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那里的消息

作者:海逸小猪 书名:我的魔法时代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帝都初级魔法学院校园楼顶回荡起悠扬的钟声,沉寂的校园一下子变得喧闹起来。?网  

  年轻的面孔从楼宇中奔跑着,男孩子们跑在最前面,他们穿着宽大的魔法长袍,像是一只只黑色的雨蝶,穿过拱形回廊,灵活的身体在刻满浮雕的大理石立柱之间来回的穿梭,飞扬的头和挥洒出来的汗水伴随着欢笑与嬉闹,让校园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女孩子们三五成群,肩并肩走在后面,走下楼梯,漫步在青草初生的花园,甜美的笑容让她们看起来更加自信。魔法师的身份注定了她们会有一个很不错的未来。

  跟那些男魔法师不一样,很多男魔法师们喜欢学习攻击力强大的魔法技能,因为他们天性好动,喜欢争斗,喜欢冒险。大多数男魔法师都会在年轻的时候跟随一些冒险团去某个大6或者位面上冒险,或者是加入到军营中,成为随军的战斗法师,为格林帝国效力,搏一个更高的爵位。

  但是绝大多数女魔法师们更向往安逸的生活,她们多数人会在魔法学院、魔法公会、魔法研究院之类的地方任职,成为一些大魔法师们的助手。也有很多女魔法师会选择学习魔法药剂学,附魔学、铭文学、珠宝学等等,然后在某个商会里,成为职业魔法工匠。

  一位穿着柔软的魔法学徒长袍的小个子的魔法学徒出现在学院大门口,他在门口神色有些慌张地向街道两侧望了望,手里抱着一本黑色带有古朴花纹的魔法书,稍稍犹豫了一下,沿着路边的灌木墙向北跑去。

  远处街边停着一排魔法篷车,马车夫已经将篷车驶到了魔法学院的大门口,并且殷勤的走下来,打开车门,等待自家的小主人从学院里走出来。

  ……

  魔法学院四年级的教室在教学楼的最顶端,今天下午最后一节课是‘占星学’,下课铃声刚刚响起的时候,班级里的男生就已经一哄而散,占星学魔法导师康丝坦斯看着教室里一窝蜂的场面,也是显得无可奈何,这群学生里面,勋贵家庭出身的孩子占据总人数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班级里甚至还有几位公爵府上出来的孩子。

  能够让这些孩子在最后一节课,耐心的等到最后一分钟,对于这些贵族家庭的孩子们,已经殊为难得了。

  魔法导师康丝坦斯选择将最后几句话咽回肚子里,他慢慢地合上讲桌上的魔法书籍,整理着书案上的教案,走出了教室,坠在这些魔法学徒的后面,走下楼梯,沿着回廊走出教学楼,最后一节课上完之后,他不需要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可以直接回家。

  刚刚跨出学院大门的康丝坦斯看到学院门口那些华丽的马车,暗暗地摇了摇头。

  “康丝坦斯导师,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康丝坦斯听到了一个安静而甜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转回身看了一眼,现是课堂上的一群女学生,此刻正抱着魔法书站在身后。

  开口说话的女生就站在这群女生之中,白净的脸上笑起来有个美丽的小酒窝,虽然她的五官看起来也算是精致,但是却只能称得上容貌清秀,她安静的站在原地,显得亭亭玉立,就像是未央湖上的一朵莲花,那种婉约的气质是众位女生中最好的,一头黑色的长如瀑布一般垂下来,随意的用一根丝带束在脑后。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语气平静地沉吟说:“赢黎,你有什么问题?”

  宽大的黑**法长袍并不能遮掩住赢黎那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身体,她将一本厚厚的魔法书环抱于胸前,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认真的看着康丝坦斯。她的闺蜜们都安静的站在一边,没有出言阻止,也没有人随声附和。

  帝都里的女孩子们有一种偏执的傲慢,她们认为课堂以外的时间,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可以任由自己随意的支配。所以这个时候,没有人愿意想那些令人头疼的‘占星术’,这门学科期末也不是必考科目,没有必要太认真啊。

