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955章:雨夜,沈静冰的觉醒!

第955章:雨夜,沈静冰的觉醒!


  众人在李宪家里哄哄了一会儿就散了,李宪中午虽然没有多喝,但是几杯五十四度的邦业黑白下肚,也是晕晕乎乎。

  见沈静冰不情不愿的在院子里忙活着,他呵呵一笑。

  “李宪,我必须要和你声明一件事情。”

  见李宪送完了客人回到了宅院之中,沈静冰将手中的抹布扔在了院子里凉亭的茶几上。

  李宪大咧咧的坐到了山石旁边,难得的给自己点了根烟,对沈静冰喷了股子烟气,他嘿嘿一笑。

  “你说。”

  “你以后要是请客的话,能不能去外面?这宅子里十几间屋子,只有我一个人在打扫!就算是两天打扫一遍,也是很大的工作量。你再请人过来,我收拾的很累。”

  皱着眉头,厌恶的将李宪手中的烟夺了下来,一脚在台阶上踩灭,沈静冰义正言辞:“如果以后家里客人来的频繁的话,我请雇个保姆。”

  “你不就是么?”李宪扬了扬眉毛,逗道。

  沈静冰的眼睛眯了起来,“你还拿我是保姆?”

  看着她眼睛里侧漏的杀气,李宪收了笑容。

  自从那天央视节目组带了个假冒的亲人过来之后,沈静冰就再也没提过寻亲的事情。甚至于,此前沈静冰每隔一个星期,在星期五就要借李宪的电话给沪市派出所那面打个电话,询问有没有询问她消息的。

  但是这个星期五已经过去了,李宪的电话,她没借。

  从这些迹象来看,沈静冰是真的已经接受了她现在的身份,并且打算彻底的融入到李宪的家庭之中了。

  可是很显然,她在这个家里,定位似乎有些尴尬。

  在以前,她还可以自居为李宪请的保姆虽然作为保姆她并不合格。但是至少,是有个名义的。

  现在呢?

  就连李宪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个跟自己拥有着奇怪渊源的女人,到底在这个家里算什么了。

  他这么想,估计沈静冰就更是。

  这个话不多的家伙一样是有什么都憋在心里自己琢磨,看似冷冰冰,但其实心里敏感的一批。

  “哈、开玩笑开玩笑。”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李宪赶紧打了个哈哈。

  却不成想,沈静冰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直接转身离去。

  不大一会儿之后,东厢房那面传来一阵摔门的闷响。

  “唉、”

  李宪摇了摇头,这女人,还真难搞。

  ......

  沈静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李宪的气。

  其实仔细想想,李宪说的并没有问题啊。

  自己,从一开始来到李宪家里,就是以保姆的名义来的。就算是现在自己不想走了,可是在这个家里又能算什么呢?

  自己又为什么,偏偏想要留在这个家里呢?

  前一阵子在达人秀上爆火了一波之后,就有很多演艺公司联系,请自己签约。说是要为自己重新包装,向超模的方向发展。

  不像是刚刚失忆的时候,需要那个将自己当做奴隶来用的混蛋供自己一口饭吃。从经济上说,自己明明已经完全有了独立的条件啊。

  “你真没出息!”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沈静冰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并用那根纤细的手指狠狠的点了点镜子。

  “你就算是舍不得老太太,舍不得小玲玲,在冰城安家就好了嘛!靠着走秀也能养活自己,空闲的时候回去看看他们就好了啊!”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违心,沈静冰撇了撇嘴,“你不会是舍不得离开他吧?”

  “啊、”

  话一出口,沈静冰立刻惊呼了一声。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么一句。

  左右看了看,发现已经关好了房门,她才松了口气。

  回想起刚才自己面对镜子自言自语,她的脸上浮起两片绯色。

  “自己跟自己说话,你还真是个神经病!”

  ......

  李宪倒是不知道沈静冰在屋子里搞什么鬼。

  回到自己的屋里,邦业黑白那种小烧的绵延后劲就上来了,迷迷糊糊之中,他鞋都没脱,便躺在硕大的凤床上睡了过去。

  进了六月份,京城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了。但是跟去年的多雨不同,今年的京城有些旱。打进了五月份,还没下过一场透雨。

  李宪是被一阵闷雷惊吵醒的,迷迷糊糊的起了身,他发现外面已经的天空已经擦了黑。

  揉了揉发涨的脸,他抄起了大哥大。

  虽然人在京城,但是集团这一段时间的事情不少。具体的管理事宜自然有薛灵把持着,但是最近邦业白分公司正准备进军啤酒业,年前时候跟牡丹市花河啤酒厂和几个地方啤酒厂就已经展开了接触,经过小半年的磋商,并购事宜已经谈的差不多了。虽然这几笔收购对于目前已经做到全国白酒行业第一的邦业白来说不算什么,但后续的计划投入不小,由不得李宪不上心。

  跟刘伟汉和朱峰二人分别通了电话,了解到了花河啤酒厂的收购合同在下午已经签好,地方政府表现的还挺配合,没有出现卡脖子的糟烂事儿,就等着明日正式登报对外宣布邦业白涉足啤酒行业的消息之后,李宪这才放下心来。

  这年头地方投资保护太严重,收购花河啤酒是计划项目的第一步,容不得有失。

  又给薛灵打了电话询问了一番关于京城办事处的筹备进度以及公司最近几个项目的大致情况之后,李宪心里有了数。

  垮嚓!

