪些落脚之地。

  云河要带云昭下山。完颜照想起来他身边还有十来个人。他堂堂四皇子,好歹征战沙场多年!不就是山上的敌人多了些个吗?他跟着云河逃跑,像什么样子?传出去了,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完颜烈一身伤,身边没护卫。要说危急之时,谁会用心护着他?

  看云河的样子,眼里只有云昭。云河会像放弃赵君山一样,果断放弃他!他还得把希望寄托在居安身上!

  在山上,完颜沧月遇到了,奋力一战后将要收工的居安与他的两个兄弟。不由分说,完颜沧月大手一挥,他的手下嗖嗖围了两圈,将这拨伤弱之人全置于刀锋之下。

  “老二!你竟敢明目张胆的跑回来!”完颜照叫嚷道。

  完颜沧月眸光微深。云树这次出来,竟然还跟他的两个兄弟混到了一起!但他没去计较这些,只向居安道:“可有活口留下?”

  二皇子擅离职守,私自离开前线,居安是无权过问的,而居安奉命来青山书院做事,二皇子也是无权过问的,除非……

  在居安琢磨的当儿,完颜沧月径直朝那几个被绑缚的书生样的人走过去,一脚将人踹跪下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谋天医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