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坏的很

作者:水鬼游魂 书名:战国之名士崛起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发现药箱被人动,关键的一味药被拿走了,饶是列御寇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定力,也要心急如焚。正在急地团团转的时候,路缦捧着一个碗碟,里面一块块如同凝脂般剔透,四四方方,通体黑色油亮的食物吸引到了他的目光。

  “父亲,这是子白让人熬制的龟苓膏,有延年益寿的功效,还请父亲享用。”

  “龟苓膏?”

  列御寇想到了自己药箱里丢失的药品,苦笑道:“看来老夫丢失的药物已经被你们做成了食物,可这能吃吗?”

  拿起在碟子边上的勺子,列御寇迟疑了起来,正常人,谁无缘无故的吃药去,多傻啊!

  可想到女儿长这么大,第一次送精美的食物到自己的面前,要是一口都不吃,伤了女儿心,一狠心,将勺子在龟苓膏上剜了一块下来,送到口中,闭着眼睛连咀嚼都不敢,深怕有毒似的。主要还是他对边子白的医术非常不放心,就边子白的年纪,记忆力再好,悟性再高,也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知识的积累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需要达到了一定的量之后,才会有质的转变。就算是他就和别人不一样,看什么一眼就会?

  尤其是边子白的所学还很杂,一开始列御寇根本就不知道,边子白对儒学、兵家、谋略、甚至墨家的学说都有研究。这么多的学说,就算是学成一个二把刀,天资聪颖的人也需要数十年的积累和参悟,要不然完全是个闷葫芦,一肚子的杂碎,就是倒不出来的那种。

  到了士大夫这个阶层,还有名士,大家都是精英阶层,很少会出现让人绝望的明显诧异出来。难道就边子白这个家伙才天赋异禀不成?

  当然也有惊才艳艳之辈,不如说像是庄周之类的异类,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让人惊叹的能力。

  可边子白呢?

  他竟然敢在才十六岁的时候就招收了弟子,尤其是他的大弟子可是孙伯灵,孙武的五世孙,教授的还是兵家的学说,能不让他感到惊奇吗?当然,列御寇更担心的是误人子弟,兵家不同于其他的学说,比如说儒家,条条框框很多,核心思想就是法先王,回到传统的道路上去;法家重塑律法的威严;可是兵家不一样,这是一个需要完全从战场上实践之后,通过经验累计才能融会贯通的学说,一旦学了个半吊子水平,等到今后学生出师之后,带兵打仗,一定会害死成千上万人的啊!

  试问,兵家的学说,哪个不是通过打量的实践而获得的经验总结?孙武、吴起、甚至姜子牙等人写的兵书,哪一个不是在战场叱诧风云,或者谋略滔天的统兵将帅?

  为此,列御寇都为边子白这个准女婿捏了一把汗。

  可是当他将心里的忧虑告诉边子白之后,却让边子白地话堵得话都不想说了。当时边子白就说了:“兵家教授的不应该是经验,而是让将领如何用自己的核心思想去治理军队。吴起的核心是儒学,所以他会对士兵比亲人都关心,甚至常常做出一些让士卒感动落泪的事来,比如说他曾经给士卒吸吮脓血,这在医学上根本没用,甚至会引起更大的病灶,但是士卒却因为这个举动会在战场上用生命来报答吴起的对他们的重视和关爱。”

  “这也是为什么吴起一个儒生,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却能够第一次指挥军队,就将齐国的大军打地丢盔弃甲的原因了。在小子看来,任何学派都能治军,只不过是重视的方向不同罢了。”

  “还有就是孙武,他是完全另外一套办法,核心的治军理念就是法度。他治军队之严,军营之中士卒将领只知道有他,而不知国君。这样的军队不管有多少人,在战场上变成了一个人的思想和行动,数万人变成了一个人,手握一把剑,一支戈,所有的敌人都无法对抗如此团结的军队,如同凝成了一股绳的力量,就算是纤细的麻,也能拖拽千万斤的重物,放在军队上,自然也就能战无不胜了。但是不同的是,孙武的军队需要长期的训练,通过日记月累的训练才能达到征战天下的能力。”

  “还有墨家的器械,也是一条路子。但是眼下的局面,武器锋利足以征战天下,如果有太多的器械辅助的话,反而会影响到军队的行动速度。正所谓,兵贵神速。但是墨家在城邑防御上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小国,弱国,都是可以借鉴和引用的。但是强国不需要,因为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放眼华夏,而不是只看到脚下的城墙。”

  ……

  他就只说了一句话而已,没想到边子白竟然会了半个时辰的嘴。还有点尊老爱幼的节操吗?