  ……

  我站在街道对面的树下,坐在护栏上和牛头人啃着金黄的麦饼,牛头人鲁卡丝毫不理会从旁边经过的那些人异样的目光,他屁股上的那一截尾巴,很自然的随意摆动着,神态悠然,似乎只要有麦饼吃,对于鲁卡来说,就拥有了满满的幸福。

  耶基斯学者中午并没有留我吃饭,到了晚上这个时候,肚子里早已经饿得咕咕直响,我担心去远处餐厅里吃饭,会错过赢黎的放学,我可没有勇气在她家门口等她,再说,帝都的路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陌生,我自然是要守在学院的门口,舍不得走开。

  在帝都里,很少能够看见有人在街上吃东西,贵族们一般都不会这样做,对于贵族们的礼仪上面规定的条例来说,这是非常失礼的事儿,他们宁愿躲在马车里吃,或者干脆饿着,贵族骄傲和优越感在这里被无限的扩大。

  街上的人们会很惊讶,一位穿着魔法师长袍的少年会如此不雅的蹲在大街上,而且还会和一头牛呆在一起啃食麦饼,一看就像是个乡下人。

  行人里面那鄙夷的目光,让我觉察到他们眼神中的不屑一顾,可是那又怎么样?

  等到校园门口那些低年级的魔法学徒们6续的走掉,一些魔法篷车也6续地驶离校园门口,校园大门处迎来了一些高年级的魔法学徒,看起来他们身上的魔法气息更加的浓郁一些,甚至已经有人和我一样,不在穿着灰白条纹相间的奉献魔法套装,而是穿上了魔法师长袍,胸前挂着魔法师的勋章。

  显然那些已经成为了魔法师的高年级学生们,走路的时候将下巴高高的扬起,颇有一种那鼻孔看人的架势。

  都说帝都人是极为傲慢的,现在我才有了深刻的体会。

  随后我在一大群从学院大门口涌出来的女魔法师学徒中,看到了赢黎的身影。

  三年的时间,让她的身高猛地窜起来,远远的看过去,在那些女生中算得上最高的那批人其中之一了,也许是一直坚持晨跑与锻炼的缘故,她看起来比照以前,要显得更加的纤细。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知识魔法套装,手里捧着一本黑色镶金的魔法书,清风拂面,吹乱了头上如缎面般柔顺的秀。

  她站在一干同学之间,含笑地聆听着同学们讨论课堂魔法的知识点,安静的站在人群中,虽然和同学们畅言欢笑,脸上的酒窝透着一种邻家女孩般的文静清秀。

  虽然她站在人群中,却总是显得那么的孤单,从魔法学院里走出来的那一霎那,空中传来一声鹰啼,她停顿了一下脚步,抬头望着远处浮空山上的王城上空自由遨游的狮鹰,脸上浮现出向往之色,此刻她的心并不在这里。

  我迅的将手里的烤得金黄的麦饼揣进怀里,然后拍了拍手上的烤饼碎屑,正打算站起来走过去,给她一个惊喜。

  随后那一秒,我看到她忽然向前走了几步,对着一位看上去很成熟的魔法书亲切地说了几句话,当我靠近了他们的时候,就听见赢黎说:“我有个朋友告诉我,参照夜晚的星图,可以测定自己所在的方位,在有星星的夜晚,就绝不会迷路,这个说法是正确的么?”

  那位长相成熟的魔法师转过身,看了一眼身后的赢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认真地回答道:“那已经涉及到了‘星象学’里的星图,你那位朋友一定是皇家魔法学院里的学生吧,我们初级魔法学院并没有开设这门学科,观察星空的细微变化,单纯依靠魔法学徒的微弱的精神力,很难能分辨出来。不过这个说法,理论上是成立的。”

  我心中暗想:那句话是我在晚上看星星的时候,和赢黎闲聊的时候说的话,虽然有些吹牛的嫌疑,但是绝对是真的。

  随后我又听见那位魔法师说道:“你可以将他说的这句话,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显得浅显易懂,那就是在有星星的夜晚不会迷路,只要你在星空下寻找到英仙座那几颗大星,认准一个方向,就绝不会迷路。”

  我站在人群里,安静地听着那位魔法师的解答。

  这句话也许在格林帝国适用,但是在帕伊高原上,就不那么灵光了,一望无际的荒原没有任何的参照物,两个人在同一个起点出,只要走的方向差上半度,连续走上半个月,两个人就能相隔几公里远,这种距离,在荒原上是很难汇合在一起的。所以在兽族猎人们的眼中,辨识星图算是最基本的技能。

  随后那位魔法师又说:“这句话的第二部分,是测定自己所在方位,这个很难,因为需要能够感知星图最细微的变化,而且整个夜晚的星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每个夜晚同一时间点,同一位置点上的星图也是截然不同的,虽然这对于那些占星大师们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你要知道,对于你们这些初学者,这很难!”

