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意文学网 > 赝品太监 > 第366章 老华子卖友邀宠

第366章 老华子卖友邀宠


  就是无奈也要按步就班秉公办事,华相国在朝中举足轻重,权倾朝野,并非是一般的人物。皇上不是怕老华子,也不是得罪不起,而是他暂且还不能得罪,还要好好利用,必要时拉入自己的圈子。论私他是皇上的半个舅舅,论公他们是君臣关系。想到此,皇上草草结束了他和紫竹轩的工作,唤太监进来穿好衣服,一切整备妥当,这才命人宣丞相养心殿谨见。

  一进门就要磕头,皇上摆摆手说:“华兄这是内宫,不要那么多的讲究了。”

  华世雄就等的这句话,他想磕啊,他才不想呢!想当初,选这位皇上登极,他虽然不是最后拍板的人,但还尽了一部分力的。去封地搞外调是他带人跑的腿,当时如果他稍微添油加醋说上几句,这个位上就不是他了。这件事他也曾给皇上旁敲侧击透露过几回,皇上是个聪明人,他清楚。所以有的时候,华世雄本来就是小人,小人作为,在皇上面前时不时也端端架子,有点居功持宠的成份。还因隔着一层亲戚关系,皇上也不好太介意,这是正宗的国舅爷呀!明里暗里,心照不宣,皇上对这位长辈多少还是留点面子的。刚才他把华世雄称作华兄其实是有套近乎的意思,并不是有意降老华子一辈,

  然后大家落座说话,老华子并排和皇上坐上首(老华子坐的正是黄文甲坐坏了的那把软椅,不过早已换成新的了),南桥枫叶坐在小杌子上。按理说南叶儿是潘王爷的夫人,论辈份比他老华子大了不止一级,现官不如现管,叶儿也不去计较那么多了。

  一进门皇上的眼光就不停地在南叶儿的脸上扫来扫去,他不知华相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平白无故地领一个天仙般的女人进宫,又是半夜三更,不会是开玩笑吧?看这个女人怎生模样,天姿国色,美轮美奂,不要说刚刚失而复得的紫竹轩,就是合宫中也难以挑出如此绝美的女仙。

  只见她:双目炯炯如同闪电,明亮闪烁,令人不敢直视。两道剑眉,黑而且浓,显得英姿勃发。俏鼻笔直,巧妙地镶嵌在脸部中央。红红的樱唇,棱角分明。一张俊脸,如满月,似银盆,圆圆的,正正的,白里透红,宛如一朵盛开的花蕾,娇艳欲滴,叫人遐想万分。

  再看她的身形,矫健挺拔,动作洒脱自如,自然大方。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各个部件凸凹有致,安坐杌上,俨然一尊女神塑像。一头短发,更显得朝气澎勃,粗一看,还以英俊潘安再,再端详,方知玉女着男妆。

  皇上此时的心里就像有人在敲小鼓似的,“咚咚咚咚呛,咚咚咚咚呛”。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天下都是他的,天下所有的资源,自然包括女人,全是他的,他怕什么?又何必紧张得敲鼓呢?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已经暗暗萌誓,圣意已决,这个女人必须拿下,选为贵妃,册封娘娘。不!要做正宫娘娘,要做东宫皇后。那个宁红、那个紫竹轩,统统靠边去吧!

  皇上越是心急,华世雄越是沉稳,一杯茶水喝完,又让宫女续了一杯,渴死鬼转世的,皇上瞅着心里骂了一句。

  不过无人知晓,华节雄此时的脑子里早已经是翻江倒海,他这次的决定不仅仅是站队那么简单。这关乎他的良心、他后半生的前程以及他的同僚朋友属下对他的看法和认知。突然,他脑海冐出一个念头:忠君舍友,这没有错。皇上就是天子,所有的臣下必须忠诚天子一人,这么一想他释然了,其它一切也就不考虑那么多了。想至此,华世雄清清嗓子,端起茶杯又轻啜一口,然后道:

  “皇上,今晚此来并无别事,有外地好友送上一位南国佳人,我见此女仪态万方非同凡响,不敢私自受用,因此呈献皇上,不知圣心如何?”

  皇上一听,连忙说:“甚好甚好,相国百忙之中还时时想到朕在深宫寂寞,这位女神亚似九天仙女胜过万两黄金,朕心甚慰,朕心甚慰。”

  南桥枫叶听了这话,顿时如五雷轰顶:这老华子是把我卖了啊!潘郎英雄一世,怎么就交了这么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牲?如今潘郎遇难,老华子不思搭救,反倒落井下石,可恶之极!可恨之极!不过,南桥乃是经过风雨之人,此时她反觉得异常冷静。潘郎尚在死囚牢里,时刻有生命之忧,倘若她陷入深宫不能脱身,潘郎该如何得救?还有潘郎嘱她要办的转移佟老太后母子之事,哪个去办?南叶儿在琢磨一个万全之策。

  老华子也想了,南叶儿一旦进了内宫,即便她有通天的本事,也难越过高高的宫墙,还有无数的御林军都是吃素的。再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时各自飞,此时不飞还待何时,难道和潘又安一同赴阴曹地府、阎君殿里再做夫妻吗?如今她都穷到靠偷窃度日了,还能有何求?没准她还会感谢我老华子哩!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赝品太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