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鬼打湾的传说(二)

作者:仐三 书名:我当道士那些年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面对林建国憨厚的笑容,已经对林建国有了至高评价的刘二爷自然不会怠慢,在脸上堆砌出一个最好友的笑容之后,刘二爷走到了林建国身边蹲下了。

  这位置是有讲究的,离着蹲在门口吃面的林建国有个大概一两米的样子,既不显得生疏,也不会过分靠近他身后那没有点上油灯,显得有些黑洞洞的窝棚,那是林建国的禁忌。

  别人不知道这个禁忌,刘二爷可是知道的,不管是谁,只要一靠近林建国那个窝棚,他的脸上总会流露出不高兴的意思来,有好几次,镇上不知情的人无意中进入了林建国的窝棚,刘二爷总是看见林建国黑着一张脸,勉强保持平静,可那双手捏成拳头,还在不停的有些微微发抖。

  这个细节,是刘二爷无意中注意到的,在刘二爷看了一眼之后,林建国好像就有察觉似的,把拳头塞进了裤兜里。

  说起来,林建国的窝棚里是什么也没有的,这个一眼就能看个通透的窝棚,能藏得住个什么啊?最开始不知情的刘二爷也进去过,肯定里面没有什么,但他不知道为什么林建国会如此的紧张在意,甚至反感!

  刘二爷有着自己的小心思,或者说是底层人民独有的一种‘狡猾’,在发现这事儿过后,他并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而是自己默默的闷在了心里,他自认为是镇上最了解林建国的一个人,也是关系走得最近的一个...他不想别人洞察了这些,特别是另外几个知情人,然后和林建国的关系走得比他还近了。

  刘二爷没什么特别坏的心思,就是想自己如果有一天百年了,林建国能亲自来操办一场丧事,越是有本事的人,越能让灵魂得到安息和超脱,虽说现在反迷信了,但这些观念在老百姓心里还是根深蒂固的。

  林建国低调...刘二爷心里琢磨着,和他关系近的人多了,他也许就不会答应自己这个请求了,因为操办了自己的,那以后还能不操办别人的啊?华夏人讲个人情,这事儿一旦开始了,就收不了尾。

  可如果他关系和自己独好的话,还能有个托词。

  这就是刘二爷唯一的小心思,想到这里,刘二爷望向林建国的眼神越发的友好了,看见林建国的一碗油泼辣子面吃到见底了,赶紧的裹上了一杆旱烟递了过去。

  “饭后抽一杆儿,带劲儿,来吧。”刘二爷分外的殷勤。

  林建国憨笑着,也不推迟,放下碗说到:“二爷,你吃了吗?我去给你弄一碗?这面可香。”

  刘二爷咽了一口唾沫,就算是镇上的人,吃上一碗油泼辣子面也是件儿听奢侈的事,毕竟托儿带口的,谁能像林建国那么潇洒,更何况他还是木材调运处的工人。

  但怎么可好麻烦人家?这好印象不能因为一些小事给破坏了,刘二爷笑得殷勤,摆摆手,然后说到:“不吃了,老太婆晚上烙饼子,吃得可饱。抽烟吧,我这不是闲着无聊,又来找你唠叨两句了,不烦吧?”

  林建国点燃了刘二爷递过来的旱烟,抽了两口,憨笑着摇头,然后和刘二爷随意的聊了起来,其实他身上有更好的纸卷烟,他还是乐意接受每一天刘二爷的殷勤,他只是太想有一个能说话的人了。

  月光下,破落的窝棚旁...两个蹲着的身影,多少比一个孤零零的蹲在这里的身影,多了那么一些温暖。

  没有什么娱乐的年代,人们总是早早的入睡了,天南地北的扯了一会儿,刘二爷按照着平日里差不多的固定时间就告别了,林建国看了一眼刘二爷的背影,眼光很深的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也起身进屋了。

  破烂的窝棚,月光透过缝隙照进了屋子里,倒是显得不那么黑暗,林建国就借着这微弱的,清冷的月光,摸到了油灯,划燃了一根火柴,点燃了油灯。

  当昏黄的油灯灯光亮起时,总算为这间冷清清的窝棚增添了一丝温暖,按说在这种时候,人总会感觉到内心踏实,放松所有的防备,可是灯光分明映照出的是林建国那一张显得有些痛苦畏惧的脸。