  当时的列御寇被气地胡子都飞了起来,明明气地心里头汹涌翻滚,可嘴就是没办法反驳。因为边子白说的都是道理,他是个讲道理的人。他甚至很想和边子白说:“有本事咱们辩论《道经》,《阴阳经》,就算是《易经》也可以。”

  可当他刚提议,边子白就很让他无语说了一句:“道门的学问小子不懂,而且不想学。”

  将列御寇的五经七符,一大堆法术道法都堵在了嗓子眼,好不难受。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这是看不起道门,看不起他这个岳父啊!有心坏了女儿的婚事,让边子白这混蛋小子打光棍去……可想到女儿找个夫婿不太容易,说什么也忍了。

  ……

  列御寇闭眼像是回味,可要说心里的感受,真的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尤其是女婿边子白,让他气不打一处来,还有没有一点对老丈人的巴结和孝敬?

  初尝龟苓膏,那种浓郁的本草味道在味蕾之上跳跃,很浓重。同时也很奇特,牙齿轻轻一碰,就仿佛出现了一道裂缝似的,并不清脆,却能够让人清晰的感受到那种碎裂的声音似的。却一不留神将滑溜的龟苓膏吞入了肚子,一时间懊悔起来,万一是毒药,可怎么办?

  良久,他从记忆中思索刚才的味道,似乎有龟的味道,完全被本草的气味掩盖了下去,反而不浓烈,更没有乌龟的腥味。似乎还有其他解毒的花草,菊花的味道很淡雅,但却总是能够脱颖而出,不得不说这种花的奇妙,被人所珍爱;金银花没有味道,却带着一丝甘冽;蒲公英有一些苦味,但好在味道不算浓烈,不至于让人难以忍受;土茯苓有回甘的口感,很平和的药性……

  草药的种类甚至有十几种,这让列御寇都吃不准,这种熬制出来的药物,难道也算是点心。这不是一剂解毒的汤药吗?

  可问题是,这药虽说是药物,但是不难吃,还挺滑溜的,尤其是加入蜂蜜之后,甜甜的很爽口。

  在女儿面前训女婿肯定是不成的,等到路缦离开之后,他才叫住了孟轲,这小子似乎闷闷不乐的样子,像是个受气包。

  “小轲,看样子你又挨打了?”

  列御寇也就是随口这么一说。小孩子生气,对于大人来说,有时候根本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落在孟轲身上,反而最常见的就是他又被孟母削了。

  孟轲也纳闷,自己在老家活的好好的,老娘特别明事理,基本上不怎么打他。从老家出来,他发现这个世界还是非常有趣的,尤其是大城邑的繁华,让他眼花缭乱之际,开始憧憬。自己以后要有一辆豪华的安车,每天都要出城兜风,然后顿顿吃肉,吃好的……很有种好吃懒做的无赖劲头。可没想到拜了一个老师之后,这些愿望他都实现了。

  唯独他老娘孟母的脾气却越来越暴躁起来,这简直让他抓狂。哪里有以打儿子,作为平日里锻炼身体的亲妈?