  就在他刚刚挂断电话之际,窗外一声惊雷。

  随即,原本缠绵悱恻的绵绵细雨便突然狂暴了起来。顷刻之间,仿佛是九天上漏了个大窟窿一般,大雨瓢泼而至。

  倾盆的雨水哗哗的砸在屋顶之上,瓦片被震得阵阵脆响。

  窗子外面,那几口百年的老缸不大一会儿就被灌满,随着雨檐上滴落下来成了股的水流,发出阵阵悦耳的叮咚。

  垮嚓!

  又是一声惊雷。

  这一下,可比刚才的还要响亮了三分。

  “卧槽!这什么鬼天气?雷暴啊!”

  躲在屋里李宪都感觉自己的耳膜真的嗡嗡直响,带雷声消失之后,他扣了扣耳朵对着天花板竖起了中指。

  这鬼天气,比去年在山东发大水的时候还特么吓人。

  雨倒是不大,可是这雷位面也打的太厉害了些。

  就在李宪准备去把窗户什么的锁上,防止半夜刮大风再灌进屋子雨水的时候,他的房门猛然被人推开。

  这一下子,将李宪整个人吓了一跳!

  “我靠!谁!?”

  骂了一句,李宪连忙向门口望去。就见到本来紧闭的房门洞开,外面的狂风裹挟着雨水倒灌进来,而地上则留着一长串的脚步,直通屋子的东南角。

  那角落里,此时正蹲着一个浑身颤抖的人。

  不是沈静冰还能是谁?

  “我靠,你怎么回事儿啊?突然闯进来,吓了我一跳。这大晚上的,你这样容易吓死人的你知道不知道?”

  嘟囔了一句,李宪便走了过去。

  可是当他走到近前,却发现不对!

  沈静冰整个人缩成一团,浑身已经被雨水打湿,正蹲在那里不住的颤抖。

  雨水顺着她的成了缕的头发淌下来,将那已经发白的嘴唇润的晶莹发亮。

  “水、好多的水、不要......到处都是水......好难受......”

  她嘴里咕哝着什么,双眼的瞳孔整个都是涣散的。

  李宪马上蹲了下去,准备用手探一探沈静冰的额头,看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不要!”

  却不成想,他的手刚刚接触到沈静冰的一刹那,便被后者几乎是疯癫的推开。随即,沈静冰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困兽一般,狠狠的扑向了李宪!

  将李宪整个人推了一个大跟头,她才又迅速的返回了墙角,惊恐的看着李宪。

  “不要杀我!不要,他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十倍!”

  “你这是怎么了啊!?哎呦!”

  李宪揉了揉刚才撞到了地上的脑袋,窜了起来,一把拉住了沈静冰的胳膊。

  狠狠的将她按在了墙上,“看清楚!是我!我是李宪!”

  随着他一声大喝,沈静冰慌乱的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

  借着屋子里的灯光看清了李宪,沈静冰整个人一愣。随即,扑到了他的怀里。

  “李宪,水,我看到了好多的水。一个人举着石头,站在岸上、他将手里的石头狠狠的向我砸过来,然后就是水,血红血红色的水。”

  “......”

  听着沈静冰混乱的描述,感受着怀中人身上剧烈的颤抖,李宪意识到了什么。

  “你想起了你落水那天的事情?”

  “棚顶漏了,一下子好多水落下来。我,我......李宪,我不想想了,我真的不想想了,以前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真的无所谓了,我只想活着!在这个家活着!”

  “好好好!你别害怕。”感觉到了沈静冰整个人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李宪紧紧的将她抱住。

  他能理解沈静冰的恐惧。

  因为最初在邦业的时候,他也曾为了拯救苏娅有过差一点溺亡的经历。

  向天发誓,那种整个人被水中的暗流缠住,在混黄的河水中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拉住你的身体,将你向那无尽的深渊中拖拽的感觉,实在是一件足以让人产生阴影,并铭记一辈子的事情。

  虽然李宪没有对外人说起,但是在邦业落水之后足足有一年的时间,他都经常在夜里被噩梦惊醒。

  不过此时,紧紧抱着沈静冰,将身体的温度传递过去,让这个已经丢了魂的女人镇定下来的同时,李宪却在思考着另一个问题。

  刚才,沈静冰说的站在岸上的男人,扔石头......这些信息,似乎非常关键。

  在沈静冰到了他的家里之后,他也曾经跟派出所的那个老民警沟通过。

  但是当时根据老民警所说,沈静冰的情况看起来似乎更像是意外落水。至于她头上的伤口,很有可能是在水流湍急的江段,被江水裹挟着撞到了礁石之类的东西所产生的磕碰伤。

  但是现在,梳理着沈静冰方才逻辑混乱的叙述,李宪却觉得,这个女人的落水......不是意外!

  再一联想,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的身边是跟着一个中年司机的。她不是一个人。

  可是在沈静冰出事之后,李宪跟老民警再三的寻访,却没有找到关于这个司机的任何线索。

  在当时,李宪没有多想。

  可是现在,联系到种种,李宪觉得怀中女人在去年的七月份,怕是经历了一场精心构建的阴谋。

  要命的阴谋!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了李宪觉得自己身上被沈静冰染湿了的地方都已经被自己的体温烘干,沈静冰才终于停止了颤抖。

  李宪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将怀中经历了一场天灾般噩梦的女人扶了起来,李宪叹了口气,拍了拍沈静冰的脸颊。

  “喂!”

  没动静。

  他手上加了把子力气,“喂!!”

  还是没动静。

  “这女人真是......”

  李宪无奈了。

  思虑了再三之后。

  他将目光移到了别出,然后伸出一只手,缓缓的探到了沈静冰的身上,将她那已经完全湿了的衣服一件件褪了下去......

  ......

  啊!!!!!

  次日清晨,李宪是被一声尖叫惊醒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