  他抬头,通过窝棚顶上的缝隙看了一眼天上的月光,估算了一下时间,然后手抖抖索索的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包卷烟,摸出烟丝,用里面配得白纸给卷了,就着油灯的灯火点上了,深深了吸了一口,脸上的畏惧才消退了一些,痛苦却依旧存在。

  走了那么一些年了,伢儿应该也大了,是不是可以带着婆娘,连着伢儿一起接出来了?这个年纪的伢儿7,8岁了,懂事了,应该不会乱说话了吧?再晚...再晚就像自己出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不能过9岁那个坎...林建国脸上痛苦的神色更重了。

  只是苦了爹和娘...他们会得到咋样的下场啊?林建国想到这里,忽然埋下头,痛苦的抓着头发,口里发出低低的‘咽呜’的声音,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那一弯清冷的月亮升得更高了,原本趴在破烂桌子上痛苦咽呜的林建国,突然像感应到什么了一样,一下子直起了身子,连脸上那糊了一脸的眼泪鼻涕都来不及抹去,就跟着了魔一样的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的神情变了,不再是刚才那种痛苦畏惧了,而是换上了一种面无表情,眼神空洞的机械麻木,然后身体也配合着脸上的表情,机械麻木的走到了窝棚里那唯一的一张炕面前,然后在昏暗的油灯光映照之下,蹲下了身子。

  这一幅画面是如此的诡异,夹杂着一丝恐怖的意味在其中...摇曳不定的油灯灯光,清冷的月光,面无表情的,机械的一个男人...要知道,就算是充满了痛苦的表情,野兽般的咽呜,那也是属于人类生动的情绪啊,不像这般..这时的林建国像一个..没有办法形容的存在。

  他伸出双手,摸索着进入了火炕的炕洞,因为还没有入冬,所以这个炕洞里堆积着厚厚的黑乎乎的炕灰,他的双手在炕灰里扒拉着,动作非常熟练,不到两分钟就从那堆厚厚的炕灰里扒拉出了一个包得很精细的包裹。

  包包裹的布是典型的那种农村的花布,但看得出来很厚实的样子,应该是那种结婚才会用到,用来缝制被面儿的‘奢侈’布料,在翻出这个花布包裹以后,林建国麻木空洞的脸上忽然出现一丝诡异的笑容,在这样一张脸,忽然这么笑了一下,如果有人在场,可能会吓一大跳,然后会选择匆忙的告别离去。

  但这里是空无一人的窝棚,没人看见林建国的笑容,也没人能解读出来林建国脸上的那一丝笑容是带着一种莫名安心的意味在其中,他就这样拿着包裹,回到了桌子面前,然后原本空洞麻木的脸上流露出了那么一丝畏惧之后,才忽然又恢复了诡异的表情,一下子打开了包裹。

  在那个花布包裹之类,赫然是一尊塑像,可不同于华夏大地到处供奉的神像,就哪怕是山鬼也不会让人感觉恐惧,包裹里的这尊塑像,在被打开的一瞬间,确确实实是带着一种恐怖的气息,映入了林建国的眼帘。

  这是一尊骷髅的塑像,但不是人的骷髅,而是鱼的骷髅,确切的说应该是鱼头和人杂交起来的,怪异的骷髅塑像,塑像呈黑色,栩栩如生,表情狰狞,张开的嘴里,尖锐的牙齿,空洞的黑色眼眶背后,仿佛还有那种冰冷的眼神在盯着它面前的林建国。

  可怕的其实不完全是这些,而是骷髅上那斑驳的血色,林建国看了一眼那个骷髅塑像,然后双手颤抖着拿起那尊塑像,走到了房屋里的一角。

  在那一角的墙上,镶嵌着一个木板子,上面空无一物,但也不特别的引人注目...林建国就把骷髅塑像放在了那块木板之上,然后恭敬的跪了下来,对着塑像开始三拜九叩,嘴里开始哼唱着一首诡异的小调,婉转曲泽又凄凉,就像恐怖电影的配乐。

  做完这一切后,林建国一下子扯开了自己的衣裳,在腹部处赫然是乱七八糟的伤口,新的旧的叠加在一起,让人看起来不寒而栗。

  而林建国却像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从裤腰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小刀,然后毫不犹豫的朝着自己的腹部划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我当道士那些年》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三章 鬼打湾的传说(二)》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当道士那些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