  如果是一个有一点阅历的大人,很容易就想明白其中的问题。孟轲在老家的时候,孟母是寡居,生活很不容易且不说,寡妇在邻里之间都是被瞩目的对象,听风是雨,无风都要起浪,孟母连说话都不得不放低了声音,深怕惊扰了他人。

  尤其是她还是一个长相标致,年纪还轻的少妇。这个年纪的少妇,周围有的是动歪心思的男人,一旦名声受损,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言语能伤人,甚至能杀人。她深怕引起人的注意,小心谨慎地过日子,深怕活在周围人的目光之中,自然也不会没事就生气打儿子。就孟轲那个破嗓子,嚎起来的动静,少不了左邻右舍都要被惊动,半条街地狗都要闹腾起来。

  可等她们母子住到了边子白的家里之后,就不一样了。生活安定,甚至在孟母看来,生活简直是如同贵族一样优越。在内心惶恐之余,她对孟轲的要求更加严厉起来。(原先孟母对孟轲的期待是,不要成为熊孩子,长大了能够做小吏就可以了)

  不得不说,孟母也膨胀了。她认为孟轲有被重视起来的理由,将来至少也该是个大夫。

  在孟母看来,自己的儿子有天分(当妈的都这样认为),教导他的老师也是名士,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儿子还不学好,整天就知道玩耍,这就让她的心火一直很盛,动肝火的时候也多了。更重要的是,如今的孟母也不用担心街坊邻居说闲话了。

  不过今天的情况有点不一样,边子白从河滩上买来了很多王八。

  原以为今晚上会吃上炖王八的孟轲,激动地都没有出门找小伙伴们一起玩耍,就等着晚上吃一顿好的祭一下自己的五脏庙。

  可临了,哺食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王八。

  那些个诱人的王八都被炖成了黑黢黢的药汤,药味很浓的食物,孟轲是说什么也不敢碰的,就算是放了蜂蜜,让他忍不住吞了好多口水,也不敢碰。

  这小子对吃药有心理阴影。

  孟轲瘪了瘪嘴,无奈道:“阿翁,我原以为今天吃王八,都没有出去玩。”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因为以为家里做好吃的,守着家门没敢动地方,可是最后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好吃的,有种亏大了的伤心。

  “你妈没打你?”

  列御寇很惊奇,孟轲这熊孩子挨打的几率实在是太高了,这不合常理。

  对于列御寇,孟轲是很尊重的,因为这个老头实在太了不起了,眼神看去的方向,根本就没有人敢和他对视。如果是国君,或者是上卿之类的高官,没有人敢和他们对视,是因为畏惧于对方的身份和权势。可是列御寇不一样,他没有太显赫的身份,也没有权势。但是他却做到了几乎所有人都做不到的事,人们是因为对他老人家的尊敬,才不敢和他对视。这一点,孟轲年纪虽然不大,但也能感受出来。

  孟轲的年纪还是个对于炫耀非常迷信的年纪,看到列御寇的时候,他双眼的眸子里都会放光。

  我一定要成为列神仙那样的人!

  我一定要!

  当然,没有人会对孟轲的新目标有多少期待,这家伙基本上不出三天就会改变志向,这也是让孟母非常头痛的地方。

  列御寇落井下石的话,让孟轲非常痛心,他这才发现眼前的老头子,坏的很!

  就算是列御寇也发觉自己似乎失言了,尤其是孟轲那委屈的小眼神,失落地如同被遗弃的小奶狗,惶恐之中带着可怜。于是老头违心的想到:“孟轲是淘气了一点,也经常做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来,可总的来说——他是个好孩子。”

  列御寇有种被孟轲的眼神继续盯着的惶恐,不得已开口道:“明日阿翁给你炖王八吃。”

  刚才还是阴霾密布的小脸,顿时雨过天霁,如同阳光般的灿烂起来:“阿翁,你是个豪客。”

  不过,孟轲还是提出了一个要求:“阿翁,能不能让老师炖?”随后还纠结的说出一个让列御寇无法辩解的理由:“要是王八炖坏了,岂不可惜?”

  就一转眼的功夫,连列御寇都想扒下孟轲的裤子,打一顿才解气。他心说:老夫多大名声,给你炖王八还敢嫌弃老夫?

  他甚至认为,孟母的教育一点问题都没有,这熊孩子不打,绝对不行。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战国之名士崛起》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战国之名士崛起第308章 坏的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战国之名士崛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之名士崛起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