  这位魔法师说的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狗屁道理,但是赢黎那种崇拜的眼神,这算是什么嘛!

  我忍不住走上去,大声的说:“对于夜空中的星图,我们无需记住每一颗大星的轨迹,我们只需要记住五十颗大星的轨迹就可以在自己的识海中形成最初的星图,当然,我们需要牢记的还有几颗靠近地平线的大星与地平线之间的距离,通常我们伸直自己的手臂,用手指替代量规,测定这个段距离,然后就能锁定我们在星空下的位置。”

  那位魔法师听了我话语,眼睛显然一亮,惊讶地转过头看向我。

  但是我只盯着赢黎,继续说道“只要懂得测定自己的在夜空下的固定位置,我们才不会在夜晚迷路……”

  赢黎的眼神看过来,我们的眼神在空中交汇,我看着她,而她开始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微微轻启的粉色嘴唇慢慢的张开,露出一截雪白的贝齿,然后脸上的微笑慢慢的转化成惊喜,就像是雪峰之上融化的冰雪……

  原本站在人群中清秀温婉的赢黎,浑身上下充满了贵族公主的气息,可是当她听见了我的声音,又看到我在人群中说话,这一刻她不顾一切的向我冲过来,雪白脖颈上的那颗如同核桃一样大的黑色麻纹挂坠在胸前荡起,美丽的星眸中荡漾着一层水汽,在周围同学惊诧的目光中,一下子扑进我的怀里。

  脑后马尾上的束带一下子脱落了,黑色缎面般柔顺的秀一下子铺散在我的肩头,紧紧地抱住我。

  周围传来一片嘘声,我扶着赢黎软软的肩膀,将她从我的怀里拉开,我可不想再这大庭广众之下,给他们就这样围观。

  “赢黎啊,看来你今天不会选择跟我们一路回宿舍的吧,那我们先走啦!”赢黎的那几个朋友乱糟糟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随后她们嬉笑着转身跑开。

  一个穿着黑**法学徒长袍的长相甜美的女孩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在我旁边向赢黎问:“赢黎,下周昆汀要在家里举办舞会,你要不要去?”

  赢黎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眼角似乎都有些湿了,并没有理会那女孩子的询问,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赢黎,你不是最喜欢和那些从北境赶到帝都里做生意的商人们聊天,谈论北境那些奇闻趣事,昆汀这次找了一支刚刚赶到帝都的北境商队,他们有很多的奇闻趣事要讲给你听哦,难道你真的就不想去看看?”那女孩子依然不愿意放弃,站在一旁对赢黎劝说道。

  赢黎不耐烦的转头看她一眼,然后又转过脸笑着地对我说:“我带你去个安静一点的地方!”

  我对赢黎抱怨道:“如果可以的话,可以选一家餐馆,我在学院门外等你小半天,肚子都饿瘪了!”

  赢黎毫不犹豫地说:“好,我知道有一家餐馆做的烤魔羚羊肉非常地道,餐馆的老板曾经是一位商人,经常去帕伊高原收魔羚羊皮,能烤出地道的高原风味的烤肉。我们去尝尝!”

  我点头同意说:“好呀!不过可别忘了我的扈从只吃素。”

  赢黎挽着我的手臂,鼓鼓的胸脯紧紧地贴在我的胳膊上,和我一起向街口走去,走了几步,才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对那期待能有个好消息的女孩子说:“我不想去,你想去就去吧,别总想着拉上我,我现在不想听任何关于北境的消息。”

  随后,赢黎看着我,语气肯定地对我说:“你在哪里,我就想知道哪里的消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我的魔法时代》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我的魔法时代25.那里的消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魔法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的魔法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